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83、有一天
    同一时刻,石涧仁的不告而别差不多也是到这个第二天中午才被发现,首先是昨天下午刚刚转交了工作状态给总经办的齐雪娇就直接没到公司来上班了,接着新知协的杨武军发现秘书长的桌上摆着正式的辞职信,自然是要马上打电话给朱宏涛的,那边沉默几分钟说自己已经谈过。

    最后唐建文显然是知道石涧仁已经走了,打电话到新知协前台确认了一下,就在内部群发了邮件,表示自己已经跟石涧仁长谈过,作为现任的大唐网首席执行官和最大股东,感谢仁总数年来对大唐网的支持培育,并接受仁总决定跟前董事长一起返乡度蜜月的日程,他这个ceo会尽快完成目前一些紧要工作,返回江州跟所有高层主管商议接下来的工作重心。

    比较好笑的是,唐建文在这份邮件里不光用了仁总这种口头称呼,还用了尼古拉斯这个英文名,当年洪巧云和石涧仁在波兰时候用过的应急名字,现在却成了个很正式的运用,唐总裁引用了标准的石氏口吻:“告之以危而观其节,尼古拉斯这时候高风亮节的退出利益旋涡,在大唐网和我们所有的产业都获得了大幅度进展跟即将赢来阶段性胜利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诫我们危机无处不在,身处互联网这个巨大的浪潮中绝对没有高枕无忧,用这样突然的方式考察大家的……”

    柳清有些呆呆的坐在电脑前面,看着上面中英文版本的网络公司总裁邮件,她对大唐网只有百分零点几的股份,但地产公司和物业公司的股份那就太高了,除了跟各家交换的股份,剩下的不动产几乎全都是她的,不过显然这时候再多的股份,也没法让她的情绪有波动。

    直到听见玻璃门嘣嘣的被指节敲响,抬头是吴晓影优雅的身姿:“不要失落了,连儿子都没要,带着新媳妇就跑了,我很有点吃惊他这种神出鬼没的风格,和以前那个家伙很不一样。”

    柳清控制了一下情绪才能尽可能平静:“你没觉得难受?”

    吴晓影抱着手臂笑笑:“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从一开始我跟他的接触就是带着功利心的,我知道他除非当个滥情的人渣,不会迷恋我的,所以我不会失望。”

    柳清定定神:“我也不是失望,他从来都说得很清楚,但我真的离不开他。”

    吴晓影笑:“孩子终究要离开父母,你已经变成了你曾经最梦想的样子,接下来该怎么走,那就完全是自由的了,没必要垂头丧气吧,哪怕是分出一小部分经历去探索生活中的美,以我们现在的高度就能知道这世上还有许多好地方、好东西和好滋味,这些东西能带来的快乐,也不亚于一场恋爱,也能滋养,增长见识和愉悦身心,晚上我准备搞个酒会,先邀请我们这个圈子的女性成功人士,然后逐渐扩大,最终搞成江州市最高端的派对品牌,你有兴趣来参与下么?”

    柳清看着她,确实情绪要好很多的笑起来:“算了,我还是先约耿海燕吃饭吧,他可以轻松的休息几年,我还得把有些东西担当起来,我希望有一天当他决定重新做点什么的时候,我都准备好了,包括他的户口本……”

    吴晓影叹气,说自己还想等着什么时候才能把小皮猴送走,那才是彻底轻松了,秘书连忙问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已经差不多下午四点钟了。

    翻过两座山头的石涧仁,已经给妻子描述了自己下山的目的,以及如何跟那位曾经江州的高官错过,又是如何在意想不到的漫不经心中得到了徐少连的讯息,齐雪娇惊诧极了:“徐清华就是字少连?你下山是为了到江州去找徐清华的?”

    石涧仁回头看一眼妻子的表情:“嗯,我觉得冥冥中命运给我开了个玩笑,老头子从未考虑过外面官员政府也是有任期这个事儿的,当然也就从未想过现如今早就没人用表字了,更想不到现在不提倡用这种传统的名号,所以我就完美错过了这位原本我应该追随的人,这下你认识了?”

    齐雪娇的表情好气又好笑,或者是有些复杂难言:“对对对,徐少连,好像我受伤以后你的确找我问过这个名字,但那时候一忽闪就忘记去查了,但万万想不到是他。”然后给丈夫做了个鬼脸:“没想到你来头这么大,他很可能会进入最高层,这是上次回家偶然听到爸妈说了一句,但你知道我们家不讨论领导,特别是不讨论政府内部事务已经是个传统了,能提到他,那就说明是基本上确定的,哈,没想到我这丈夫居然还……哈哈,我觉得这事儿真有点奇妙。”

    石涧仁没有多惊讶,或者说能跟老头子成为忘年交的人,又或者说自己下山应该去追随的明主,不就应该是这样的人物么:“我在网上搜过,找不到关于他的讯息,更不好大张旗鼓的找寻,只是在只言片语里面听说好像他不是很顺利?”

