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4、是以退为进还是真的告老还乡
    关于何戈跟曾凯仪之间发生了什么,石涧仁不问也没听说,直到下午下班回家,齐雪娇才给他简单描述了下:“我都只是隐约听说过,你俩谈话的时候打了个电话问建国才知道,何老三那边出事儿了,涉及到政策上的问题,而且是不同观点的政策,我也不跟你多说,未来我们也不碰这个,对吧?”

    石涧仁点头:“老曾同意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唐网的整个资本运营构建上面,从现在开始就得开始准备,境外多地上市,包括美国跟新加坡、香港等地,最后再杀回国内来,这一盘子事情比较大,她先不提供任何干扰协助的观察影视公司上市过程,嗯,她对这个是知道的,也判断仁行天下跟我们有关,但没想到我们一分钱股份都没,穷哈哈的两口子。”

    齐雪娇就哈哈笑:“那你跟她说了我们要退出回老家的事情没?”

    石涧仁点头:“说了,她也不是很在意,知道我们多少还是会有影响力的,虽然我认为五年后可能也没啥影响力了。”

    齐雪娇尽量酸溜溜点:“唉,还是有的,你不是打算把我俩那些股份分一部分给吴总监嘛,看在丢丢的份儿上,可能你还是能影响点股份的。”

    石涧仁脸皮厚:“那如果混不下去了,再……对,我早上跟吴总监说了下,我想把丢丢跟我们一起带回去,你有意见没?”

    齐雪娇还是愣了下的:“你让我一起步就是后妈模式?吴总监愿意放手?哦,我会视如己出的,最多给点馊稀饭之类喂孩子,不可能我来喂奶吧?”

    石涧仁看了眼自己那脸大不害臊的老婆,确认她真的不为难:“因为我觉得他们现在带孩子有点问题,况且我也想试试复制下我当初的成长过程,中和一下,就这几年时间能不能打下些品行的基础,也算是为我们未来的孩子积累点经验。”

    齐雪娇已经没羞没臊的捂嘴笑了:“好像有点不好吧,把别人的孩子拿来做实验,虽然这个别人也要打上问号……”

    石涧仁一本正经:“我会视如己出,会全心全意教育的,石正经还是有点名声吧。”

    齐雪娇终于作怪:“小艾呢,视如己出就应该一视同仁啊。”

    石涧仁叹口气:“要我说呢,都带回去才最好,孩子不孤独,但小艾首先是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其次最重要的,洪老师肯定舍不得,她和吴总监的心态截然不同,只要能把孩子抚养成才,吴总监是可以忍受几年远离孩子的,但洪老师有很强的补偿心态,毕竟小艾已经懂事吃了几年的苦。”

    齐雪娇眯眯眼嘿嘿笑:“所以说还是老吴这心思灵动最老到啊,不在乎一城一池,但该攻打的山头那就不顾一切都要插上红旗……现在我很好奇你那一晚的表现是什么样的,改天有机会我跟她聊聊这个事儿。”

    石涧仁终于告饶:“别……行么,千万别……”电话响起来,齐雪娇满脸捉弄的从石涧仁裤兜里摸手机的时候还吃豆腐:“猜猜是哪位红颜知己?”

    结果是朱宏涛,一点都不兜圈子:“下午小杨才给我汇报了你的情况,怎么回事,记得我曾经还提醒过你很有组建家庭的必要,一个完整的家庭才是完整的人生,可你怎么从结婚突然一下就走到了要辞职的地步,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们培养这样一位统战人才,优秀挂职干部,付出了这么多,怎么能说走就走?小石,过来,跟我当面好好聊聊。”

    石涧仁敢当面抗命:“部长,下班了……我昨天才结婚,该陪家里人啊。”

    朱宏涛显然已经调查过石涧仁娶了何方闺女:“对,前年舍己救人的齐雪娇同志,也可以一起来参观下江州市统战部嘛,这也是你的娘家,带妻子到娘家来走走是很正常的,对不对?”

    石涧仁侧眼,一直帮他拿着手机凑耳边的齐雪娇点头笑笑,石涧仁就答应下来,把车开过去:“我觉得应该还是主要针对我,想把我留下来,对吧?”

    齐雪娇笑:“嗯,我家这种情况,跟他们的体系不同,除非你这样连我爹妈兄长都一股脑的认同才愿意全力协助的,别人真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也是没门儿,我爸妈随便说句什么,都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主要还是你优秀,别人不图我这啥。”

    石涧仁就得意:“嗯,那是,中国好女婿嘛。”

    齐雪娇忍不住伸手收拾司机:“调皮!你说你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皮呢,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这时候不想跟我妈说太多,其他女性朋友又都是你的红颜知己,你知不知道我很有种锦衣夜行的感觉,所有这一切的喜悦情感没人可以分享,多难受!”

