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99、来吧,都来吧
    如果说赵倩会把一腔心事深埋心底,吴晓影肯定选择把事态最大化。

    不光是一直紧密跟随在石涧仁周围的战友,他协助过的伙伴,只要是石涧仁一路走来,对他有明确清晰认知的人,公共事务总监都想尽办法联系上了,利用春节这个几乎各行各业都会放假调休的时段,邀请到月亮湖来度假,顺便聚一下。

    很奇特,只要提到石涧仁,几乎没有人会犹豫迟疑,第一时间就答应下来了。

    石涧仁之前预言过自己离开个三五年,也许一年半载之后就逐渐会被淡忘,慢慢模糊掉自己的影子,现在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光是归咎于时间还不够长,好像有点太牵强了,有些人哪怕一顿饭的时间就会被忘记,从来不会在别人的生活轨迹里留下什么值得回忆的印记。

    所以石涧仁可能就是很难忘却的那个。

    似乎在这里的每个人,人生中都因为这个年轻人或多或少起了些变化,他们都明确的知晓如果没有这个人,自己的轨迹肯定会是另外的模样,是好是坏说不清楚,但绝对不一样。

    能影响别人到这种地步,也是没谁了。

    况且石涧仁还是个从不咄咄逼人,霸气侧漏的温和性格,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炫耀这一切,这也正暗合了那句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于是这会儿看向这边的目光就显得非常集中,而且都是带着感情的,不会有人嫉妒,也没人怨怼或者嘲讽。

    因为跳下车来的石涧仁看着太平常了,和儿子差不多的一件灰黑色旧绒衣,其实是在粤东重新考察那些外贸型生产企业时,顺手在厂门口买的什么抓绒套头衣,轻便保暖还吸汗,实在是户外旅游的必备佳品,但看着就很朴素啊,下面的速干多袋裤也是差不多来历,还有不少褶皱,脚上的运动鞋跟他的短发一样乱糟糟,这就是齐雪娇的手艺了,父子俩这半年来的头发都是她在处理,正骨她专业,这剃头嘛,始终是个二把刀的技术,石涧仁也不讲究。

    但就像丢丢有了气质上的变化,其实石涧仁也有。

    从闽南到粤东再到桂西滇南,这就是到热带跟紫外线强烈的地区去走了一圈,原本就黝黑的家伙现在更黑了,但身形比以前大家熟悉的那个办公室里的石涧仁又变得敏捷壮实了不少,浑身都像个精干的汉子,站在那就像根铁锥子似的硬朗,感觉没少餐风露宿的摔打,可没有憔悴,甚至有种比以前那个石正经更明亮的感觉,可这种明亮依旧附着在他的温润之上,从看到他第一眼,就仿佛从没远离过的那种温和亲近味道。。

    不过跟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一步之后的齐雪娇了,完全一样的服装穿着,同样也泛旧的感觉,可戴了顶棒球帽的石太太脸上就是有种水灵灵的笑意,身材苗条得甚至有点清秀,最主要还是从下车就忍俊不禁的退后点不跟石涧仁挤一块儿,有种让石涧仁站在所有人面前的捉弄。

    那是种什么感觉呢。

    哪怕以前不熟悉她的人,看了齐雪娇都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石涧仁的老婆就应该是这样儿的。”

    有种跟石涧仁似曾相识的沉静,却又有不一样的洒脱大气,稍微大大咧咧的那种,这跟所有人印象中缜密细致的石正经好像相通又有点互补,属于一看过去就知道是两口子,但仔细一看,两口子又各有各的神气。

    石涧仁就先认真的把所有在场者,起码自己目光所及能够辨认的面孔由远及近的看了一遭,确认这真不是个偶然的场景,说实话更像是两口子结婚的婚礼,以前没通知没请到的所有人都到了,连老王都站在任佳琳身边远远的对他招个手,距离其实有点远,最远那酒店大堂出来的园林景观小湖畔距离这边都有一两百米了,如果要说点什么在这样的开阔茶山里拿麦克风都不够。

    所以石涧仁也只是挥挥手示意感谢,然后当先朝那边去,从挺挺胸伸手的耿海燕开始,挨个儿握手过去,说话倒也简单得很:“欢迎欢迎……”“春节快乐……”“好久不见……”

    等他都起码走出去好几十米,齐雪娇才轻笑着悄悄跟上,双手揽住目光放在石涧仁背影上的耿海燕和纪若棠:“怎么样,除了想他之外,有没有半点想到我的?”

