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6、你以为你是谁
    更何况齐雪娇再根红苗正作风正派,那也是现如今的医学院校出来的,接触的广度深度和山里面是两码事,还能教石涧仁这小菜鸟很多东西呢。

    正是恋间情热的时分,卫生间的亲昵举动不一会儿就从洗漱工作转到卧室里面研究大白兔的养护内容了,一番欢愉之后带着点喘息和汗水,齐雪娇好像酒也醒了不少,使劲大口呼吸平复剧烈运动过后的心跳,又开始鼻子抽抽的各方嗅:“怎么这么香,好闻,这是黄玉兰的味道吧?”

    现在明显是石涧仁的举动更热烈些了,搂抱着妻子还在慢慢从失神状态回来,人都是比较恍惚的:“啊,楼下路边阿婆那里买的……”

    齐雪娇愈发精神抖擞:“饿了!陪我下去吃东西。”

    石涧仁溺爱的起身穿衣服才抱怨:“不知道是谁之前说了不要吃夜宵的。”

    齐雪娇理所当然要他服侍:“那又是谁帮家里丈夫去解决摆平那一个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性朋友呢?”

    石涧仁嘴上没战斗力了。

    不过他还是没问齐雪娇到底是如何摆平各位姑娘的。

    要说齐雪娇喜欢江州的生活还真是有道理,哪怕如此夜深到了楼下街边,依旧能找到各种美食,甚至比白天更方便,各种麻辣锅、烤串、煎炒煮炸的特色佳肴都有,不过石涧仁的养生习惯和齐雪娇的医学背景确实让两口子很多环节都默契到有些吃惊,最没有刺激性的一碗鸡汤墨鱼面跟一碗红糖小汤圆热气腾腾的端上来,齐雪娇犹豫下决定先选面,还叮嘱石涧仁少吃点小汤圆留给自己:“其实今天我跟她们在一起,就没有炫耀的意思,虽然看得出来多少还是有些情绪,但我是真心觉得没必要炫耀,我能理解她们的心情,那就让大家开心些,还尽量配合大家玩得都开心些,可能她们最后也有点吃惊我的态度。”

    石涧仁纯粹是在玩那塑料小勺子,最多尝点红糖水:“大多数人确实是随时都在寻找和创造机会,展示自己的成功,好让别人产生哪怕一丁点的自卑,如果这里找不到卖弄的,就那里找点,事业、美女帅哥、车子房子都行,甚至一部手机一个打火机一个把玩物件都能炫耀,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到,那就只能用暴力或者别的不合法方式来展现,这种炫耀确实没有必要,只有内心没有支撑的人,才需要这些炫耀来填充心灵。”

    齐雪娇舒坦的吸进去一口面,丰润的嘴唇也很吸引石涧仁目光,她还嘲笑:“你是不是这个时间段特别能思考哲学之类的东西,我听说可以命名为贤者时间的。”

    石涧仁还问了下意思才啼笑皆非:“我确实不否认这种情欲释放对我来说太新鲜太刺激了,但这也确实完整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嗯,没体验过确实就是没发言权,这确实跟只能字面理解内触妙乐四个字有很大区别,以后会慢慢懂得节制跟合理安排的,我们不会沉溺在这个上吧。”

    齐雪娇不知道自己偷偷做个鬼脸的模样多俏皮:“我有点沉溺,得你来营救!”说完好像确实觉得不能沉迷在其中,赶紧转开话题:“我也不隐藏关于西进铁路由此产生的进展,所以我看耿海燕本来气鼓鼓的,最后也都化成跟我多喝几杯酒了,都还是很不错的小姑娘。”

    石涧仁不通风报信自己为什么被打:“你还不是小姑娘……”

    齐雪娇开始对这种随处可见的甜言蜜语有免疫力了:“去去去,又来骗我开心!今天看了纪若棠的皮肤那才叫保养得好,你说她才多少岁,就保养成这个样子,连吴晓影这样专业靠脸吃饭的都比不过她。”

    这个石涧仁还是清楚:“原来倪星澜也说过嘛,她们这专业演员的密集化妆对皮肤伤害也不小了,基本上就是腌在化妆品里的。”

    齐雪娇嫌他说得影响了自己胃口,由此完美的把鸡汤面换成了小汤圆感叹:“都是好女人,洪老师更像个大姐姐,招呼大家以后无论时间、事业如何变化,都要拥有这份友谊,毕竟除了你这个有意无意的障碍之外,大家无论人生观世界观都比较谈得来,没有那些庸俗的东西更没有相互勾心斗角的狗血情绪,挺好,以后哪怕不在一起了,也值得当朋友。”

    石涧仁能从纪若棠上午的临别赠言里感觉出来平静下的暗流,但这会儿肯定不扫兴,反正过几年隐居生活了再说呗,专心开始催促:“差不多了吧,睡前吃太多,不利于消化系统的……”看齐雪娇有犹豫回头再吃点面的眼神,赶紧抢着把剩下的面西里呼噜吃了,等姑娘喜笑颜开的埋怨他抢面碗的时候,又手脚麻利的端了汤圆碗过来直接就全都倒自己嘴里,把齐雪娇都乐成啥了,直跺脚。

    这里不是靠近江州最繁华的市中心么,午夜时分来这里吃东西的除了好这口儿吃的,基本上都是各大娱乐场所夜归人,穿着打扮都很有职业特点,可能看这穿着普通的情侣俩眼神就有点鄙夷,玛德不就是吃个大排档么,还特么的晒恩爱撒狗粮,真是给了这些普遍不相信爱情的人士一万点心理上暴击。

