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1、自主研发,技术革新
    从节目录制的过程来说,倪星澜的表演真是无懈可击,比石涧仁的表现都好,这家伙确实有点心不在焉的,而且最后还是倪星澜跟母亲前呼后拥的带着石涧仁齐雪娇下楼,没让观众们发现石涧仁有女朋友了,连牛鸣雷这样的人精都没发现。

    所以石涧仁和齐雪娇甚至是搭倪星澜的便车到酒店的,看着那辆保姆车远去,齐雪娇才叹气:“一个青春烂漫的少女硬是被你给变成了心思缜密的成熟女人,还让人挑不出半点刺来,谁都会喜欢吧?”

    石涧仁惊讶:“你这样形容你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

    齐雪娇立刻撤了刚才那点感叹,就在酒店门口欢天喜地的把石涧仁揪住打了一顿,而且还很有套路的拖拽到大门侧面的暗黑角落,没两下就借着动作倚在石涧仁身上抱怨:“有情绪,多少还是有点情绪,明知道你不会出轨,可倪星澜这样的女人还是会给我很大的压力,更何况我心里还清楚我这是作弊,很复杂的情绪,有点骄傲,有点愧疚,更多还是忐忑……”

    五星级酒店周围的环境肯定都是朝着美轮美奂的景观去的,哪怕是个柱子边的角落,绿化植物跟地面灯光都能呈现出竹影稀疏的情调来,这让石涧仁也能看着那张宜喜宜嗔的脸蛋,觉得无比动人,更特别的是这几乎是之前生命中难得明确告知自己可以放任这种情绪泛滥的时刻,所以二话没说就吻下去了。

    可怜齐雪娇这姑娘上山下海的劲头那么足,正儿八经的初吻才是这一回吧,甫一接触,刚才还碎碎念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只是嘴唇轻轻的碰到,就感觉全身都软了,能感觉到石涧仁的双手已经牢牢的箍住她的腰,头也开始晕起来,这是肾上腺素、多巴胺,还是甾体醇的自然分泌,哪怕前军医竭力想用理论让自己保持清醒,但不可抑制的激素分泌说明她的情绪飙升到了难以自已的地步。

    石涧仁还好点,他真没受到昨天的什么阴影影响,触碰到的唇边软软的,相比之下上唇还略微僵硬点,但就是这种温软的触碰,让他吻上以后,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把怀里的人儿抱紧了,有些急不可耐的索吻,也就是磨蹭着找寻回应的讯号。

    说起来他之前的接吻经验主要就来自于倪星澜吧,有匆忙的吻,有意乱情迷的吻,有充满感激的吻,但恐怕都没现在这样毫无保留的投入进去,所以就算不是初吻也是第一次深吻,呼吸控制不好,几乎是憋着一口气在接吻,都要窒息了,所以有换气。

    齐雪娇再晕得脚下不稳也能感觉到接触的撤离,还是能下意识的汲取昨天教训不睁眼,但好像害怕这个吻要逃,越害怕越贴近,双手情不自禁的就用力抱住了石涧仁的脖子,迫切得都要合二为一了。

    接吻真是个比较神奇的事情,只要情投意合就会变得如胶似漆,耳边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呼吸声,偶尔睁开眼看看毫厘之间的爱侣,被对方沉醉的样子激起更多甜蜜,又闭上眼沉浸到这种陶醉中去。

    当然石涧仁还不会乘机干别的,只专注在这一件事情上,反而是齐雪娇有点不由自主的把双手从男人的脖子到头上到处移动,时而无意识的摩挲,时而双手用力配合自己的嘴唇固定,时而伸到石涧仁的衬衫领口里好像要把他的衬衫给撕扯了,远不如石涧仁那一双紧紧抱在她腰间的双手老实。

    不过这种程度的亲密已经让这对儿足够沉迷,反正从演播厅出来已经是半夜,现在又不知道练肺活量练了好久,才偶然的同时睁眼停下这对精神文明建设毫无帮助的事儿来,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好一会儿,齐雪娇已经双眼水盈盈的了:“阿仁,我爱你。”

    石涧仁嗅着口鼻间的姑娘气息,迷恋的眼神肯定是齐雪娇都能看出来的,可他又有习惯性的清醒,眼睛就清亮中带着爱恋,而且是满满的笑意:“嗯,前天我还在节目里面批评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太着急了,现在我想收回这个说法,这种情绪如果不自我控制的,真是排山倒海的涌上来,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说着还把双手从姑娘的腰后挪起来,在齐雪娇忽然有点脑子发嗡嗓子发干以为他要干嘛的时候,却捧到了她的脸上,真是双手用捧的,滚烫的脸颊被包裹在温热的手掌中,齐雪娇的心情跟过山车似的忽高忽低。

