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2、说得跟真的似的
    正如石涧仁他们在节目里说的那样,现时代要结婚太容易了,古代三书六礼各种流程起码得经历十天半月,到现在只要两情相悦拿着身份手续去办理就行了。

    哪怕石涧仁的户口簿还在柳清手里,齐雪娇也有办法。

    她先偷偷摸摸回家拿了自己户口簿,然后给一警察局的发小打电话,托对方给石涧仁开份户籍证明,证明这家伙的户籍是真的,而且没有结婚那就行了。

    可不过半小时,杨秋林就喜出望外的打电话来问是哪个办证机关,她要来现场见证,真让人怀疑她在平京到底有多大的权力。

    等着母亲亲手把那份户籍证明带过来的时候,齐雪娇给未婚夫分析,估计还是自己那发小上网查询石涧仁的户籍时候触动了数据库的设定,就像上网逃犯一样,户籍数据库里是能单独设定些提醒的。

    石涧仁没在意被形容成逃犯,笑眯眯的坐在长椅上牵着齐雪娇的手慢慢捏,除了听姑娘叽叽喳喳就是透过墨镜观察其他来办理手续的情侣,当然,离婚证也在这里拿,所以他还能欣赏到很多人生百态。

    齐雪娇说完这个又拿石涧仁的墨镜挑事儿,笑话他是明星派头,要是自己也去开个博客发照片自己正在跟石正经办结婚证,没准儿一夜就能红,还肯定是反面人物,光是倪星澜的粉丝都能把她收拾个不消停,更不用说那几位现在其实也很有点影响力了。

    石涧仁还是笑眯眯,隔着墨镜也能感觉到他对未婚妻的宠溺,让齐雪娇很快甜蜜的笑着承认:“主要还是有点紧张,一般来说按照电视电影的剧情,这种时候不是我过马路被撞飞,就是你突然出点啥事儿,所以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跟你一块儿飞回江州去,特别是你那么事儿妈,太符合剧情猛转了。”

    石涧仁无奈:“你我二人都不是短命的面相,如果想追求爆炸性效果,那就去看韩剧看网络小说,不是我们这样踏踏实实过日子的。”

    齐雪娇马上嗤之以鼻:“切!谁说自己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都能行,就你不能说,你看看你这几年的跌宕起伏,是寻常人过的日子嘛,你这未来啊,还得靠我这个寻常人好好帮你调和一下。”

    石涧仁反过来鄙视她:“行行行,你说什么都有理,你也是够脸皮厚了。”

    齐雪娇立刻嘿嘿笑,亲昵的趴石涧仁胸口扮小姑娘仰视:“你说从心理上来感觉,是不是我俩才是最知心的,既没有小姑娘那些寻死觅活的冲动,又没老姑娘的沧桑世故,我这刚刚好,符合你的中庸之道!”

    石涧仁干脆靠椅背上装死人:“我现在觉得电视电影的剧情猛转就是一帮劫匪冲进来,一刀一枪砸到你脸上,都能给弹了去!”

    齐雪娇简直乐不可支的遐想:“你说老家还有些什么,我们要带些什么回去?养只狗或者猫吧,结了婚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算计下我们到底有多少钱,没了工资没了股份还得开销啊,连交通费都不能报账,肯定也不会找家里要,是不是先把我那小公寓给卖了,你那估计也用不上,你在平京还有套房吧,我也有套,哈哈,说起来我们就算是卖房也能死乞白赖的混好几年吧?”

    一贯的积极分子石涧仁居然从鼻孔里悠长的哼一声:“正有这个打算……”

    齐雪娇更乐了:“你在节目里不是一直劝人上进么?”

    诲人不倦的石正经振振有词:“未闻道,那自然得努力才能接近道,我这都道法自然了,怎么做都是对的!”

    新媳妇被专家的无耻给惊住了:“你又在拐骗无知少女!”

    石正经笑:“真的,如果你有翻看我那些公开言论,我一直都说人生有积极蓬勃的努力活法,也有逍遥自在的安逸生活,区别在于绝大多数人想过好日子,又想逍遥自在,你说可能么,所以为了过好日子,绝大多数人只能努力积极,想都别想那些消极的偷懒思路,但我不同,我骨子里其实是最向往逍遥自在的,哪怕清贫单调些我都能过,尽可能做到我该做的事情,完成我的社会责任,我也有权利追求我的内心方向,心安即是归处,我相信你也能。”

    齐雪娇骄傲的哼一声,把脸蛋都贴在未婚夫胸口上了:“那当然!”然后又忍不住哧哧笑:“这倒是,倪星澜、纪小姐她们肯定过不得苦日子的,我看耿老板和柳总也难,吴总监就更不用说了,哈哈,隐居是个好办法,好办法,小同志的脑瓜子很灵光嘛!”

    话音刚落,身边就突然一声惊雷般的暴喝:“打劫了!”

    以石涧仁的淡然都吓得浑身一哆嗦,齐雪娇倒是猛的一下蹦起来,直接甩掉刚才那情意绵绵的温柔劲,展开手臂挡在石涧仁面前了!

