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5、人生不归路
    商务车是先把柳清送回家的,这姑娘下车的时候还是那种办事员口吻:“接下来石先生和太太的户籍要在哪里,江州?平京?总不能去山里面吧,得考虑未来孩子的户口就学啊之类问题的,有决定了明天我好开始办理,晚安了!”

    看着那消失在楼道口的身影,齐雪娇迈到副驾驶坐下:“我真想偷偷跟过去看她是不是一转弯就在楼道里哭!”

    石涧仁专心把车掉头:“她不会。”却没说为什么。

    齐雪娇也不问,再趴挡风玻璃往上看:“你这房就干脆给了耿海燕的吧,要不要顺便也去跟她说一声。”

    石涧仁汲取教训:“不用这么刻意,明天到办公室再去沟通。”

    齐雪娇就嘿嘿嘿:“唉,那只有回我那小公寓过新婚之夜了。”

    石涧仁还在装正经:“嗯,我那公寓已经好久没去,估计收拾都得好久,吃点什么再回去不?”

    齐雪娇怀念:“好,就在楼下再吃点夜宵,你说起来我就有点流口水了。”

    已经有点暑气的江州街头晚上,就是各种大排档夜市扎堆的好时节,昏黄的灯泡在红色旧篷布下面映得到处都是暖洋洋,更热了,然后这种色调下还偏偏尽是热腾腾的麻辣烫、串串香一类滚烫鲜辣的吃食,两口子其实都是外地人,却已经习惯了这种无辣不欢的口味,按齐雪娇指点的方位寻了家街角的小铺子,娴熟的用江州话要了个麻辣锅,然后蹲坐在小桌边开始迫不及待的烫食,花椒麻辣足够强劲,鸭肠毛肚也处理得鲜嫩,蘸一口调料放进嘴里简直浓香怡人,滚烫的感觉从嗓子眼一直到胃里,然后整个身体由内而外的舒坦得叹出一口气来:“好!”

    石涧仁还探身去抓了两瓶啤酒过来,正在找开瓶器,齐雪娇就拎了娴熟的用筷子头就撬开,然后精心调配冰冻跟常温的凑在一起搀和成凉酒,才喜滋滋的分了那廉价塑料杯子给石涧仁:“来!祝我们今天结婚快乐!”

    桌子是那种刨花板贴木纹纸皮的,边角已经剥落露出破烂发胀的内芯,桌面上也泛着油光腻腻的还有些脏,可偏生是这样的环境里,看着这爽朗的姑娘,石涧仁觉得所有的面相功夫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一颦一笑都那么的美丽自信,充满了喜悦的光明,麻辣锅翻滚着的雾气简直有点氤氲的光影加成,让周围的一切环境都只是背景,眼里只有这姑娘。

    这种场景可能比任何豪华的婚礼跟盛大场合都契合石涧仁的内心,他居然有种油然而生的庆幸,无比幸运的接过杯子:“嗯,结婚快乐!”

    小店铺里面桌子都挤得挺近,旁边好像有人也听见这俩的祝酒词了,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姑娘是真的眉飞色舞引人注目,男的虽然黑点还戴个墨镜,但衣着品位应该都不差啊,来吃这样的路边游摊也就罢了,还是结婚来吃,简直……

    很容易给人落魄的感觉。

    还好这对儿新婚夫妇真不在乎旁人的眼光,石涧仁甚至后来都低头摘了墨镜,不然实在是看不清锅里有什么吃的啊,齐雪娇还趁着这机会偷偷给自己弄了好几筷子鲜香的荤菜,直到石涧仁收了墨镜才勉为其难的坚持集中在蔬菜中。

    不过两三瓶啤酒下肚,显然都有点话越来越少,不是因为没话,而是都能联想到接下来要面临什么,齐雪娇都有点不由自主的拿筷子去石涧仁的调料碗里搅搅挟点什么吃了,感觉真是个神奇的事情,以前光是看看别人的吃食都会觉得内心抗拒恶心,现在却觉得很甜蜜!

    所以不由自主的都尽量想做得平常些,“这个不错,你尝点……”“这有点辣,还是加点醋。”“你不要太冰的啤酒吧,再来瓶不冰的?”

    潜意识都想保持这种老夫老妻的口吻状态,好像就能掩盖实际上是新婚菜鸟的事实。

    不过这种忐忑比起周围那些口若悬河、世故老道的各色人等显得更加珍贵,特别是两口子岁数都不小了,在这个十几岁普遍就有的年代,简直土得掉渣。

    所以齐雪娇觉得自己放下筷子伸懒腰的动作都在释放强烈的暗示意味:“吃饱了……差不多了哦?”

    石涧仁也让自己稳重些,还好这个他练了二十年,比较擅长,沉稳的点点头结账起身,齐雪娇的身影倒是引得不少人偷看,本来就算跟倪星澜、吴晓影她们比,前军医都没觉得自己在身材上落了什么下风,只是得控制别发胖!

    未来显然是个心宽的人生,那多么恐惧!

