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7、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石涧仁对于自己光溜溜的在房间里走动还很不习惯,特别是听见齐雪娇好像也起来,所以撅着屁股赶紧过去找自己的内衣还关灯,齐雪娇裹着被单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初为新妇的娇媚,经过就给了丈夫屁股一脚踹:“偷偷摸摸,贼眉鼠眼的!”

    实在是这会儿石涧仁完全清晰那被单包裹下的身躯多么热烈啊,赶紧抓起还在响铃的手机掩饰目光:“喂,您好……”

    那边是把有点慵懒的声音,好像能了解一切:“哟,没打扰到你洞房花烛夜吧?”

    石涧仁一激灵:“曾……女士?”

    曾凯仪嗯:“你说的那事情我觉得有意思,出来谈谈吧?听说你刚在平京和齐小姐领了证,顺便也道个喜啊。”

    石涧仁精神大振:“哦,欢迎欢迎,不过我们已经返回江州了,现在大唐网的总经理唐建文先生在平京,我们现在的资本运营……”

    曾凯仪笑:“看来你们两口子的确是把江州当成大本营来运作了,成,明天我过去,有什么具体再面谈,不打扰你们春宵苦短了!”

    听着那边挂了的忙音,石涧仁还站在原地有些笑笑,这就是现实吧,锦上添花总是多过于雪中送炭的,整个大势刚刚拉动运转,得到消息的聪明人自然能判断出机会所在……

    这时候已经传出点水声的卫生间门打开,一道光亮中齐雪娇探身勾手指:“来,帮我搓背……”挂着水珠的脸蛋在一片水汽的围绕下,显得是那么出水芙蓉又让人立正致敬。

    哎哟喂,还有这样的操作?石涧仁简直觉得打开了个新世界,扔了手机屁颠颠的就去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齐雪娇终究还是知道撒娇了:“偷一天懒,不去跑步了,腰酸腿疼的……”

    听着那荡气回肠的鼻音,石涧仁很是定了定神才能勉力起身:“还是要严格要求自己,不然那就真的成了从此不早朝了,我帮你买早点啊,还是吃……油茶粥对吧?”

    好像这都是几年前两人偶遇在楼下路边小食摊,齐雪娇的早餐选择了,现在听来有种特别的浪漫,蜷在洁白被褥之间的姑娘忍不住伸出双臂来:“帮我穿衣裳……一起!”

    好吧,这对石涧仁来说又是个新课题,只不过过程中齐雪娇的毛手毛脚远比他还多。

    所以两口子下到底楼滨江路边开始跑步时候,又有点如胶似漆的味道了。

    哪怕是齐雪娇都觉得自己太黏糊了,讪笑着尽量隔得远点,也就是从一直摩肩擦手变成间隔二三十厘米吧,还忍不住想说话:“好喜欢……”

    石涧仁自控力强些:“跑步就别说话,待会儿牙疼。”

    姑娘做鬼脸,但两人跑到转折点那码头广场的时候,又忍不住靠在石涧仁环抱中一起站在两江交汇的石栏边举目远眺:“看点大场面,看点浩瀚的东西,不然我就只想把所有心思拴在你身上了。”

    石涧仁竟然一本正经:“就是就是,所以我也觉得早点处理完这些事情,我们跑山上去隐居,使劲腻歪,腻歪得恶心了,再重新回到正常工作旅游中来。”

    齐雪娇笑得都花枝乱颤了:“好端端的事情,怎么偏偏被你说得这么龌龊呢。”可又忍不住好期待。

    只是期待归期待,现实还是要面对的,两人简直跟连体人似的,直到在互联大楼前下车来才尽量分开跟没事儿一样并肩进去。

    好多人都在给两位打招呼了,首先看见的就是吴晓影,一般不会呆在前台的公共事务总监明显就是等着呢,只一眼心里就跟明镜似的,她是过来人,对于男女之间那些事儿最清楚不过,再掩饰,两口子之间的肢体语言都明摆着的,面对面了才笑着低声:“早上我跟柳总一块儿来的,她把喜讯给我说了,祝贺石先生石太太了。”

    连称呼口径都一样了,齐雪娇不上当,伸手握握:“同喜同贺,回来得太匆忙,中午我再去买点喜糖来发,啊,你们自己谈,我还是先忙工作去,离开这么几天,平京的进展也比较大,事儿挺多,回见!”然后就快步跑了,她对石涧仁太放心了。

    吴晓影小鞠躬恭送,和石涧仁并肩的时候声音细不可闻:“齐小姐这女人味儿一下就出来了哦,你们要不要这么明显!”

