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2、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道路非所愿
    杨武军肯定不知道石涧仁这一早上经历了什么。

    十一点过的时候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出了电梯间就问前台,得知石涧仁已经回来,肩上的包和拎着的密封茶杯都没有放,直接过来石涧仁茶座边:“仁总好,这几天在平京的工作还顺利么?”只是例行的寒暄,却立刻从石涧仁的脸上看出点啥:“怎么?”

    石涧仁肃清自己的情绪状态:“啊?没什么,正在清理我手里面的工作项目,平京的事情还好,西进项目进展顺利,我录了两天节目,挺好,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杨武军确认石涧仁之前凝重的表情确实消散一空才坐下从自己的单肩斜挎包里取出记事本,有点跟领导做汇报的模样打开:“前两天你不是不在么,开了几个会,其中国资委去年年终不是把你作为先进代表报上去嘛,今年准备选派你到中央去参加巡讲团研讨会……”

    石涧仁只是静静的听,没有立即开口说。

    杨武军也就是按照工作职责把跟石涧仁有关的事务通报一声,然后翻篇说正事:“经过这近半年的工作摸排,在市委市领导、市委统战部各级领导指导下,还有市新知协各位领导的重点关注跟亲自督促下……”他那特有的恢弘嗓音在这片空间里让整个内容都显得正式了很多。

    石涧仁等杨武军断句才轻声:“我俩说事儿,就不用按照书面语的格式来了。”

    杨武军立刻嘿嘿笑:“好好好,八股文说惯了,担待下,总之就是这半年我们市新知协已经把全市4872个各级新社会组织摸排了一遍,在……嗯,非常感谢大唐网技术部门为我们做了个筛选软件,把近五年来的各种信息、报表、社会活动录入以后,再加上我们重点拜访过的三百多家,所有社会组织协会的活动状况一目了然,哪些组织从成立之日起就只是个空架子,哪些又在实际发挥作用,我个人非常惊讶这种电脑软件协助筛选的效率。”

    石涧仁听高开明好像随口说过,那是个极为基础的小软件,都不稀得说或者收费:“结论是什么呢?”

    杨武军认真的组织下语言:“结论是我们新知协覆盖的群体只是极少数,总体来说还是收入比较高的重点行业,而且还是这些行业内最顶层的那部分金字塔尖人物,譬如律师协会大部分还是比较艰难的,从这几千个社会组织的摸排看来,江州市新阶层人士超过十万人,实际上能被我们发动并统战起来的只有极少数,绝大多数人并不清楚自己的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和权利,我建议可以把新知协的未来工作重心放在这个方面,发动疏通统战渠道到基层去,让更多……”

    石涧仁还笑着打岔:“不是只统战值得统战的那部分人士么?”

    杨武军的严肃态度再次被拉下来点,又嘿嘿笑:“以前这么想,上面怎么安排我怎么做,怎么保险我怎么做,跟仁总和各位工作学习一段时间多少有些新的体会,统战工作到底是做什么的,除了文件讲话中那些字面意义,更重要的实际意义是什么,这么想我就知道我该做些什么了。”

    石涧仁说得比较直白:“其实根据我这个党外人士接触的几年里,统战部门在各种政府部门序列里面并不怎么靠前,但实际上这个部门又是大有可为的,因为相比其他很多部门的体制比较固定,统战部门的工作不停在变化,这就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连国家层面也在摸索新东西,所以摸索新方向,揣摩新工作方法,只要解决了自己的思想问题,干起来就比较容易出业绩。”

    杨武军兴奋的点头:“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可以深挖的项目还很多,现目前关于新阶层人士如何拥有安全感也是个热门话题,国家如何保障新阶层人士的上升空间……”

    可这个时候石涧仁居然泼冷水:“但杨处,我俩相互交往从开始就是交浅言深的,现在我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摸索新事物,那往往又带着很大的风险,特别是政治风险,别因为发现一片试验田,就忘记了这方面的残酷,循序渐进或者懂得分寸才是最重要的。”

    杨武军惊了下,可能没想到石涧仁这么直接,停顿下才问:“你觉得这其中有问题有风险?”

    石涧仁摇头:“我不知道,但理论上来说风险陷阱无处不在,比你我聪明的人从古到今多得很,为什么很多人选择明哲保身,为什么常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因为害怕这种风险,因为这种残酷也是永远都存在的,我只是提醒你。”

    杨武军终于感觉到:“你不是个明哲保身的人吧……这是在告诫我?为什么突然这样做?”

