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98、看他起高楼 看他宴宾客
    三五岁看孩童,是不相面的,用行话来说就是六岁后方可相三岳,也就是看额、鼻、颏,现在主要是相神气,眼中的神采气色。

    不知道吴晓影有提前跟儿子谈过这事儿没,总之现在的丢丢已经颇有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气了,可能吴晓影那独立抚养的心思,多少还是有些对儿子补偿的心理,加上因为她的婚姻遭遇,让吴爸吴妈格外宠溺孩子,疼爱得厉害。

    不需要相面功夫,石涧仁都能清楚这孩子长此以往必然就废了,所以才主动给吴晓影说自己希望能带一段时间,这本来也是当初说好他要抚养引导孩子成人的责任。

    只是原本想在山里重温当年老头儿抚养自己的那些成长经历的,没想到现在有了变动,但依旧还是能行。

    虽然有点颠沛流离,但只有艰苦的条件才能磨练人的意志,齐雪娇显然也是很认同这个的。

    第一天一家三口的夜晚就是在海滩上睡帐篷,撕心裂肺的哭了好久却没人张罗的孩子在这样新奇的状态下还是睡了。

    但是从第二天一早开始,天不亮就从睡袋里拉出来开始顺着海边跑步,朦胧的睡眼中孩子还想撒娇,那狠心的后妈已经麻溜的把帐篷收了,只能坐在沙滩上吹风,哪怕是夏季,海边温差还是有点大,很快有点冷得哆嗦打冷颤的丢丢只能跟着当爹的跌跌撞撞开始跑步,最多两百米就跑不动,可石涧仁也够狠心,遥远的慢慢走着都要让孩子完成足足一千米。

    回到车边,齐雪娇已经把牛奶热上,平时挑三拣四的孩子二话不说仰着脖子喝了个干净,一滴都不剩。

    类似这样锤炼的流浪生活就开始了。

    几乎一直是顺着东部沿海南下到闽南、粤东,最后从桂西、滇南返回西部。

    这一走就是快半年,时间都翻年了。

    本来按照石涧仁和齐雪娇的计划,应该是沿着滇藏线进入藏区,然后再从北疆往着北方过去,这第一遭游历天下就应该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把整个中国沿着边疆走一圈,把最边缘却截然不同的各种状况都体会过了,总结梳理一番,第二阶段再开始挨着省深度游,等这部分完成了再考虑出国去。

    与此同时不多的每个月专栏文章都是小事,差不多提交了二十多篇建言,从优化火车票丢失处理方法这种屁大的小事,到卡片营销市场、老人艾滋病防范、社会办医机构的社会监督、自驾游对环境的影响这些乱七八糟的鬼晓得怎么会都出现在他研究内容里的项目,最后直到打造中华文化价值链、教育脱贫存在五重五轻倾向调整等大型项目都有,看得出来其中有些涉及到医疗卫生行业的课题肯定跟齐雪娇有关。

    杨武军都搞了个课题组来应对前秘书长的建言项目了,据说朱宏涛已经看出来石涧仁这一路的用心,特别支持配套工作的发展,放言给石涧仁几年的时间,就是要看他到底能累积出多少成果来。

    好像在石涧仁这里,就是流浪游历,都能出成绩。

    但约定好每周都要跟儿子通话的吴晓影还是央求已经到春节了,怎么都想跟孩子见一面,不光是她,外公外婆也格外想念孩子,毕竟老人家可能都有些精神支柱被带走的感觉,这种要求也不过分,两口子商量一下确实觉得可以碰个头,但也就是把孩子给家人看看,该带走还是得带走,所以稍微调整下路线,沿着滇南到月亮湖去,毕竟迄今为止两口子还挂着月亮湖茶山的股东身份,年底也该收账了,那边有打电话询问这春节了几位股东还是得聚一聚,该给撑面子的时候也不能少,这笔资金对月亮湖来说也不算少。

    那就几样事情集中在一起。

    大年二十八,下午大概四点过把皮卡车开到景区入口处的,远远的就能看见吴晓影和父母焦急的等在停车场,开车的齐雪娇还回头给后座的父子俩打了个响指。

    这俩居然在后面打坐!

    看见这辆亲自陪着去买的银灰色皮卡车转过山道来,吴爸就已经迫不及待了,最后几步甚至是跟在车旁边跑的,等车停稳,看见后排座下来的外孙,那老泪纵横真是一个字都不需要说,直接就能铺天盖地,吴妈更是小碎步差点没摔个五福临门,全靠女儿扶着。

    吴晓影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鼻子眼睛都是红的,但精致的妆容还是能保持,而且看母亲扑过去抱住丢丢的时候,她坚持着先等齐雪娇下车来,车一过来就看见驾驶座上的石太太了。

    齐雪娇本来以为没自己事儿的,看了她的表情,倒是笑眯眯的下来,很潇洒的做个美式军礼的二指禅动作,吴晓影强忍眼神想缠绕在儿子身上的冲动,尽量真诚:“谢谢了。”

    齐雪娇迎上笑:“应该说辛苦了,你知道带着这小皮猴,我们少了多少夫妻交流的机会!”

