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8、好好好,她胸大,她有理
    暗红色的小西装很收腰,耿海燕现在的气质肯定和码头小妹迥然不同,但有那么一刻,眼里猛然凌厉了一下,但凶悍的气息也就这样一闪而过,随着她的嘴张了开就消失了,但没有说话,而是立刻紧紧的抿住了嘴唇,极为用力的咬住唇边,很明显的连红唇都开始发白!

    石涧仁坦然的看着自己的小伙伴,眼神同样严肃,有点定定的注视着这张脸。

    好像从离开码头以后,就没有这样专注的观察耿海燕的脸蛋了,记忆中还是那个穿着红色假皮革大衣的少女,略显忐忑的站在美术学院门外,要不就是后来在平京那个租房区带着学生气息的姑娘,最深刻的还是躺在病床上包住了头的模样,那是耿海燕难得显得虚弱的时候。

    因为其他所有时间,她仿佛都带满了外放张力的蓬勃气象,这点跟一直保持内敛姿态的赵倩算是鲜明对比。

    但真的不一样了。

    起码石涧仁当年评说她的悍泼之气在一息之间就给压下来,特别是口高唇翻的那种暴烈吵嚷被控制住了,这对于本性难移的成年人来说,就叫自控力。

    随意释放自己的情绪和放任脾性爆发,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容易的,难的就是自控力,特别是这种性格刚烈的脾气,就是天性的狂态,比赵倩那习惯于闷葫芦的弱态要控制爆发,困难多了。

    这让石涧仁忽然想起自己下山来到江州遇见的那第一位被自己相面的人才市场工作人员,和那样注定一无是处的人相比,耿海燕这就应该是狂而不哗,皆能成器了吧。

    叮的一声,电梯已经到仁海食品的楼层,打开的电梯门外,一片早上刚上班的繁忙景象,淡蓝色玻璃墙面的接待前台边挤满了打卡的员工,大多数都是年轻女孩子自然就会叽叽喳喳一片,但随着看见耿海燕那具有很高辨识度的暗红色身影出现在轿厢里,居然都能让外面的喧哗如同蔓延开的安静一样,有个非常明显的偃旗息鼓过程,几秒钟,然后几乎所有人都站直了看这边,三五位明显是主管或者部门经理的身影带头:“耿小姐早上好!石先生好。”

    然后其他声音又好像波浪荡回来似的齐刷刷中略有些纷乱:“耿小姐早上好!”喊石先生好的就是零零碎碎了。

    对大多数普通员工来说,的确是只知道耿小姐不知石先生了,或者只知道他是上了电视的明星高层,但她们眼中的重心只有耿海燕。

    或许看得出来耿海燕脸上的表情并不愉快,所以整个场面稍微安静了一下,才有些主管连忙挥手示意自己的人赶紧散去,除了极少数脑子不够灵活的还一门心思想去打卡,大多数员工经理已经可以装着没看见这种场面溜之大吉。

    能让这么多以八卦为天性的女孩子噤若寒蝉的不好奇,耿海燕平日对下属的管控力可见一斑。

    所以她对自己的管控力也就不足为奇了,也许是这种场面变化提醒了她的身份不再是那个可以站在码头肆无忌惮宣泄情感的小太妹,再使劲的咬了咬嘴唇,松开来往外走,但非常有力的伸手拍在电梯门沿上回头看了眼石涧仁:“还愿意跟我谈谈吗?”

    石涧仁点点头,跟着走出去,耿海燕在前面带路,她的总经理办公室从来不是躲在什么角落,而是偌大一个办公区域,她这个食品公司总经理,拥有两大体系年营业额轻松过亿的最大股份所有者,还是就跟所有的员工一起,只是她的座位在最里面,占地也是最大的用落地玻璃围起来,哪怕最基本的录单员抬头都能看见她,自然也能方便她随时总览全局,观察到每个员工脸上的表情,所以走进她办公室的过程,就好像在检阅自己所有的军队,好多员工都在对她行注目礼。

    也许这个检阅的过程让耿海燕的自信心或者责任感重新加载,起码石涧仁从她的背影感觉步伐有力了很多,只是走进办公室里,她也没有把百叶窗帘放下来,就那么跟石涧仁面对面的坐下,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那么紧绷:“你……终于还是选了个门当户对的大小姐结婚了。”

    石涧仁关上门坐在班前椅里,没有后仰傲视的靠着,也没前倾急切解释,就那么平静的坐好坐正:“如果说我是攀龙附凤的攀高枝,可能比门当户对这个词更合适,但我自认为不是攀附,特别是在你们的眼中,我希望不是。”

    耿海燕左手搭在高靠背老板椅扶手上,右手有点无意识的拿着一支长长的签字笔拨弄,和倪星澜的转笔有异曲同工的效果,这让她可以不用直视石涧仁,顺便也就没有透露自己的所有情绪:“那是什么?”

