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86、撑在板凳上,手指有点白
    齐雪娇反正是立刻笑得前仰后翻了,好像看见丈夫这些小女朋友出现,反而能让她的情绪瞬间得到释放,站在小镇的石板路街头哈哈大笑。

    赵倩反正还是那副有点夸张的小心翼翼,带着童养媳没地位的那种可怜兮兮走近些:“我们在这附近做纪录片拍摄选题,顺便也给社科院做些人文调查……”

    她的同伴大概有四五个人,男女都有,年纪也差不多,一个个更目瞪口呆:“啊?老赵你真的在这里有亲戚……”

    还有个虎头虎脑的姑娘跳过来凑近了观察齐雪娇和石涧仁:“这位怎么看起来有点面熟呢,小姐姐气质很好哦,有没有兴趣给我们做个人物专访,一看您就不是本地人,为什么会到这样的穷乡僻壤来生活呢,支教还是做公益慈善,又或者别的原因……”

    总之就是噼里啪啦的,齐雪娇看着这比自己小肯定十来岁的姑娘,只能使劲忍住笑摇头推给石涧仁:“问他,我丈夫……”

    赵倩确实是伙伴们口中的老赵,不光是年龄可能大点,看起来资历跟经验也是最好的,但哪怕相当随意的用一张手帕在脑后扎住,身上深蓝色的防水冲锋衣多袋裤都完全掩盖了女性特征,再加上黑框眼镜和有点不修边幅的混乱发丝,还是得说是个拥有浓厚艺术气质的独特美女吧。

    石涧仁有种天涯海角都能被抓住的感觉,使劲揉了揉眉心:“你……情况都知道了?”

    赵倩表情变得明媚,使劲点头,还对齐雪娇点头:“祝贺你们了!”

    齐雪娇客气:“同喜同喜……哦,要不干脆我带这几位去喝茶,你们聊聊?”她才是最明白赵倩背后隐藏什么面目吧?

    不过没想到的是赵倩摇手:“不用不用,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我跟着一起拍拍纪录片就行了,要是能到你们家去拍拍那就更好了。”

    没等石涧仁回答,齐雪娇已经伸手把赵倩揽过去:“好啊,不过我们要步行几个小时,你们这些娇滴滴的年轻人未见得能承受劳累哦。”

    赵倩的伙伴们嘻嘻哈哈说那就把所有工作都交给赵倩去完成好了,他们还是宁愿在这街头懒散的坐坐茶馆拍拍风土人情,可不要步行几小时去看赵倩的亲戚。

    但这时候石涧仁分明觉得其中有两个肯定已经认出自己来了,毕竟无论是自己在电视节目上的抛头露面,还是赵倩在图文博客上闹的那一出,能瞒过绝大部分网友,这姑娘周围的伙伴肯定能辨认出她来,或者说赵倩根本就没有在那份博客里面隐藏她自己,虽然没有贴出几张跟她自己有关的外表照片,但只要认识她的人,一定能看出来月亮湖、她经手的山寨改造、她打造的民俗文化博物馆、她的那些留学经历、社科院工作内容,全都真真实实的展现在网络上,除了没说她自己的真实姓名,但只要认识她的,哪怕从早期石涧仁发博客里面那张奶茶店的照片里,也能辨认出这位流星般红极几天,然后又消失无踪的“紫霞”就是赵倩吧。

    因为那两个伙伴不停的把目光在石涧仁和齐雪娇身上转悠,不过面相还算忠厚,也没有什么坏心眼,所以石涧仁干脆主动出击:“非常高兴认识各位,我就是以前做节目见仁见智那个石涧仁,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我没,几个月前在博客上被骂得很厉害的那个,今天能够在这么偏远的地反跟大家偶遇,也算是缘分,所以中午我请大家吃个饭,这里很有特色的酸肉不知道你们吃过没。”

    几个年轻人立刻有些惊叹,有种看见影视明星的激动,还想一起合影!

    反而是其中那俩女同伴证实了石涧仁的身份,立刻挤眉弄眼的给赵倩做表情,没曾想这姑娘冷静得很:“对吧,看见了吧,真人真的不帅,这是嫂子,来,我给你们也介绍下,这是我们拍摄纪录片联盟的合作伙伴,大家都是通过兴趣小组从网络上逐渐熟悉联络起来的……”

    齐雪娇又觉得自己跟年轻人有代沟了,但对石涧仁说的酸肉更感兴趣,都流口水了:“坐下说,坐下再说,你看看我现在都多瘦了,对!先去找面镜子来看看,你知道哪里有镜子不,其实我这才是第二次来镇上,不熟……”

    赵倩立刻笑着挽了齐雪娇去找服装店了,反而留下石涧仁只好接待她的伙伴,就在旁边的食店吧,招呼端几个特色菜肴来,结果几个伙伴说他们已经在这小镇上啰里啰嗦的呆了一周半,啥土特产都吃过了,还是喝茶采访吧,现在都明白原来赵倩就是在等着跟他们夫妇俩碰头了,他们看起来也是做惯了这种人物或者风土人情记录拍摄的,三下五除二就在餐馆边搭起云台和照明灯,还有个姑娘拿反光板之前给石涧仁戴上小麦克风,幸好石涧仁这几年做节目,也习惯这种场合了,不过没化妆。

    其实年轻人们对石涧仁非常尊重,毕竟之前在网上展现出来的那种被污蔑又澄清的形象太让人印象深刻了,男性好奇石涧仁在这个山区做什么,俩女孩儿遮遮掩掩的打听八卦,嫂子好漂亮,好有气质,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比倪星澜还抢了先手。

    石涧仁态度很好的笑着解释下自己其实就是从这片山里出去的,结婚以后就辞去所有的社会职务,选择回来住段时间,结果这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有自己的理解:“啊!你是要在这里修炼么?”

