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5、不觉夕阳映西窗,续华章
    石涧仁想殷勤的把老婆送过去,齐雪娇无情的嘲笑了他:“你觉得让她们看见你跟我一块儿过去是很舒坦的事情么,我有这个必要在她们面前炫耀我这段婚姻么?去去去,自个儿先回去打扫清洁卫生洗衣服,完事儿了我自个儿回去,再说一遍,不许做夜宵,也不许晚上出去吃夜宵,会胖的!”

    于是就在路边把老婆放下,石涧仁小声叮嘱:“别打人啊。”

    齐雪娇乐得哈哈大笑:“你放心,绝对不会伤了你那些小情人的,但我回家的情绪那就不一定了,说不定要你跪键盘的!”

    石涧仁放弃了好心:“那还是打吧,你心情好最重要。”

    齐雪娇再次乐得隔着窗户都擂了丈夫一拳,招了个出租车就跑了。

    这姑娘就这样,毫不掩饰自己对丈夫的崇拜,但性格上又不可能是个小鸟依人的依附做派,偏生石涧仁还就服这包药,心满意足的开车回家,先到路边吃了碗几块钱的炒粉当晚饭,然后这个过程中居然还瞄上了路边一个卖黄桷兰的老婆婆地摊,过去蹲着聊了会儿,决定把阿婆摆的几十块钱黄桷兰全都买了回去给老婆献殷勤,那阿婆也有趣,笑着叫他别忙走,重新找了针线把零散的黄桷兰给穿起来,说是方便他拿回去到处挂,还给石涧仁出主意偷偷挂在门背后、沙发下之类不起眼的地方,却能让家里到处都香喷喷的,准保老婆高兴。

    石涧仁深以为然的道谢回家,依计行事。

    结果他把家里全都里里外外的收拾清洁了一遍,还很不要脸的破天荒把红着脸女性内衣都洗了晾上,齐雪娇也没见有什么音讯,最后不得不到楼下自己那小公寓做清洁,看得出来柳清依旧安排了人定期来做整理的,虽然不见得一尘不染,但很整洁,所以除了整理些自己的衣服就是找了几本书来看,实在是齐雪娇的房间里连报纸都没有几份,不多的专业书不是医学就是政治类的,这种时候他还是喜欢读自己爱好的文史类书籍。

    中间倒水喝的时候顺便上网看了看消息,倪星澜的图文博客果然是持续长虹,她放了张自己练瑜伽的照片,绝美,配几句简单的话语:“三十岁以前没有将就,四十岁以后才有可能讲究,我要活成浩瀚繁星,才不要成为别人的森林。”

    轰的一下引燃了好多粉丝、网友的围观,这带着强烈个人气质的自立自强宣言,很容易打动人还很难被人挑出什么毛病来,一连串各种各样的回复简直挤得水泄不通,下面还有很多大篇幅的猜测,石涧仁不是有好些绯闻女友么,倪星澜这算不算是表达立场,宁愿保持独立也不要泯然众人呢。

    又或者她的感情生涯正在经历什么重大变化?

    原来明星的感情也不是想象的那么一路碾压,还是会有各种磕磕绊绊啊。

    总之这种形象的塑造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跟随网这图文博客彻底火爆起来,官方肯定笑得合不拢嘴了。

    石涧仁只是看看不打理自己那个基本不会再用的账号,发现热情洋溢的网站又开发了新功能,可以相互关注,自己的号当然是被成千上万人关注了,倪星澜的是自己几十倍,但她关注的人只有自己这一个号……

    这些蛛丝马迹都是网友粉丝们很感兴趣的事情。

    石涧仁又去看了看短博客网的情况,居然冷清得已经部分停止提供服务了。

    结合高开明跟唐建文反馈的信息,因为唐建文已经彻底忙碌到西进铁路的工作中去,现在是万乾全力协助高开明来搞定收购短博客网的后续工作,已经好几年没有出过国的是高开明决定去一趟美国,他毕竟还是有很多原来的圈子关系,这次要尽量把整个收购掩藏起来,感觉就是家国外投资商傻不愣登的来接了个盘,万乾设计的套路,据说能尽量把价格压到最低,估计等未来短博客网真的开始国内重新上市运行了,会把这居心不良的卖家气得够呛。

    不过短短一个月内的事情,从爆红到坠落深渊,互联网产业的斗争就有这么残酷,今天上午还在跟杨武军讨论政治残酷的石涧仁坐在卧室窗前,有些出神的注视着外面璀璨的两江夜景,还有那些灯火辉煌的建筑工地,脑海里难免会想很多。

    结果石太太这一出去玩儿就完全跟脱缰的野马似的,连石涧仁这喜欢看书的都抱着书本呵欠连天不得不给压上书签了,也没看见她回来,手机拿起来两三回,最终还是选择不催促,自己靠在沙发上开始打盹。