    其实她的脸蛋真是石涧仁说的那样有点媚气,只是被她风风火火的军人做派给掩盖了,平日里甚至还故意用方头眉或者白大褂来遮掩这细节,这会儿在石涧仁眼里却有致命诱惑力,特别是加上姑娘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任君采摘的心意,很难不心辕马意。

    所幸石涧仁确实是有定力,二十几年来都在锤炼的这种定力帮他在短暂的放纵后约束自己:“我也确认我是爱上你了,所以这事儿你说我们就不再耽搁,明天去有关单位把结婚证办了好不好?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齐雪娇眼里像炸开了烟花一般灿烂,声音都呢哝了:“再说一遍,正式的……”

    石涧仁不拘泥:“我爱你,齐雪娇。”

    很有感情的,姑娘不满意:“叫齐齐,再来一遍。”

    石涧仁却有坚持:“我觉得这是我俩之间的称呼,不是你的家人叫小名,我爱你,雪娇……”

    不知道为什么,咋听起来真的有点恶心呢?

    好吧,这时候其实石涧仁说什么都有理,姑娘闭上眼把自己倾倒在他肩头:“抱我上去回房间呗……”

    已经如此清晰的明示了,石涧仁还是坚持:“我其实并不觉得一纸婚书对婚姻质量有什么决定性,但礼仪礼节不能乱,这也是尊重我们双方的一部分,明天一早就去办了结婚证好不好?”

    齐雪娇还能说啥,面红耳赤都要焚烧起来的热量只能化为把石涧仁摁在床上打了一顿,当然她说的是骨科医生帮未婚夫按摩下。

    不得不说这动静真是专业的,石涧仁趴在床上感觉自己一把骨头都在咯吱作响,但完事儿以后真觉得浑身舒坦直哼哼。

    毕竟作为医生接触的方面还是要丰富些,可能联想到什么,齐雪娇反而害羞起来,匆匆忙忙溜卫生间关上门洗漱好久,才裹着浴巾跳上床,等石涧仁冲了个冷水澡出来,裹在被单里的姑娘还撵他:“不许到我这床上来啊,既然你要遵守什么规矩,我也不能输给你。”

    结果石涧仁还真就很守规矩了,让齐雪娇不知道是失望还是乐淘淘的满脑子天马行空,迷迷糊糊的连孩子叫什么都在梦里想了好久。

    等再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蹑手蹑脚正在穿运动鞋的石涧仁,哪怕是今天要结婚了,还是严格要求自己的保持习惯,换个姑娘没准儿就娇滴滴的希望干脆亲热下了,齐雪娇却噌的跳起来,然后还嘿嘿笑着裹被单撵石涧仁到卫生间去。

    她应该还是害羞,不是石涧仁那套封建礼仪,特别是想起今天可能要干嘛,连在跑步机上都忍不住傻乎乎的自己笑,盘算着是不是待会儿还是要去买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方面她还是有信心的。

    所以吃过早餐跟唐建文等人开早会的时候,她又有点心不在焉了。

    石涧仁好点,其实他跟齐雪娇主要就是了解各种情况,唐建文和万乾还有苏以德跑的方面完全不同,高开明是趁着这个机会来平京跟自己以前认识的一些行业高手联络下,这一次仿佛有底气招揽些人了,接下来大唐网在平京的分公司肯定要扩张,短博客网如果收购成功也会放在平京,需要有大量填充的人手。

    只是石涧仁这边提出自己可能今天晚上就会跟齐雪娇一起返回江州了:“现在这边的工作你们几位已经能完全运作,昨天我跟影视公司还有栏目组都把细节讨论了下,反正最近几个月我并没有以前挂职那样的限制,随时都可以来平京录节目,所以现在我最重要的是返回江州把关于整个团队的情况梳理下,毕竟我跟齐小姐结婚以后,有很多需要调整的地方。”

    四个男人飞快的抬头看一下,精明如唐建文当然明白这种调整是什么意思,说不定还是一场腥风血雨呢,也就高开明会脱口而出了:“咦!你们还搞得很快嘛!”

    齐雪娇对上外人是落落大方的:“嗯,待会儿就去民政局办手续,回头再给各位发喜糖。”

    万乾连忙凑趣:“婚礼、宴席在什么地方办?平京江州都要办吧?”

    齐雪娇不是一般姑娘:“可能考虑到影响问题就不公开搞这种仪式了,最多在朋友、伙伴中间邀请大家吃个饭见证下就行,现阶段主要是集中火力把工作搞好,下午我陪唐总再拜会几家。”

    唐建文看向石涧仁的完全就是担忧眼神,江州那大场面能摆得平么?

    只有苏以德还是那副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