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1、一动不如一静
    为官为相,为将为帅都得有冷酷的一面,远了不说,苏联卫国战争初期就是不停的用大量没有装备没有训练度的士兵去填充消耗德军的资源,同时坚野清璧的毁掉一切可能给予德军的生活资料,那都是用活生生的士兵性命跟老百姓的生存换取战略上的优势积累,耗费了数百上千万人的性命!

    这种时候能说那位元帅的战略决定是冷酷到没有人性?

    那是为了挽救整个国家的存亡,为了挽救几千万人或者整个二战的局面,关系到世界大战各参战国过十亿人口的生死问题。

    所以慈不掌兵几乎是古今中外的共识。

    很多帝王术、权术还有讲究所谓的灭情之类玄之又玄的说法,妇人之仁、心性良善甚至都是不能身居高位的缺点,是政治不正确的污点。

    谋士也同样,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八十万曹军性命,这可是行业最顶级的派头,可惜石涧仁做不到:“你觉得我冷酷么?往小了说我希望风土镇路边卖红薯的阿婆都能过得好,往大了说我在竭尽全力的去协助大唐网去改变制造业,明明我们可以选择更有暴利的房地产,更有渠道内幕的资本金融市场,只要能赚到钱,再做慈善不就行了?可我舍不得伤害过程中的每一个人,你说我这能算是冷酷么?”

    纪若棠都牙尖舌利了:“可你性格软弱的对一个个女性都温柔舍不得伤害,最后却落得这样的局面,当你终于不得不选择的时候,那就是对其他人最大的伤害,更不用说这种藕断丝连的局面对你选择的那个女人都是伤害,还不残酷?”

    石涧仁不辩论:“我是真心实意对待每个伙伴朋友,如同我们已经是亲人一样的关系,你也该叫齐小姐一声嫂子,我将非常用心的开始经营我的家庭生活,这是对她的尊重,至于其他人怎么看我并不在意,不想把这件事公之于众,与其说是我可能会面对很多攻击,不如说我是担心毁了不少人心里的信念,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点信念,结果认为我也犯了软骨症,追求荣华富贵去了,仅此而已,给你说,也是为了让你能清楚整个来龙去脉,用平静的心态面对生活,生活会解释一切。”

    纪若棠一丁点耿海燕爆发的那些征兆都没有:“我很平静,你是什么人,我当然清楚,你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不是卑躬屈膝,你是只要为了能达成理想,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娶个什么官家的老婆真算不了什么,只是这个选择我略微吃惊,原以为作为电视节目或者文化产业的灯塔效应才是你最中心的龙头目标,加上慈善事业和读书会这两个基本点成为辅助,形成完整的经济收益、产业结构就是未来的三驾马车,结果没想到你权衡的结果居然可以冒丢掉灯塔榜样的风险来促成大唐网,看来大唐网才是你最为看重的那个环节,我的确是判断错了,一直以为大唐网只是你用来凝聚团队的工具,好歹那位倪大明星才是你这个阶段最合适的选择。”

    石涧仁无奈的看着女总裁:“糖糖,我一点都不否认你已经成长为了出色的商人,而且你还拥有很宏观的大局观,独立思考能力也是上佳,但我这次不是这样考虑的,仅仅是我结婚了,糖糖,齐小姐仅仅作为一个女人,和我做夫妻是很有默契也很有幸福感的事情,我们暂离几年,也是想把这些谋划猜测的成分降到最低,祝福我,好么?”

    猜猜纪糖糖说啥?

    二十四岁的青春美颜笑眼姑娘继续保持那个类似研究员的考究动作慢吞吞:“人这种动物,最擅长自我暗示,你在暗示你的婚姻会幸福,或者说既然开始了,反正都要过日子,那就朝着开心的日子去过,这种心理暗示也没错,我很赞成。”

    石涧仁不抠字眼:“行,你赞成就行,我想想,还有谁没说来着……”

    结果纪若棠没打算放过他:“在过去的那些领域里面,你是我的精神导师,人生引导者,但如果进入到爱情或者说男女恋情这个小分支里面,恐怕我比你懂得多,别忘了十七岁的时候我就打算找你去给我妈当小男朋友,因为她换来换去那些男人真的不太靠谱,打小我就看戏,比你懂得多……譬如看你说得这么坚决肯定,跟齐小姐上过床了吧。”

    果然,石涧仁顿时有点招架不住:“那是我夫妻之间的事情,就算是妹妹,再好的工作伙伴也不涉及这个吧。”