    石涧仁笑:“别那么敏感,杨处,老实说你这块出大问题的可能性不大,路线问题就更不太可能,但摸索前进总会付出些代价,站在总体发展的角度,这是多么正常的事情,总得允许一定比例的错误,但在经办人或者实际运行人这里犯错那就是天大的事情,我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提醒你,以后在做类似的工作决策的时候,反复掂量,是不是合适,合适于这个时代,合适于这个浪潮,合适于这个社会,有些东西也许是真理,但不一定适合当时的情况,我俩私底下讨论是回事,上报提请文件那就是另一回事,你是个有远大前程的人,切记。”

    杨武军更清晰直觉了:“你……要调动离开新知协?”

    石涧仁点头:“不是调动,是辞职,我已经在平京口头给苏会长说了,回来这几天整理好工作再给宏涛部长和曹处长正式谈,给你也算是协会内告知,你有非常强的行动力和思考能力,曾经我俩讨论过的放纵,在你这里变成了改过,这种扭转并且面对的能力更加可观,那么下一个需要注意的就是傲字了,王阳明曾经说千罪百恶,皆从傲上来,这话虽然有点加重语气的夸大,但对你来说,哪怕这一次做不了成绩,我也相信你一次次尝试努力总会出成绩,如果多经历几次失败也还好,打磨下,现在我反而怕你这次立刻就成功了,你那傲气要是展开以后,恐怕你自己都意识不到会带来多大的危害性。”

    又是这招,杨武军本来诧异的辞职事务,立刻被石涧仁这番忠告带走了所有注意力:“啊?”他多聪明,石涧仁这种话简直是在点拨他,或者现在是他最能够听得进去意见的时分,光是看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能铭记在心了。

    石涧仁满意的点头起身:“杨处,聪明人容易被聪明误,因为习惯于聪明便捷的解决问题,就不会愿意下笨功夫,做事很容易浅尝辄止,但成大事者必然需要足够的坚持和积淀,你这半年或许在别人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的借调,就是沉下心来做笨功夫,未来会从中持续收益的,记得这时候的初心就好,祝你未来一切顺利……”

    杨武军估计是在专注的把这前后几句话的核心给提炼出来,还在自己的小本上快速写了几个字,然后才慎重的跟着石涧仁起身:“石先生确实是有眼光的人,光是刚才这一刹那的回想,这几天我似乎都有些迫不及待甚至傲气了,现在突然就一背的冷汗,能认识你,确实是我三生有幸,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辞职,但非常希望未来还能跟你一起共事。”

    石涧仁已经比较清楚体制内的职务关系了,譬如这样当过处长的如果暂时干别的,当然不会降职,没有相应的处长编制就会给个同级别的调研员称呼,实际上行政级别还是处长,直辖市的处长已经是很多公务员的生涯终点,但在杨武军这个三十多岁的希望之星这里不过是起步,能这么不问去向就表达态度已经很难得了,石涧仁却给他个极为简单的回应:“我结婚了,要回家伺候老婆孩子。”

    杨武军这下才被天雷滚滚的惊了个外焦内嫩:“啥?”

    石涧仁不跟他多说了:“接下来麻烦你帮忙把新知协这边的工作再梳理下,下班时间差不多,我得去陪老婆吃饭了!”说完就很有些迫不及待的转身跑。

    留下处级干部难以置信的站在那有点茫然的看外面天色,这货不是被晒傻了吧?

    连杨武军都明白石涧仁未来的政治发展道路跟自己截然不同,哪怕没有什么外力背景,就凭现在展现出来的能力和闫副书记、朱部长等人的赏识,成就甚至可能远在自己之上,居然就为了个结婚放弃大好前程?

    这不矛盾吧?

    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的。

    石涧仁则一扫上午被两连击的颓势,抓了份新知协的宣传资料就快速离开甚至都不坐电梯,蹦跳着顺消防楼梯往下跑,才十几楼而已,简直乐淘淘的冲下去然后戴上墨镜顺着墙根穿过人来人往的大堂,一路上假装低头看宣传资料,就差直接挡在脸上了。

    出门拐弯进时代坐标,到二楼边角一家茶餐厅兴致勃勃的点了饭菜,躲在角落里,起码二十分钟以后,齐雪娇也才戴着副墨镜急匆匆的进来,而且还是一看见丈夫那欲盖弥彰的躲闪眼神,就忍不住笑,先心满意足的踹了一脚才坐下来,又忍不住起身换到石涧仁旁边坐下:“辛苦你了……”

    石涧仁还满不在乎:“说好了先来先点菜嘛,不辛苦。”

    齐雪娇直接上筷子表达自己的热烈情绪:“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都在内部网上听说了!”

    石涧仁哈哈:“看来你上班不认真!那有没有走神想我?我有……”一边说一边上手勾肩搭背搂腰。

    齐雪娇才是有点捂头,怎么嫁了个这种人,真的跟那种初尝禁果的小公鸡差不多。

    不过女人在这时候总会甜蜜感满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