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95、官大钱多心转忧,落得自家头白早
    陶玉峰也很诧异:“前些天不是看你成了全国名人嘛,突然销声匿迹,又专门捣鼓这个去了?”

    石涧仁再次给他一个意想不到的回应:“没有,这事儿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只是我研究了大概二十多天的一个课题项目,撰写完调查报告,提出结论和解决方案,我就开始关注其他的了,现在正在了解地方扶贫资金的基层状况。”

    陶玉峰有老熟人的那种不客气:“老石!我们刚花了24个亿收购了客车总厂,你突然给我说要搞关停封闭,喂,在长途卧铺车上脉银瓢苍是道德问题,跟我们生产大巴车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最后你要我关停刚刚投资四千二百万的卧铺车生产线?你开什么玩笑啊!”

    石涧仁一点都不生气:“同一件事两方面看,你可以看成是我在断你的财路,也可以看成是领先同行业对手得到消息,不用再加大投资,可以另做准备,你想想,假若你先于所有人在这方面做好了设计调整,当这天真的来临时候,谁才是最大的获利者?”

    陶玉峰再嘲讽下:“你觉得你能把这事儿给翻个面儿?我跟你说,哪怕你作为电视节目主持人在全国多有名气,哪怕你作为商人,甚至是全国代表,这种事儿,呵呵,你知道是谁说了算么?我都不敢这么说。”

    石涧仁不针锋相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说得很清楚,这不是因噎废食,脉银瓢苍只是个调查诱因,问题还是在安全性,必须要用更好的运输方案来替代,这个替代方案没有也就罢了,但如果放在那里,总有些人知道存在,再然后某一天发生了某种所有人都不愿意发生的事儿,而且还是大事,在这个网络时代瞬间能引爆眼球,谁来背锅?转移注意力和最好的解决问题态度是什么?那时候仓促应对和惊慌失措的企业窘境,谁都不愿看到吧?”

    陶玉峰沉默几秒笑骂:“你啊……攻心为上狡诈如狐狸精,说的就是你,这个市场一年光国内销售就有三十多亿产值,随着国内高速公路迅猛建设发展,卧铺车可以说是方兴未艾,还是从美国灰狗学来的经验技术,我跟你说,我甚至还准备找你那帮人拍部电影,叫什么公路电影,下属公司一个策划描述的,我想想原话是什么……当太阳从视线中消失,星星和往常一样出现,我在你身旁蜷缩着入眠……哈哈哈,诗意吧,乘坐卧铺大巴车的美好感觉!”

    略带火药味的通话就变得嘻嘻哈哈起来,狐狸精嘲讽陶老板肉麻,陶老板关心石涧仁还有什么跟交通有关的项目,约定经常沟通联系,并且要石涧仁把他搞的这个内部建言发一份,他琢磨下到底有利可图在什么地方。

    挂了电话,齐雪娇已经娴熟的把电池板给抠下来:“我妈说要去通过手机基站查询我们在什么方位,我看还是要把反跟踪流程运行起来。”

    石涧仁翻看地图确认今晚的落脚点:“就前面那个村子吧,据说是有个古街道景点,那估计就有比较好的住宿条件,比昨天那好得多。”

    说起这个齐雪娇忍不住又想把丈夫打一顿,因为搞完长途卧铺车这个调查项目以后,其实两口子真是自由自在的到处游荡,那种完全没有目的地,随心所欲到处旅游的感觉让她简直随时都想开心的尖叫,昨天晚上还露营了,荒山野岭的比在破庙还刺激,这大白天的提起来就脸红。

    所以还是要提意见:“买个车,我们不一定都能有地方住,而且你不觉得很多时候步行辗转消耗浪费的时间太多了,我俩都不是怕走路的,但效率有点低,特别是上前天,你想想上前天那家旅社,有时候自己有个车起码选择多得多。”

    说起上前天那又是一腔血泪史,前军医和前棒棒在某个乡镇确实没有找到交通工具可以继续转移,只好入住了一家当地仅有的交通旅社,卫生条件很差的那种,结果居然有虱子,还把齐雪娇给咬了,所以昨天晚上住野外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买了消毒药水把两口子闷在帐篷里杀虫,结果演变成了另一场战斗。

    石涧仁并不抗拒的答应下来,两口子这样一路行来本来就没有任何限定,非要怎么怎么的,只是前段时间总是在从这里到那里的坐长途大巴车体会,当然不需要自己有车,其实以前他设想自己的走天下,也应该是开车的:“好,只要接着到了什么城市能买车就买,我想买个皮卡。”主要是上回在那无人区,邵家明的皮卡车给了石涧仁很好的印象,越野性能好,能装还皮实,反正自己两口子又没个外人,关键是还都不讲究。

