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80、门外有酒喜相逢
    果然是昨天晚上那位经办警官和他的警署长官一起,完全带着人民公仆的态度来递交相关地区关于夜间娱乐场所的整顿计划,还有昨晚那几个倒霉蛋的处理意见,都是拘留尽可能足够的天数,还问需不需要深挖一下其他违法行为的。

    石涧仁不嘲讽也不得意,态度更好的邀请两位参观了一下大唐网的展示区,然后陪同到新知协喝了杯茶,解释一下昨天事情经过,并且承认这种事情就是个偶发事件,挑衅的没多万恶,治安工作更没什么缺陷,也轮不到抨击或者要投诉相关内容。

    其实明显有点紧张,或者对这种笑眯眯态度更吃不透的警务人员终于确认这个年轻的全国代表,真的是个和气的人,再三确认今晚就会开始整顿行动以后,才告辞了。

    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成了权贵,石涧仁还享受了一下这种心境,就那么坐在落地玻璃边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大都市街景。

    当初被黄晓薇扇耳光的时候,这里基本上到处都是荒芜的,连棋盘格一样的崭新主干道外都有很多分段被封住在补充,现在不过短短五六年的时间,高楼大厦、商业区、住宅绿化都如雨后春笋般矗立起来,城市扩张得迅猛又崭新。

    石涧仁看得有些出神。

    好比曾经站在建筑工地上,他给那时的齐雪娇谈论过的格局一样,有些人看见这种城市林立会下意识觉得有很多打工的机会,才会汇集到大城市来,有些人看到的是发展,带来很多资金,有人看见的是未来,考虑的是如何建设这里,自己会想什么呢?

    石涧仁居然就在这里坐了一下午!

    很舒服的发呆发了一下午。

    好像忽然之间把所有的工作环节都交代出去了,统战部已经谈论出了一个结果,关于这艘正在建造的航母,找到了新的领航者,虽然舰队司令可能还是唐建文,但一切似乎不用来劳烦自己了。

    直到柳清还是用秘书的口吻打电话通知他去准备婚宴。

    哪怕没有仪式,没有场面,多少还是要换下衣服吧,秘书说她已经准备好了,石涧仁说不用,一切齐雪娇拿主意。

    吴晓影还是没有选火锅店,江州乐也太江湖气了些,她做主选了产业园里面最有园林气质的一家高级餐厅,嗯,就是当初牛鸣雷他们来江州表演以后,石涧仁跟江州商界人士初次有了交流资格的那个地儿,露台,亭台楼阁的可以摆两张大桌,很有复古的味道,以曾凯仪的眼光看了没说好,但眼神也是舒适的。

    齐雪娇果然没有炫耀的意思,连新人装都没穿,今天上班的一身浅卡其色小西装套裙,等近二十人的宾客坐下以后才跟穿着黑t恤浅米色休闲裤的石涧仁并肩起身,石涧仁来说话:“在座的都是从酒店集团开始,逐渐开枝散叶一直伴随产业园、大唐网、互联大厦等等阶段走到今天的事业伙伴,除了唐建文唐总,高开明和万乾还在平京忙碌,基本上各家企业公司的老总都在,算是借着小聚,给各位告知声,我跟齐雪娇结婚了,现在是法律认可的合法夫妻……”

    按说这种场面,以前都是柳清当仁不让接待招呼的,今天还是接待了,但一直站在包间门口,直到这会儿也没过来落座,哪怕石涧仁和齐雪娇的目光交错了她好几回,这姑娘依旧倔强的站在门口小声招呼安排每个细节,她做熟了大堂经理的,随便怎么都能找到细节磨蹭。

    耿海燕没表情,从进来坐下就没表情,低头玩指甲玩手机,就是不抬头,哪怕这会儿说话她也不抬头,涂成黑色的指甲慢慢悠悠在乌木筷子上轻轻刮,好像上面有说不出的什么好东西。

    纪若棠就满脸笑意了,撑着下巴看着一对儿新人,还满是鼓励的眼神,很像每个班最积极的那位漂亮班长一样,表情属于舞台化的略微夸张,瞎子都看得出来。

    还是吴晓影的演技最好,介乎于惊喜和满意之间,喜悦中带点忧伤,忧伤中又有展望未来,总之就是无懈可击的那种,而且带头鼓掌,让看戏的曾凯仪都觉得饶有趣味。

    洪巧云才是啼笑皆非的跟着吴晓影带动节奏,还拿筷子去点耿海燕提醒她加入,似乎只有她的掌声开心是真诚的,还带了礼物,很有欧洲味儿的一对瓷器。

    然后其他人大多是震惊或者略低几度的早就知道是这样,但没想到今天发生的恍然表情。

    总之就是掌声立刻就起来,林岳娜是主力,一边鼓掌还一边使劲点头的调动周围人,立刻看见脸色猛沉下去的杨德光,赶紧换了座儿过去看着这个家伙。

    石涧仁也注意到杨德光的表情了,有点高兴的对林岳娜点点头致谢,因为得开始接受卞锦林、庄成栋这些老油条的敬酒,齐雪娇陪着一起端了几次杯,但很快就笑着示意自己差不多了,转身跟耿海燕她们聊天起来。