    回过头来的俩年轻姑娘对视,再看齐雪娇的时候已经都带着笑:“齐姐好……”“嫂子好……”

    起码面对这样的齐雪娇,很难有谁生得起愤恨的心思来,如沐春风的感受谁都会觉得舒坦,就连如耿海燕和纪若棠这样的心态,也得承认这样的齐雪娇是另一种让她们觉得舒服的坦诚明亮,和石涧仁不同的路数,结果却差不多。

    这时候石涧仁已经快走过栈桥了,好些人还跟着他一起走过去,似乎想靠得近些听他寒暄说些什么不同,更好奇其中一些从未见过的面孔,譬如王雪琴,这样一两年都很少联络的同伴也出现了。

    石涧仁有些惊讶吴晓影居然能联系上她,不过当初刚开始加入,吴晓影就跟石龙镇等地有工作关联,纪若棠回国后更是有去石龙镇祭奠过母亲,现在胡蓉梅站在王雪琴身边更是说明她俩还是保持往来:“雪琴现在已经调到省里面了,一听说能见到你和爱人,立刻就答应来看看。”

    王雪琴表情一点不像个体制内的干部,虽然看得出来有些岁月和操劳的痕迹出现在面相上,但整体气象是开朗的:“嗯!胡姐给我说你结婚了,我就一定想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姑娘,祝贺你!我看了就很喜欢……”

    哪怕没有介绍她的职位,光是看态度也知道是在走上坡路,石涧仁握手的时候忍不住拍了两下手背,王雪琴笑着拍他肩膀作为回应。

    唐建文跟高开明带着几位互联网公司的高管站在一起,更像个兵团方队:“不负你所托,元旦的时候已经把第一列货车开通到德国了,我们所有人在中亚好好的醉了一场,只有那时候纵情高歌我的祖国才会格外希望你也在现场。”

    石涧仁有伸手拥抱他们几个,这让之前的有点后悔也该拥抱下,不过石涧仁情绪没唐建文那么激动:“行百里者半九十,现在不过是刚起步,还有很多需要努力和奋斗的时刻,往前走,路还长……”

    难得没穿白大褂的高开明拥抱的时候嘟哝:“所以才要你随时来叮嘱嘛,什么时候回来?风景有什么好看,结婚度蜜月也不过就那么几天,有什么额意思嘛……”

    唐建文连忙想堵他的嘴,万乾用宽厚的身材帮忙了,忍住谈仁行天下的上市成绩,只能挤眉弄眼的笑着握手。

    赵倩没有半点地主之谊的积极主动,甚至都看不出来曾经去那深山里找寻等待过那么久,只是略带拘谨的站在父母背后,从任何角度看起来都只是像赵子夫的女儿,连跟石涧仁都没握手接触,只是点头笑笑示意后面的人。

    倪星澜也这样,轻笑得很平静,反倒是石涧仁都走过了,才想起什么的倒退半步问倪妈妈:“傅阿姨,我忽然想起来你能把上次那部电视剧剧本给我看一下么?”

    傅涵君赶紧点头,黄晓薇有点好奇这个剧本有什么用,石涧仁说自己感觉这位原型的故事似曾相识,跟某位失意的老人契合上了。

    总之等石涧仁站在杨秋林面前的时候,已经是大多数人之后了,丈母娘看看后面已经跟倪星澜她们都勾肩搭背在一起的女儿,终究给了女婿一个正面评价:“你啊……就是跟个猴子一样,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定下来?”

    石涧仁嘿嘿嘿,转头邀请已经汇集在整个酒店前方的朋友伙伴们:“既然偶遇不如相请,那我就借着月亮湖这场美景和表演,欢迎大家来这里度过一场别开生面的春节假期,也欢迎各位共同迎接这场美好盛世,我们先吃饭,真的,中午我们一家只是在高速路服务区吃了个泡面,饿了……先吃饭!”

    有人还以为他要讲点什么呢,然后就在王驊等人的带头下轰然叫好。

    石涧仁回头看了下自己老婆,齐雪娇心有灵犀的抬眼扬扬下巴,这货就知道自己去收拾自己了。

    连洪巧云都不得不承认:“有些默契好像跟文化体系真的没关联,齐小姐你跟阿仁的这种默契有点……玄妙哦。”

    齐雪娇不炫耀:“这场婚姻,其中有必然的功利性,我不是最优秀的,他也还远未做好要结婚的准备,但我想他最能打动我的恰恰是这点,以前我还没想好怎么形容我的感受,直到前些日子在某个古寺庙的墙上看见曲而不挠这个词,可以弯腰,但绝不屈服,这比那些刚而易折的人更能带来改变,特别是他这样一个外表谦和啥都不在意,其实内心执着至极的性格,假若一直坚持下去,那就是个燃烧至死的命运,所以我想我才是最适合他的妻子,这事儿姐妹几个就彻底的放下心来,交给我吧!”

    能跟心系丈夫的几位女性开诚布公说到这份儿上,她还真是石涧仁的贤内助。

    一直没吭声的赵倩听了那几个有点吃惊的字眼,不知道想什么,把视线扭开放得更远些,看茶海,看远山,还有远处的薄雾。

    纪若棠没看别处,看这漂亮豪华的山野酒店,默默的点下头,耿海燕沉声:“来都来了,只要为他好,什么都是值得的……”

    唯有倪星澜沉静的轻笑,低眉顺眼旁的啥也看不到。

    洪巧云赶紧让小艾把几位阿姨给招呼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