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9、仰天大笑出门去,如何
    哪怕已经有了可以平起平坐的地位,石涧仁依旧是那个谨慎的草根布衣,没有提到自己当初在俱乐部真正感受:“人生短暂,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匆匆过客,连一粒砂石都说不上,我清楚的知道我在干什么,不是为了政途、权力或者金钱,所以我用完全的道德标准来对待自己,但实际上我清楚我是想有个家庭的,这时候乘机寻求点人生改变,很合理吧?”

    曾凯仪笑得其实已经没什么架子了:“我还不知道你那些鬼头鬼脑以退为进的把戏?这点东西你还瞧不上,所以你就让我来接盘?”

    石涧仁不要脸:“我是瞧不上去……寻求改变吧,我需要,企业需要,你确实也需要,如果说你依旧在原来的惯性思维里,冷酷无情的收拾一单单生意已经厌倦了,别人看不出来,但我知道你有过一些情怀,大唐网的建立是为了促进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爱国情怀,其他所有产业都是在为这个服务支撑的,我们夫妇俩能秉承这条主线,但现在已经到了该退出的时候了,我曾经反复思考过谁来接力,现在看起来你才是最合适的,唐建文是个完美的将才,他对于技术和运营的平衡力是相当出众的,但是得给他一个施展的空间,我和齐雪娇合起来才能给他的支持,你一个人就行,你会爱上这个团队和这个目标的,像自己孩子一样,而不是把它当做牟利的工具。”

    曾凯仪有点感叹:“特么我当初真的看走了眼,把你留在平京给我招揽人手,恐怕我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石涧仁把话递得很舒服:“现在就是另一番景象。”仿佛他不是在把一片数十亿的产业送给别人,而是把孩子交给下一位抚养者,比他更适合的抚养者。

    曾凯仪表情也无比认真,她本来真的就不漂亮,认真起来甚至有种凶悍,原来这才是她一直隐藏在漫不经心下的真面目:“我见过的豪杰人物不少了,论功绩你也不算,在二十多岁就能大风大雨、内外兼收的天才绝绝更大有人在,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能这样获取信任,仿佛永远能准确把握到他人情绪的波动点,这种人在我的父辈传说里面,也只有一位,你也同样不把个人得失放在心里,甚至比他还洒脱和清醒,没错,你这个时候离开是绝对正确的……”

    石涧仁连忙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来,让曾凯仪忍不住就想踢他,这家伙确实是从来都不会让别人感到不舒服,可在聪明人眼里,他太装了:“当年老何搞的那个俱乐部,确实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这非常便于我们吸纳人才,汲取思想,你似乎很清醒的在其中跟所有人没什么两样,可实际上你太不一样了。”

    曾凯仪看来确实对石涧仁重新审视了一番:“那个俱乐部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大部分人是为了结识关系获得发财的机会,只有少部分有眼光有头脑的人却是在里面提升自己,包括老何,但就是这少部分精英,他们每接触到一种新思维,新概念或者新的发展机遇,都会分析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能不能引领一种新的世界观,抓住机会占据高点,成为未来的领路者,这是老何跟我们经常谈的事情。”

    石涧仁缓缓点头,不予置评。

    曾凯仪不笑:“喏,就是你这个反应,你不一样,现在想来你是自己心里有个完整的体系,符合你体系的为你所用,不符合的却消化吸收转而变成营养品,你的核心体系一直都在那,没有因为外面的纷纷扰扰变化过,所以你最终才能坚定的走到高处,把其他人远远的耍开。”

    石涧仁回应:“我山里面长大的孩子嘛,爬山就是这样的,认定目标,路上的纷扰只会成为协助或者修整的地方,不会换一座山来爬的,我没觉得我有多高明,但往往坚持走下去,到某个时候就会忽然发现把很多人甩在背后了。”

    曾凯仪的表情更严肃:“可你更明白进退,有多少强人就是一味向前,最后硬生生把自己变成了强弩之末,你却在这个时候选择急流勇退,你心里非常清楚这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大唐网会演变成什么模样。”

    石涧仁眼神稳定:“所以才要交给你,放心的交给你。”

