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6、都是可以描述的
    夫妻间这事儿吧,肯定得是齐雪娇主动,石正经那磁盘分区的时候就没有留下这一项,哪怕面对老婆红着脸背对的挑逗,他第一反应还是赶紧去帮忙,而且得用帮忙来排解自己莫名所以的冲动。

    齐雪娇还是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的,当初暴打石涧仁的时候就有信心,现在更有,何况从出电梯都荡漾得不行了,脑子里转得比什么时候都快,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哎,有件衣服掉沙发下面去了,帮我捡一下,手没这么长……”

    石涧仁还没意识到老婆跪坐沙发前的地毯上在打什么主意,更有点不敢看齐雪娇那红扑扑的脸蛋,老老实实的跪下去摸,手指还没碰到什么东西,姑娘就伸手用指尖在他大腿上划过,指甲尖在长裤编织纤维上扫过的感觉,很挑逗了吧?

    很明显的讯号了吧!

    专心找衣服的石正经一巴掌把那手指打掉:“别弄,好痒!”然后高兴的摸到什么布料了拉出来邀功:“找到了……”一转头,齐雪娇的脸蛋已经等在那守株待兔了,恰好嘴对嘴,石涧仁只听见声含含糊糊的:“你傻啊!”就被抱了腰滚沙发上了。

    不知道石涧仁是怎么定义周公之礼的,反正他肯定没看过金瓶梅之类的技术辅导教材,连稍微沾边点的书籍估计都没看过,山上是没机会,现在根本不会看这个类别,只要发现有这种苗头肯定会立刻弃书不看,所以哪怕有吴晓影那很可能的事实发生,但石涧仁自己是不太完全清楚过程的。

    这方面可以相信他是个书呆子,说不定还以为夫妻之间的琴瑟和鸣是完全彬彬有礼的。

    齐雪娇可能就是太懂了,哪怕没有实际经验,医生这个职业恐怕是对这些生理行为最熟悉的,直接一只手扶住了石涧仁的头方便自己打啵,另一只手顺着石涧仁的衬衫就开始剥菜叶子了,于是只一个回合,两口子的态势就变成了石涧仁颇有些惊慌但强忍着全身绷紧的斜躺在沙发上,反而是齐雪娇跨骑在他身侧上下其手!

    大概已经接近半夜,都快要脱离这个新婚之日了,所以前骨科医生的手看似柔若无骨却抓紧时间直捣龙潭,闪转腾挪的突破多重防线成功得手,还顺便检查了是不是双黄蛋。

    可怜小布衣那一瞬间有点灵魂出窍的感觉。

    仿佛就是穿透了这栋建筑的水泥钢筋,又好像直接冲破云霄出了大气层,除了整个呼吸都停顿下来,可能就是四面八方的宇宙压力都挤压在身上,天旋地转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时候的感触,那些个什么朱陈礼教,社会学原理,经济专有名词,诗词歌赋全都变成一锅浆糊,猛的开始搅,在脑子里搅成了一团混沌,什么人生理想、国家大义还是孔孟学说全都呼啸呐喊的被拽住了,当然也顺带把所有血液都拽过去凝聚在一起,石涧仁以前固守的那些观念和理性思维全都变成了狗屁,立刻长啸着奔腾欢跃……

    他那无神的眼光跟自己老婆对视的时候,齐雪娇明显是忍俊不禁的,或者说更像是在哄小孩子,连她自个儿都觉得有些罪恶感的含糊不清:“没事没事……还早,还早……”

    石涧仁感觉那熟悉的笑容这会儿是多么温暖,又好像是无处不在的笼罩了他的全身心,十多年清苦单调的修行,到滚滚红尘的入世前行,放任自己的心灵在半空中翻飞浮沉,这会儿终于靠了岸,踏踏实实的有了依靠一般,这会儿他能确信这份感情将伴随一生,并且值得自己用生命去保护这份笑容,似乎浑身的每个毛孔和细胞都在使劲大声歌唱,直冲天灵盖儿的感受好像电流一样周而复始游走在骨髓里,连带他的肌肉都在反复的收缩放松,似乎是在用这种律动表达着喷薄的情绪。

    齐雪娇可忙了,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的,十来年的医学生涯给了她足够的技术支撑,完全能掌控局面走向,初期的节奏和忍住笑以后,她也如愿以偿的搞定程序,反正对于一个新写的程序,有点bug是很正常的,但高超的程序员或者说负责任的程序员肯定是要反复测试达到最佳效果的。

    喘息和呻吟回荡在微弱灯光的房间里,狭小的房间仿佛更能给人充分的安全感,也能让沉溺在仿佛另一个世界的两位年轻人更容易忘却外界的存在。

    好像不过是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几百年,石涧仁仿佛从平流层重新被拉回来地面,之前一直混乱不堪的意识碎片终于能凝聚起视线,大脑里面他最引以为豪的思维能力只能重新启动了安全模式勉强运转,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事发地的沙发,变成躺在里面的小床上了,当然衣服是没有了,老婆趴在他身上,有点汗津津的肌肤被外面的城市之光镀上一层五彩的光芒,两人汗水淋漓的完全纠缠深度接触在一起,刚才经历的一幅幅画面才开始重新跟喝醉了断片儿似的在脑海里重演。

