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70、算无遗策也是种病
    石涧仁狼狈万分的回到新知协的办公室楼层,为了给这个在全国统战系统都有较高意义的社会团体打造门脸,连地产公司都是跟物业、物流公司好几家公司挤一层楼,这里宽敞明亮的独享,没有领导的独立办公室,也没多少工作人员办公区,整层楼开敞式装修设计,更像个中式茶楼或者活动中心,石涧仁在自己那玻璃茶座似的小圆办公桌边坐下来,借助这宽阔的空间和身边落地玻璃外的城市远景,好一会儿才算是平心静气。

    机灵的协会前台给他端了茶过来,这边没有专门配备的秘书助理给秘书长,但所有工作人员都算是他的直接助理,毕竟也没什么具体的业绩要求,主要就是梳理整个江州市的各种行业协会的类似工作,杨武军算是实际操作的,本来统战部派过来的联络员完全可以虚应事务很轻松的,但这位已经变更行政级别成了调研员的前培训处处长相当忙碌,把整个协会工作人员也撵得挺忙,可能他有培训处长的工作经历,很擅长推动工作气氛,整个协会并没有想象中的松散感觉,前台都很有眼力:“杨处在市里面开会,说您要是回来希望今天能抽空等他会面谈谈。”

    石涧仁点头:“我今天都会在大楼,有找我的都可以安排联系。”

    前台姑娘留下个明媚的笑容回岗位了,背影也还有点摇摆好看。

    说个笑话,其实石涧仁从在酒店做执行总裁开始,就觉得漂亮姑娘真的不是个稀罕了,甚至等到影视集团,有趣又有能力的漂亮姑娘那也是层出不穷,仿佛越往上走,就像能遇见更多志向远大、能力出众的人才一样,漂亮脸蛋这种资源也会越来越司空见惯。

    所以这时候能不能勾搭乱搞反而是其次,重点在于自己能不能管住自己的裤裆,特别是石涧仁终于有点食髓知味了以后。

    使劲揉了揉额头太阳穴,尽量把思维从男女关系中拉扯出来,打开自己的电脑,结果刚刚联机喝了口茶,自动登陆的聊天软件就跳出来柳清的询问:“你跟耿小姐谈得怎么样?不是很愉快?”

    吴晓影的留言甚至还在一两分钟之前:“哈哈,被收拾了吧,活该!看你怎么收场,这下估计纪总裁也会很快知道了。”

    石涧仁顿时有些伤脑筋,刚才食品公司那一幕几乎就是在上百人面前的戏码,成天各家公司都在食堂用餐,各家企业之间多少也有老乡、情侣甚至夫妻、朋友的情况交叉,这种八卦肯定能够迅速的立刻传播开了?

    这不是上班时间么,一个个的关心这种事情,什么时候才能把四个现代化建设好?

    吴晓影还提醒石涧仁去看博客,据说现在倪星澜的博客愈发火热,石涧仁干脆不回应,专心把唐建文和万乾传递回来的文件梳理了解下,可聊天软件可以放在一边,电话很快就追过来了,果然是纪若棠有些好奇的打听:“怎么回事?听说你刚从平京回来就公开跟耿妹子又吵又打的,你不可能有什么事情惹着她……难道是你又勾搭了什么姑娘被她发现了?”

    石涧仁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是这栋三十三层大厦里的移动笑话包了:“嗯,是有些事情,你在办公室没,我过去跟你也交流下。”

    聪明如纪若棠可能从这个也字就瞬间明白了,又或者之前打听的好奇口吻都是信手拈来,现在声音立刻变凝重:“什么事,也值得我又吵又打么?”

    其实在电话或者聊天软件里面说,才是最轻松也最能逃避的,但石涧仁显然不愿意回避,或者说他更习惯于面对面的获取反馈信息:“同一件事情不同人会有不同反应,我当然希望你能做出最成熟的的选择,稍等,我马上过去。”

    纪若棠干净利落:“不用了,我已经到了……”说完听见挂掉电话声音的石涧仁抬头,穿过自己身侧的茶楼式博古架,石涧仁看见纪若棠已经拿着手机越过前台边了,同样是ol装,柳清穿出来是生人勿近的距离感,吴晓影带着风情万种,耿海燕则充满生机勃勃,只有纪若棠是颐指气使的总裁范儿,哪怕是件衬衫加工装裤的组合,宽松的香槟色衬衫和米白色的长裤凸显出了几分优雅跟知性,还让纪若棠的身高都拉长许多,手里再拿着个圣罗兰的手包,顾盼生姿之间的气质都是成熟高傲的,或者说这会儿特别加强了这种气质。

    反正前台是不敢随便说啥,小心引导着过来,纪若棠掸掸手指示意退下的动作都让人不敢反驳,坐靠在石涧仁对面的椅子上还有拨开自己披肩发的动作:“说吧,什么事情能惹得耿小姐都发脾气。”

    石涧仁这里确实一点都没有办公室的气派,更像是普通茶楼里适合两三个人围坐的玻璃茶几,椅子都是那种铁花的,不过二十多个人享用一层楼的好处就是其他人感觉离这里很遥远,而且分成好几个活动区、交流洽谈区之间还有不少博古架、书架、吧台什么的,不会跟在食品公司那样现场直播,用柳清的话来说这一层楼的坪效是最低的,也就是每平方能产生的经济效益最低,但政治效益哪能这么评估呢?

