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60、谁在岸上,谁在水里
    倪星澜比齐雪娇想象得更周到,她甚至带了自己母亲来现场,这样录节目的时候傅涵君就可以陪着齐雪娇说话,甚至还带了个十三四岁看起来格外明眸皓齿的小姑娘,一见面就让齐雪娇喜欢得很,很容易展开话题。

    齐雪娇似乎只要脱离未婚夫的气场影响范围,也配得上自己应有的气势,寒暄两句,主动挽着手陪倪星澜到化妆间去了,反而留下傅涵君对上石涧仁。

    倪妈妈亲手帮石涧仁化妆,毕竟这电视节目也就是个舞台妆,没影视剧里面的场景妆要求高,化妆师连忙殷勤的摆好东西给前辈关上门出去了。

    镜子里的中年妇人真说得上气质端庄沉静,甚至连倪星澜都还没她母亲现在这样的气质,但动作倒是跟女儿一样娴熟,拿着小画笔在石涧仁的脸上抹粉底:“你跟齐小姐喜结连理,我怎么都还是应该恭贺你。”

    石涧仁得保持表情不动啊:“嗯。”

    傅涵君肯定能观察他表情,理所当然的端详:“我跟星澜她父亲的事情,星澜也都跟你谈过,在阿姨心里,我们一直都是一家人。”

    石涧仁尽量让自己眼珠子别乱转,盯着化妆台角上的一个灯座出神:“嗯。”

    傅涵君没继续拉关系:“这次星澜让我跟她拍一部电视剧,加上刚才那小女孩,从十三岁一直演到五十岁,我们仨接力主演,主角是上世纪初一位青楼小姑娘,却最后成为企业家、政治家的传奇经历,星澜说明年一年她只出这一部电视剧了。”

    石涧仁肯定听出来点门道,还得忍着不说话,果然傅涵君俯身观察他的表情,就是两人头并着一起看镜子的模样,真的看不出来这都是四五十岁的阿姨,镜子里两人看着居然有点般配的样子:“阿姨还是老了,从没想过到这时候还能担纲演主角,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一部戏,这都是托你的福。”

    石涧仁总算勉强回应个笑容:“您客气了。”

    傅涵君开始帮石涧仁打粉,话说石涧仁这皮肤黝黑真得靠这个才能在舞台上光鲜点:“星澜说这部戏就是你,只是演的是个姑娘,她也就当做自己是你,出身贫贱但从没放弃过生活,绝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也正是这样,她才决定不委屈自己苟且一辈子,一定要掌握自己的人生主宰自己的命运。”

    其实石涧仁已经忍不住笑了,多得意啊,倪星澜能成长到现在的样子他确实有功劳嘛,一个随波逐流只知道赚钱的红星,跟一位知道生命价值所在的演员,区别太大了,哪怕脸上还保持得住,眼神早就出卖了心情。

    所以傅涵君也笑:“阿姨没她聪明,年轻的时候就没搞明白人生的意义,哪怕知道自己迷恋那副皮囊帅气错了,还是没勇气改变自己,名存实亡的婚姻,破碎的爱情,得不到尊重的生活,哪怕像卡在喉咙里的刺一样,我还是装模作样,所以一直把希望寄托在星澜身上,希望她能过得比我好,却没想过我为什么会过得这么糟糕。”

    换石涧仁认真的观察傅涵君表情了,确实有种焕若新生的光彩:“就因为我不够独立,我一直以为女人就是个附属品,嫁进倪家就是我的最高成就,可以轻轻松松过好日子了,却没想过这生活永远都是我自己的,没有思想的躯壳就是个空壳子,我还有好几十年可以努力呢,所以想借着这部戏把自己好好重生一下,你有空来探班么?星澜说你其实指导角色很有造诣。”

    石涧仁笑:“这位角色也有遭遇婚姻的不幸?”

    傅涵君点头:“一位大督军从妓院赎她,她说自己不是商品不愿意,可在那大督军落难的时候却逃了去跟他同甘共苦,很有传奇性吧?”

    石涧仁赞扬:“有胆有识,确实是巾帼豪杰。”

    傅涵君转折:“虽然那督军从一开始就答应不娶小老婆,可他后来事业不顺就拿老婆孩子出气,打心里还是觉得她不过是个妓院里的女人,所以她又选择了离婚独立,自己带着孩子回到沪海去创业……”

    石涧仁确实有些感兴趣了:“哦,哦,那个年代这真有点惊世骇俗了,非常让人敬佩的女性,回头把剧本借我看看?”

    傅涵君卖关子:“阿姨给你说嘛,来,弄发型……”

    石涧仁赶紧闭嘴。

    倪星澜从发型到妆容都是自己弄,她太熟练了,齐雪娇最多能坐在旁边给她递点东西:“他跟你说了没?”

    把一头波浪长发挽起来的姑娘只动唇:“中午在公司听他说了,恭喜你。”

    齐雪娇也在观察倪星澜的表情,只可惜自己化妆的手臂就挡在脸前,镜子里看不全:“我知道你也喜欢他,我不好比较谁喜欢得多一些,这玩意儿也没法称重,我也知道我跟他结婚的最大原因在什么,其实他跟谁结婚都会快快乐乐的好好过,我不过是仗着别的原因罢了,甚至你还主动在帮衬我,这份心思或者委屈我都明白,但这事儿既然已经这样,我们都要现实的往前看,对吗?”