    吴晓影也笑了,目光神情都变得亲密:“气色好,真的没有辛苦的感觉,更加干练洒脱了,特别是身材保持得好……”

    这简直说到了齐雪娇的心坎儿上,得意的眨眨眼,不过没说话的拍拍吴晓影手臂,示意去陪陪孩子。

    当妈的现在才过去。

    实在是这时的吴间,已经带着一股跟半年前截然不同的气质。

    仅仅半年而已,下车看见外公外婆首先是鞠躬行礼也就罢了,那不过是外在动作,重点是浑身就是从一根豆芽菜,变成棵杉树苗的味道,挺拔了,结实了,隐隐还带着点处事不惊的那种石正经感觉,山里面的春节气温只有七八度,这孩子却穿着件半旧的开领绒衫挺直了胸膛站在那。

    才四岁半不到而已。

    就凭看见的第一眼,吴晓影恐怕就明白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所以先得真诚的感谢过齐雪娇来,但这会儿终于还是骄傲的站在儿子面前对视,好不容易从外公外婆热烈拥吻中摆脱出来的丢丢,好像也能读懂母亲眼里竭力控制的澎湃情绪,忽然咧开嘴笑着助跑两步,直接跳上吴晓影张开的手臂,然后当妈的眼泪立刻盈眶,用专业演员的水准才使劲忍住换成笑容,外公外婆又像有磁铁一样抱过去,吴爸倒是还来得及给后面下车的石涧仁说声辛苦了。

    石涧仁才不辛苦呢,慢悠悠的清理好不多的一点行李,主要带上笔记本电脑,齐雪娇还搭了两把手小声:“嗯,有点拿定主意了,这回春节我们就把地雷给埋了,算算时间差不多,最后那几个月我们也游荡到了北方,就在平京休整俩月生小石头,然后再继续后面的行程安排,啥都不耽误。”

    石涧仁瞥一眼车头那边的团聚四口笑:“有点眼热?”

    齐雪娇点头:“再说我也要算是大龄产妇了,没必要啰嗦,陪着小间这半年,现在再看吴姐这种感受,我确实觉得做好了迎接孩子的准备。”

    石涧仁一切听从指挥:“你决定了就行。”

    齐雪娇笑笑:“还是得老爷们儿苦干啊,我还是很相信你的成功几率哦。”

    石涧仁懒得怼她,拎东西走人。

    吴晓影哪怕抱着儿子,余光还是锁定这边的,这才给石涧仁颔首:“春节快乐,欢迎你回家来。”

    呃,不知道这台词她是不是准备过,又或者是发力过猛,反正表达的时候略微有些颤音,有失专业人员的水准。

    想想差不多五年前,也是春节的时候,两人在这里的那番不可描述的瓜葛,还真有点奇妙恍惚。

    特别是吴晓影抱着的儿子,现在仿佛就是个小石涧仁,从气质上比容貌更神似,所以她有点情绪波动可能也是正常的。

    石涧仁不考究回家的字眼,点头笑笑目光对孩子:“这时候应该能体谅妈妈的苦心了么?”

    丢丢原本紧抱母亲脖子的,犹豫着使劲抱抱松开就往地上溜:“妈妈辛苦了。”

    儿子普普通通一句,吴晓影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泪如雨下。

    石涧仁不沉浸在这种感情激动中,背着背包前进,大概又有一年多没来,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春节时分的游客应该比往日多,这点他们在各地游历的时候,现在接近春节也体会到了,仿佛自驾游已经是个很新潮的事情,春节期间时不时能看见开车旅游的家庭,虽然不多,但变化已经在萌生。

    齐雪娇背着包并肩,只是和丈夫对看一眼,好像就能知晓他这点感受,轻点头算是回应。

    吴晓影还是把儿子给了眼巴巴的外公外婆,追上几步介绍:“时间正好,春节期间表演项目已经经过了元旦节的市场检验,春节期间算是最终落成,今年五一节会作为全国重点媒介推广的项目,让整个月亮湖景区进入全国著名景点的行列。”

    石涧仁点点头不惊喜:“那就是另外一种生态模式了,这半年我们逛了大小六十多家景点,整理了一些相关的感受报告,回头给你和……这边旅游公司都协调下。”

    吴晓影还是没忍住的狡黠笑笑:“这当然是应该有专人来研究了,上车吧,过去酒店休息下吃过晚餐,正好看月亮湖声光实景演出。”

    齐雪娇似乎都有点听音辨别的能力了,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没说话。

    景区摆渡车前往酒店的路上,倒是能看出来现在整理出很多细节的修整,虽然景区入口的居民点招待所街道基本保持原样,但里面的各处已经越发符合一个规范化的景区,吴晓影也在沿途介绍,看得出来她是做了准备的。

    明明只有四岁多的丢丢,这时候却也能像个小大人似的坐在母亲旁边,居然有点老成持重的眼神,明显是在倾听。

    这种变化让目光一直在外孙身上的老两口喜不自禁。

    路还是那条路,度假酒店也还是那座酒店,但是从停下车开始,那条仿佛漂浮在茶海上方的回廊栈道上,就陆陆续续的站满了人,还有不少人从远处的酒店大堂出来。

    耿海燕、纪若棠她们就坐在栈道回廊的栏杆上,这不算很惊奇,庄成栋他们带着全家人也在,那也正常,远处倪星澜好像是母亲陪着,还有卢哲超在对这边挥手,甚至连杨秋林都在,这就有点出乎意料了,再有连孙临才和杨武军这样只是曾经和石涧仁工作往来的同事都能出现,甚至还有些让人意外的面孔,规模可见庞大。

    齐雪娇都飞快的给丈夫做了个眨巴眼的小表情。

    这都大团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