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9、功亏一篑
    不过石涧仁确实在内心也得承认过去十来个小时的细节过程里,好像也就是被耿海燕说中了,大白兔的动静是很吸引人。

    但总不能这会儿拿出来讨论闺房之乐吧:“好了,已经说得很清晰,我结婚了,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应该祝福我,同样我认为你也处在光明的大路上,我也想祝福你,能够两情相悦才是最美好的,这是我现在的亲身体会。”

    耿海燕身体前倾,双目圆睁的紧盯着石涧仁,看得出来她在竭力控制自己不要爆发出来,刚才拍桌子的动态都引来外面好多员工的偷看,从坐进来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嘈杂声,石涧仁就清楚这玻璃大办公室里面隔音效果还不错,但遮不住目光,两个人几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谈话,这种体验对石涧仁来说也是第一回,已经在这里上班两三个月的耿海燕想必更清晰。

    她确实做到了狂而不哗,但奔流的情绪仿佛换了个方式表达,两行清泪忽然就从眸子里流出来,姑娘没擦:“两情相悦……就为了能取悦你,我到外地去读书学习,我到县城乡下去陪你,我到全国各地去推销、喝酒、拜把子,如果不是因为爱你,我会做这些事情?我也想相夫教子,我也想能两口子亲热,可我做这么多,还是不能取悦你,还是不能两情相悦?”

    石涧仁眯了下眼睛,看着耿海燕那充满泪水的眼睛,忍住了没说话。

    果然,耿海燕露出个有点嘲讽的表情:“这是不是就是负面的情绪?钻牛角尖的情绪?换任何一个人来想,都会把我这种情绪看成无病呻吟,我自己都知道我是无理取闹,因为我晓得我更想独立,更想好好工作,有自己的追求和梦想,甚至我离开码头,就是不想要柴米油盐变成那些小姐妹那样堕胎、带孩子、跟人厮打、抓出轨打小三或者被喝醉的丈夫打,我才一定要跟着你走,因为我知道你就是另一个世界,以前我从来都不可能接触到的那个世界,好了,现在我什么都有了,有些下属悄悄说我傻,赚这么多钱都给你,可她们知道个屁,我付出的每一分钱都变成几分钱甚至几块钱的回报,这两年收获最大的恐怕就是我,前提是我得维护好整个局面继续稳定前行,只要大唐网能成功做大做强,我就有坐收渔利的最大回报,因为相比老唐老高他们这些经营者,我持有的股份随时可以全部变现,因为我不需要对大唐网持股拥有话语权,只要我想有钱,我就能全部兑现,曾经我想要的,全部都拥有了,除了你。”

    石涧仁还是没说话。

    耿海燕其实是苦笑:“你都算好了的,你知道我虽然脾气不好,但心里面的小算盘永远都会打,我不可能会闹崩盘毁掉大唐网的局面,那样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石涧仁给出了选项:“交叉持股确实是我的初衷,但没有把人性卑劣跟感情因素都算进去,你现在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应该有全盘思考的能力,不过就算彻底跟大唐网等决裂,你也还是有食品公司,谈不上什么都没有,虽然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局。”

    耿海燕摇头的时候,有些泪珠已经滑到下巴上,石涧仁顺手从桌上扯了两张纸巾递过去,姑娘居然没接:“能让平京那什么样的资本大鳄都动心过来谈判的事情,如果我还不清楚背后能带来多大的财富,我才是枉自去读了三年的市场营销,奶茶或者小食品必须依靠巨大的市场体量,看似几个亿的销售额中间的管理成本会逐渐攀升比例,老唐他们经常说干制造业是一分分的赚,搞品牌一毛毛的赚,我都能在一元元赚的金融资本身上剥皮了,别人削尖了脑袋想往上升,我却轻而易举的把最难的起步跟最不可求的资本运营都从你手里继承过来了,你是想用这些财富来弥补我的感情么?”

    石涧仁讪讪的放下纸巾摇头:“你有这个拼搏的劲儿,那就有承担这一切的强大内心,悍泼之气用得好,就会变成强悍,内心的强悍永远比外表泼辣要高出无限倍,我相信你提着菜刀冲到区政府的时候,心里是掂量过这到底值不值,临界点在哪里的,你实际上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了,只是在需要用的时候捡起来用用而已,用一个粗鲁甚至有点莽撞的乡镇企业家形象获得最大的利益,这点试问我们周围谁能做到?所以不是我用这些财富来弥补你的感情,而是你才是最能够把这些财富发扬光大的人,不忘我们的初衷,搞盒饭生意能带出来几个人,开奶茶店能改变几个女孩子的命运,现在超过三千名员工,其中多少是销售人员,多少是工厂工人,有多少人还在靠着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怎么能改变这些人的命运,这就是我把这一切都交给你的原因,你比其他人都能理解那种命运可以改变的现实,你能做到吧?”

    明明可能变成嘶吼一场的撒泼,现在变得寂静无声,耿海燕的眼泪更多了,之前那些泪盈盈的全都脱眶而出,更多的泪水都凝聚滴下来,滴到宽大桌面上,目光也在这样的过程中不停变幻翻滚,怒目圆睁到嘲讽、黯淡再到柔情、眷恋和悲伤的情绪好像是渐变,又是递进,就那么凝视着桌子对面的男人,时不时的使劲抿紧眼睛想挤掉泪水看清楚些,但晶莹的液体很快又堆积起来,根本不在乎外面那些惊讶万分的目光,当然也没人敢起身靠近,尽量躲在自己的工位里。

    好一阵,耿海燕才轻轻摇头的开口,声音还是有点暗哑却没泣声:“你真的没爱过我?”

