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07、敲竹杠再掉包剥皮
    一碟烧白其实只有五六片肥肉,杨德光简单的一划拉,就把其中一半穿到石涧仁的碗里,重点是下面垫底的盐菜,很下饭。

    然后白嫩嫩的豆花,有辣子蘸水,挟进来滚一下混到白饭里有强烈的味觉刺激,更下饭。

    穷人吃饭不会讲究口感,味蕾和食材,就是下饭。

    尽可能省钱的菜里吃下更多的饭,才有力气去搬运东西。

    石涧仁没有热泪盈眶,没有哽咽激动,笑着点点头开始吃自己的饭,但摇头拒绝了杨德光喝白酒的好意,因为那土碗端过来的劣质白酒很显然闻着就勾兑得有些过分,甚至可能有工业酒精的味道,已经习惯了喝点自酿美酒的年轻人真的很难说服自己喝这种酒,也不劝杨德光,自己以后能让他尽早不喝这种就行了。

    但看起来憨厚的杨德光也有狡黠的时候,那个水桶腰一样的肥胖老板娘把最后一碗白酒端过来,骂骂咧咧的说两个人只要了一个烧白,肯定要吃她好多白饭,转身刚走,他就挤眉弄眼的对石涧仁使劲歪嘴示意外面:“她女娃乖得很!”旁边还有人听见,也跟着偷偷笑。

    石涧仁嘴里还叼着半片烧白,诧异他这种风格突然变化,都来不及张开嘴说话,就看见那听见这话的老板娘敏捷得根本和身形不符,一个后跳步啪的一下就把手里的抹布砸到杨德光头上:“乖不乖,关你龟儿逑事!”

    杨德光哈哈傻笑不反抗,端起酒碗滋一口,吃片烧白,享受极了!

    石涧仁就专心刨饭,当他吃到第三碗米饭的时候,杨德光才喝完白酒吃完烧白,也开始端着碗猛刨,等石涧仁忍住再吃一碗的冲动,适可而止的端起豆花碗里剩下的半碗豆花水,把这微黄带点甜味的豆花水当做这几天最美味的汤润到肚子里时候,一条伶俐的身影就跳进来,嘴里的话语又急又快:“我们的味道是最正宗的!绝对巴适的江州口味,保证你们吃了还想来!”

    一口倒土不洋的椒盐普通话,石涧仁就看见应该是杨德光说的那个老板娘女儿带着几个游客进来,很抱歉,和杨德光立刻偷偷转头看年轻小姑娘翘翘的屁股和圆鼓鼓胸脯不同,石涧仁的眼光只在那应该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脸上逛了一圈,在他脑海里根本没有美丑之分,重点在眉毛和眼睛上停留了一下,正好那姑娘转过来看见他,那种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眼神很特别,怔了怔麻溜的把手里菜谱本抽打在杨德光的头上,倒是跟她妈有异曲同工的准星:“偷偷摸摸看啥子!又有老乡来嗦?”

    杨德光一点没有被打的觉悟,昂头挺胸:“这是阿仁!我们一起的,以后一起的……”巴不得多说一句,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周围又是一片哄笑。

    石涧仁点头对那姑娘笑了笑,低下眼帘继续喝豆花水,只是不要钱的豆花水,他却平端缺了好多口的破土碗,小口小口喝得好像燕窝汤一样舒坦自在,吃饭七分饱,然后慢慢润点汤这是基本的养生原则了,只要能做到,石涧仁都一定会做到,老头子活了过百岁这就是证明。

    所以那小姑娘就再多看了他一眼,又转头比较一下咕嘟嘟把剩下豆花水连剩菜倒进嘴里,张开五指在自己脸上一阵乱抹的杨德光,快的回头继续招呼自己的客人去。

    继续热情的用半生不熟普通话介绍:“绝对的江州风味,豆花饭、鱼香肉丝、毛血旺、爆炒小龙虾、油炸小黄鱼!味道包你们满意……码头上几十年的老字号了!“个头不高,眼光却顾盼生姿的又回头瞟了眼石涧仁,喝汤的年轻人依旧斯条慢理,和周围那些棒棒真的有种鹤立鸡群的不一样,难道是因为头长还挽了个抓髻?

    油腻腻的头在这里就没什么稀罕了,棒棒哪个不是脏兮兮的。

    那种君子温如玉的做派,就算这小姑娘再不懂,也能轻易的就跟周围的棒棒们区分开啊。

    但好像得到了什么暗号,原本有些闷头吃饭的棒棒们却热闹起来,高谈阔论今天的搬运生意,猜拳行令的方言响成一片,让走进来的外地旅客觉得好像也蛮兴旺,就寻了张桌子坐下来。

    小姑娘手脚麻利的抹了桌面摆上碗筷,经过杨德光他们这一桌的时候拿手指敲敲边角。

    正准备跟着杨德光起身的石涧仁就被新认识同伴拉了下手,看他重新坐下来拿筷子磨蹭剩下的那一点点残羹剩菜。

    石涧仁有点似笑非笑的低下头,不吭声的也玩筷子。

    果然,等外地游客吃完饭,那小姑娘已经换到了巴掌大的柜台后,换成水桶腰的老板娘来算账,油腻腻的菜单拿过来一看就报价:“三位一共,328元!“

    三个外地男人一下就炸开了:“啥?一盘小黄鱼也只要15块钱,明明刚才点的时候只要几十块,怎么算出来328?!“大餐厅吃个几百块不稀奇,这么个破烂路边小食店敢要这么多钱?!

    这才三四盘菜而已!

    老板娘气定神闲:“你看清楚,菜单上是一条小黄鱼15块,你们这一盘有十二条……“

    三个身材高大的北方男人立刻就明白遇上黑店,大骂着要掀桌子,却看见周围忽然一下就站满了人,全都是身材健硕一身精壮腱子肉的年轻男人,起码有二十个!

    没人说话,可那沉默凶悍的表情跟手里杯口粗的竹杠立刻就压得他们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明摆着敲竹杠了!

    给也得给,不给那就打了再给!

    倒吸一口冷气的游客只能自认倒霉,从钱包里摸出四张四人头挤到小柜台边牢骚:“你这个小姑娘不实诚……“

    唯独没有站起来的石涧仁皱紧了眉头,瞥了一眼,果然看见那小姑娘把其中两张钞票,大白天的在灯下晃晃:“哟,缺了角的,两张都缺角,银行都不要,麻烦换换……“

    已经心烦意乱的游客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瞬间两张钞票已经被掉了包换成假的,愤怒的接过去塞钱包里换两张,小姑娘却依旧拿着一大叠五块一块的零钱来找补,十个白嫩嫩的手指头翻飞:“喏,十块,二十块,二十五块……“

    看着钞票一张张放在桌面上,可那小指头在摊开的钞票掩盖下,却放上去一张尾指就灵巧的勾开一张,掉进专门设计的小柜台缝隙里!

    最后拿到手里不过二十来张一块的!

    就这么在码头吃顿饭,要整整刮掉三层皮!

    这是石涧仁入世第一天感受到的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