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85、面朝大山,花开春暖
    站在石涧仁的角度,隐居就是回归自己安于清贫的生活方式,能够锤炼自己不为外界的物质诱惑而动,这跟当年老头子的避世而居还是有区别的,当然齐雪娇明白,这也许会持续几年时间的销声匿迹生活,更来自于这场突然的婚姻。

    甚至可以说石涧仁把他自己几年来所有的个人努力都换做了这场婚姻,所有的财富,所有的声望,所有的社会资源都放弃了,如果不是还留下那么大的产业在持续前进,甚至可以认为石涧仁下山六七年的一切都化成了泡影,那么这场婚姻到底值不值?

    就跟爱情往往是盲目的一样,婚姻也没有值不值一说。

    冷暖自知。

    齐雪娇也从来没跟石涧仁分析过这事儿,但明显这种沉静下来的内心,还是会思考这个问题,从第二天在一片纷繁的鸟叫声中醒来,两人颇有些山野村夫一般的婚姻生活开始了。

    好像在江州那几天是结婚度蜜月,现在才是真正的生活。

    有了网络,之前石涧仁设想过的生活就简单了很多,夫妻俩心照不宣的不会跟外界有任何主动联系,甚至连金钱往来都没有,也没有繁琐的计划,先慢慢适应习惯这种生活再考虑要不要长待下去。

    所以石涧仁首先是带着齐雪娇开始在周边爬山游玩,抓鱼、挖山参、到最高的山峰去看日落日出,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恐怕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两口子颇为狼狈的躲在山洞里看着外面大雨倾盆,才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很容易就能感觉到这世上纷纷扰扰的那些东西都是障眼法,恐怕只有夫妻举案齐眉,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特别这种能相互陪伴的幸福,试问有多少人能遇见可以陪着自己从荣华富贵回到清贫中的伴侣。

    就凭这点,石涧仁基本上就是成天乐呵呵了。

    节奏仿佛一下就慢下来,但不问世事的时间却过得飞快。

    真有种山中一日转瞬过,世上繁华已千年的味道,等到两口子第一次下山到小镇上,都已经是快两个月以后了!

    夏季还是有好处,衣衫单薄不厚重,两人从江州过来的时候各自只带了几身内衣和两三套外面的t恤长短裤,齐雪娇更是只多带了两条连身家居裙就作为长期在破庙周围晃悠的主力穿着,哪怕石涧仁已经很有棒棒特色的大多数时候光膀子省衣服,但现在多少还是发现有点磨损过度,估计是齐雪娇洗衣服的时候有点狠,而没得换的鞋子肯定得稍微补充下,日用品也少不了,油米也要买,起码现在可不是适合种水稻的时候,虽然石涧仁准备把有两块田给重新打理出来,但那都是两三个月后才能看见成效的事情。

    所以难得重新穿回比较正式的t恤长裤状态,还都有点不习惯了,齐雪娇惊喜:“瘦了!你看我的腰,你看……我这腰部肌肉都有马甲线了,裤子提上来腰上都是空的,今天一定要记得称一下,哦,对,还有要好好照下镜子!”那是,每天爬山上坡,种菜担水,最主要是没了各种零嘴美食啊。

    说起来真是可怜得要命,破庙里面以前两个男人是肯定没镜子的,所以石涧仁到现在也很少有这个习惯,可女人不同啊,齐雪娇只能守着自己包里那二指宽的化妆小圆镜,脸上勉强能看个周全,但身材比例成天都是听丈夫无耻的吹捧,现在已经完全不相信他的主观感受了,一定要自己看看。

    当然她也知道要丈夫搬一块半人高的镜子回山上来是个不太现实的事情。

    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了,因为根据石涧仁的测算今天是镇上的赶集日,周围所有的农户还有不常来镇上的游摊都会来集中,所以这样下一次山的性价比是最高的,而最大的好消息就是两口子不用按照之前的打算肩挑背扛野山参之类的特产去换钱,因为差不多每周才有一次上网看看讯息邮件的时候,石涧仁居然惊喜的发现自己有个营生。

    贾崇圣当初邀请他给某家大型刊物写专栏,石涧仁登上网就看见那边编辑在催促他怎么还没交上这个月的稿子,如果最近太忙,他们就只有从石涧仁以前的公开言论中帮他润色操持一篇文章来了,石涧仁简直喜出望外的在二十分钟里写了篇一千五百字山野游记,邀请齐雪娇来打字输入,算是两口子共同完成的业绩,一个月三千块就到手了。

    这简直是个意外惊喜,哪怕以前在大都市里面都不太会在意的两三千块收入,现在放到山野生活中来,就是笔巨大财富了,他们必需的那点生活物资才多少钱?最主要是可以完全避免了经济关系的操劳,一个月只需要花费那么丁点时间就解决了基本油米问题,齐雪娇都边打字边哈哈笑,还时不时的自作主张修改石涧仁的文字,这点她跟柳清的秘书风范完全不同。

    所以下山的两口子能轻装上阵,石涧仁扛了根扁担,齐雪娇背了个空的竹编背篓,这也是这俩月石涧仁难得做出来的成品,撇开穿着上的那点城里款式,两口子已经很接近山里人了。

    石涧仁自然是驾轻就熟,一路行来还能采点野果子路上吃着玩,但齐雪娇尝过觉得牙都要酸掉了就却之不恭,只是一路上掰着手指盘算今天到底要买些什么东西,还居然担心镇上的小储蓄所是不是能跨区取钱了。

