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56、就是奔着耍流氓来的小姑娘
    就像耿海燕噼里啪啦说了自从石涧仁走后的变化一般,石涧仁慢慢吃饭菜,也把自己来到这座美术学院的经历讲述了一遍,连认识这位洪老师的过程,现在在做什么都讲了,当然涉及到别人私事的肯定不提,最后才说到今天早上打架的事情:“如果不是那位王教授和这位洪老师帮忙,我可能就选择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看看了。”

    耿妹子听到别人的侮辱倒没有多愤怒,只是习惯性的嘲笑:“看吧看吧,在码头好好的你肯定能够拉着杨德光他们抱成团,哪里会受这种气?”

    石涧仁抓住她说话的漏洞:“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没这么危急吧?我们现在不回去找阿光?”这时候他回想起自己走的那天,耿妹子的反应就不正常,多半那会儿就有琢磨这些东西了!

    耿海燕顾左右而言他:“反正就是那样,他皮厚没事的!”

    石涧仁说自己最终的意思:“喏,你来这里看也看了,情况就是这样,还是回去吧。”

    耿海燕一下就警惕:“不!休想让我回去!哎呀,总之不能回去了,就想把我卖个好价钱,你也不想我万一被他们下了药搞出什么名堂来吧?那些仙人板板的什么烂污事情做不出来?有两个小姐妹都被他们弄得现在都到防空洞舞厅里面去卖人了!”

    表情坚决得好像马上就要变成失足妇女一样。

    但她这么一说,石涧仁的确觉得把耿妹子硬塞回去似乎真有推回火坑的嫌疑,斯条慢理的吃菜琢磨。

    耿海燕还有看不出脸色的?顿时知道有门,小心翼翼的坐近点:“你看,我下定了决心出来,才这么会儿就傻兮兮的回去,肯定被人笑死了!我们两个一起做事嘛,我还可以给你做饭!”

    石涧仁脸皮抽抽,拿筷子指面前的佳肴:“你能做这些菜?”

    耿妹子嘿嘿嘿:“我爸那手艺你又不是不知道,弄个烧白,炒个假豆腐干回锅肉还行,反正就那三五个菜,哪有这些大馆子的手艺哦。”

    石涧仁心态已经调整好了,笑笑:“其实这些天我一直都是寄宿在人家茶馆的长椅子上睡觉,今天那位王教授给我说了倒是的确应该静下心来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自己做饭也是应该的,走吧,过去看看,我也想想办法,现在我还有四五百块钱,租一个月的房钱是没问题的。”

    耿妹子拿着那个移动电话不好意思:“我真的没什么钱了,要不我们把这个拿去卖了吧?”码头上的小姑娘这点好,对住的用的肯定不会有什么挑剔,棚屋的环境已经差到那样的地步了,现在她脸上洋溢着的只有期待!

    石涧仁有点好奇:“这些天每天都能收点钱,你多少还是能存点吧,以前呢?你就没偷偷存点钱?”

    耿妹子更不好意思:“我……交电话费了!”原来细说起来这移动电话费可不便宜,这些天耿妹子的确有点得意忘形,给不少小姐妹显摆,别人要借去打两个电话自然也只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石涧仁听了哈哈笑,一点没有穷困潦倒的紧迫感,耿海燕开始还有点窘,可看着那张开朗的笑容,自己脸上很快也只有笑,但起身的时候很持家有道的找店家拿了塑料袋,把没吃完的菜肴装上,结果两人拎了五六袋!

    石涧仁不会迂腐得计较这么一顿饭谁给钱,但还是顺便看了下账单,有点咂舌两百多块钱,自己的确是比较淡薄金钱,但显然这个社会和在山里的隐居是两回事,要获得别人尊重,要让生活条件过得舒适一点,还是要有适当的经济支撑。

    了解了一下这种消费的价值,两人顺着已经亮灯的街道经过美术学院大门,慢慢朝茶馆那边走过去。

    果然晚上亮起灯,热闹非凡的夜市街道给了耿妹子和码头完全不同的感受,和她偶尔跟小姐妹到市中心去看的富丽堂皇、灯火辉煌也不同,面前这种更具有生活气息的街道更接地气:“好像真是……出来看看不一样。”然后就只嘿嘿笑。

    石涧仁不解释这种差别,顺着七弯八拐的昏暗巷道回到茶馆时间还尚早,跟耿海燕坐在茶馆烧水炉的角落里看台上依依呀呀唱戏,耿妹子完全处在新奇的亢奋中,东张西望:“晚上我们睡哪里呢?”

    她就关心这个。

    石涧仁指指戏台:“等收摊了睡长椅。”

    耿妹子不惊讶:“你不是说了要租房子么?”

    石涧仁点头:“晚上肯定租不到了,明天早上问问这里的大叔阿姨,给你租一间小屋住吧,现在我也想通了,既然你也愿意出来,那就抓住这个机会,在外面学习做事,用好你的聪明。”

    聪明的小姑娘现在:“我们一起住吧!”

    年轻布衣鄙视这种耍流氓的行为!

    但显然这个社会现在都有点耍流氓。

    等到看戏的,打牌的,喝茶画写的6续离场以后,石涧仁习惯的起身拿着笤帚跟抹布出来收拾桌椅,耿妹子当然也驾轻就熟的开始跟上,已经基本不用做事的黄老头慢悠悠的踱出来惊讶:“阿仁!你有女朋友了?带过来一起同居么?”

    刚刚到后台卸妆的肖姨等人咋咋呼呼的被叫出来,原本要回家的几个鼓吹手老人家也好奇的来观看,似乎这个年代青年男女到了春的年龄就该往一起滚床单一样!

    竟然问要不要在戏台前面用幕布给他们遮个帐子!

    听石涧仁啼笑皆非的解释了一下之后,老人家们都认为他面对这样水灵的小姑娘肯定是在假装正神,但都说回头帮忙问问周围谁有出租房,这时候大学都开学俩月了,能出租的都住满了,不太好找呢。

    好不容易把所有人送走,石涧仁把一张长椅拉到墙根最避风的地方,铺上唯一的那条毛巾毯留给耿妹子,自己搬了另一条长椅到尽量远的破门边,今天晚上又要冷一下了。

    耿妹子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每次任性都让石涧仁在吃苦头,安静的坐在硬邦邦木头长椅边打开自己的背包收拾东西,直到石涧仁漱洗完裹紧身上的衣服回到那边椅子上,才咬着嘴唇过来,把手里的一叠衣服递过去小声:“这些天我给你买的。”

    依旧还是批市场那些大路货,但是衬衫、夹克、牛仔裤跟内衣啥都不缺的两套,再加上两双崭新的皮鞋和运动鞋,结结实实的塞了一包,离家出走寻找新生活的小姑娘自己却啥都没带。

    以年轻布衣那貌似强大的内心世界,也许在这个角落其实就是唯一软弱的吧。

    在这个孤立无援的大城市里,这间空旷的茶馆里,真心实意的那一点点关怀温暖,让他想了想笑着接过来。

    也许就好像杨德光那份肝胆相照的一碗饭,耿海燕这有些痴缠的一叠衣服,才是他愿意继续帮助这个不太懂事小姑娘的原因。

    每个善待自己的人都应该得到最好的回报,无关乎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