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4、衣着是人的第二层皮肤
    回去还顺手再买了点菜,重新走回卷帘门后的简易厨房里耿妹子又开始为晚上的盒饭做准备了,石涧仁也坐在旁边帮忙,开始顺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一般,先把之前给洪巧云讲述过的正邪之光细节讲述给姑娘学习:“眼神清澈透明是一方面,等你娴熟了以后,光是看看眼睛就大概明白对方的情绪了。”

    耿妹子居然会打岔,把肉菜揉进调料腌渍以后,反身回来蹲在石涧仁面前仰头:“阿仁!那你看我的眼睛是什么情绪?”

    其实除了刚来的那两天,耿妹子穿着彰显风格的红色毛领皮夹克,这些天早就扛不住天气变热,开始穿着纤薄的衬衫t恤,这会儿蹲在石涧仁面前,白花花的胸口就从衬衫口露出来,而且她一蹲着,大腿膝盖更是把胸部挤得丰满,衬衫都要炸开一般,分明是故意的,石涧仁翻白眼把手里的卷心菜扯下一大片盖她头上:“又调皮!你那些心思我还不知道?女子看见喜欢的男人时候,眼仁会放大不少,所以下意识的会有个轻轻眯眼的动作,懂了么?”

    耿妹子连忙眯眼,又凑近专注:“我看你呢?”她的确是对男人眼神有研究:“又这么干净!你就不能色一点?!”

    石涧仁无奈:“色眯眯的你又喜欢?”

    耿妹子沮丧的跳起来:“你那样我就喜欢!”

    石涧仁还是赶紧转到上课内容里:“其实刚才那个人,他色眯眯的眼神并不算很多,如果不是你敏感我可能都错过了,重点在于声音,因为他的眼神实在是没有太多神气,我就没专心看。”

    耿妹子奇怪:“声音?声音有什么奇怪的。”

    石涧仁正要解释这以音辨才的高级功夫,后面就传来洪巧云的声音:“来,老张,认识一下我的这两位朋友……”

    耿妹子飞快的和石涧仁对了一下眼,两人一起转头起身,果然看见撩开的帘子后面,又换了一身宽松裙装的洪巧云走过来,背后那露出的身形不是那银灰色西装还有谁。

    石涧仁抓紧时间搞教学,转头在耿妹子耳边轻声:“注意听他说话,腔调和内容都要注意。”

    然后他就非常热情的迎上去:“洪老师好……”可是一边说,却一边开始打呵欠,还拿手不停轻拍张大的嘴。

    这个小动作基本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跟样子,那银灰色西装第一眼就没什么变化,也热情带着笑伸手:“张耀君,幸会幸会……”然后一转头,如果说石涧仁跟个路人一般的穿着打扮在遮住脸以后他没什么印象,看见身材丰盈的耿妹子,他一下就认出来,果然声音突然有些慌乱:“啊……哦,这,刚才好像有看见过……”

    石涧仁这才放下手,装着一脸懵懂的模样:“是不是哦?刚才我跟耿妹子到那个门面去转了一圈,遇见过你?”一边说却转头看耿海燕。

    码头少女简直有种兴奋的心情,好像自己一直觉得跟不上趟的那种失落消失了,这种时候真的很灵动,脸上的演技更加真挚:“啊?看见过……好像是,是白西装吧?”

    石涧仁还做作的打量了一下那西装,肯定:“好像刚才真是张老师,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我们一直在看那门面有什么要注意的,没注意到你……”借着这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见对方额头刹那有汗,但现在银灰色西装剧变的神色就安定下来变得轻松:“哦,有缘!有缘!云姐一通知我这件事,我就马上过去处理了,已经办妥了,月底这个店面就会退出来,还有七八天,正好做准备嘛。”

    耿妹子可是成天都在码头演天真宰肥羊,论演技比石涧仁还娴熟吧,贤惠又憨厚的拉起腰间围裙擦手过来依偎在石涧仁身侧满是笑容:“谢谢张老师了,谢谢了。”很自然的把手伸过去。

    完全想象不到面前这双年轻男女是用另外一种眼光在观察自己,张耀君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非常礼貌的跟耿妹子握手,可以说这个时候的接触没有半点,只是用手指轻轻接触了一下。

    耿妹子就是主动来试探这个感觉的,喜笑颜开的又退回石涧仁身边,听他开始跟对方啰里啰嗦的讨论那个店面的事情,仿佛从来没听见那店面争论转让金的事情。

    张耀君可能还是有点心理压力,十多分钟以后就主动告辞了,一直笑吟吟站在旁边的洪巧云送他从画室那边出去,石涧仁撇撇嘴和耿妹子回到灶台附近继续工作兼教学:“注意到没有,我故意让他突然看见你,那一下他的慌乱明显不?”

    耿妹子拿着锅铲使劲点头:“很明显,如果不是你故意挡一下,可能他站在云姐背后就看见我,脸上来得及调整,我就看不到,对不对?”

    石涧仁难得表扬她:“孺子可教啊……”

    耿妹子居然脸红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

    石涧仁低头摘菜没注意到:“我也是故意放大这个表情给你看,这说明什么?他心虚,就算没有之前我得到的那些判断讯息,现在都可以断定,他去找那个店家说到转让金这件事,洪老师肯定不知道……”

    洪巧云的声音已经传来了:“喂!是云姐!我又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们两个装神弄鬼的在干什么?”

    这几乎是十七岁少女认识洪巧云以来表现得最神采飞扬的一回,差点连锅铲都扔了,满脸都是自信又骄傲的笑容:“你那个会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洪巧云眉毛挑挑:“真的?”

    耿妹子有些迫不及待:“他色眯眯的不是好东西!”

    洪巧云眯了眯眼:“好像没现吧,起码在我面前掩饰得还是不错。”

    石涧仁笑:“那都是小事,没准儿他想追求你,在打人财双得的算盘呢。”

    耿妹子开心得哈哈大笑,一直在洪巧云面前吃瘪,这回终于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怎么来的。

    洪巧云也笑,媚笑那种:“他想追求我,说明我有魅力嘛……嗯,也可能是我的钱有魅力。”她也有演技,立刻就沮丧:“唉,到了我这个年纪,只要听说有人喜欢我,第一反应就是图我的钱,这真是悲哀啊!”

    说是这么说,袅袅的走过来,伸脚勾过另外一张小板凳坐下,不太熟练的从菜篮子里捡起青菜来摘:“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石涧仁果然很有职业道德的不啰嗦不模凌两可:“先是穿着,衣着打扮是很容易泄露一个人内心的,特别是男人,因为女人的衣服我现在觉得太复杂太难琢磨了,但男人我就比较有把握,三十多岁的他,我不知道他的工资薪水有多少,但是按照你聘请他并不是全职的状况,可能他同时做其他的工作不算少,穿得好坏也就不说了,但是在这个年纪,他的穿着有点太过追求华丽,这种人很喜欢表现自己,可他的职业又是个比较沉稳的会计师,这种矛盾背后通常说明他追求金钱的很强烈,这点从他跟那个店家争执也看得出来,他并不大气,不大气的人却又这么喜欢表现自己,这算是第一个不对,可我们暂且放在一边。”

    洪巧云已经好像完全相信进去了,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可能是怕自己叫出声来。

    耿海燕就一脸的更加骄傲。

    没有防备的人在观相师面前,真是赤裸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