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48、信不信我天天来非礼你
    最后坐在地上的洪巧云拿自己厚厚的钱包砸石涧仁,还是尖叫着让他滚。

    年轻人认真的看了看自己新买的电子表,算算时间一小时四十分钟,自己吃点亏算一百五,从那厚厚的一叠钱里面数出来两张还自己找零了,正在解释,洪巧云又是扬手一记什么颜料瓶砸过来,他赶紧放了钱包就跑,临走还匆匆提醒:“这铁门轨道找个人来上点油,就不会这么难听了!还费力……”

    让抓着颜料瓶坐在一片混乱中的洪巧云愣了半秒,实在是绷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而且一笑就忍不住,放声大笑,好像拿了全国金奖那次都没有这样开怀放声大笑,笑到最后眼泪都出来,打着嗝儿还在大笑!

    远远跑出去的石涧仁听见了,只一个劲摇头:“女人太吓人了,又哭又笑,黄狗撒尿!完全就是神经病!以后再也不跟这个女人打交道了。”

    说得轻松,哪有这么容易。

    第二天上午正在上课,一个戴着眼镜的姑娘就过来教室门边喊杨老师好,杨泽林惊讶:“戴……你是……”

    那姑娘轻松:“我是洪老师的研究生,戴望舒,洪老师让我来跟她这位模特说时间的,下课了赶紧过去,那边任务紧。”

    后来回头想想,事情就是从这一刻石涧仁的反应开始酵的。

    坐在模特台上的年轻人听见了,动作不变,干净利落的拒绝:“不去,昨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不去了。”

    那样的疯婆子,再去都要折寿了!

    学生们的眼神可八卦了,一个个闪亮的眼睛都在那研究生和石涧仁的身上转来转去。

    戴望舒倒是笑笑没争论就走了。

    姓洪的老师没第二个,带研究生的都是高级教授了,所以洪巧云的名声在学生中间那是如雷贯耳的顶级存在,至于其他的小道消息连王汝南都能轻描淡写的提醒一句,学生中那肯定是连篇累牍了。

    这个颇为特别的棒棒模特现在居然跟洪巧云拉上联系了?

    年轻健壮的小伙子跟风姿怒放的著名熟女画家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任谁来想都会朝着某个固定的方向去吧。

    更何况还是裸模这样颇具突破口的关系。

    中午的传播流传后,估计连美术学院最后一拨没来看过走红模特的学生都来偷偷围观了,甚至有几位老师都借着跟杨泽林说点什么来转了一圈!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下午四点过吧,洪巧云就自己过来了,还换了身跟以往风格迥异的衣裳!

    藏青色九分裤,用服装设计系的话来说是烟管裤,也就是那种细细烟管的样式,搭配浅咖啡色尖头高跟鞋,看着就犀利的女人味,上身一件白色衬衫,外面黑色长摆外套!

    对于整个美术学院穿衣服都走艺术风格乱糟糟的气氛来说,这如同一把清冽的青霞宝剑出鞘一般夺目!

    很有电视里面看见成功女性,商务金领的ol穿着风格,据熟悉洪巧云的几个学生和老师私底下说,也就去都或者香港拿奖拍卖的时候,她会偶尔这么穿着,但大多数场合还是很艺术,毕竟穿得异类点才是艺术家的名片,可现在这么穿,在美术学院就是异类。

    最特别的当然就是头,之前石涧仁看见的长顺直黑亮,但是是在头顶束在一起,有点朝天髻的感觉,特点是让所有头都往上紧紧的收拢,际线什么的都拉得很紧,一丝不苟的让头没有半点凌乱,很干练,但也有点强势。

    现在却整个散开披散下来。

    反而中和了之前职业装强硬,变得很有女人味,有种视觉上无限拉长身体比例的感觉,女人一旦看上去苗条了,就显得柔弱。

    所以走进这间一年级绘画教室的时候,石涧仁都忍不住眼睛一亮,原来外观还能这么调整,学到了。

    洪巧云还是习惯性的把手抱着,但白色衬衫的袖口翻出了外套拉到手肘部分,精神抖擞之余显得很忙,露出一块白色的二指多宽装饰手表,就像陶瓷的一样闪亮,大学生们只看了眼就有点咂舌,好像就是传说中几万块起步的那种奢侈名表。

    高跟鞋自然就是可可可的走进来,气势不凡但也不至于嚣张:“杨老师好,还有一会儿下课吧!”

