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1、王母娘娘的照妖镜
    依旧照着那土方子,石涧仁拿木块削了屑末,熏烤了茶叶才冲泡出来,不过他不习惯俩指头大的茶盏,而是端个大茶缸,靠坐在卷帘门框下的小凳子上,刚刚忙完了中午的盒饭,午后的阳光已经有些灼人了,他还是喜欢晒太阳:“这说来就话长了……我觉得师父说的未必都是真话,毕竟干我们这行没入门的,小打小闹在街头算命骗人,真正相面看人,其实也得把自己说得有点玄,那些个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才会奉为上宾啊,所以我且当故事说,你们就随便当故事听。”

    洗过锅灶的耿妹子看不得他这样潇洒的帅气,拉了小板凳挤在旁边仰头,阳光洒在她脸上,只有迷恋。

    洪巧云不笑,掂着红泥小茶杯静静的靠在两三米外的门边,似乎在分辨年轻人脸上和话语的真假。

    石涧仁那是驾轻就熟了:“历史上古往今来的能人奇士数不胜数,但就跟洪老师这擅长画画,王教授钟爱书法一样,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其实都隐隐有自己的天赋所在,只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法找见自己的天赋是什么,比如耿妹子你如果一辈子都在码头生活,万一你的天赋是跳舞呢?你永远都无法掘出来,哪怕你什么时候手痒脚痒的到广场上去跟别人跳舞,但已经错过了洪老师年少时候就接受专业训练出类拔萃的正规路子,也许就泯然众人了,所以说知人善任是天底下每个有雄心大志的人梦想事情。”

    “那些能站在权力巅峰的一方霸主并不是什么能力天赋都有,他们不过是把各种能有利于自己大业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带领这些人一起努力,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公司,其实都是这个道理,领导并不一定是最能干的,他只是个能统领所有能干人的,并让这些能干人服从于他的,这就是领导的天赋,天赋是与生俱来,但非常需要后天逐渐培养才能成才,这点洪老师很清楚吧。”

    著名女画家轻轻点头却不满:“苦练也能成功,但水平也就那样,最多是个匠人,只有天赋和汗水合一才叫大家,成功者都是九十九的汗水加一点天赋,可没那点天赋,也就一般般吧,你不能叫我云姐?”

    说正事呢,女人的关注怎么永远都不在一个聚焦点上,石涧仁有点挠头:“我就很清楚,我不是一个做领导的料,反而耿妹子好像有点这种影子,你风风火火的,在码头都很能够带领小姐妹,指使杨德光他们也很善于利用对你的爱慕来若即若离……”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居然这样当面戳穿,耿海燕还是有些脸红:“不然……不然怎么能叫动那些个傻子嘛。”

    石涧仁却就事论事:“我又没说这不好,只是如果你永远都在这个层面,那也就最多跟你母亲差不多了,就好像她只会利用棒棒们在食店吃饭来狐假虎威的吓唬宰肥羊一样……真正的领导,是会让身边每个下属,都具备出类拔萃的能力为他所用,譬如让我这样的谋士物尽其用。”

    两个女人的眼睛都有点亮,昨晚石涧仁卖了个关子没单独跟耿海燕讲,说是既然洪巧云拐弯抹角的要打听,不妨一起说了,而且其中牵扯到一些基本常识,有大学老师在可能更容易理解,不然石涧仁给小姑娘说起来,耿妹子保证很多都得打岔解释听不懂。

    石涧仁侃侃而谈:“古时候成大事的人,身边必然一大堆武将文臣,举个例子,最著名的刘备武艺并不怎么样,但有关云长和张翼德两个千年一遇的猛将,再有诸葛孔明这样的顶级谋士,文武双全所以才能当了蜀国皇帝,我这种就属于谋士,文臣的类型。”

    说着还呷了口茶:“但谋士又分为两大类,所谓能谋善断,这就是分为专门出主意和善于帮老板拿决定的,我属于后者,但前者也要尽量会,毕竟现在社会都讲究个复合型人才,古时候也一样,只是有些人的部分能力太过强大,外行人就以为他啥都能行了,比如诸葛亮,是一等一的军师,谋划是他的强项,但是诸葛一生唯谨慎,就是因为他在决断这个问题上有点拖泥带水,全靠谋略来弥补。”

    为了照顾耿妹子,石涧仁举例都得尽量选浅显易懂的人,洪巧云还是安静的听着,眼神中绝对没有耿海燕那种崇拜的成分,她毕竟见过的大场面比石涧仁还多呢。

    不过石涧仁不怯场:“这就解释清楚了我的职业分类,帮忙出主意谋划点什么事情并不是我最擅长的,只是顺便能做,而且这种出谋划策必须建立在大量的实践经验和情报收集之上,可我这一系……哈哈,传说是西王母娘娘的昆仑镜,任何人在这镜子前那么一照啊,就一清二楚的没了遮掩!”说到这里他都笑起来,显然是随着唯物主义自然科学的越来越达,这样吹牛皮给自己长脸的台词他也觉得不太好意思拿到现代来用了,可古时候不就喜欢动不动拿文曲星下凡之类的来忽悠人么。

    大小俩姑娘也笑了。

    石涧仁托着那茶缸子:“喏,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这专业其实和普通社会没多少交集,只要跟随明主枭雄,帮他看看身边左右是不是心怀鬼胎,又或者有什么能力就行了,大不了再看看敌人有什么隐患能抓住什么机会,然后综合分析得到的情报,给出一个决断,类似现在的参谋,干我们这行的,很忌讳含含糊糊模凌两可,也就是说基本跟自己人打交道,不用担心油盐酱醋的破事,只有诸葛亮那样钟爱谋划的家伙,才喜欢神叨叨的在敌人面前故弄玄虚。”

    这下洪巧云终于听出来点感彩了:“原来你还很看不起诸葛亮?看来那不是你的祖师爷了?”

    石涧仁笑着点点头:“他娶了个丑老婆,得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这点还是很有魄力的,但他不过仗着勤勉二字罢了,单论聪明才智比我的祖师爷还是差一截的。”

    俩姑娘终于齐声:“到底是谁?”

    石涧仁不卖关子了:“往远了说是范蠡,近了是郭嘉,这跟现在做广告一样,看人说话,不过从小师父给我强调得最多是郭嘉。”

    果然,这两位耿海燕一个都不知道,只能无助的仰头看看两人。

    洪巧云都说不上很了解:“范蠡……就是战国时期找到西施的那个人吧?这都两千多年前了!真的假的?”这还是她以前画过类似题材的画,才临时了解过一点点常识。

    石涧仁实事求是:“一个门派想扬光大,自然是要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不过历史上我刚才就说了能人谋士数不胜数,但是以看人准,善决断著称的,这两位是最顶尖,特别是郭嘉,要不是他生活上太放纵自己,不懂得保养身体,早早的病死,哪有诸葛亮在三国大放光彩的份儿?”

    说到这里,小布衣的脸上终究还是有点讪讪的,就好像自己支持的球队在决赛点球输给了同城死敌一样不甘。

    耿妹子终于有个听得懂的细节了:“生活上放纵自己?还早早的病死了?”

    这才是跟自己最细细相关的吧,她才不关心这位在历史上有什么地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