    倪星澜继续忙碌自己的,声音平静:“我跟他说过,我乐于看到他幸福,这是他应该得到的,他从来都没享受过什么幸福,从生下来就没,所以哭哭啼啼肯定不是我的选择,甚至我也没想过破坏你们的婚姻,那会让他苦恼,但我作为你的姐妹,你多少有点愧疚,不会把我当防贼似的挡在门外吧?”

    齐雪娇笑了:“肯定是永远都欢迎你,你这算盘打得很溜啊。”

    倪星澜转头看看:“有句话是我最近看剧本时候体会很深的,最令人唏嘘的爱情其实不是最爱时的分离,而是落进生活里,眼睁睁的看着感情的余温一点点燃尽,岁月将爱情撕扯得面目全非。”

    齐雪娇夸张的惊恐:“感觉你把我推进了火坑里?”

    倪星澜回到了自己的忙碌中:“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或者不管不顾,但我今天下午在博客已经发表了计划,手里面这些工作完了以后,我就会收缩工作状态,每年各种工作都只做一样,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一个栏目或者一部舞台剧,再也不会跟现在之前这样每天都赶不完的通告,更不会在这种忙碌中迷失自己,我不需要用工作来麻醉自己,我非常清晰他给我的影响,以及未来我应该怎么做,除了有时间思考自己,还能腾出时间经常到你们家做客,对了,你们打算把家安在哪里。”

    齐雪娇竟然有点神往:“我明白你说的状态,都有点想拿他跟你换了……哦,他说准备先回老家去住几年,我想可能目的就是彻底断了外界联系吧,过几年隐居的生活,同样也方便他思考自己,我知道可能有点清苦,但无所谓了,非洲的营房生活我都过得下来,何况跟他一起,其实我想要不是老街那有纪小姐的酒店,月亮湖有赵研究员,估计他都懒得回山上去,对他来说在哪里都差不多,他又不喜欢喧嚣娱乐的生活方式,唉,这么一想,其实跟他结婚也不是什么好享受,就让给我这老姐姐吧,我都三十二了!”说完又不甘心:“虚岁三十二!”

    倪星澜开始整理发型:“其实我觉得他应该更喜欢你,起码现在是。”

    齐雪娇立刻丢了之前的口是心非惊喜:“真的?”

    倪星澜嗯:“好早我就发现,他好像比较喜欢丰满点的,对柴禾妞不感兴趣,然后年龄大点的更有吸引,可能有点恋母情结或者姐弟恋的征兆。”

    齐雪娇做个悲伤的表情:“你要说我又老又胖直接点呗,不过我觉得从心理学方面来分析这个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他从小是孤儿,又是类似隔代或者单亲老人抚养长大,对母性比较渴求也是正常的……”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得意的眉飞色舞,还不由自主的舒展了一下身材。

    倪星澜转身飞快的在她胸口捞了一把,夏季单薄衬衫的齐雪娇吓得尖叫着一把揪住倪星澜的小胳膊就掰,结果两人都在叫,又忙不迭的都松手,然后动作都差不多的嘿嘿笑,捂手的鄙夷:“你们那啥没?他喜欢得很吧?”

    捂胸的居然害羞了:“代沟!代沟,跟你这种八零后没法说!太流氓了!”

    倪星澜还敢挑衅:“我演过很多对手戏的,要不要我帮你辅导下这方面的技巧,他肯定是个动作片都没看过的老实孩子,你这任重而道远啊!”

    齐雪娇赶紧坚野清璧:“谢谢了!我好歹是医学院硕士毕业,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不需要你这二杆子来瞎指路,你还是赶紧找个人嫁了我安心!”

    倪星澜终于面对面的跟齐雪娇认真:“齐姐,我很爱他,但绝对不会破坏你俩的婚姻,更明白界限在哪里,所以能让我做一辈子的姐妹么?可以到你家度个假逃避下工作压力之类,我还是很相信他会做个正人君子的。”

    齐雪娇也认真:“你这把话语各个方位都封死了,我还能说什么?愧疚我是不会的,我现在也有信心让他幸福快乐,甚至我比你更有信心知道他会尊重家庭,尊重婚姻,因为他很懂得自控和节制,不过你这么漂亮有魅力,何必让他始终在经受考验呢,你随时来我都不反对,但真的找个更好的……”

    化妆台边的通知灯亮了,倪星澜鄙夷着起身:“嗯,找个人嫁了很容易,那你咋没找到呢?有追求就有要求,所以如果他变得滥情,我才会失望呢,那就说定了,拉勾?”

    齐雪娇唉声叹气的照做:“你说我这叫什么事儿哦,回到江州还有那么多……啊,我真想明天就搬到山里去隐居!”

    倪星澜伸手搂她肩膀往外走:“姐姐,您就别再嘚瑟了,我祝福你!”

    齐雪娇确实是忍不住笑的:“唉,为什么你只是比我高点,这样搂着我说话,就有种你才是正宫娘娘的气势呢。”

    石涧仁看见这俩嘻嘻哈哈搂着出来,满脑子是问号的。

    难道这就是倪星澜说的表演人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