    哪怕是下山,因为晨间露水较多反而有点湿滑,还好齐雪娇也不需要丈夫背扶,全程很有拉练行军风格的沉稳,但还是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抵达镇上,果然如石涧仁所说,之前颇为冷清的小镇或者说场镇已经热闹非凡了,多的是周边散居的农户过来赶集做买卖。

    可能女人天生就对逛街感兴趣,哪怕在山上修身养性了俩个月,齐雪娇还是不由自主的就兴奋起来,拉着石涧仁开始在这种全国最基础一级的集市上乱窜:“好像我们还有几百块现金吧,先买点,买身运动服……不,可能迷彩服更划算些,吃点那个,那是什么,我们还没吃早饭呢!”

    以往哪怕逛奢侈品店也能保持不动声色的姑娘现在十足的村姑风格,这得是多么艰苦的生活才能把个妩媚英气的姑娘活生生逼成这样啊。

    石涧仁也没觉得多愧疚,笑嘻嘻的跟在后面到处看,相比对人生应有尽有,恹恹的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显然这种热爱生活的状态他更喜欢,然后就被齐雪娇拉进一个临时搭建的白布棚下面吃早饭了,一种看起来汤圆大的蒸白糕,配着有枸杞的什么莲子羹还是藕粉羹,反正也是雪白的一碗,齐雪娇呼啦啦的喝了两碗又有点怀念江州的麻辣小面了,还不动声色的想去偷一块石涧仁的白糕,因为他挟了一块就呆呆的坐在那了,齐雪娇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过去,旁边店铺的电视机正在播放新闻,倒不是里面的内容多惊心动魄,而是石涧仁下意识的会关心这些国家大事,几乎人来人往的街道、店面、茶馆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没有注意的这些事情,就他看得津津有味。

    齐雪娇抿了抿嘴皮,就静静的低头吃东西了,反而是她的这点安静,又被石涧仁注意到,低头三两下吃完了以后就怂恿老婆去取钱买衣裳:“我记得我这张银行卡里面多少还是有几千块钱的,毕竟上俩月的稿费也没有支取使用呢,我看够我们改善生活了吧。”

    哪怕背上背着个不是很精致的竹背篓,穿着黑色t恤和浅咖啡色户外休闲裤的齐雪娇还是个漂亮姑娘啊,只要稍微正面看一眼,就能发现那看似随意挽起来的长发下面眉眼气质都不是山里女人,特别是她现在沉静下来就更不像农家妇女,偷偷看她的人还不少哪,摇摇石涧仁的手:“会不会有点遗憾,本来你可以参与其中,功成名就的……”说着还加快点语气解释:“我知道你不在意这些名利,但本来你可以再走得更高一些,却放弃了属于你的成就,心情上,我是说心情上是不是会有点遗憾?不舒服的那种。”

    石涧仁颇有些吊儿郎当的伸手揽住了妻子的肩头,那股亲密的样子让好多偷看的男人估计心里都在叹息:“你有没有呢?你本来也可以功成名就,无论是走上领导岗位,还是跟着大唐网去站在互联网产业的风口上,却变成现在这样。”

    齐雪娇不由自主的就把头朝着石涧仁肩窝靠着了:“这点心态我们不一样,有你,现在过的这种生活我都不觉得苦,因为我知道我们要改变生活条件是唾手可得的,反而要耐心面对艰苦,才是种磨练,所以无论三年五年还是一辈子我都很乐于跟你一起享受这个过程,但你……我很少有这种情绪,忽然觉得有点愧疚……”

    石涧仁顺势就在这山间小镇的街头搂着妻子亲下去,石太太之前有点紧绷的身体立刻松弛下来,连吃惊的过程都没有,嘴角翘起来有明显上迎的回应,还把双手挂丈夫脖子上了,周围好多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毕竟对于山里人来说,这样大胆的男女亲热动作还是太罕见了些,哪怕电视电影里面都见过了,还是觉得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吧。

    松开嘴的石涧仁才不在乎周围人的看法呢:“那不过是种本能,我从小被培养要关心天下事的本能,但这跟我们现在的婚姻生活没有冲突吧,甚至如果你望夫成龙,现在的心性磨练也不会影响我们未来的发展,不是说了拳头收回来点,挥出去才更有力么。”

    周围的人群目光水泄不通,哪怕不是都市里面那种偶像剧场景,大多是惊诧不已的山里人,但还是会产生巨大的压力感,好在齐雪娇也不是普通姑娘,定定的看着石涧仁的眼睛,根本不会在乎周遭的神态目光,笑了,刚才那点小愁绪也烟消云散。

    不过等沉浸在偶像剧情里的两口子转头准备去镇上的储蓄所了,却看见慢慢散开的赶集人群中露出来几个人……

    穿着打扮明显就是城里人的那种冲锋衣、文化衫。

    其实从他俩转头看过去就注意到,因为有两台摄像机被举高了从后面拍摄呢!

    好些山里人都以为是在拍电视剧了,直到周围人散去,最后才看见那站在摄像机云台后面的,不是赵倩还有谁?

    躲得掉?

    猪都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