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29、在不熟悉的环境里慌乱
    石涧仁没上过学,他所接受的教育全都是师徒传承,虽然老头子已经尽量结合现代知识,用报纸上了解的各种信息来传授分析思考的模式,完成一个真正布衣谋士的蜕变。

    但这其实不是石涧仁入世所能倚仗的。

    这就好比一个会高能物理、量子力学、天体学的高材生,突然扔到乱世原始社会谋生,能说那些高等知识有用么?

    对石涧仁来说,兼济天下甚至相面的那些功夫在码头上都没啥用,成天给棒棒商贩们看相有意思么。

    如果说他真能够按照老头子留下的信笺找到那位什么徐大人,也许就能够尽展师门所学,辅佐那位大人挥自己的所长,可现在什么都用不上,连观相都没多少机会。

    因为这样的人需要的是平台,一个恰好适合他的平台,离开了平台其实什么都不是。

    所以这样鬼使神差自己有点懵懂的开始入世,什么都不是老头子为他准备好的那样,一切都要从头学起。

    那么这时他倚仗的其实是自己的内心,一颗顶级谋士应该具备的强大内心。

    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处在什么环境,现在能做什么,现阶段需要达到什么目标,如何才能找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平台。

    说起来简单,其实世人绝大多数都做不到。

    但显然这一刻,石涧仁只是跟着杨泽林往大学校园里面走了十多步,他就肯定,这是自己需要寻找的下一个台阶。

    和这里是什么大学无关,看看周边经过的那些学生和老师吧,就连收室的大妈手里都能拿本杂志翻看,这在码头批市场是绝对不可能的。

    孟母三迁,讲究的就是环境对人的影响,当自己具备了基本的谋生技能以后,的确是应该到这样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台阶上来看世界了。

    石涧仁的脚步轻快和肯定了不少,顺带他还注意到门外有几个棒棒,就好像他第一次在那个自然博物馆外面看见的零散棒棒一样,同行看来是随处都有,这也证明自己起码能靠背上的这根乌木棍找到饭吃。

    杨泽林走得有些快,还不时转头催促,两个男人的步伐和校园里绝大多数慢悠悠的节奏略微不同步。

    老师还很客气的介绍:“一般八点过就上课,现在因为模特不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有点耽搁课程,这边……”

    和石涧仁想象中大学学府都是宽敞透亮的高大建筑不同,杨泽林带着他抵达的地方居然是红色砖墙黑色屋檐的两层楼旧建筑,这样的外观在码头那边基本都看不到了,等走进去更惊讶,上楼的楼梯都是木板的,好老的建筑连县城都不多见。

    当然一走上二楼,好像放羊一样在外面散乱的年轻人们应声看过来,纷纷熄灭烟头,招呼老师,杨泽林匆忙:“好的好了,大家开始了,抓紧时间我们进入课程,这个你把东西放在边上,进教室来吧。”

    面对未知的环境,石涧仁还是深吸一口气,镇定一下把乌木棍靠在门边,带着有点抖的手走向教室门,装着没看见无数双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眼光。

    实在是教室这个渴望已久的地方,没想到居然以这样的形式到来,新奇中多少还是有点忐忑的,按照师徒模式教育出来的石布衣,对学堂有种自内心的敬重。

    正要进门却看见三四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年轻身影飘过来,青春飞扬的脸蛋刺得他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脚步也下意识的往门边让了两步,等那带着隐约香气的身影旁若无人的从面前飘进去,才跟着走进去。

    第一反应就是温度高了许多,怪不得这春寒料峭的时节这些女学生就穿得这么飞扬了,进了教室就脱掉外面的风衣,露出里面漂亮的春衫来。

    当然石涧仁的目光不会停留在女学生身上,尽量打量着从未见过的教室。

    又宽又大还很高,连窗户都高,起码要踩着板凳才能去开关的窗户上挂满了厚厚的黑色毯子,看着就暖和,更不用说这教室里除了几盏雪亮的大灯还点了个电烤火器,一大群学生的画板画架就把红的电器围在中间,然后再把目光全都围在他身上,怎么不热?