    食品公司老板就应酬点表情,只是看向齐雪娇的时候目光确实有些复杂,只能又招手要啤酒,所以明明刚才对那些男人说差不多的齐雪娇开始跟她一杯接一杯了,而且还很开心的表演开瓶绝技:“刚学的,要是出岔子了别笑啊……”其实就是把两瓶啤酒瓶口捏住叠在一起,有技巧的磕一下,就能把上面的瓶盖跳开,关键是她做得好看,坐在那闲庭信步的跟踢毽子似翻小腿在瓶底一磕,很有点花哨,还很年轻俏皮。

    耿海燕被这种亲和力带动笑起来:“齐姐,谢谢你。”

    齐雪娇也笑:“不客气,因为我体会过这种单恋的情绪,并且为此耽搁了五六年的时间,我甚至灰暗到把自己躲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自怜自艾,但最终我还是遇见了一个让我爱上的石涧仁。”

    耿海燕又收敛起表情,重新回到端酒杯的节奏里。

    反而是之前稍微保持距离的纪若棠隔着耿海燕凑近些:“能说得再详细点么?”

    没想到齐雪娇摇头:“自己的心事自己保留,这是我作为一个女人的心路历程,现在回想那些痛苦煎熬都是值得的,因为我得到了一个更好的自己,能够更加清醒面对家庭和未来的自己,提这么几句,不过是跟两位小姐妹表达下我的善意,我完全明白这种感受,感同身受,希望能抓紧调整自己,因为你们比我那时拥有更强的责任和担当。”

    耿海燕就转头对纪若棠举杯了:“那你不跟我走一个?”

    纪若棠也笑着摇头:“除了偶尔睡前喝点红酒,我不喝酒,酗酒更不可能,我非常清醒我在做什么,这是他一直教导我的,嫂子,那我就以果汁代酒,祝你们新婚快乐了。”

    齐雪娇觉得这俩小姑娘其实比柳清那不软不硬的还好对付些。

    不好对付的是杨德光。

    其实石涧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见这个自己最初的伙伴了,哪怕物流公司已经搬进了物业公司的隔壁,但杨德光这个物流公司的法人却依旧喜欢呆在仓库发货部门,哪怕现在他早就没有骑着摩托车出去送快递了,但每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仓库跟各个送货点之间巡查顺带带货,就在这几年时间里,快递业可以说是整个市场上蓬勃发展得最迅猛的产业,所以光仁物流加盟的快递公司几乎每天都在以光速发展新的收送货点,这时候就能看得出来当时石涧仁和唐建文要求必须签下江州总代理的眼光长远了。

    但当初他们不过是因为具备了眼光,觉得这是个值得投入的产业,也没想到现在这样省级代理费用已经猛涨十倍不止,当初花了四十万拿下来的代理权转手几百万抢着有人要,只不过因为发展太快,所有的利润不停在滚动建新点,不然物流公司也早就成了团队里的现金大牛,但这种新点毕竟是有饱和度的,目前看起来,最多再坚持一两年江州市各地网点建设放缓以后就可以坐收利润,杨德光和各位股东们都要发财了。

    但在杨德光身上看不到这种踌躇满志的满面红光,或者说也看不到他对石涧仁这个领路人的毕恭毕敬,其他人多半端杯啤酒,最多用小盅白酒意思下给石涧仁敬酒,只有他拿了桌上果汁的玻璃直筒杯,咕嘟嘟的倒满两杯就是一整瓶54度白酒,沉着脸排在其他人后面,轮到他才闷声:“我们一辈子都是一起的,但这件事,你不地道!”

    没错,当初他可是憋住了一身的力气要石涧仁好好待耿妹子的。

    这边耿海燕瞄着呢,一看杨德光去为难石涧仁就跳了八丈高,但都把手里捏着的餐巾砸桌上了,却张张嘴没叫出声来。

    这时候火爆如她,也知道叫骂拉扯是砸场子,那真是会被人记恨一辈子的,低头看看,齐雪娇也看着她,笑眯眯的一脸赞许:“真性情没什么错,但长大的代价就是要分场合,他一直都很看好你,要对得起这份期许。”

    耿海燕瘪瘪嘴扬了扬下巴,站在那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石涧仁。

    唉,哪怕这种时候,杨德光还是被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