    纪若棠都不笑的:“正因为我是你妹妹,我有这个义务提醒你,对于你这样初尝禁果的年轻男性来说,被身体欲望吸引很正常,而你又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个会被身体欲望击败的人,所以一定要给自己找个高尚合理的精神借口,那就是真爱她,其实说到底还是迷恋欲望,又或者迷恋她能给你的那种母性,起码现在你用这个来自我暗示自己。”

    玛德,石涧仁觉得自己在作茧自缚,费劲的送各位去读书提高自己,最终就是用杠杠的战斗力来面对自己,刚回来的时候似乎还没察觉,原来是要遇到这样的爆发点,耿海燕还是那个暴龙妹子,纪糖糖也还是那个人小鬼大的暗夜精灵,使劲捂头或者揉眉心的动作都不用做了,会被抨击的:“糖糖,我孤身一人长大,现在就是想结个婚,齐小姐是最合适我的人,好嘛?理解下!”

    就差磕头求饶了,纪若棠还是一动不动:“除了你,我还不是孤儿,你可以选择不听,甚至撵我走,但我有这个义务提醒你,爱情方面你真的是新手,啥都不懂的新手,因为过去二十几年你一直回避学习这个项目,现在如果还不听我这个专家级的妹妹剖析,是不是不合理呢?”

    石涧仁想反击:“你什么专家级,你母亲也是个案,不具备普遍意义,你自己更是才多少岁,你也没有……”

    纪若棠没表情:“你忘了?我妈都说我比同龄人成熟,你恐怕也不知道除了看妈妈身边那些各种叔叔阿姨的故事多离奇,所谓贵族学校里面早恋上床的比例有多高,到美国看那些出国留学生之间排解寂寞的桥段有多少?我一直都跟看笑话似的看那些小孩子折腾,好比你现在这样。”

    石涧仁无语:“我怎样?”

    纪若棠平铺直叙了:“男女之间彼此感情,一起过日子前是一回事,一起过日子后又是一回事,这个你承认吧?”

    石涧仁不吭声,有点警惕。

    纪若棠还能结合专业呢:“好比我们这酒店旅游业最常见的理论,你到一座新的城市旅行,觉得美轮美奂,爱得死去活来,其实只是花钱享用了这个城市最好的部分,蜻蜓点水的不过是个游客,觉得格外美好,但真的搬到这个城市长住,家长里短,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就未必是那么回事,相处,也是同理。”

    石涧仁不得不承认纪若棠居然继承了自己攻心为上的技能,什么时候把这招也偷学去了,他犹豫下居然点点头。

    糖糖不得意洋洋:“你跟齐小姐没在一起长住过吧,是不是真的合适,真的命中注定还两说,所以这会儿你跟我说是因为真爱,那就是你盲目了。”

    石涧仁没固执己见:“嗯,你说的有道理,我会把这建议放在心里好好经营这份婚姻,谢谢你的提醒。”

    纪若棠却得寸进尺:“一对儿伴侣的成长是不一样的,很可能各人在自己的每个人生阶段,适合的伴侣不同,所以婚姻制度是允许离婚的,有结婚的自由,那就自然也有离婚的自由,一段关系有进有出,才算是比较科学,我也就是提醒你,别钻牛角尖。”

    哎哟喂,石正经多少次在节目中义正言辞的给别人建议不要钻牛角尖,今天却被这样老气横秋的教训了,看着咫尺之外的那张精致柔和的脸蛋,石涧仁真是重新认识了这丫头片子:“婚姻是种社会契约,包含了对另一个人的忠诚承诺和婚内义务,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会用心的。”

    纪若棠还能最后挽个圈:“我不会劝你出轨,那不符合你的价值观,任何婚内出轨,无论用什么理由那都是耍流氓的背叛,但你也别动不动就以为这辈子就真的非她不爱,婚姻生活,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平淡下来。”

    不等石涧仁说什么,她已经站起来,上半身越过小玻璃茶几压低了声音,像情人间的窃窃私语又像居高临下的警告:“很多人会在我们的一辈子里来来去去,但我会一直陪着你,保证让你的一辈子都跌宕精彩,这是谁做我嫂子,都会面临的挑战,日子还长,我比她小了快十岁吧,等阿姨们慢慢老去,才是我们的时代,我很有耐心的,哥,我说了我会一直爱你,你也承诺了一辈子都照顾好我,所以注意身体,回头我安排人给你每天炖点补品,别让嫂子把你给熬成药渣子了,悠着点,这辈子还长呢。”

    然后缓慢又稳定的在石涧仁额头亲一下,石涧仁想往后躲的,姑娘眼里陡然冒出来一股强硬的眼神,才是今天她唯一的目光变化,就定住了石涧仁,只觉得那软软的唇瓣触碰眉心以后,笑笑转身安静的走了。

    这一静,明显比耿海燕那一动还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