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0、只有站得一样高,才能看一样的风景
    石涧仁有点惊讶,但不是很意外:“我以为你会坚持下……”说老实话,耿妹子因为跟自己的男女关系就放弃了展又回到码头去,石涧仁更多是感到失望,当然这更加证明了男女之情真很容易坏事儿的千古道理。

    可耿海燕打断了他的话:“我是要你陪我回码头一趟,我要在这街上开个店。”

    这回是真的意外了:“开个店?按照之前我给你说的开个正规的食店?”

    耿海燕摇了摇头:“不是,我准备开个精品店,就是那些女孩子喜欢的小饰品、小玩意儿之类,再加上一些好卖的衣服,其实都是从批市场里面有几个档口去拿货,我有小姐妹在那些地方,我能够拿到很低的折扣。”

    石涧仁专注的想了想:“思路不错,能把你的优势最大化,而且你没有眼光狭窄的从摆个地摊开始,这点让我非常吃惊,但是问题在于开一个精品店的钱可不少,租门面、进货、可能还要装修,我想……其实就是以前我们送货去的那些市内的精品店,要开起来我记得好像起码得几万块钱呢,我们这些天……所有现金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吧?”

    耿海燕脸上依旧平静:“这十七天,我这里现在还剩下不少,但肯定不够开店,是洪姐答应借给我钱开店,她说她占一半的股份。”

    石涧仁眨巴两下眼睛嘿嘿笑:“她倒是会算计!行……你具体打算怎么做,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不过那些女孩子用的东西我就没法出主意了,但是你这想法很不错,大学生的钱看起来是很好赚的。”

    耿海燕又冷笑一下:“果然是她比较知道你在想什么,真是我只要想做什么,你都会想方设法的帮我,对不对?”

    石涧仁警惕:“那当然得是不违背道义,而且我觉得可行的事情才帮你,胡乱亏钱就不提倡了,这事儿不错,我好好想想,要不要现在……哦,外面的夜市已经都收摊了,你不需要再观察一下进什么货?再考虑两天,准备两天才去码头进货吧,门面呢?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店面?听说这个很麻烦的。”

    耿海燕看着他认真的明亮眼睛,之前尽量坚持的冷淡表情又开始融化,使劲咬了咬嘴皮定定神:“你真的很好,可你就不关心我为什么要开店?”

    石涧仁敏锐,立刻从谋划模式转到观察状态,目光锁定在小姑娘脸上:“嗯……之前说了我们存点钱开个餐馆,或者说干脆现在就加大送货量,起码每天卖个四五百盒饭应该是能做到的,你拒绝了,说明你的目的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开这种店从档次上来说比油腻腻的小食店高级多了,还有洪老师答应借钱给你……嗯,是你……应该是她跟你谈了什么,启了你,对不对?”

    耿海燕真的很难控制眼睛里的神采了,声音也开始有嗔味:“你就不能笨点?!”

    石涧仁撇嘴:“这是最简单的推断了好不好,你希望有改变,有提高,这是我很高兴看到的,洪老师还是很有人生经历的,能够给你提些建议,那是最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小姑娘干脆的跺脚:“你就不问问她怎么给我说的?!”

    石涧仁已经开始拿门口的电热水壶去接水烧水,鉴于热得快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太危险,第二天还是去买了个比较正规的电热水壶,安全多了:“她有时候有点神经兮兮的,你得注意不要上当……一般我是不会背后说人的,但是我们三个都很熟悉了,就好像我说阿光一样,要不要这次把阿光也喊过来帮忙?”

    耿海燕气得顺手抓了旁边的东西就要砸人,可都举起来了,还是强忍住:“她给我说你是那个什么金鱼什么水池来着……”

    石涧仁笑了:“金麟岂是池中物。”

    耿妹子胸脯剧烈起伏:“对!就是这个,她一说你就懂,可我就是不懂。”

    石涧仁温柔:“耿妹子,懂不一定是好事,懂得越多就想得越多,有时候一辈子反而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我一直都说你应该简单快乐的寻求你喜欢的……嗯,做的事情,不需要强求自己跟别人一样。”

    耿妹子苦恼:“可我想跟你一样,能够知道你在说什么想什么,我想跟你在一起啊!”

    石涧仁笑了:“跟我在一起又不见得会快乐,那就不是真实的你了……算了算了,这个说起来就更复杂,说说洪老师是怎么跟你谈的吧。”回来把插头接上,他就脱下身上的衬衫,天气开始逐渐变热,每天都有干净清爽的衣服更换,的确是个很舒服的事情,睡觉前就不喝茶了,他想顺便找书看看,可看看坐在竹凉板上的耿妹子,还是不要靠近冒险的好,拉了小板凳坐在门边,等着烧开水洗漱。

    耿海燕早就没了刚开始酝酿的吊胃口清冷:“她说她都没法琢磨透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画了张画是你,最后废了,你明天去看就知道了,又说我这样叫做一厢情愿,可能用在别的男人身上有用,对你就没用,要想跟你在一起,就要站得一样高,嗯,她是这么说的,说你肯定不会甘于就这么个盒饭摊子,也不可能跟我做一辈子盒饭,我就要提高,要一点点做得更好!”

    石涧仁使劲眨巴两下眼睛嘿嘿:“要我说,她是把你支在前面当枪使,想让你来摸清楚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耿海燕终于恢复到跟之前差不多的花痴语气:“对啊……阿仁,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前你不说你有师父,在山里长大,能给我细细的说一说么?我保证不给别人说!”

    这边热水壶已经嘟嘟的烧开了,石涧仁提起来笑:“我从来都没有瞒过你,我就是学相面看人的,而且还不是街头算命那种假把式,也许搁到平日里这样的寻常生活,我还真没多大的用处,稍微换个人,可能都会说我是心比天高,好高骛远,可我从小学习的东西就是比天高的那些大场面手艺,下山出了点岔子,原本应该跟着大人物做大事的,没找到人,我就得靠自己踏踏实实的生活了。”

    换个人真的也许会说这年轻人肯定是在故作神秘骗女孩子,可耿妹子那双眼冒星星的模样哪里是旁人劝得动的:“是不是……就跟那茶馆戏台上唱的落难书生一样,总有一天你会达的!”说到这里,小姑娘又有点要落泪了:“啊!戏里那些人都扔了那糠壳老婆的,你以后达了也不会记得我了!”在茶馆住了几天,这小姑娘居然能看懂台上依依呀呀的戏本,也算是难得了。

    石涧仁啼笑皆非:“那叫糟糠之妻,戏本演义当然要这么写,才有起伏矛盾嘛,达……对我来说,没什么达不达的,人生在世如过眼云烟,如果能青史留名,建功立业当然好,但闲云野鹤也不错,重要的是自己这一辈子要过得开心有意义,别跟我那祖师爷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他正脱了鞋袜准备到外面去洗脸洗脚,可在耿妹子的眼中,真真如同神仙一般遥远的人物,小姑娘居然心里一酸,就扑哧扑哧的掉下泪来!

    唉,思想境界的差距有时候真的是蛮大的。

    可真的只有爱情,才会让这样的小姑娘变得多愁善感吧。

    好不容易含住了泪花,耿妹子坚持好久以前就问过的那个问题:“那……你的祖师爷是谁呢?”

    这真是个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