    石涧仁惊奇:“你难道不能跟我分享么?”

    齐雪娇就满足他打掐好几下,然后又帮忙揉揉:“唉,还是太快了,你这个转变还是太快了,你想想,当初我受伤时候才确认了我自己有这种感情,你受伤住院我才确认你心里应该有点我,哪怕是一丁点,也确实有交流的成分,但好歹我们一直都是精神上的伴侣,谁能想到……想到……”说到这里不知想什么,她还居然有点脸红了。

    石涧仁也得尽量让自己别想那些风光旖旎的场景:“是,我本来也想慢点,先支应了你妈,我俩回来慢慢顺着谈恋爱的步骤一直到离开江州回老家前再结婚,可这种感情上的事儿铺天盖地的,我自我控制了二十多年,能不能在这件事上任性下?现在看起来我们可以再装着谈恋爱嘛。”

    齐雪娇笑得连手都懒得收回去了,一直放在石涧仁手背上,有想尝试放他大腿上,但两人都有点哄笑,那就相互心照不宣的用手指打架玩儿。

    这种叫做默契的东西太难得了。

    所以把车停在政府机关的时候,两口子并没商量什么,但跟石涧仁并肩而立的齐雪娇面对朱宏涛已经摆足了夫人的姿态。

    朱宏涛还是不能免俗,哪怕以前跟齐雪娇有在各种场面接触,今天才是感觉比较私人的,先带着齐雪娇介绍了一下这边机关单位的情况,虽然是直辖市,但一直在这片有抗战民国风格的老建筑群里办公,虽然已经早就过了下班时间,依旧还是有不少灯光亮着在忙碌,齐雪娇也回忆了下自己从小跟着母亲在机关单位的见识,宾主带着友好的气氛回到办公室继续深入交流。

    既然是这样,石涧仁就把之前准备大篇幅讲述自己为什么要退出所有股份、所有权和社会职务的废话改成了已经给家里人商量过,老丈人和丈母娘都很赞成自己的做法:“乱世之名,以少取为贵,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现在是乱世,但在这个资讯复杂,各种思潮观点百花齐放的时代,也许人人都想获得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还是觉得需要懂得克制,我已经得到对我最宝贵的家庭,那就要知足。”

    估计最近几天已经对这种狗血情话麻木了,齐雪娇不跟石涧仁腻歪,侧坐在沙发上很有讲究的面对朱宏涛,轻轻颔首带笑,好像石涧仁说的都是官面话,她也听得习以为常。

    搞得朱宏涛还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仗着年龄大来摆架子,始终摇头不认可石涧仁完全辞去所有社会职务:“你已经在统战部挂职工作了三年多,体制内的流程情况非常熟悉了,而且今年还是江州市的全国代表,任期是五年的,不可能说走就走啥都不管了,况且以你的年纪,致仕是不是也太早了点?”

    齐雪娇只需要拿眼角瞟一眼丈夫,石涧仁就知道解释:“宏涛部长开我的玩笑呢,古时候的官员除了因为孝道这样的特殊情况,致仕退休都得在七十岁左右,我这本来就没有进入体制内……”

    朱宏涛已经看准这点了:“全国代表大会代表那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成员,别说你没学习过,这可是参政议政的基本条款,虽然你不是党员,不必受到党纪约束,但作为一个现在做出了相当贡献的无党派人士,不可能这样推卸自己应尽的义务吧,石太太你觉得呢。”

    齐雪娇就是来和稀泥的:“涧仁呢,肯定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只是我俩的实际情况部长您也清楚,一方面大唐网正在蓬勃进展,另一方面他在文化产业上的节目主持什么的很容易受到网上舆论关注,可能对我俩的婚姻状况会有各种不同解读,我们认为最简单的回应就是行动,无论认为我们是为了什么的,我们把所有利益包括权力都放弃,这个做法可能是有点书生气,但确实更符合涧仁的形象,以他现在才二十七岁的年纪,肯定还会有再努力奉献的机会,他也永远都是江州统战部的兵嘛。”

    打起官腔来,从小就是先进人物的齐雪娇可比丈夫娴熟多了,所以真的就跟国事谈判一样,最后石涧仁继续挂着个代表身份,只是已经从全国级降格到市级,这样不用必须参加一次次会议,却有义务提交各种建言献策。

    齐雪娇确实也是最了解丈夫的那个人,以石涧仁的品性,在这样需要兼济天下的时代,怎么可能让自己独善其身的远离庙堂?

    况且两口子想偷偷摸摸享受点二人世界哪那么容易,告辞出来在车上才发现两人关了铃声的手机都有一串拨打记录。

    然后短信留言里柳清和吴晓影都发信息说邀请齐雪娇一起吃饭,纯女性聚会,洪巧云、耿海燕、纪若棠她们都会来,祝贺她结婚。

    这不去还不行,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