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2、师门传统就是要找个绝世美女么?
    女人和男人关注的东西绝对是有差异的。

    起码洪巧云关注范蠡竟然从一群溪边洗衣的女人中现了被誉为中国历史上四大美女之的西施,石涧仁说的重点在于:“他辅佐明主平定天下以后,却准确的判断这位老板已经要开始走下坡路,更可能过河拆桥兔死狗烹,就带着西施姑娘一同退隐,最后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商人,这种明哲保身的决断力是后来郭嘉都没有完全做到的,历史上能做到这点的也寥寥无几,张良算一个,汤和能力又没那么强,刘伯温还差点火候。”

    他这口气也真不小。

    但同样也是著名的女画家对郭嘉都不熟悉:“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

    耿海燕在乎:“你有什么证明他是生活上放纵自己,早早病死的?”

    石涧仁简单:“你自己去翻书!”

    历史上被誉为鬼才的郭嘉,在军事才能上简直完爆诸葛亮,孔明先生擅长的是政务,当个勤勉的管家那是极好的,火烧赤壁也加入了太多传说演义的成分,其中的军事谋划其实周瑜的功劳更大一些,而真正历史上的郭嘉杀吕布,破袁绍,断孙策在多次军事决策中远诸葛亮,神机妙算一词原本就是属于他的,有种说法是郭嘉要是没死,诸葛亮甚至呆在乡间都不愿出山争锋,而这样一位择明主而事的旷世奇才,却只辅佐了曹操十年就病死了,可以说正是他帮助曹操统一了北方,奠定了未来大业,然后自从他死了以后,曹操基本就是走下坡路,落得魏国三分天下。

    就算古人普遍平均寿命比较短,郭嘉可是拥有出身优渥,后来又高居人臣的生活条件,应该是比普通人活得更长的,结果才三十多岁就去世,关于他放荡不羁的私生活一直都是史学家们寻觅的关键。

    石涧仁从师门传承下来的说法似乎更有八卦爆炸性:“从小他就有奴婢侍奉,长大以后妻妾更是不少,遇到曹操之前有几年一直赋闲在家,为了躲避一些没前途的老板找他,就一直表现得比较浪荡,接二连三的娶妻妾,后来……后来曹操杀了吕布,他又要了貂蝉……”

    这下连洪巧云都啊一声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就算再不熟悉历史,也该知道这位和西施齐名的四大美女之一吧!

    历史上对这位传奇美女的描写也从来都是在跟吕布一起兵败之后戛然而止,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许在那样的乱世,红颜薄命才是最常见的归属,没想到居然……洪巧云有点忍不住:“你这……什么师门啊,历史上最著名的四大美女,你们家就揽了一半走!”

    石涧仁嘿嘿笑:“我说了你们姑且当做消遣故事来听嘛。”

    搞清楚这两位女子在历史上的地位以后,耿妹子习惯性的开始冷嘲热讽:“哦!原来说到底,你不过是想找个大美女!嫌我不够漂亮嘛!”

    石涧仁无可奈何:“相由心生,淡定,淡定……如果你还是这样急躁的脾性,过了二十多的年纪,就会在脸上体现出来……嗯,跟你妈也差不多了。”

    这话立刻吓住了耿妹子,关键在于洪巧云想了想也认同这个说法:“气质决定中年以后的长相,好多年轻时候漂亮的女人,中年只要心术不正或者陷入鸡毛蒜皮的俗气生活,那长相真的没法看……看来我也真的要修身养性了!”

    若有所思的女画家站起身:“阿仁,你说是故事,我却当成正事,你不过是还没遇见你的明主没有找到施展才能的机会,继续努力吧,我会一直看着你的,这倒是个蛮有趣的事情!”