    被开门声音惊醒的时候,石涧仁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齐雪娇满脸红扑扑的摇摇晃晃进来:“哎呀,她们几个灌我的酒,嘿嘿,都被我喝趴下了……”还得意的给石涧仁比划v字形手势。

    石涧仁不敢问其他几位安全状况,连忙扶着老婆去洗漱,结果在那小户型的狭窄卫生间里,看镜子里丈夫帮自己解开衬衫洗脸服侍,齐雪娇居然脸更红了,不过没迫不及待的招式,就是那么定定的带着笑意看石涧仁忙碌,这对石涧仁也是个考验,他还游离在丈夫男朋友可以毛手毛脚的特权跟君子有礼的模糊状态下,相比昨天有点天雷地火的迷乱过程,几乎全都是齐雪娇掌握主导权,今天掉了个个儿。

    而且装修简单的卫生间里这灯光太过明亮,那种解开衬衫就跳出来大白兔的刺激就太过清晰猛烈了,所以能继续这样小心翼翼的操作已经算是很有自控力。

    齐雪娇忽然笑:“香不香?”

    偷偷凑在老婆衬衫上嗅鼻子的石涧仁嘿嘿嘿:“香……你们晚上吃的火锅哦?”

    齐雪娇的嘿嘿声跟他差不多:“每次吃火锅,都发现最入味的是我自己。”

    那石涧仁就明目张胆的凑着到处抽抽鼻子,那无耻的样子要是放到见仁见智的画面中会让观众大跌眼镜,浓眉大眼的石正经居然也这么猥琐!

    齐雪娇又出神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身影:“你知道……今天我最高兴别人对我们的哪句评价么?”一边说还一边把石涧仁的双手拉到自己的腰上,指导他别只会傻乎乎的拿着毛巾东游西荡找不到重点。

    石涧仁抬起忙碌的鼻子懵懂:“哪句?”这时候他智商下降得有些快,都不愿去猜了,特别是齐雪娇顺手把那毛巾给扔了以后,注意力都到手感上去了。

    还好齐雪娇也不是要考问丈夫:“曾凯仪说我身上有你那种喜欢装模作样往后退一步隐藏自己的味儿。”

    石涧仁把脑子从鼻头和手指上收回来些:“我觉得用收敛这个词来形容更好,我们应该从来都没有炫耀自己的必要吧,况且从善意的角度来说,这也能让周围的人都感觉舒服些,我觉得我的目的是这样,而且收回来的拳头,在需要用的时候会更有力一些。”

    齐雪娇好听的嗯一声,转头用鼻尖在丈夫的耳朵上拨弄下提醒他继续:“心理学上这叫同步倾向,synchrony tendency,只会出现在相互欣赏和彼此倾慕的两个人之间,两个看不惯的人绝对不可能这样,很多相敬如宾的夫妻之间甚至连长相都会慢慢变得趋同,就是这种心理趋势的结果。”

    石涧仁感觉又学到了面相学的新知识:“还有这样……不过我们俩口子要长相趋同,难度有点大,差太多了,我这么丑!”

    说到这里还有把两人脸凑到一起看镜子的举动,这别样的赞美让齐雪娇很快就咯咯咯的笑起来,还愈发的刹不住车,眼睛笑得都眯成月牙缝了,石涧仁慢慢的把两人的脸摩挲在一起,感受着对方心领神会的配合动作,心里感到无比舒畅,比自己用什么平心静气的养气功夫让情绪平和下来便捷多了,而且这种安平喜乐的心情如此的发自内心,感觉生命如此美好。

    当然两人的脸蛋确实差得有点多,齐雪娇是那种英气却混着妩媚的脸蛋,主要可能就是眼眉之间最特别,明明眼角媚气却眼神澄清,眉毛细秀却不轻佻,这就很容易让人看了觉得好看并留下深刻印象,特别是在石涧仁这黑脸膛衬托下,狮鼻阔眼的粗犷风格对比下,更显娇柔,比平时单看都女人味儿得多,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二十四小时内雌性激素分泌旺盛的缘故,喝了点酒的脸蛋更是面若桃花水盈盈的。

    也反衬得石涧仁看似憨直的方嘴唇厚只能说是有种隐藏的温和沉静,他真说不上现在流行的白皙俊秀。

    齐雪娇还是安慰了丈夫:“没事的,没事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因为眼瞎,你看她们都曾经眼瞎,觉得你什么都好,你要做的就是以后只能哄我笑,尽量减少逗她们笑,因为医学证明人在大笑时容易闭上双眼,你经常让我笑,眼睛眯起来就看不到你的模样了,多好!”

    石涧仁也忍不住哈哈笑了。

    有妻如此,确实是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