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87、如果,如果你愿意
    两个月,恐怕也只有赵倩这样本来就闲云野鹤的人,才有时间机会去那个缥缈的地方找那个人。

    其他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也好,这种忙碌似乎能冲淡一切情绪,仿佛可以验证时间能改变一切的谚语。

    吴晓影第一时间陪同曾凯仪去了趟美国,因为唐建文回到江州重新梳理大局的时候,当然跟这位他其实没有接触过的投资总监有了场深入交流,石涧仁分别跟两位的坦诚沟通这时候仿佛能无缝对接,曾凯仪迅速抓住当下工作重心,唐建文得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铁路西进的工作中去,因为接下来涉及到的跨境边贸都是不是曾凯仪擅长的专业内容,更重要的是她确实在试着不动用自己的特殊关系,不从政府层面协助唐建文来干这件事,就是要唐建文的整个团队自己切实艰难的去运转。

    和石涧仁总结的差不多,不光是曾凯仪这样的阶层有特权意识,就算是唐建文的团队成员恐怕也比较习惯于规则之外的好处,这甚至已经是国内很多人的共性,中国人习惯于走关系,习惯于弯道超车的走捷径,依靠投机钻营而不是在产品项目本身上下功夫,所以石涧仁这么突然的一走,唐建文顺势也就把所有可以串联关系的途径放弃了,既然石涧仁已经发动了那列火车,剩下的他真要拼了老命一般绝不再选择去依附于谁,如果这个时候再把大唐网捆绑到什么特殊阶层身上,唐建文恐怕觉得自己都无法面对石涧仁了。

    所以只有斩断了所有可以投机取巧的思路,整个团队内才开始把一切自己能做的努力挖掘到极致!

    嗯,简单的形容就是一群除了高考没有任何途径能改变命运的农家学生,认清现实以后比谁都更努力,大唐网的营销团队和业务衔接部门在唐建文一场又一场内部会议跟鼓动之后,疯狂的开始冲击。

    所以能在两个月左右就督促各方把这测试货列发运出来,据说连铁路部门的人都觉得有些诧异,感觉对接的这帮孙子一个个都像牛皮糖一样,盯着每个环节往前进。

    只要在前进,那就一定会抵达终点,哪怕不停的在期间划分出一个个阶段性的终点,等到这列货车正式开通的时候,庄成栋作陪江州市领导剪彩,唐建文像个无名间谍一样默默的带着一帮人已经到了北疆跨境地区,钟梅梅的海外团队早就驻扎在中亚几个国家等着会师了,那边还有一系列的国家之间谈判。

    所以这两个月,曾凯仪接过了收购短博客网的工作,相比万乾和唐建文,在美股市场来做这样的工作,那才是她的本行,所以带了吴晓影和法务部的人组成小团队去了美国,公共事务总监主要是担任形象交际工作,她应付点日常英语还是没问题的,但这一次全程和各种外国人打交道,终于刺激了吴晓影,回国以后在整个公司内部上下推动了一场学英语的狂潮,连耿海燕都被拉着参与了。

    当然,曾凯仪出动的结果就是动用她身为四大审计事务集团区域合伙人的身份完美收购了短博客网,这家刚运行不到两年的小网站母公司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这个公司内小板块还没发展到可以分拆独立上市的地步,所以由安排的美方公司来收购显得很习以为常,但是比当初唐建文预计的低不少,甚至有点掉曾凯仪的份儿,两百万美元也就是一千多万人民币的收购价格在美国互联网市场上就是个小小的浪花,标准被市场淘汰的败军之将收购垃圾价位。

    当然收购方是挂着美国毫不起眼的头衔,收购以后迅速转移分割资产,平京成立的新互联网公司最后归属到了傅涵君的名下,之前很少有人能知道这是倪星澜的妈妈,但哪怕明年那部她主演的电影打响了名声,那时候事态稳定已经无所谓了。

    一切都跟当初约定的那样,这笔收购资金倪星澜掏了大半获得百分之三十九的大股东,高开明和唐建文获得百分之四十一的技术入股,其他百分之二十曾凯仪分了一半,柳清吴晓影等人的零碎股份能保证随时技术大股东随时能控股,反正倪星澜又是看都不看就在文件上签字,倒是把傅涵君搞得有些紧张,请了好几位律师悄悄的审核,也看不出来所以然,因为律师很难清楚这家在美国买卖的中国互联网站到底能值多少钱。

    最清楚最明白这份价值的高开明也去了美国,但是他做的事情是去参加苹果公司的一次程序员大会,因为那款手机发布了,正如绝大部分程序员和硅谷设计师们意料的那样,他们心目中的那位大师带来了一款革命性的产品,瞬间在美国市场引爆了触屏手机销售狂潮。

    其实平心而论,石涧仁在四五年前就接触到了类似的手机,不过他对这种新事物唯一的喜好就是可以在上面看书,虽然有种直觉般的期待,但他跟唐建文都从未对这个陌生的产业投入过参与的想法,唯有高开明现在愈发坚定的要把大唐网的未来押在这上面,所以他作为已经获得苹果商店认证的软件供应商之一,要去再深入了解这个方向。

