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05、火热的入世
    俗话说二四八月乱穿衣,这春夏之交当然是裙子、衬衫都能行,那偏瘦中年人的邋遢西装也不奇怪,唯独就是那个随意把汗衫搭在肩头的赤膊男人还是太少见了些。

    无论按照哪里的普通市民礼仪,在这样的公共场所袒胸露乳打赤膊都是很不讲文明的,可这个手里提着棒棒的粗壮男人却旁若无人的上了车,周围其他市民倒也没有多大惊小怪,就因为对方浑身大汗淋漓,分明就是刚干了重体力活,正拿肩头的汗衫随意擦拭满脸汗水,这种情况就算穿着衣裳也是浑身湿透吧。

    年轻人目光紧紧锁定在对方身上,跟着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车,就因为对方这种昂阔步的气势,浑不把周围各种目光当成鄙夷或者嫌弃,大马金刀的选了个座位坐下使劲扇风,一股子汗味熏得旁边几个市民乘客皱着眉头换了位置,这人也满不在乎。

    这点和之前那些散乱的路边棒棒形成鲜明对比。

    年轻人没靠近套近乎,他也不喜欢这样不合时宜的行为,历史上类似的狂士风范不少,但除了装疯卖傻,夺人眼球,大多还是不懂得人是要顺应环境这个基本道理的,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只图自己舒心快活妨碍别人,那就谈不上有礼了。

    所以他走过了这个看着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坐在车后面,那个中年男人跟着毫不客气的坐在他旁边,看他双手杵着黑色木棍目光锁定人物,轻声不屑:“肯定是码头的棒棒!蛮横得很,那里成堆的聚集起来,动不动就打架欺负人!”

    年轻人忍不住心里就是一笑:“我真是巨聪明!”但脸上依旧平静。

    汽车动,女售票员开始卖票,倒是毫不客气:“衣服穿上!光胴胴很帅气么?赶紧的……”

    那码头棒棒其实也没说的那么凶悍,憨笑着把手里汗衫随手罩上,还别说,这汗衫展开一刹那,那股子浓烈的汗臭味顺着车窗灌风,飘满了整个车厢!

    比之前他光着膀子都还厉害!

    又有几个人忍不住起身坐到后面来,估计还有人心里埋怨这售票员还不如让他光着膀子把汗衫捏在手里呢。

    售票员也敏捷的打了票跳到后面一路泼辣,经过年轻人旁边时候,那个中年人不容置疑的给钱买票:“两个!”

    可不贪小便宜的年轻人却慢悠悠摸出自己仅有几块钱中一张:“一个,谢谢。”

    售票员过去了,中年人讪讪的收回一块钱:“大师……”

    年轻人不接待这个称呼:“他们还有结社,政府不管么?”

    中年男人表情呆滞:“结社?”

    年轻人恍然的换个简单说法:“帮会,帮派?团伙?欺行霸市?”

    中年人一脸不屑:“团伙?怎么可能,现在还有这样的东西肯定会被打击的,就是一群下力汉抱做一团!只是码头那里有几个批市场,加上码头长途车站都集中在那,所以遍地都是棒棒,他们也到处都能找到帮手咯,就是一群臭苦力!”

    声音可能略大了点,周围人都听见,那个棒棒似乎也有耳闻,却习以为常的瞥一眼没愤怒反应。

    年轻人有点失望,失望这种没有结社团体的规模就完全没有自己的挥余地,杵着木棍靠到椅背上,听着中年人还在喋喋不休的鄙夷,终于轻轻开口:“棒棒始终是在凭借自己的力气养家糊口,没有什么丢脸的,反而是你把希望寄托在博彩白日梦,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这才是应该羞耻,我言尽于此,不希望你再打扰我,谢谢。”说完就闭上眼养神。

    轻言细语的声音如同几记耳光重重打在这个中年人脸上,原本就獐头鼠脑的脸上更加青一阵白一阵,周围的人应该也有听见,原本议论纷纷的嫌弃之语倒是少了多半,那个几米之外的棒棒似乎背脊都直了一下。

    当公车停在下一个站的时候,中年人迫不及待的窜起身来下车去,只是在跳下门的时候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装你妈卖x,你还不是个穷股郎当的棒棒!”

    年轻人对这种相求时候甜言蜜语,被拒以后立刻翻脸恶语相向,还胆怯到只敢在关门前作的小人行径只能报以淡淡的一笑,丝毫不放在心上。

    但话说回来,他这穷困潦倒的模样搭配这表情,真的很不搭,很有种强行装逼的味道。

    谁知道他就是真的气定神闲呢?

    其实从自然博物馆的站点到码头,只有几个站,但却是经过了江州市最为繁华的市中心区域,只是这依山而建的城市公路颇多起伏,年轻人的表情终究还是很快随着外面的繁华景致有些变化,说到底他还是个从未离开县城的土包子嘛。

    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的各色街景。

    公交车的终点站就在码头,年轻人起身跟着那个棒棒后面下了车,迎面而来的喧闹拥挤差点让他在车门口摔下去!

    前面十九年的时间,从记事起就在山里,最多到镇上赶集,县里的街头巷尾已经让他觉得热闹无比,老头子最担心的也就是他会在这花花世界里迷了眼,所以没少带着他在县城最拥挤的电影院、闹市口去见识,可跟这繁华大都市的现场相比,再次刷新了年轻人的脑海信息。

    宽宽的马路能正反走四行车,马路边更是有着铁栅栏的分隔出来的人行道,可现在全都是人!

    人行道上是人,人行道两边的巷子、阶梯、店铺、商厦、停车场、路口无一不是挤满了人!

    人山人海忙碌的人!

    往来都是提着背着各种包袱货物的人甚至挤到了马路上,当仁不让的挤占了马路两边各一条车道,让庞大的汽车反而都只能小心翼翼的在中心狭窄的车道上行进!

    而且挤占道路的基本上都是棒棒!

    因为他们肩挑背扛着远自己体型的货物,如果在人行道上跟其他人挤攘基本就寸步难行,于是全都理直气壮的在马路上穿行,甚至见缝插针的随时都在穿过马路,庞大的货物都不能阻挡他们灵巧的躲开车辆,几乎就是把货物擦着运动的汽车钻来钻去。

    江州市是个到处都是阶梯的城市,一条马路跟另一条并行的马路之间可能就是落差几十步的台阶,所以车辆运输很不方便,这些人力搬运成了不可缺少的劳力,而那些商铺也基本上开在任何一个缝隙,每一级台阶的两侧都挤满了挂着各种货物的门店。

    巨大的叫卖声、讨价还价、招呼棒棒、吵骂声混合成嘈杂的拳头,几乎重重的打在年轻人的头上!

    从清修宁静的山上孤寂得只能听见鸟语叶落,到这样的火热喧哗,终究是年少心性的年轻人忍不住咧开嘴笑起来!

    这真是入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