    齐雪娇的发丝都散开些,有几根咬在嘴里,眸子里好像在闪现各种金蛇狂舞的神秘符号,妖冶得要命,凝视着石涧仁,深邃得要把石涧仁的灵魂再次吸进去,然后两人的神识又交缠在一起,这时候石涧仁终于相信有些人为什么在书里会写妖魔鬼怪一类了,因为过去的这一阵他都见识过了,起码是在他的灵魂深处见识过的。

    姑娘带笑,双手叠在石涧仁的胸口上再托住下巴静静的看着石涧仁,脸上的神情一点没有刚才的狂野,只有深情的凝望,还有嘴角的笑,心满意足的那种。

    石涧仁抬手的时候才觉得好像肌肉力量开始回来,刚才完全被那种电流反复冲刷的失落感让全身现在有种被强力正骨以后的舒爽体验,重生的感觉,这让他把手指挪过去的时候精确度都在重新适应,主要是为了拨开那几缕发丝:“我爱你……”

    齐雪娇用嘴唇顺着石涧仁手指做回应,好像有看到在点头,但却慢慢变成游走在石涧仁手上的温热,沿着手指、手腕、手臂慢慢延展到他脖子、下巴跟脸上,石涧仁又有点紧张,但这时候好歹已经有个男人应有的回应,可他那作妖的老婆却把双手挪到他的背上,顺着脊椎,从后脑勺一节节的摸下去,然后就凑在他耳边带点喘气:“我也爱你……就这样,是我能觉得最幸福的事情。”

    石涧仁只觉得浑身又开始无处不在的敏感了,还没个消停了!

    又是一轮外太空遨游,等齐雪娇终于带着气喘吁吁的满脸汗水贴在他脸上,石涧仁已经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都有些改变了。

    其实齐雪娇这小公寓的床有点小,可能是一米二的单人床,一个人挺舒坦,两个成年人挤着就有点吃紧了,但显然这会儿两口子更喜欢这种毫无缝隙的状态,齐雪娇还长叹气深呼吸:“很好,非常好,这个运动要长期保持好,我觉得你要当成个学问来钻研。”

    石涧仁已经是傻乎乎的状态了:“很好么?”

    齐雪娇循循善诱:“闺房之乐啊,这非常有利于身体新陈代谢的激素分泌,我跟你说我这皮肤绝对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改观,这些天就麻烦你费心了。”

    石涧仁只能似懂非懂的点头说哦。

    齐雪娇又坦言:“虽然我也是头一遭,但我一直爱运动又能折腾,可能没那些娇滴滴那么哎呀哎哟的,你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吧?”

    石涧仁还发愣:“我能有啥乱七八糟?”

    齐雪娇笑着不言语,扭着扭着终于侧卧在爱人身侧,拉上被单勉强盖住慵懒的用鼻音哼哼:“好了……抱紧我睡吧,都不想去洗澡了,累!”

    作为主攻方她确实够累了。

    石涧仁怎么可能睡得着,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因为楼层够高,仿佛是周围最高的地方,还面朝江上,所以两口这样翻云覆雨的窗帘都没拉,外面应该是这座城市的夜间景观照明,五颜六色的光彩映进来,加上外面客厅的灯好像没关,所以还有些可见度,在石涧仁脑海里都能跟刚才老婆身上泛着的光彩重叠上,他好像在艰难的回忆过去这,呃,不知道多久的时间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终归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臂弯里拥着温热的身躯,那种肌肤相亲的触感,紧紧拥挤在胸侧的不光有柔腻,还有同呼吸共命运的那种心灵相通,这一切都是他有生以来第一遭,好像当初和吴晓影的神秘一夜都没有这些记忆。

    虽然这两天有点心理准备,而且还心照不宣的想把节奏放慢点,慢慢适应着来,可真到来时候,这种强烈的感官刺激还是有点太猛了,有些颠覆他的感观感受。

    如果说前两天是从心理上确认自己有了妻子,有了可以相濡以沫的人生伴侣,现在从生理上再次确认,想到这里,石涧仁还有点傻乎乎的低头,齐雪娇果然已经酣然入睡,带着均匀的呼吸起伏,而光溜溜的胳膊放在丈夫的胸膛上,正好能看见那枚小戒指,那被形容得像那紧箍儿的祥云造型,就是这会儿姑娘脸上平静祥和的写照。

    石涧仁有种百看不厌的感觉,只觉得心里还有种喜乐平静的心境在油然而生。

    嗯,搂着这么个前凸后翘的老婆光溜溜在怀,还能这样人生感悟的,可能除了他也没谁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那手机铃声不知道在哪里突然响起来了。

    被惊醒的齐雪娇一皱眉,石涧仁就好心疼。

    这家伙完了,彻底成了老婆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