    齐雪娇知道的也不算很详细:“一来网上怎么管理这种国家机密信息,有关部门也在摸索,是有说要开放部分资料的,但现在还是一刀切,只要涉及到一定层级就不许查,这时候我能体会到你说的那种懒政了,二来这位老徐呢,好像工作作风颇为特别,所以几进几出各部委了,但品行和人格是一直毋庸置疑的,主要是个性鲜明,容易产生不同看法,嗯,我也只是在有些相关讲话的场合见过,你知道在遇见你之前的几年我都基本不注意这方面的信息了。”

    石涧仁笑着阻止妻子的小抱歉:“也就是我俩这样散步聊天,夫妻之间无不可不言,以前是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也没有多说,现在连我们对外通讯都断了,我才把我所有的小秘密都和盘托出,但你认为我会去找他,跟他说,啊,我是故人之后,请你怎么怎么,你觉得我现在还会这样么?”

    齐雪娇也笑着摇头:“不会,如果在你刚刚离开这里的时候,可能只会把找寻他当成唯一的目标,但现在真的不会,哪怕真的见到他,估计你也只是淡淡的跟他握个手说幸会吧,是不是?”

    挑着扁担的汉子树个大拇指:“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可能会去尝试各种可能性,给一位官员当随从,去码头当棒棒,都行,但我选择了后者以后,那就不会再改换路线,朝秦暮楚的又想去走别的路了,就像现在确定要当个住家好男人,我不是一定要在这里拗造型搞隐居的,只要你想,我们用哪种生活方式都行,旅游、迁居、甚至出国去都行。”

    齐雪娇得意:“喏,你看,我在不由自主的用你的思维模式,你却在这个时候变得比我更婆妈顾家了,我俩确实是有模范夫妻相互交叉的劲头……啊……看到了!”

    确实是看到了,就在前方的半山崖上,一座用现在城里面的话说,“一室一厅”的破旧山神庙修建在一棵覆盖极大的树下,不知道是破庙倚着几人都无法合抱的树干修建呢,还是大树顺着破庙奇形怪状的生长,总之有点相辅相成的味道。

    外面没有围墙,能够让齐雪娇都一眼看清自己的新房是什么样。

    其实这一路爬山过来,除了镇上那点建筑群,一路上就几乎只能看见两三户人聚在某个山腰、山脚和山脊上的零散分布状况,放眼看向周边连绵不绝的山丘,往往就是一座山上只有那么一两个建筑点,有些什么都看不到,所以这一带的居住人口分布有多么稀疏可想而知了。

    而且正如石涧仁说的那样,这里跟秀美壮丽的月亮湖山区截然不同,有点荒凉,植被稀稀拉拉到处都像癞疤头,而且可能跟正处在夏季有关,到处都黄绿不均,加上山间的那些并不整齐密集的农田,显得一点都不好看,完全没有自然美景,属于比穷山恶水好点,肯定不至于黄土高坡那么艰难,但又真是不那么靠山吃山的舒畅。

    所以这山崖上的破庙显得有些难得,因为有点斑驳的红色,走近了才能发现是屋檐和庙堂柱子上的红油漆,但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更不用说庙里的香火,明显就是没什么人照顾生意的模样。

    然后一间黑黢黢的偏房挤在庙边,可能最初是庙里人住的地方,现在看上去才真的充满了烟熏火燎的痕迹。

    石涧仁说那就是厨房。

    那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觉得自己去过了非洲那么人人都会觉得艰苦的地方,齐雪娇还是有些吃惊丈夫从小成长的家,都忍不住伸手摸他手背表示心疼了。

    不过她还是能把这里当成是家,最后半小时的步行抵达以后,先帮着石涧仁把担子卸下来,然后就沉稳的背着手开始巡查各种生活条件了,当然更主要的是用目光跟随石涧仁,看他随意的在破庙里扫视了一圈,确认这几年真的没什么人来过,从担子里找出一小瓶二两白酒到破庙背后去了。

    姑娘多聪慧了然,赶紧把自己手上身上衣着整理下,跟着石涧仁站在那后面稀疏小树林边的坟茔边。

    其实因为连木棺材都是石涧仁提前做好了最后一并下葬的,所以入土为安的老人土堆非常之小,如果不是上面整齐排列铺满了石块,真的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小土包。

    石涧仁一点都不煽情,那瓶白酒也是在镇上才临时买的,咕嘟嘟倒在没有墓碑的坟前,跟妻子并肩鞠个躬,连齐雪娇以为多少也要磕两个头都没有,就乐呵呵的开始带路介绍各种物业环境跟绿化水平了。

    回头看看那坟茔距离破庙后门不过七八米,换做普通姑娘,可能光是这心理关就过不了吧。

    齐雪娇得意洋洋的挽住了丈夫的胳膊,石涧仁还有点诧异她怎么突然这么高兴了呢:“我再强调一次,这里完全就跟我当初来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我也不会矫情得非要拖着新婚妻子来过这种原始生活,体验下,至于具体怎么过接下来的生活,我尊重太太的意见。”

    结果齐雪娇还没发出指示呢,现实分分钟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