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4、新月清晖,六月飞雪
    反正走在机场出口通道上的时候,齐雪娇还有点笑:“感觉像少林寺过十八铜人阵似的。”

    而远远的站在接机大厅的那个清丽身影真的就像铜人,好像无论石涧仁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回到江州,她都会默默的站在那迎接。

    两人都没带什么行李,但齐雪娇也没亲密的挽着石涧仁出来,她还不需要这种小伎俩来证明自己,好像跟往日没什么不一样的远远还对柳清挥手,秘书有回应,但动作幅度比齐雪娇斯文多了,只在脸侧摆摆手,绝对符合礼仪标准。

    所以齐雪娇还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清的穿着,还是一如既往的套裙啊,只是这身灰色的显得要随性优雅很多,但打底的白色丝光抹胸又透着点小俏皮:“呃,这么晚了吃点夜宵或者喝点什么不,我们到那边咖啡厅去坐一下?”

    柳清的眼神绝对没有吃惊或者慌乱:“不用了吧,我没带司机来,在车上也能讨论事情,这次各方面工作还顺利吧,辛苦了。”

    石涧仁和柳清并行到停车场的时候,齐雪娇就慢悠悠的落下点脚步了。

    柳清没往后看,只是拿略微探询的笑容侧脸看石涧仁。

    于是石涧仁也开门见山了:“我承认时间有点不合适,但前天我给雪娇求婚,并且得到她的同意,今天已经办了手续。”

    柳清终于惊讶下,但伸手捂嘴的时候说出来的居然是:“户口本!你户口本不是在我那,你怎么办到结婚证……哦,哦,这个应该难不倒齐小姐……”说着就转身停顿,在齐雪娇走近的时候一手捂着领口一手在小腹间,最标准的服务业礼仪动作半鞠躬:“祝贺您了,祝贺齐小姐跟石先生新婚快乐。”

    不得不说柳清这个反应还是打乱了齐雪娇的预期,起码这么礼貌的祝贺她都连忙回应:“啊,谢谢,谢谢,清儿,不用这么客气。”说到底齐雪娇也还是个从不倨傲的良善女子啊,这跟家庭气质没什么关系,是个教养问题。

    石涧仁也略微跳眉毛,他可熟悉自己的秘书了,果然柳清把持的就是这点:“应该的,我给石先生做秘书做助理,您跟他结婚,那可能以后我就得给你们做管家了,不会因此就辞退我吧?”

    齐雪娇趁着柳清低眉顺眼说话的时候,飞快对石涧仁做个鬼脸就笑起来:“嘿嘿,我说什么来着,你们一个个儿的都不是省油灯,我俩结婚你也看得出来?”

    柳清还是不抬头对视:“前天您比较急的立刻要求订票去平京,再联系到这两天一系列的工作反馈,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猜测的,真的要祝福二位了,一定是白头偕老、天作之合。”

    齐雪娇有点打棉花用不上劲:“你俩单独说说不,我先到车里等。”

    柳清抬眼笑:“不用,那以后就要称呼你石太太了吧,是不是我接下来应该协助你安排准备婚礼跟安家的事情?”

    齐雪娇还在沉着应对:“不用了,我俩不准备大肆操办婚礼,最多请朋友们吃个饭,至于安家也没有这方面的思路,可能最近半年左右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我们准备返回他老家去生活些时间……”想想还补充:“也许是好几年。”

    结果还是没有把秘书给惊吓住,只是哦一声点头:“嗯,好的,那就更需要我做好你们跟企业群之间的衔接了,没问题,我从现在就开始准备。”

    齐雪娇哈哈的撇个嘴:“好吧,现在我只觉得需要准备应对更多意想不到的现实状况,走吧走吧,我真是只打算做个石家的小媳妇,旁的事情不会操心,先回吧,明天你们再就这些各项事宜交流,我就不参与了,头疼,一个比一个刁钻精灵,我还偏偏没法说什么,对不对?”

    柳清陪着走都是小侧身了,还有点小着急:“石太太不会觉得生气……”

    齐雪娇经过石涧仁踹过去:“开车去!一到关键时候就帮不上忙!”

    石涧仁哪怕得了齐建国的真传,也没跳开躲避,站在车门边:“明明是你们在交流,我搀和啥,柳清,刚才我说了,时间点可能有点不合适,很容易让大家联想到我和雪娇结婚跟大唐网的推进有些什么关系,这个我们不避讳,但我是真心实意希望能跟雪娇共度余生,也希望你能协助我把这个态度传递给大家,避免误会。”

    秘书站直了专注的倾听,她个子本来就高,这样更是清秀削瘦,在夜色中,机场特有的那种水银汞灯橘红色的余光照在她身上,就有种孤傲的味道了,加上她的气质本来就清冷,听到石涧仁说共度余生的时候终于扭了下头移开眼神飞快的看了下深远的夜空,齐雪娇就心软了:“好了好了,感觉我们两口子一起在欺负秘书似的,开车门上车,我们两姐妹好好说行不行?”