    不过经过耿妹子的时候就调戏的摸了一把:“性格决定命运,这也是现在最爱说的一句话,我昨天跟你说得也很透彻,能不能理解就是你的事了……对了,街上的商铺门面我已经让人腾出来了,有空先去看看。”

    石涧仁看洪巧云进了画室,下午这会儿还没开始忙碌晚餐,算是难得休闲时光:“那我们就去商铺看看?”他习惯于事事早做谋划,别人看起来谋士们一个个料事如神,其实都是建立在无数信息收集跟整理工作上,过程枯燥繁琐得要命,最后才加上点智慧判断的。

    耿妹子皱眉看洪巧云的背影消失在帘子后,怏怏的点头。

    问清楚位置,两人顺着明晃晃的阳光慢慢走出去,小姑娘的脚步没了平时的轻快,还是愁眉苦脸的模样。

    石涧仁不劝,这就好像劝人勘破金钱、权力一样,旁人说了没用,真得靠自己领悟。

    可耿海燕不让他安宁:“洪……云姐昨天说她本来以为你是个孙猴子,所以才按照那个想法去画画,结果画出来就知道不对劲。”

    那张可怜画废的白布框子自然也成了废品,今天一早就扔在后仓的画框堆里,石涧仁来了也看见,哈哈大笑之余还是很景仰,高手就是高手,不需要“模特”站在面前,仅凭印象和构想就能画出这样的画面来。

    耿海燕疑惑的就是这个:“为什么她就能感觉不对劲,她说你没有那画上的狂……妄,也不会打得那么热闹,如果不是因为我有点危险,你甚至都不愿意打起来,你一直都愿意当个安静的人,她为什么就能看出来?我非得要听你今天说了,才有点明白……心里不舒服,这个共同语言到底怎么来的!”

    石涧仁笑着解惑:“其实洪老师也没读过多少书,我是指我喜欢的这些杂七杂八的书,但她接受过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她能够领会思考一些受过教育的问题,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如果再投机一点,大家就能交流沟通,明白么?”

    耿妹子把自己这些天看见的困惑也拿出来问:“可我看她那些学生不也是大学生,说话动不动还不是带把子!还有,还有那些女大学生在宿舍里好脏乱。”

    石涧仁其实也看到这些东西了:“脏话或者生活方式只是一个表面,也许是时髦,也许是懒惰或者别的原因,但这不能改变他们的确还是大学生,懂得一些大学生才懂的东西,当他们需要正式利用大学生这个身份的时候,就会做出那种该有的样子,按照应该有的思维方式去考虑问题,而在码头上的生活,就那么简单,知道么,贫穷并不是因为没有能力,杨德光比我有力气,搬东西比我懂技巧,你也很聪明,但为什么你们在码头上一直都习惯于过那种生活呢?”

    耿海燕不解:“为什么?”

    石涧仁解释:“跟温水煮青蛙一样,你们已经习惯了那种生活,失去了摆脱那种状况的思考力和判断力,只有跳出来才是最好的。”

    还算聪明的码头少女努力的让自己学会按照这种思路去思考:“所以云姐才建议我要做好这个店铺,这也算是跳出来,对吧?”

    石涧仁赞许的点点头:“其实对我来说,赚点钱吃饱饭并不难,人不应该只是为了吃饭睡觉才活着的,要有追求。”

    耿妹子就给自己鼓劲:“好!我也要有追求!”

    可红苹果一样的腮帮子鼓着又有些沮丧:“你想的事情都好高级了,能不能等等我,不然怎么追得上哦!”

    石涧仁哈哈笑,这样的小姑娘其实真蛮讨人喜欢的,要不是动不动都往床上跑真值得深交。

    有追求的两个人很快就顺着仓库区后面的大门经过菜市场,走上最为热闹的街面,洪巧云的确是个赚了钱会操持的,既然自己没能力没精力去投资别的行当,就把钱拿来不声不响的买了这街上的门面,据说十来万一个的价格,她买了四个,散布在这美术学院大门外街道好几处不同的方位。

    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正拿着一部移动电话在这个门面前指手画脚,感觉到有人站在他身边,转头看了一眼石涧仁,目光就多在耿妹子身上走了一圈。

    耿妹子一皱眉抱紧石涧仁的手臂贴耳:“这个男人色眯眯的,看我胸脯!”

    这话说得石涧仁耳朵痒痒的,那胸脯不正软软的挤在手臂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