    这姑娘确实彪悍。

    然后两条黑影从旁边通道拐角跳出来,在整个办事大厅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被齐雪娇气得跳上去就要打人:“你们俩还有点人样儿么,一点公德心都没有,吓住了老头老太太怎么办?”

    真不知道结婚办事大厅能有啥老头老太太。

    果然石涧仁满脸黑线的就看见自己两位未来大舅子得意洋洋站在面前了。

    齐卫国也就罢了,以前接触中就觉得是个性子活泼的家伙,齐建国怕是四十多了,上回在机场那规格挺高的场面中见过,很有点重臣猛将的沉稳劲儿,而且以前还跟齐雪娇一起见过他太太和女儿,女儿都十多岁的中年人了,现在还笑得居然满脸顽皮,还好没穿军装。

    身材同样魁梧雄壮的两兄弟真是喜笑颜开的一把拉住了妹妹,齐卫国还做作的焦急:“结婚了!结婚了,文静点,小心妹夫吓跑了!”

    这话倒是真有效,齐雪娇瞬间收了姿态,俏生生的伸手:“红包!我们要过苦日子了,红包!”

    齐建国溺爱的摸妹妹长发:“结婚了,就像个女孩子些……”

    本来讪笑着起身准备打招呼的石涧仁差点噗嗤,敢情自己娶了个男的?

    气得齐雪娇收起来的脚还是直接朝大哥脚上踹,她穿的可是高跟鞋,齐建国熟练的闪开还不忘给石涧仁显摆:“看见没!我们主要就是来给你展现齐三妹的几大杀招,包你终生受益!”

    石涧仁明确感受到人家兄妹间从小就累积起来的感情,有点羡慕,先跟齐卫国握手,再到齐建国,齐雪娇已经回归沉静的挽着他胳膊在旁边继续伸手:“初次见面,结婚请给安家费,谢谢……”

    齐卫国躲开妹妹的手,直接热情的搂石涧仁另一边肩膀:“首先热烈庆祝你跟齐老三结婚,全家都欢迎,其次你们真打算跑山沟沟里面去过日子?我知道你这种脾性,不想沾光,其实我们齐家也沾不了什么光,除非你来当兵可能还有点好处,又不混体制,现在连经商你都不做了,还能沾什么光?没必要嘛。”

    石涧仁局促的笑:“没有没有,出来这么几年,想回家看看,结婚了更是应该带媳妇回家拜祭。”

    齐卫国给他大哥示意:“看见没!看见没!我给你说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儿,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纯良的,装得很朴实还很羞涩吧!装的!”

    大舅子表示了然:“文老二给我打电话了,他连曾凯仪都敢去撩拨,啧啧,我跟你说,齐家都是老实人,以后这方面就靠你了!”

    齐雪娇还是会维护丈夫:“关你们什么事儿!自己把自己那点营房里的事情管好,别来打扰我们,妈呢,肯定是她通知你们来的,她人呢?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赶紧办了手续我们还有事儿。”

    齐卫国失落:“我紧赶慢赶从北疆回来想吃个饭都没赶上,你这嫁出去的人就泼出去的水?”

    齐建国没弟弟惫懒:“妈直接拿手续去了,这局长是陈姨,儿子也姓陈那个……”

    齐雪娇恍然大悟:“哦……”转头给石涧仁分享:“以前别人介绍过我见面的,没结果。”

    石涧仁也恍然大悟的点头。

    齐建国两兄弟有点吃惊这两口子的坦诚程度。

    果然,立刻就有工作人员过来殷勤的带着去拍照了,齐家三兄妹都没觉得是什么特权,不就是稍微便利点么,各项手续也是按照流程来的呢,又没有贪赃枉法,那位女局长还专门下楼来感叹的拉着齐雪娇说了好几句,看石涧仁的时候,目光和蔼得很,也不知道认出来石正经这半个名人没。

    齐雪娇当真是大义灭亲的那种洗脸盆水,喜滋滋的拿了结婚证就拉着石涧仁跑,杨秋林本来还带了个勤务兵来全程拍照都没能拉住她,还想把小两口带回家吃个饭,齐建国两兄弟倒是很有默契的帮妹妹拉住了母亲,遥远的跟石涧仁约有空三兄弟好好喝酒,石涧仁想礼貌点,都被妻子带了个趔趄。

    对的,这时候已经能正式称为妻子了。

    两口子每天坚持跑步的好处就是跑过街口都还不喘不累,齐雪娇得意的翻出那两本红壳子来再端详:“哈哈,你可跑不掉了。”

    本来就好看,今天为了拍结婚证上的照片还专门买了件白衬衫走怀旧风,刚才拍照前又叫她妈帮忙扎了个麻花辫,现在她这爽朗的劲儿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很是引人注意,石涧仁看得心头一热,直接路边招个出租车,抱了石太太就跳上车去!

    齐雪娇假意挣扎两下还明知故问:“干嘛!干嘛哪!光天化日的强抢民女哪……”

    石涧仁尽量恶狠狠:“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