    石涧仁不怕惹着了现在整个团队最大的金主:“我对齐小姐有爱慕之情,她也恰好有同样的情绪,所以就两情相悦了,结婚的时间点选得有些仓促,也不准备办婚礼,就是因为我还是有些私心,不想大张旗鼓的让所有人认为我是在利用齐小姐的家庭背景,所以在完成这一段的工作交接以后,我跟她会全面退出相关工作,起码我用行动来证明我个人没有从中获利,对得起齐小姐对我的感情。”

    不对视,耿海燕似乎就能让自己的情绪在控制范围内,虽然能看得出那小洋装有深呼吸的加重起伏,但确实没有爆发,直到石涧仁说完等了两秒,确定他没有继续才抬头:“对得起她的感情,那就可以随意放弃我的感情?”

    石涧仁寸步不让的直视:“我们有不止一天两天的患难之情,也有共同打拼的相互支撑,但那不是爱情,起码我对你再尊重的感情,都是朋友、伙伴之间的,而不是爱情,特别是我跟齐小姐之间我很清晰感觉到的那种爱情,不怕你笑话,可能我对她的眷恋依赖比我想象的都来得更多。”

    所以说悍泼之相里,鼻孔容易外翻是有道理的,耿海燕自己都没注意到她最近两年已经很少这样扩大鼻孔狠狠的呼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胸腔里面那股不平之气宣泄出来,如果平时经常这样,鼻孔运动发达,不外翻才怪呢,所以声音也暗哑一些:“可是你……明明告诉我,你不会把男女之情代入工作,根本没有时间精力来干这样毫无意义跟建设性的事情,现在就出尔反尔自己打脸了?你这个回头弯也转得太离谱了吧。”没有质问的意思,就是疑问,有点不甘的疑问。

    石涧仁点点头:“我很早就跟你这么说过,老头子从我少儿学识开始就灌输这点,他的一生就毁在儿女情长上,所以我必须引以为戒,这几年可以说我都在反复跟自己强调这一点,这可能也是我可以清心寡欲的把所有精力全都投入到工作中一个最大的心理优势,我不在这些事情上动摇和分散注意力,才能高效率的完成工作,这也是我想传递给你们的,年轻的时候适当的控制下自己的情欲,可能会取得更大的成就,当然这事儿我也从没强求过谁跟我一样严防死守,因为我也清楚爱情这东西,一旦降临,真的会让聪明人变得愚蠢,譬如我现在几乎无心工作,也幸好我接下来没多少工作,你可以认为我是觉得现阶段我可以放松一下,追求点自私的感情生活了,也可以认为我是被驴踢了脑袋,变成傻子了。”

    耿海燕可能是有点诧异于他的无耻,深呼吸都没了:“我……是说你到底喜欢她哪点?我看她也不是个爱读书的,论漂亮……你好歹跟那倪明星在一起,我起码也认为你贪图漂亮,她除了那……你……”

    石涧仁不介意对自己妻子的贬低:“我们还在码头的时候,你喜欢我什么?要钱没钱,要模样没模样,更不用说前途了。”

    这是耿海燕最骄傲的事情了,所以哪怕应该义愤填膺的谈判,还是飞快的瞥了两眼石涧仁,明显她的气势就柔和了些:“我知道你跟其他人不同,干净,明朗,善良……反正我一看就知道你是那样的人。”

    石涧仁也没得意:“你对人性,特别是年轻男性看人是比较准的,这是你自己多年混迹码头总结出来的经验,那些小姐妹和被骗的羊儿没少给你提供样板,因为你内心是向善的,你想做个好人,做个和这码头成天赌博、乱搞、摧残自己的风气不同的姑娘,所以你看见我就自然而然有吸引力,耿海燕,你从小跟父母长大,哪怕他们再市侩刻薄,你终究有亲人,我没有,我其实都想过,为什么我跟女性打交道多一些,可能就是我内心是很想有家人,特别是母爱之类家庭温暖的,这也是你那碗杂烩饭会让我温暖一辈子的原因,齐小姐恰好就像你看见我一样,她展现出来的就是我缺乏又向往的。”

    耿海燕都侧目了,用斜眼看石涧仁,还飞快的点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然后终于鄙夷的一巴掌把那支笔拍到桌面上开始发飙:“不就是咪咪大嘛!怪不得你去找小姐,也要找老林,你就是喜欢,说恁多废话,你看看外面老子这么多妹儿,要不要都给你弄来比大小嘛!老子还不是比她小不了多少!”

    石涧仁有种书生遇到兵的无力感。

    胸怀宽广跟胸部大是两个意思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