    曾凯仪凝视着他好一会儿:“西部铁路大陆桥肯定包含了我们国家战略的一种尝试,我知晓这种态度说法的时候,真心以为是有高人指点你们,齐小姐在这里也有其存在的原因,所以我们必须要跟着投入到这场大戏中来,但只有全面了解以后,我才能把这个结论放在你身上,你们真的在以一介平民的身份做这种尝试,如果换做其他人,没准儿就是有政治野心了,偏偏就是你,却在这个时候又选择放弃,时机选得非常好,让各方都能对你彻底放心。”

    石涧仁平静:“我说了,我们夫妇俩没有私心杂念,无欲则刚估计就是用来形容我们这种心态的。”

    曾凯仪立刻出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你看你丫的黑眼圈,还好意思跟我说无欲……”

    石涧仁明明架子端得很稳,一下摔得有点狼狈。

    梳理沟通好思想方针上的问题,才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曾凯仪几乎是很随意的阐述了她对目前体系决定优先选择带动的文化产业项目,居然就是把时代坐标彻底打造成为一个体量较大的培训机构,之前贾崇圣不是已经在七层楼的商业空间里面展开了不少培训科目么,招商的时候也优先选择培训机构入驻,现在曾凯仪说她之前在平京和沪海都已经看见好几个关于教育机构的筹建计划,在日益争抢教育资源的现时代,这将是个回报极为丰富和具有资本可操作性的巨大空间。

    而且以曾凯仪从八十年代末就开始接触风投操作的经验来说,她实在是有些厌倦那些成天吹得天花乱坠的新潮it产业了:“可能我对之前的工作范畴有些厌倦,很大的病根就在于这些互联网企业让我恶心透了,基本上每天都能受到成百上千的各种项目计划书,撇开完全胡说八道的,那些能进入路演阶段的项目,稍微有点智商和阅历就知道又是一帮骗钱的王八蛋,关键是作为风投,我们就是选其中最能糊弄人的一起去圈钱啊,当追逐金钱的快感过去以后,还是有点腻味儿的,试试看这种教育产业实体化可能还有点意思。”

    石涧仁多问得几句,果然发现资本是嗜血的,曾凯仪的职业素养让她瞬间嗅到了读书会和时代坐标之间可以形成的巨大利益流动,简而言之就是用免费的读书会来求名,时代坐标尾随其后提供更专业的付费培训机构、文创产品求利,借助耿海燕那边已经准备让各地奶茶店逐渐转成读书会的基础架构,再以江州时代坐标为范本,建立这种未来可以推广到全国大中型城市去的架构,两到三年内形成十亿元规模以上的产业链以后开始谋求上市,而且目前ipo中小板的排队期再快也得一年半,正好……

    各种目标、途径、手段在曾凯仪说起来简直头头是道,信手拈来,而且相比万乾的谋划,这里感觉更像是养成。

    石涧仁再次暴露出他不是传统意义书生的态度,没有那些书生们引以为豪的梗脖子骨气和清高,虽然一度对资本非常抗拒和小心,但现在既然选择了,就毫无芥蒂:“我建立星星灯读书会的初衷是给弱势群体,特别是乡村、底层家庭的孩子提供阅读的机会,因为只有读书才是他们改变自己命运唯一的可能性,除此之外靠合法手段摆脱命运困境的渠道几乎为零,这是个数量巨大的群体,只有协助改变了这个底层群体,才算得上扭转社会态势,之前我只是做了些个人喜好的尝试,如果你用企业化的手段来接管,我不反对,但除了希望你能保留我的初衷,同样要寻求一个零薪水的独立监督董事职务,我有权推翻撤销企业做出的不合理决定。”

    曾凯仪一言为定的允诺下来。

    所以晚间的亲友婚宴,也邀请了这位风投高管。

    不过两人顺口聊着曾凯仪其实依旧还挂着点那些个事务所合伙人、独立董事的头衔,未来也只能是半个月在江州,半个月在平京,因为她的改变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容易,一丁点举动都会带来很多牵连,起码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关注她跑江州干嘛了,未来短时间内就会有不少拜访者,之前她可能想顺势从中拉些人来砸点钱,但现在看起来确实有调整战略的必要性。

    最后曾凯仪还送了石涧仁到电梯间。

    因为给高管的办公区域留得比较够,所以曾凯仪目前这边配的三个助理秘书占据了很大的空间,未来她还会自己带几个人过来,同时也有很多其他工作需要兼顾的。

    这时候助理才小心翼翼的给仁总汇报说有两位警官已经在大堂等了好一阵了。

    态度很好的那种。

    曾凯仪不关心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哈哈笑着摆摆手回办公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