    所以这会儿石涧仁说话也不怕别人听见,反正从前天到今天都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很熟练:“昨天我跟齐小姐在平京拿了结婚证,现在已经正式成为合法夫妻……”停顿一下,确认纪若棠也没有爆发的迹象才继续说完:“不可避免我跟她的婚姻会被打上些功利符号,所以忙完这阵子,我跟她就主动解除所有职务跟经济关系,回我老家去过几年日子,我也算是休息下,就这样。”

    如果说耿海燕是火辣的脾性,给人狂放性格印象,纪若棠就是甜美,沉静,谋定而后动的模范,只不过跟耿妹子实际上隐藏着的底层聪明人的狡黠类似,糖糖骨子里的坚韧和固执,才是她俩都能各自成功的关键所在。

    特别是纪若棠对石涧仁的那种特殊独占情绪发作的话,不会比耿妹子收敛到哪里去,但现在却比耿妹子的反应平静多了,还好整以暇的等石涧仁说完才单手用直角手指动动说话:“也对,差不多这个时候跟她结婚,齐家才能全面介入协助,筹码才能最大化,我不惊奇,昨前天看见大唐网传递回来的一系列关于收购新网站和西部铁路进展的文件协议,我就有点猜测,你应该是做出了大动作,然后呢?”

    这种面对一个无比精明合作伙伴的局面跟之前的区别又太大了,或者说石涧仁很清楚这不是糖糖的真面目,往往越平静的湖面下蕴藏的风暴就越吓人,他甚至有点偷偷拉响警报:“没什么然后,我刚才解释了,不可否认我跟齐小姐的结婚能得到不少协助,但婚姻的基础还是我爱她,现在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爱她,所以之后的工作就是移交给你和各位,继续前进,继续努力。”

    纪若棠动态都没变,其实这时候观察下她斜倚在椅子上的动态,翘着二郎腿的长裤格外秀美,神情也是专注而成熟的:“任何感情都是基于各种利益衡量以后产生的结果,刚才看见吴总监还发布了消息,那位平京的曾女士仿佛也要过来加盟了,也跟这次联姻有关么?”

    石涧仁像是在教学生:“没有直接关系,但肯定有连带效应,万乾对于操作酒店集团或者影视公司上市几乎到了他的能力上限,要突破那得有一系列的实际运作经验跟人脉,除非跳出江州这个层面到平京甚至国外那些顶级资本市场去经历几年,所以大唐网未来走到资本运营阶段的时候,数十亿甚至更多营业流水,数年到十年以上没有看到利润增长点的行业特点,这都是需要大手笔运营来保持前行的,曾女士是我认识的人中间最合适的,所以我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也要为大唐网发出讯号,根据我的观察,她实际上是会有所考虑,但最终促成她来,或者说今天来而不是明天甚至年底,我想确实跟大唐网这一系列进展,也就是我和齐小姐的婚讯传出来有关系,这跟炒股获得内幕消息一样,她肯定会考虑其中的砝码重量。”

    纪若棠也真的像学生,还是很好学的那种:“那么你是不是也考虑过,假如你跟齐小姐结婚以后暂时离开这个团队,又需要曾女士来接棒提供足够的高层保护呢?又或者说为了防止齐小姐的家族彻底吞并我们,你才引入这样一股力量来相互制约抗衡呢?”声音不算大,但内容有点骇人。

    石涧仁多少捕捉到这妮子的思路,开始头疼的揉眉心:“糖糖,我没有这样的谋划,起码主观上没有,我不否认现如今国内经济资本在政商关系上是非常现实的问题,这甚至远比我俩当初在风土镇开发区的争论更残酷,也许没有齐小姐,我们的确就会招致曾女士一系列的金融资本冲击或者政府行为限制,但这都是不是我跟这两位建立关系的初衷,齐小姐现在是我太太,曾女士并不像别人以为的那样完全唯利是图,没错,她们代表着权力或者资本,但终究她们还是人,是人就有面相,是人就有生命,都可以交流,而不是都当成棋子或者资源那样来运筹帷幄,谋士面对的是人,人才是最关键的,我没有那么冷酷的算计所有人。”

    果然纪若棠就等在这里呢:“不冷酷?那要怎么样才能轻轻松松的面对生离死别,才能让红颜知己们发挥过光和热以后知趣的退下?”

    啧啧,这姑娘,你要不要这么直指人心的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