    以石涧仁格外强调修炼的举重若轻,都觉得后背上有点冒汗,手指不由自主的把衬衫稍微拉了拉。

    可是杨泽林却拍了几下手算是把注意力带走后安排:“好了,今天的课程现在开始……那位小同志,你可以过来脱衣服了……”

    就算知道是要展示一下自己的上半身肌型,石涧仁脑子里终究还是嗡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子上,感觉整个脑袋里都晕乎乎的,好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晃,双手攥紧的衣服边似乎都能出水了,但还是坚持着顺着墙边走过去,走到那好几盏明晃晃的大灯下面去,腿肚子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了!

    好像那一双双眼睛就跟一个个电炉一样,高温之下再加温,让石涧仁的脸红得都要沁出血来,特别是几声清脆的女声咯咯笑,更是让他无地自容得想要钻到地下去!

    心情慌乱中就算是顺着墙边,还是撞到了什么金属架子上,伴随一声尖叫,一个女学生慌不迭的跳开,蓝色的铁管画架跟上面的木头画板重重的拍在地面,腾起一大片灰尘,教室这个角落里一片混乱!

    原本就脑子里像烧开了锅嘟嘟直叫的石涧仁好像只看见一双辫子和水灵灵的眸子,笨手笨脚的想伸手去扶地上的东西,就被好几个声音叫住了:“算了!你还是过去当好你的模特……”

    “小同志,你还是过来……说过你们多少回,画架排列讲点顺序,别乱得跟地道战似的!”

    石涧仁觉得自己肯定整张脸都是猪肝色了,使劲低着头又小心的避开那些七零八落的画架走到杨泽林旁边。

    老师倒是见怪不怪:“来……就站在这里,把上半身的衣服脱了……”

    其实最近每天都要脱好几次衣服的石涧仁第一次这么难为情,但还是能娴熟的交叉双手一股脑就脱下了衬衫,干脆的光着上身站在了那里!

    一片小小的杂乱动静中……

    终于所有的目光真的都集中到自己身上,石涧仁快的把目光掠过所有人头上,不敢对视的锁定在天花板的一个交汇点上,因为杨泽林顺手把他的下巴抬了抬:“对,下巴抬高点,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胸锁乳突肌的走向……前面几周大家画的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松弛的皮肤和肌肉让骨骼清晰的显露出来,便于大家了解形体的骨骼走向,但现实中绝大部分人的骨骼都隐藏在肌肉中,画皮难画骨,从今天开始大家就要学会如何把表面的肌肉线条和骨骼架联系起来……这位模特很难得具有清晰的肌肉群组,却又不是那种大力士一样泡得不正常的肌腱组织,大家抓住这个机会了,来,小同志,你转一下身坐在这边沿,抬起双手到头上互握住。”

    石涧仁照做了,背对这些天之骄子一般的大学生,他好像也感觉好一点,却听见背后传来一片惊叹声!

    也许在码头不怎么特殊,相比豆芽菜一样的年轻大学生们,这个年轻人背上拥有一种天然雕琢一般的力量美感!

    一块块跳动隆起的肌肉就好像小耗子一样灵活又结实!

    杨泽林比石涧仁得意:“看见没,斜方肌、背阔肌的肌肉走向是不是很清楚?来,小同志,你稍微弯一下腰……”

    石涧仁撅屁股,引来后面一片笑声,老师也笑:“不是前后弯,是侧面,这边肩膀低点,低点……不是这样……”说着就上手掰石涧仁的手臂,结果吃一惊:“呀,这么硬,跟石头一样!你是不是没放松?”

    石涧仁都紧张成什么了,怎么可能放松,扭得跟个机器人一样生硬,再次引后面的学生们笑声连连,听着那银铃般的女声,石涧仁再次想把面前的水泥地面凿开个坑把自己埋下去!

    朝着兼济天下这么宏伟目标进的年轻布衣,在不熟悉的场景里面,终究还是有些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