    这两队人前往美国都没有带上万乾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就在一个月不到的时候,政府果然发出了允许影视传媒行业进入股市的文件,曾凯仪参与仁行天下这边开了一次扩大讨论会,笑言自己不会插手这件算是事先内幕消息的上市举措,不然要被石涧仁那贱人给嘲讽,所以只从技术上提出些指导以后就真的一点都不参与。

    所以同样笑称自己打赌输了,未来会加入整个团队给曾凯仪当副手的万乾得把所有精力投入到这起上市运作中来。

    耿海燕和纪若棠都是引领着上千员工的企业管理者,每天都要把时间划分成长短不一的安排来工作,更不可能耗费十天半月的去找人。

    柳清则负担起了所有人大后方的支援工作,把所有人进出国的各项事务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甚至连丢丢都有安排人协助吴爸吴妈照顾。

    这时候,好像大家才慢慢的察觉出一个事实。

    石涧仁仿佛从来没有做过关于企业该如何做的方向性决定,他只是恰到好处的“刚刚”把那个人放到了那个岗位上。

    当年决定做奶茶店的是耿海燕,虽然早期送货、做盒饭的生意是石涧仁捣鼓的,但显然相比之下那只是为了生存的权宜之计,或者说是为了培养引导耿海燕敢于自己做决定的练习题,所以后来成立奶茶店到食品公司的转换方向,几乎所有的大决定都是耿海燕自己做的,甚至连其中那个院线连锁店都是任佳琳决定掏钱给林岳娜建立起来的,石涧仁只是旁观。

    洪巧云所有的决定不用说了,她的主观控制力本来就强,而纪若棠从小也被刻意的在培养这种决策力,所以这两位更没让石涧仁做过大决定,最多辅助给她们提了点什么意见,连庄成栋和赵子夫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们自己捣鼓的。

    唐建文自己决定捣鼓大唐网;

    高开明自己决定把技术创新方向放在了手机上;

    钟梅梅自己决定投入海外事务;

    杜文婷自己决定网上营销;

    连柳清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了独当一面,整个物业公司与其说是搞地产的,不如说是个巨大的后勤保障团队,在给各家发展企业做后补支撑,这种放大版的大堂经理或者说秘书长工作,现在她无意中做得娴熟应手。

    真正被石涧仁安排了工作方向的可能只有杨德光,可显然杨德光选老婆这件事总归是他自己选的。

    也就是说曾经大家以为离了石涧仁就不行的局面,实际上在他走了以后,各个环节都能自主运转,没有任何影响。

    所有的企业之间就像一架巨大的机器,相当稳定的自主运转起来了。

    这让时不时会抽空在食堂一起吃饭的高层们有点吃惊,笑谈中就把这个事情总结出来了。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句老话是很有道理的。

    喜欢抱怨谩骂发泄沮丧情绪的人周围附和的都是差不多货色,积极豁达奋进拼争的那些人慢慢的也会走到一起,阴鹜狠毒的枭雄身边也尽是居心叵测的家伙,热情阳光的人周围大多乐呵呵的比较多,石涧仁好像沧海遗珠似的一粒粒捡到一起来的人,自然不会有“灵机一动”觉得原来自己才是最棒的,那个贱人啥都不会的思路,卞锦林笑称石涧仁应该就是搭建机器的那个人,满手油污的把整台机器组装好以后,自然要找个地方歇歇脚洗个手抽根烟休息下的说法,还能换取大家一片揶揄的笑声。

    柳清也笑:“那你的意思就是他迟早还是会回来的?”

    卞锦林有信心:“我相信仁总会回来,毕竟这里是他一手组装出来的。”

    耿海燕愈发沉稳的回忆:“以前他好像说过,他这种人是分能谋和善断,他是偏向后者的,但其实很多判断的时候他也没有过分影响我们的决定,只是大概的提出些建议,重点还是自己怎么做?”

    纪若棠要冷傲些:“不能只看到自己怎么做,得想到他其实已经从行为思想上尽量影响了决策者,那么决定判断的时候,已经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了,说到底这还是种培养,他养成了一个个管理者,现在当然可以拍拍手跑了,我倒是不看好他会回来。”

    尽量放平架子,甚至不穿着那些高定名牌服饰的曾凯仪对这个年轻的小总裁多看两眼,应该觉得挺聪慧过人有点欣赏吧。

    吴晓影快速的收拾起桌面上的餐具用英语询问赵子夫:“您女儿不是去找他了么,找到了方位没,我还要争取把丢丢送过去进行艰苦教育呢,现在越发的觉得孩子在家庭环境较好的状况下成长,简直就是溺爱。”

    这可是当初纪若棠教给石涧仁的学外语窍门,现在赵子夫都能结结巴巴的跟上英语回应了:“应该……快了,据说在镇子上有人看见过他们,我给打个电话问问……”

    所有人的耳朵都好奇的支起来,这年头想隐居,哪有那么容易。接通电话的赵倩可能没想到父亲周围有那么多人,稍微迟疑下就笑着说找到了。

    然后立刻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又敲桌子又敲碗盘的欢呼声,才察觉做了错事,连忙挂掉电话,满是忧伤的回头张望。

    登上前往县城的面包车,离开小镇已经有一两个小时了,他们已经回家了吧?

    层峦叠嶂的山区早就看不到远处的影子了,光是这么想想,姑娘眼底之前一直能够控制住的泪花,现在就无声的奔涌而出了。

    今生今世,恐难忘记,特别在落泪而湿润的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