    但这时候挽着石涧仁走起来她都有点不会走了,怎么迈步好像都格外的婀娜摇曳,反正她是这么觉得自己在发浪。

    俩人住的那楼不是十二楼才平街么,而且还得从路边这栋大楼的平街层穿过去走一条天桥,这种江州山城特有的建筑结构里穿楼两边就开发成了很多店铺,有药店,前军医终归还是有职业强迫症:“那……还是去买点那个,呃,我去买!”

    购买她是不害羞的,主要是对上使用者有点赧然:“你知道这是什么吧?”

    很明显,石涧仁那黑脸都再深了一层,目光都游离了:“啊,知道,知道,走了走了……”

    齐雪娇终于找准定位,嘻嘻哈哈的笑着使劲挽住丈夫的胳膊用胸口去蹭:“小样儿!害羞了吧,哼,我跟你说,我可是学医的,这种事儿哪怕没经历过也精通!没见过千儿八百,也起码阅人无数了,怕不怕?!”

    石涧仁预见夫妻之间自己会处在比较从属地位的气质走向,可能就是从这回开始踏上不归路的,只能被动的嗯嗯嗯,进了电梯都还被齐雪娇推挤到摄像头下的角落里哼哼的轻薄:“我突然想起来一个案例,有一男的也是结婚前怎么都不跟女朋友同房,说是要留到结婚以后,也是把尊重什么的挂在嘴边,结果呢……”

    石涧仁觉得老婆的手都在开始往下发起进攻了,只能无处躲藏的挤在轿厢角落:“啥……”

    齐雪娇用嘿嘿嘿的笑声掩盖自己的紧张,还尽量让自己的职业派头上身:“来!姐姐给你检查下是不是双黄蛋……”

    明明是从12楼上到29楼么,怎么就在20楼叮的停了下,然后两口子莫名其妙的看见电梯门打开外面站了一堆男女老少,目光炯炯的看着挤在角落里的狗男女,然后还齐刷刷的抬头若无其事看门框上面的数字,口中念念有词:“咦?不是下去么,怎么按了上行……”可眼角的余光都在瞟齐雪娇啊!

    哪怕是结婚日,穿得格外端庄朴素,就是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加黑色长裙,但可能是个过来人都能看得出这姑娘靠在男人身上那背影娇媚得跟狐狸精似的!

    勾人啊!

    关键是石涧仁还觉得丢死人了,简直于礼教大同践踏在地上了,也使劲仰脖子看高处,然后伸手指不停按关门,齐雪娇就哧哧哧的笑着一个劲把脸埋在丈夫胸口上,被他的动作扯来扯去,舒心极了。

    不过倒是忘了继续检查手法。

    所以等电梯真的到了29楼,齐雪娇几乎是挂在丈夫身上的,嗓音都有点发腻:“抱……”

    好嘞,这个不难,石棒棒伸手就把老婆跟扛包似的箍住小腿弯给抬起来,满以为是搂腰最多再低点的齐雪娇略惊慌,赶紧抱住他的头,正好把胸口压在石涧仁脸上了,虽然还不至于看不见路,那充满弹性的丰厚让石涧仁都踉跄一下脚步。

    齐雪娇害羞又再鼓起劲头抱紧些,却听见石涧仁吱声:“轻点,上回也是在这里,我就看了眼,你差点把我打成半残废,现在你还是放过我吧!”

    对啊,都几年前的事情了?

    好像两人真正心平气和说话,就第一次在这里吧,当然这种心平气和也是在齐雪娇把石涧仁打了以后才有的,姑娘本来涌起的一点绮念忽然就化作满腔柔情,东张西望看这无比熟悉的楼道,对自己的婚姻真是不能再满意,伸手摸了兜里的钥匙:“以后,我们也不用再买什么大房子吧。”

    石涧仁赞同:“本来就不用铺张浪费的需求。”

    开门进屋的时候,还稍微低了下免得撞了新娘子的头,结果可能齐雪娇这几天全心全意都在结婚的事情上,啊呀一声从丈夫肩头挣扎就跳下来羞愧:“太乱了……”

    没错,就跟她在平京那个自己的小公寓差不多,家具家电都是非常简单的,甚至都没什么装修设计,白墙地砖,除了厨房门口挂着一副红色的珠帘有点女性色彩,几乎就完全可以用简陋来形容,明明可以体现出极简味道的,偏偏现在从卧室小屋到外面到处都散落着衣服!

    特别是有好几件内衣还给扔在外面桌上,明显就是对着门口的落地镜有穿上比较过的,再看看搭在沙发上的好几件外套裙装,分明就是齐雪娇当时万般滋味在心头的真实写照。

    忐忑中带着喜悦,急切中不知道未来,太过性感的犹豫着还是放弃了,有两件端庄的又怕不够漂亮,光着身子站在这苦恼的挑选衣裳,而且还在考虑会什么场景看到什么地步……

    石涧仁那巨聪明的脑瓜子里都不可避免的勾勒出这样一幅场景来,再看看面前撅着背对自己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