    老实如杨泽林,也知道不是来找自己的:“哟,稀客稀客……还有一会儿,要不洪老师坐一会儿?正好,老高也过来转转,今天都有空嘛,指导一下?”适逢其会的另一个年轻男老师嘿嘿笑着示意,看来是得意自己时间运气不错,正好看戏。

    学生们更是激动,有把自己画板调整一下方便看热闹的,也有连忙展示自己画作的,极少数不熟悉洪巧云的这会儿听了旁边小声描述,急得直伸头,双眼冒星星。

    学美术的,走到最高层次,就是这样吧?

    洪巧云不在乎围观,抱着手臂在高高的画板后面走几步:“素描课程,嗯,一切的基础,不错,不错……这个同学画得有点意思,颧骨,他颧骨没这么高的……”

    然后就顺理成章的站到一幅画得不错的画板后,似笑非笑的打量石涧仁光膀子模样,几秒钟时间吧,几乎整个教室的学生都呼啦啦的站起来,涌到这边,连那个小白花儿似的赵倩都连忙压着长裙跳起来跟在几个女同学中间挤到旁边看。

    老实说,就凭石涧仁这么个美术外行,都觉得杨泽林不过是个资质中等,只能说还算勤勉和认真的老师,作为艺术家,杨泽林在专业气质上比王汝南都差不少,再跟洪巧云比就差得分档次了。

    这会儿本来只是顺口客气的,没想到洪巧云居然就真的开始指导了:“素描的作用是什么?提炼艺术能力,是训练你的能力,对光影的能力,所以画得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通过这种训练,找到对于结构关系的能力,然后人体素描就强调对人体肌肉的熟悉,你看看,这里……”

    说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可可可的高跟鞋上前几步,走过来伸手摸石涧仁的胸!

    还拿手掌这么盖在他胸口上平展往上的抚摸:“看见没!想象我的手掌就是这块胸肌,这是个面,有厚度的面,从下往上这么是有变化的,理解到没有?”

    她站在石涧仁的侧面,手指冰凉,而手掌却有点热度,压在胸口很平静也很贴服,但石涧仁明显非常清晰的感觉到那掌心在自己的小绿豆上摩擦过去,还有轻微停留反复!

    学生们有点大哗,可能有部分真的醍醐灌顶一般理解了杨老师啰里啰嗦说好久都没搞清楚的专业难点,但两个年轻男老师和部分学生的表情是难以掩饰的诧异,这……

    如果是个女模特,男老师也这样摸?

    马上就是纪律处分!

    开除出教师队伍,马上扭送派出所都可以!

    但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她真的没教错啊,谁也挑不出刺来。

    而且女老师摸摸男模特,好像也没那么敏感。

    更何况是她……

    有什么处分能威胁她?

    所以洪巧云还是不在乎惊叹,转身回去前,有那么一瞬是面朝石涧仁的,借着拨拨长遮住脸,带着丝散开的浓郁馨香气息低声威胁:“差不多就行了,再拿乔,我天天来非礼你!”

    年轻的小布衣,在男女关系玩手腕上,比起著名女画家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就好像他俩手腕上的表,差距那么大!

    所以下了课就乖乖的跟着出去了。

    洪巧云趾高气扬走在前面的气势更助长了流言的传播!

    谁的脑海里都是著名女画家高举皮鞭,打在娇柔年轻模特身上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