    好像是柳清带起来的风格,齐雪娇上班也是标准的黑色套裙,只是往日习以为常的穿着,今天从后面看过去确实步步生莲一般,特别是她腰臀部的曲线本来就比较惊人,石涧仁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主观意识在作祟,看着都有点目不转睛了,赶紧轻咳一下:“好了,今天确实有比较重要的事情,那位曾凯仪曾女士……”

    吴晓影转身面对:“还是要祝贺你结婚并从此有了个完整的家庭,你放心,我跟丢丢不会成为你的累赘,更不会给你带来什么负担。”

    她的工作装一贯都要多样化一些,黑色紧身包臀裙跟白色短袖衬衫上,却有一条五彩缤纷的小领带,柔美中带点干练,很容易成为整栋大楼的风景线,而这会儿眼里温雅里蕴含着的坚强,更符合单亲妈妈那种有担当的气质,石涧仁还能看不出来这精心准备的态度?想想点头:“雪娇是个大气的姑娘,但我们不能利用这种大气就当做她不在乎,我永远都是丢丢的养父,其实我有想过,你舍不舍得把孩子交给我,让他跟着我去成长几年。”

    吴晓影准备好的眼神终于还是波动了:“你……要离开几年?”

    石涧仁点头:“大唐网正式运转起来以后,有没有我都不是关键了,甚至还需要有一个去掉我影响力的步骤,这样才能树立唐总的权威性,他才是整个企业的领导者,我充其量只是个天使投资人,退出股份就不能再指手画脚,顺便为了尽量减轻我跟雪娇结婚带来的负面压力,最主要还是我想休息几年,正好也是丢丢学龄前的几年,就跟我回老家去锤炼下。”

    吴晓影果然是亲妈,只是这么想想泪花就有了:“舍不得……可我又知道这是对他成长最好的方式……容我想想,唉,我只要遇到你就丢盔卸甲了。”

    石涧仁笑:“慈母多败儿,更何况你爹妈还有点宠溺他,我是很希望带走他的,你考虑下吧。”

    吴晓影已经有点嘟嘴了,哪怕人来人往的大堂里偷偷看她的目光不少:“那你不如把我一块儿带走,小老婆当不了,好歹也能服侍个人啊。”

    和往日不同,现在这话真能让食髓知味的石涧仁心中一荡:“好了好了,这边的工作非常重要,我跟你说,曾女士来了以后,很可能需要你花费很大的精力来沟通联络,甚至需要你来辅助协同她的工作,这对大唐网未来发展至关重要,起码比我重要。”

    吴晓影撇嘴:“可你知道在我心目中谁才是最重要的……好吧,丢丢跟着你们去,我总能过去探望孩子吧,就算离婚也有探视权的。”

    石涧仁还在吃惊她这话怎么转得这么快,顺着吴晓影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耿海燕进来了,看见石涧仁就是眼睛一亮,高跟鞋在光亮的拼花石材水磨地板上可可可的就过来了,吴晓影远远的对那边用手指打招呼,又是嘴角细不可闻:“柳清可没敢在我们那聊天群里面说,星澜肯定是知道了也没吱声,你们还是到办公室去谈吧,你这一位位的有够谈……”

    说着就迎上了耿海燕:“这身儿颜色不错吧,背,腰背稍微再挺点,有料怕什么展现!”

    虽然都是套裙工作服,耿海燕却跟所有管理层还有员工都不太一样,暗红色的全身搭配黑色打底衬衫,既跟她那种性格特征契合,也能衬出她本来有点小麦色的皮肤白不少,黑衬衫领口更显得很有职业女性的精明,这会儿按照吴晓影的提示调整下身姿,看向石涧仁还有些骄傲:“跑平京这几天气色不错嘛,还以为你要在那边再呆两天呢,买什么礼物没?”

    吴晓影已经帮石涧仁铺路搭桥:“上楼上楼,你们要聊到办公室去,阿仁这一回来站在大堂一个个的遇见了就没法上班了。”

    耿海燕深以为然的拉石涧仁并行:“也对,我跟你说,唐总发了个什么收购网络公司的股份协议书回来,怎么又忽然变成了我们几个跟倪大明星合股收购?她这可是第一回伸手到我们这边来捣鼓,你这是不是有点偏心眼儿,或者说你跟她有什么私情了?”

    大堂接待小姐早就在吴晓影的手势指引下殷勤的帮两位老总按住了电梯门,其他员工都不敢随便来蹭脸熟,石涧仁迈进电梯对外面的员工点头致谢以后才说话:“这件事只是倪小姐希望能把平京和江州两块企业相互打通连接起来,她有这样的大局观我是很赞同的,而且这次的收购案很可能会有暴利,大家共同承担风险享受红利,也算是相互熟悉下。”

    耿海燕也是敏感的:“你又把所有好处都交出来?”

    石涧仁点头:“对,不光是我,齐小姐也会把她持有的股份逐渐转让出来……”面对性子火爆的耿海燕,石涧仁还是换了个称呼方式,但内容没变,好像说了好几次以后,也顺口多了:“因为我跟她昨天在平京已经领了结婚证,正式成为合法夫妻。”

    耿海燕的眼神一下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