    柳清完全合作态度,低头摸出车钥匙滴滴,然后伸手扶齐雪娇上车以后,看石涧仁在驾驶座系上安全带才自己跟着也上了商务车的后面,只不过齐雪娇没坐在航空座椅上,反而在最后面对她招手:“来嘛,我们说点悄悄话,阿仁,开点音乐,比较大声能掩盖声音的那种。”

    石涧仁果然是个容易被老婆指挥的,或者说他不觉得这时候一定标榜自己来处理解释有多大的区别,随便放了张音乐就开车上路。

    齐雪娇感觉自己完全是在战火中成长:“清儿,我知道你喜欢他,而且你俩感情深,天南海北的一起经历也多,现在我跟他结婚,没有非得把谁防贼似的,我相信他,他也一定会尊重我,未来这些产业都是大家伙儿自己努力的资产,跟我俩没啥关系,所以这个时候平静而成熟的面对现实,努力把大局稳定好,才是最恰当的做法,你同意我这说法么?”

    座位是种天然的谈判语言,不然怎么古今中外都把排座次、圆桌会议等看成是挺重要的事情呢,相比独立的两张航空座椅中间有鸿沟,最后一排虽然说起来是三人座,其实俩成年姑娘坐在那已经有种很私密的感觉了,柳清迟疑了下,终于放低点声音:“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跟他才是最合适的,好像从一开始,不怕你笑话,我就觉得自己是他的小丫鬟,我跟他亲人多过于工作关系,这不是用资产衡量的,我也是真心祝福你们,你也不用担心我跟他……如果他跟我有什么婚外恋,我觉得那简直是在侮辱他的人品,我更不会因此破坏目前的工作大局,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还是他的亲人,哪怕还是小丫鬟,老管家,甚至以后当保姆什么……”

    齐雪娇扑哧:“你倒想得美,倪星澜不过说是隔三岔五来度个假,你就干脆天天住一起了,没钱,哪有两口子穷得叮当响,还丫鬟管家保姆腰缠万贯的,对,你都亿万富婆了,怎么可能跟我们去那山窝窝里。”

    柳清其实坐在最后一排的姿势蛮诱人的,长腿侧并,还得稍微弓着,这机场回城是高速路,所以一只手拉着旁边扶手,一只手扶着靠齐雪娇这边的头发,动作很没谈判气质:“五年前,我可能觉得财富是个多么重要的东西,要想尽办法的去拼争去获取,有时候还要冒险,但现在能明白不被财富牵着鼻子走,才是最重要的,我也从没觉得我的财富就是我的,那是他……不,是你们夫妇俩交给我管理的。”

    齐雪娇终于尝到石涧仁这秘书的橡皮刀子功夫了:“你不用这么谨慎,我不是在试探你,阿仁是个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他说是你的,那就是你的,只是希望你能善待这些资产,做更多有益的事情。”

    柳清不动声色:“对啊,正是因为清楚石先生是什么人,他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啊,现在你跟他结婚了,这当然也是你们夫妇的共同财产,有任何需要处置的地方,我当然需要经过你们同意。”

    齐雪娇转头盯着柳清:“我把你当姐妹,你还是要这样拉开距离?”

    柳清居然说:“这是本分,该是什么样的身份就是什么样,从我还在做大堂经理的时候就明白了,不会痴心妄想的去逾越。”

    齐雪娇都牙痒痒了:“那你还跟他办假结婚证!”

    柳清脸都不红:“哦,那是他可怜我这个小丫鬟啊,就跟路上捡个小狗小猫看着觉得可怜一样。”

    齐雪娇忽然感觉哑口无言,干脆一把揽了柳清的脖子捏她脸蛋作恶狠狠的模样:“你是不是觉得他一直很疼你,就不怕我收拾你?”

    柳清果然不是普通妞,都被这样了还勉力微笑:“你才不会呢,他都说你性格大气厚重,一定会善待奴婢的。”

    齐雪娇差点哇哇哇的叫了,干脆抱了柳清上下其手:“咦,你也不是看起来这样没货嘛,很有欺骗性呢……”

    柳清像个被严刑拷打的志士一样,咬紧牙关,小圆脸涨得通红就是不吭声。

    齐雪娇有点拿这秘书没办法,简直就是跟石涧仁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女版铜豌豆,不,橡皮的,还很有弹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