    石涧仁只能笑说自己算是磨砺心志。

    年轻人们还是能理解,他们也经常在艰苦的环境下拍片啊,也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和爱好啊,虽然很多人都不太理解纪录片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他们自己还是很有使命感的,还问石老师悟出来什么东西没。

    石涧仁听得忽然有种明悟,从下山伊始,他一直对现如今社会的人文意识有些悲观或者说危机感,所以才不停的在各种层面推进影响,甚至还充满了些失望或者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但其实社会变革不就如同江州旁边那条浩浩荡荡的大江么,虽然会有弯道激流甚至泛滥成灾,但总是在坚定的朝着入海口前进,只要社会安定富强,人文意识的沉淀也总会朝着向往的那些美好前进,就像眼前这些新生代一样,甚至有种自发的优胜劣汰,不需要那么着急。

    新的思想在萌芽,人类心灵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会促生这种自然进化,这种变革是生生不息的,现如今的这个当口上,与其说是危机,不如说是转型,一切都如万事万物那样在变化,有心人要做的就是尽力推动这种转型的方向,而不是变革那样来得蛮横无礼。

    也许之前真的是有些太过忙碌跟紧迫了,没有现在这样静下心来反思,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很多着眼点都放在了高处,习惯于高瞻远瞩的看事儿,就没那么平凡接地气了。

    那不就是忘记自己还是个草根的初衷了?

    所以石涧仁颇为高兴的招呼店家还是端点山里面的酸酒来,结果这时又听见柜子上电视机里的新闻简短描述一列四十节车厢的货车,从江州启动发运到北疆省那边境口岸去,新闻里说的这是江州决定向中亚各国出口贸易当地产装修原材料的出口贸易举措,这列货车主要是测试整个线路的可行性,几十秒的新闻,说得轻描淡写,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商业行为,应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可能都意识不到这背后带来的是什么。

    而意识到的人恐怕都已经站在这个社会的高处了。

    石涧仁反而没有抬头看,西进的车轮已经开始徐徐滚动,他相信这不过是个开始,既然自己已经推动了,那就应该功成身退,起码这个阶段不应该再搀和了,因为无论是从专业性还是未来涉及到的层面、博弈那都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赵倩回来的时候也是副不搀和的模样,笑容一直挂在脸上,现在以茶代酒的恭喜齐雪娇瘦身成功。

    齐雪娇是真高兴,拉着赵倩说待会儿跟自己回山上,展示自己的自然修身大法。

    结果这会儿的赵倩居然说自己也就能陪着吃顿午饭,下午尽快一起返回县里,差不多该返回黔东南,她还要到平京去交付些工作呢。

    她的伙伴们现在都知道她跟石涧仁的情路历史,还起哄。

    搞得当地人不少头好奇的侧目这些城里人。

    齐雪娇那叫一个眉飞色舞,给石涧仁炫耀刚才赵倩给自己单独拍了两张照片,回头发邮件给她,简直神清气爽的身材自信,得意这些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了一些,但饮食健康,锻炼得当,值得!

    所以她也要了点酸酒来陪着年轻人们一起喝,那种挥洒自如的大姐姐风范让赵倩的小伙伴们很入迷,以至于把采访也扩展到她身上。

    这一忙碌,基本上就是一上午了。

    不过看他们一起吃过饭还流连忘返的,赵倩干脆直接撵人了:“你们不回去收拾东西?不去镇公所门口联系面包车?还杵在这里干嘛?”

    几个小伙伴才嬉闹着吐吐舌头跟他们眼中的石正经大明星告别,跟有着独特魅力的漂亮大姐姐告别,齐雪娇还起身送到门口了。

    这一回赵倩没有抓住齐雪娇离开的机会就马上开展地下工作,而是双手撑在木头长凳上等齐雪娇回来,那边故意耽搁一阵,她就默默的一直看着石涧仁,眼里和嘴角都带着点笑意。

    石涧仁回看,能读懂那眼里的平静,但更能看出其中深切的眷恋,对这姑娘动不动变身化妖有点怵,所以保持表情有点防备,赵倩就继续看,还轻轻的摇晃那有点耸起来的肩头,轻松自在。

    齐雪娇都磨磨蹭蹭的还顺便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看见的就是这副模样:“咦,以前你不是很能,还特别把我支开么,现在怎么不抓紧机会了。”石涧仁还在电视台当副台长的时候,她可是亲眼见证过这位不顾一切都要小三上位的模样。

    赵倩仰头对她展开个更清新的笑容:“这会儿你们结婚了嘛,我很明白这时候应该把感情放在心里,而不是成为我们之间的困扰。”

    齐雪娇还做个鬼脸,把自己面前杯子里剩下的酸酒一口闷了:“哦,你这认识绝对比江州那几位要来得好很多,我跟你说我们到这里来,除了不想让人觉得是他捞什么好处,就是想要躲避下那几位了。”

    赵倩还是轻笑,连脸上的黑框眼镜都没有摘下来:“我来,其实也就是听爸爸说你们已经回了这里,就想来看看你们,只要你们结婚以后的生活过得幸福美满,我就快乐了。”

    齐雪娇大度:“我还是那意思,邀请你到我们那破庙去住几天,大不了回头让他或者我们一起送你到县城嘛,我还没去过县城里面呢。”

    赵倩笑着摇头:“不了,我想把机会留到下一次,还欢迎吧?”

    齐雪娇点头大包大揽:“随时来!随时欢迎,到了镇上……怎么问路来着?山神庙对吧,就在那边山上,隔着三个山头呢。”

    石涧仁除了点点头,全程都不需要他插话,虽然对赵倩这种态度很认可,但分明是跟着妻子去转了一圈之后就改变的吧。

    到底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