    石涧仁肯定:“没有,结婚以后我才明白爱情是怎么回事,以前我从没爱过谁,我绝对不会把感动、感激这些其他感情跟爱情混为一谈。”

    耿海燕摇头的幅度更大些:“嗯,其实我也就是幻想,就像当年杨德光对我那么死心塌地的,我还是一门心思都拴在你身上,我从来没觉得对他有什么愧疚,现在这就是报应。”

    石涧仁否定了这种看法:“跟报应因果没关系,我再说清楚些,齐小姐真的和你不一样,她比我年纪大点,可以说所有人都希望我能照顾并提供意见看法,支撑意见和心态,恐怕只有她能给我这样的心理照顾,我说的她都懂,我不说的她也懂,就这么简单,如果你找到这样一个人,就明白了。”

    耿海燕站起身来,起码是在外面好多偷窥目光中起身,顺手抓了桌面上刚才石涧仁放下的纸巾在脸上印印:“说得轻巧打个颠倒,你不就是比我大几岁,能够全面照顾我让我依赖的男人?那不就要比着你的样子再去找男人,你觉得容易么?”

    石涧仁觉得她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自己也稍微放松些,暗地里放松些:“会,现在我相信总有个人是适合的,努力主动的去寻找,总会遇到。”

    耿海燕款款的从后面走出来,这让石涧仁又有点绷紧,但姑娘却是站着坐靠在桌边俯看这他,她个子本来就不高,哪怕穿着高跟鞋还是属于比较娇小的典型江州女孩儿身材,果然这时候抱着手臂就能看出来黑色衬衫包裹的胸口鼓鼓的,和齐雪娇真有点可比性,石涧仁连忙截断这个念头,直面姑娘:“怎么?”

    其实两人的膝盖已经接近挨着了,面对面的,耿海燕脸上没了泪水也没了悲愤:“其实当初我走,就是清楚哪怕洪老师或者赵倩都比我更合适你,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个粗鲁的早餐妹,永远都是那个偷钱骗人的码头妹,如果你狠狠心把我扔在平京,我也就认命当个普通人了,可你还是把我捡回来,我能怎么做?我只有努力挣钱挣钱再挣钱,拼命的挣钱,这才是我对你的价值和意义,可现在你连钱都不要,你说我还有什么意义?”

    石涧仁仰望她,笑笑:“我相信你能越过这个坎儿,你一直在追求美好,还有更多值得你追求的意义。”

    耿海燕居然也笑了下:“对,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这坎儿我只能自己过,不过我在考虑这个事情,回头跟柳清、赵倩她们都联络下开个会,她们应该都知道,都要面对这样一场局面吧,未来给自己买车买房,跑步健身旅游享受爱好,让自己的生活丰富有趣,才不至于变得颓废和空虚,免得随便来个男人就能勾引了去,这才是正面积极的态度,而不是跑到酒吧或者什么地方去烂醉如泥,可这样未免会越发的不仰仗爱情和男人,因为只有明白爱情不过是锦上添花,才能放平心态,有,挺好,没有,也不至于天塌下来,这就是你给我,或许还有好几位女同胞留下的心理创伤,还是一点都不愧疚?”

    石涧仁勉力支撑:“不会,这就是成长代价,越过就是海阔天空,纠缠在这里郁郁寡欢那就跟我那老头儿师父差不多废了,这种事情没有谁对谁错,我能说服我自己。”

    耿海燕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庞慢慢伸手,石涧仁有点紧张,但还是坚持住没动,外面那些女员工的眼神估计都直了。

    姑娘的手没到男人脸上,而是顺着石涧仁的脖子到领口,初夏石涧仁已经换上了t恤,和在挂职的时候基本都穿白衬衫黑裤略有不同,现在多半是黑色翻领t恤,搭配休闲裤是极为普通的模样,他总是习惯于把自己的穿着混淆到最适合身份场景,最不引人注意的模样来。

    然后耿海燕的手指就灵巧的拨开那松软的领口拉扯开来:“她要是看见我给你留下的这齿痕会怎么……石!涧!仁!”本来前半句还有点淡定的姑娘勃然大怒,石涧仁真的给吓一跳,艰难的扭头看过去,没错,他肩头的确是有耿海燕当初刚刚在平京重逢时候咬过的齿痕,其实傅育林那老头子也咬过他的手臂肩头,但耿妹子多有心思的居然趁着抹药给涂抹了些什么留下了永久性的疤痕,跟刺青差不多的一圈米粒儿齿痕很清晰。

    但现在居然周围种满了“草莓”,就是那种亲热男女之间常见的吻痕!

    一看就是经历了肉搏战才会留下的战绩!

    这立马就把本来还按捺住脾气,轻言细语的耿海燕彻底惹毛了:“挑衅炫耀么!老子不会让她好过……背景大就了不起吗?老子还不怕了!”

    石涧仁觉得完全就是无妄之灾,明明已经基本捋顺的脾气了,怎么又莫名其妙的惹着了姑奶奶嘛,关键是他自己真没注意到有这个什么东西啊,一点痛感都没有,看起来就跟刮了痧一样,斑斑点点一大片,可以想象身上可能还有!

    气得耿海燕一个劲撕扯石涧仁的衣服,这下他只能跳起来抵挡躲避了。

    所以整个办公室的仁海食品员工满以为看见公司名称上的两位都要上演办公室脱衣舞了,结果石涧仁被一顿暴打撵出门去!

    然后整个办公室里开始回荡着耿海燕转身后的破口大骂,从站姿不对的前台,到没交上文件的助理,做事不认真的主管,东张西望的员工,谁都骂,整家公司所有人都有点噤若寒蝉的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立刻开始高效的投入工作中去,大家太清楚这老板发飙是什么后果了!

    关键是这种非高科技行业的传统销售公司里,大家还就服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