    所以瞟着这公母俩依偎着起身给钱走人,还有人骂骂咧咧呢,无非就是些颇有侮辱性的方言,结果看起来高高大大的两口子一点鼓起都没有,完全就像没听到一样置若罔闻的就走了。

    倒是让存心想找茬儿的人颇为没脾气,提高音量在后面大声骂几句没卵蛋的胆小鬼,结果这俩连头都懒得回,齐雪娇还笑着靠在丈夫怀里表扬:“真的,就是刚认识你那会儿,如果遇见这种事,多少还会生气,现在就像看笑话了,这又是个跟你不知不觉变得一样的地方。”

    石涧仁立刻反过来吹捧:“我是从小接受这种道德教育的结果,不会把这种无谓的事情放在心里,你才是没有因为坐拥家庭背景就锦衣玉食的嘚瑟,也没有因为消费路边摊大排档而尴尬,这种自信大方、坦坦荡荡才是最自然天成的,因为你的精神世界压根就没有自卑啊。”

    齐雪娇嘻嘻嘻的想了下肯定:“也不能这么说,有时候看见你侃侃而谈的时候还是觉得我文化少了点。”

    石涧仁好评如潮:“我这是文化熏陶出来的,你是家教性格熏陶。”

    齐雪娇终于肯定了:“真的,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呢,也不一定等同于别人口中的高干子弟,也有很多普通指战员的孩子,但普遍说起来还是比较单纯的,起码比那些不是部队大院的干部子女单纯,优越感肯定有一些,但家教就算不咋样,对道德定位多半都很高,所以要么特别好,要么特别坏,我觉得中庸的反而少……”

    两口子正亲密的说情话呢,后面忽然有急促的脚步,夫妻俩心有所感的对眼一看,真的有只手伸到石涧仁肩头很不客气:“喂!我弟兄在跟你说话,特么你不给面子就太不懂规矩……”

    石涧仁把手臂稍微松开了一下,因为齐雪娇下楼的时候懒了点没穿内衣,所以只要两人在走的时候他都是展臂搂着老婆,姑娘抱着胸的,然后就这么一丁点间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把怀里的贵宾狗给放出去了,然后只听得齐雪娇一声娇叱:“滚!”

    从丈夫怀里闪出来的姑娘直接抓了对方的手来个娴熟的反臂抛摔,反骨骼运动的那种动作真不知道是部队的擒拿术还是她学正骨的硕士专长,把那肯定喝了不少酒的年轻男子摔到地上还疼得捂住肩头哎哟哟惨叫。

    齐雪娇是多享受这种夫妻之间你侬我侬的亲昵啊,再淡定大方给破坏了这种局面那也是气恼的,所以一下手就来重的!

    她确实从来不担心后果。

    十几米外的路边大排档上顿时跟炸了锅一样,三四个明显不是什么正当职业的男子从女伴身边带着求之不得的愤怒跳起来,抓了板凳或者随便什么东西,其中一个还很有气势的到旁边摊位上抓了把菜刀,凶悍的就冲过来了!

    江州这边的民风是有点剽悍,就像耿海燕一言不合也能提菜刀一样,不过这就明显讨不着好了,石涧仁一把抱住还想迎敌而上的老婆,双手都捂在她胸口压住了男式t恤下跳跃的大白兔:“好了好了,休息下你打电话报警,我来……”

    齐雪娇才惊觉自己有点不划算,哪怕这厚t恤泄露不了什么信息,还是连忙一只胳膊抱着胸口一只手跟旁边小卖部的老板拿公用电话,眼睛倒是很关注丈夫的行为,要是他吃半点亏,估计能把电话当暗器用。

    石涧仁是有点啼笑皆非,他对这种意气用事或者无事生非的挑衅觉得简直就是无厘头嘛,人生得多么空虚才会把旺盛的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却没想过绝大多数人哪有他这种思想境界,多少人年少轻狂的时候都是这么干的,当然也没他这种行走江湖的傍身之技。

    甚至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得出来他跟齐雪娇在打斗上都有本质的区别,他更习惯用脑,随手从小卖部门口靠墙抓了一把收折起来的篷伞,孩子拳头粗的那种金属管两米多长,倒拔杨柳的大力气势吓得对方数人硬生生的收脚,很明显谁冲上来就会挨暴揍!

    声音也是朗朗的:“已经报警了,这位兄弟得等警察来解释为什么要挑衅,你们如果要再把事情闹大,估计就要拘留甚至更麻烦了……”

    莽汉也不吓大的,稍有停顿还是继续冲上来了,结果石涧仁好像在给老婆卖弄似的,那么长的篷伞好几十斤,他舞着迎上去,一个照面就扫翻了两三个人,石棒棒的力气也确实强悍,那个拿菜刀的刚趁着酒劲冲上来,更是被他直接用伞柄撞倒打落在地,然后动作敏捷的直接踢开凶器,再把沉重的伞头指着每个人,稍微想起身就是重重一记抽打在头上胸口。

    很有点少林棍法的派头。

    所以拿着电话的齐雪娇简直惊喜,一贯以来丈夫给她的感觉就是多有文人范儿,她还真的从未看见过石涧仁跟人产生肢体冲突,结果打起来充满这么阳刚的男人气息,原来从一开始还有点让着自己的哦。

    这时候的女人最容易头昏眼花当迷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