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30、自卑源自内心的不强大
    杨泽林尝试了两下无奈,他根本没法掰动石涧仁,只好让教具转过来:“算了算了,我们还是按照今天的课程走,主要是正面,坐下吧。”

    一把普通的木头椅子,石涧仁觉得自己坐下的膝盖都僵硬得要命,继续仰着下巴不敢看学生们的脸,却感觉胸口突然一下冰凉,吓得嗷呜一声:“干啥!”

    双手抱胸低头一看,原来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来一根金属天线拉长了当教鞭,指在自己胸口上被自己抓住了!

    面前那些学生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个别女学生都站不住腰,使劲捂着嘴快坐到地上去了!

    杨泽林使劲拨自己那飘逸的头控制课堂秩序:“不要笑!不要闹……你这个小同志,模特是不能动的!知道不?!”重重的揉一下太阳穴平抑语气:“你是第一次担任人体模特,不要大惊小怪的好不好?”

    石涧仁比他还想揉太阳穴呢,气鼓鼓的松开手重新仰脖子要举手,老师却改要求了:“双手握拳,跟大猩猩一样……”

    大猩猩?

    听说过没看见过,石涧仁莫名其妙的低下头,看见杨泽林摆了个双手呈环状在腰间的动作,抽抽着脸勉强跟着学了,刚把拳头在小腹碰到,感觉自己胸肌立刻隆起来,咦,什么时候看着也跟码头上的小姑娘一样了?

    石涧仁又不好意思的连忙抬头,这回对那有点冰凉的教鞭在胸口上移动就能忍耐了,没想到老师却说:“看看这胸肌……手再握紧点,翻腕!”

    这次的惊叹声更大声一些,而且夹杂了很多不怀好意的窃笑!

    石涧仁的脸又腾的一下跟火烧般烫!

    因为被火烧得格外灵敏的耳朵似乎听见嘈杂声中有女声:“赵倩……你,那还没他大吧?”

    呸的那声娇叱简直充满了悲愤!

    其他笑声跟议论声就更甚嚣尘上了!

    杨泽林大声控制课堂秩序:“安静!上课呢!你们第一天上人体绘画?!不准议论模特!不准损坏教具的道理不明白!”您说归说,那教鞭头啪啪的打在石涧仁胸肌上算什么事儿啊?!

    石涧仁忍不住右大肌就抖了两下,教室里面更是哄笑一片!

    老师回头看看面无表情的教具还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才稍微安静下来,老师刚把教鞭顺着胸肌移到下方,结实有块儿的肌肉在这里居然跟腹肌有个明显的厚度,好些个女学生都偷偷挺了一下胸,感受自己的落差,那老师就把教鞭头挑在肌肉下方:“看见没?完美的胸大肌、前锯肌和腹直肌在这个地方形成了直角,要注意跟女性胸大肌外形区分……”

    几乎所有学生都使劲的点头,终于开始认真了。

    石涧仁却一点都不完美!

    这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布衣、观相,只有羞愤欲死!

    他简直后悔得要命!

    感觉坐在这里,被人用个天线头指来指去,那不就跟集市上被人卖的猪羊,后街防空洞那边那些黑摸摸舞厅门口站着让人挑选的舞女一样么?!

    像个货物一样拨来拨去!

    还跟女人比!

    耻辱得要命!

    怎么就鬼迷心窍听了十块一个钟头的价钱就跟着来了!

    来当这个什么美术学院的人体模特!

    老头子和祖师爷们听说了一定会从祖坟里面爬出来把自己打到十八层地狱!

    情绪激动下的身体,自然胸腔就有很大的起伏,杨泽林还很高兴:“看见没!呼吸下的腹直肌,腹外斜肌变化,呼……吸……看见没!”

    石涧仁没听见这些,只感觉对方去掉了教鞭,用还算温润的手指在自己腹部顺着摸下去,立刻就痒得要命,刚才的悲愤或者无地自容都不见了,又乐不可支的抱了自己肚子,把双脚都收到椅子上来躲开对方的手掌!

    好不容易正经起来的课堂又笑成一片。

    老师也无奈的摇头:“唉……你还很敏感……”

    大学生们都笑疯了!

    轻松的气氛让石涧仁终于缓解了不少,不就是一动不动么,这有什么难的,早就习惯了忽略周围眼睛的年轻人坚持住了。

    只是两个小时以后终于能站起来走走的他,好奇的转到那些画板边探头,看着上面那些跟自己似是而非的画面时,却听见几声嘲讽的声音:“哦,看那个模特!居然在看你的画!”

    “看都看不懂还在那装模作样!喂,不要碰我的东西!”

    “你把那sony的随身听收一下啊,这些下力人要是眼红给你顺走了你都不知道,那么贵!”

    “就是!穷疯了什么都干得出来。”

    其实在家电铺子和二手用品店里已经见识过不少这样随身听,石涧仁听着这些以为天之骄子的学生,似乎态度跟码头上那些人也没多大区别,心里有些惊讶和失望,这就是大学生?

    低头看见一张应该是被废弃的自己半身像被扔在地上,大部分地方还是雪白的画纸已经有了几个鞋印,其中一个正踩在半身像脸上。

    好像自己的尊严也这样被扔在地上被踩来踩去。

    这教室里的地上非常脏,也许是因为大量使用炭笔铅笔在白纸上涂抹,每个学生手边都是十多支不停在削尖的绘图铅笔,那种铅笔屑堆积起来的灰尘很厚,感觉把画像上的自己打入了乱世红尘一般落魄!

    应该很多人都不能忍受这样的羞辱,头脑里面热血沸腾得要爆炸开来,特别是年轻人这种时候脑子一热就肯定会问自己到底在干嘛啊!

    就算是做棒棒,在码头上跟着自己那些同伴一起逍遥自在的做棒棒不好么?

    非要跑到这里来受这口气?

    如果再想得泛滥一些,大家都是人,一个嘴巴两只眼睛,而且都是二十左右的年纪,凭什么你们就能这样高高在上的嘲讽讥笑,难道穷就是被瞧不起的根本原因?

    极端一些钻牛角尖的话,没准儿都能仇恨社会了。

    想到这里,石涧仁却突然就笑了。

    因为前些天自己不是还在纳闷杨德光他们为什么就不喜欢到码头以外的地方揽活儿么,原来根子上的原因就在这里啊。

    码头上的搬运、力夫、棒棒从古至今已经是个大量存在的行当,相比在外面,比如现在自己这样单独一个人面对这么多高高在上的大学生,躲在码头上,周围有很多自己的同伴,有很多跟自己处于同样境遇的人,是不是内心就会安稳一些,不至于那么自卑呢?

    自卑,不过是自己的内心不够强大吧?

    逃避这样的磨难羞辱,只是因为不敢面对吧?

    只有迎难而上的体会所有的情绪,才算是入世,韩信当年都有胯下之辱,这不正是一个绝好的体验过程么?

    弯腰捡起那张废弃半身像的年轻人,再抬头的时候,就只有淡淡的笑容了。

    嗯,从码头走上这个新的台阶,短短的不适应以后,起码现在从心态上,石涧仁已经站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