    齐雪娇确实不讲究,喜笑颜开的答应下来,就关心晚上吃什么了。

    要说能跟爱人这样毫无拘束的走天下,没有时间限制也花不了多少钱的同时,让齐雪娇最开心的就是可以吃很多各地特色美食,关键是还不容易胖,因为旅途总是比较辛苦的,一日三餐也就晚餐尽量能保证讲究口味,另外两顿严格保证热量摄入就好,这个环节上前军医很有发言权的。

    其实顺着之前高速公路卧铺车的方向,那时能接触到的车辆大多都是朝着沿海发达地区走的,现在两人已经抵达了江浙地区,今天抵达的是个水乡,小桥流水的那种江南景点也不过是县级的,当地居民都住在古镇里,游客很少,所以两口子背着包没有选择附近新县城里面的酒店,而是住在了古镇里的民宿里,这里就看得出来江南地区的富庶,家家户户经济条件都好了很多,反正民宿的条件远超石涧仁的见识,特别是那种集成化的卫生间,明显是整体设计制作好以后,送进老木头房子里面搭建的,非常紧凑漂亮和实用,这让他忍不住用手机拍照记录下来,想推荐给纪若棠的度假酒店里,以前月亮湖最早的酒店就是在这块儿的解决上没达到这种高度。

    齐雪娇还以为他来卫生间偷拍自己呢,嗔笑着给他一个回旋踢,却泄露了更多的风景,拽着丈夫的耳朵出去,让他给自己把头发细细吹干之后,才下楼吃饭,当地居民自己做的家常菜,态度也非常和善,这都让石涧仁拿了小本儿记录下来,为什么别人的古镇营运如此和谐,为什么之前在某些地方景点感受到的就是坑蒙拐骗,这都是值得思考的东西,一味推卸责任到老百姓的道德问题,或者当地政府不作为,显然有失偏颇,最重要的还是得分析找到解决方案。

    石太太主要是负责吃,当然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照顾好丈夫的衣食住行,思考的事儿就不用她太费心了,兴高采烈的把三菜一汤摆了好几个花样,碗筷都放在石涧仁手边,才慎重其事的坐下来,伸脖子看丈夫写什么,石涧仁赶紧收尾免得她等着了,结果电话却响起来。

    齐雪娇还埋怨:“不是叫你关了电话收了电池么,我妈现在能锁定我们方位了,要是到什么地方等着,那多没趣?还有吃饭了,打什么电话,刚才店家阿姨就说了这种鱼端上来就讲究个火候,凉了影响口味,赶紧的!”

    石涧仁看这牙尖舌利的平京妞,不知怎么就是喜欢得不行,还不惜浪费时间的腆着脸突然搂了老婆脖子给亲一口,才去接电话。

    被袭击的这位笑得脸上跟朵向日葵似的,但嘴上不好听:“也不认真点,口水都沾脸上了,我刚涂了精华素!”

    电话是吴晓影打过来的,满带夸张的惊喜:“哎哟喂,你终于把手机开机了,是从山里面出来还是怎么着?”

    石涧仁抱歉:“不是不是,我们现在暂时已经没有住在那里了。”

    吴晓影就是说这事儿的:“时间差不多了,问问你是接了孩子去呢,还是我要把孩子送幼儿园了,本来还想把孩子带到山里面去找你呢,顺便也算是避避暑,今年江州可算太热,事情多得又没法离开。”

    石涧仁是真相信齐雪娇不是个恶毒的后妈:“那我去接孩子吧,三岁多四岁的年纪,我觉得正是塑造性格世界观的时候,但我们这边的生活条件有点艰苦,你有点心理准备啊。”齐雪娇听了猜到是什么内容,给他做个鬼脸,还用筷子做鞭挞状,看来是要恐吓小朋友的。

    吴晓影大包大揽:“你带孩子我放心,那我就让我爸妈把丢丢送到湘南省去?具体位置在哪,我不想亲手送走,那感觉太难受了。”

    石涧仁笑:“总要送出门吧,我们在江浙……”

    吴晓影惊喜:“江浙?哪里?哪里?我爸妈就是带了丢丢回江浙去避暑啊,缘分,这就是缘分啊……”

    石涧仁也觉得是缘分,问清楚了方位,其实就隔着两三百公里外的另一个县,答应明天后天内晃悠过去接孩子。

    齐雪娇看石涧仁挂了电话,才叹口气:“二人世界到此结束了……”但说了又眉飞色舞:“提前感受下,如果觉得还行,那我们就开始准备考虑破坏计划生育的事情了?”

    她其实年龄不算小了,为啥比石涧仁还在乎计划生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