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9、乱世之名,以少取为贵
    齐庆军哪怕换了便装,坐在那还是带着如山军威,但脸上只有一个父亲的笑意。

    五虎上将的店面就是在江州乐餐馆旁边,除了江州驻京办那家江州乐有点粗鄙的山野风,其实其他所有江州乐餐馆都是中规中矩的中式装修,不算豪华,但也是中高档餐厅的标准格局,石涧仁下午在分公司看到的销售情况都说明,江州乐餐馆从成立的时候开始主要就是做政府机关、公务消费的,所以从餐厅领班到销售经理很大的职责都是拉客、维护客源关系。

    而傅育林却把五虎上将跟江州乐的经营思路区别开,这家餐馆主要就是面对普通顾客的,特点是菜品更新丰富,所以装修风格要朴素大众很多,三百平米的店面居然没有包间,八仙桌搭配方凳的布局也有点密集,但齐庆军还是跟杨秋林坐在桌边两个方位,满带笑意的看着齐雪娇和石涧仁并肩坐一起。

    平心而论,齐庆军夫妇真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傲气,并没觉得坐在这样颇有点闹哄哄的大堂里面就丢了身份,连杨秋林也最多就是觉得有点喧哗:“本来我说另外找一家有包间的,齐齐说跟你约好了地方,你齐伯伯就觉得依着你们来。”

    也可能是根本就不需要用这种别的什么东西来彰显自己。

    齐庆军伸手给石涧仁倒酒:“你也到家里吃过饭,就是一家人吃饭,我很喜欢你这个虚怀若谷的性子,不清高也不谄媚,所以你跟齐齐能走到一起,我非常高兴,也相信你们能幸福……”说着就把白色的小酒盅给端起来示意。

    已经戒酒有两三年的石涧仁还是端起来一口吞了,就是在餐厅一百多块钱的酒,好久没接触高度白酒的石涧仁还是滋了一下,所以齐庆军再给他倒酒,齐雪娇就伸手阻拦:“好了,意思下就行了,他这几年工作上都不喝酒,吃菜吃菜,这些菜品我看好多,你熟悉不?”

    杨秋林喜不自禁:“这么快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齐雪娇不害臊:“打从认识他,就一直往外拐,因为我敬佩他的做人做事,以后也会敬佩!”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石涧仁,那眼里满满的情思,更让对面的父母欢喜。

    石涧仁却探手拿过酒瓶满上:“以前是工作原因觉得喝酒误事,以后却能时不时的小酌两杯了,今天我也喝个高兴,敬伯父一杯。”

    可能军人就是喜欢这种不扭捏的做派,齐庆军笑着就一同喝了。

    杨秋林试着埋怨:“还叫伯父!”

    齐雪娇赶紧埋怨:“妈……”

    石涧仁再倒上:“伯母,我跟齐小姐虽然相识相知已经三到四年左右,但还是非常相互尊重,也许没有时下年轻人谈恋爱那么着急,但我想陈酿的酒味道更好,哪怕是明天就结婚,也不妨碍我们感受恋人爱人之间应有的阶段,而不是囫囵吞枣的跳过去,就像这酒一样细细品味才更有体会,这里也敬您一杯,祝身体健康。”

    齐雪娇顿时有种生活时刻充满惊喜的感觉,手忙脚乱的端了杯子也跟石涧仁一起端着,却没说什么了,完全就是夫唱妇随的架势,还注意了杯子的前后关系。

    齐庆军都欣赏的又招手要了瓶酒,旁边桌上立刻跳起来矫健的身影代替服务员。

    杨秋林也满意的笑着享受这种期待已久的感受,放下杯却有些忍不住:“还叫齐小姐!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办手续呢,要不就在平京办了吧,明天就能行,现在我给民政……”

    齐雪娇无语的挟点菜过去:“妈……”

    石涧仁又没打算耍赖:“齐小姐同意了我求婚的,我想这次回江州以后我们自己去有关部门办手续。”

    杨秋林的向往很多啊:“那还是要抓紧时间,早点要宝宝,你们在平京安家吧,住家里或者自己在外面都行,什么都方便些……”

    石涧仁有点让她出乎意料:“我俩商量过,结婚后集中处理完一系列的相关工作,我们打算一起返回我老家去生活一段时间。”

    连齐庆军都没想到:“老家?多久?”

    石涧仁看了眼齐雪娇,姑娘眸子里只有盈盈的笑,一切都交付给爱人的自在,他也笑了:“可能三五年,又或者只是回去探亲拜祭下长辈,但起码我们会把现目前所有相关产业、股份、收益等环节都转让放弃,能够用最轻松的状态面对未来的生活。”

    杨秋林的吃惊都是短暂的:“嗯……也对,把以前那些比较复杂的局面全都斩断,嗯,很有魄力,我很喜欢你这个表态。”

    轮到石涧仁想挠头了,根本不是这个表态的意思好不好,齐雪娇忍不住解释:“从一开始我加入大唐网,就没有为了利益,跟阿仁从一开始也决定把所有股份用来激励别人一样,这是阿仁坚守的底线,也是我的底线,我们没有任何希望通过这些产业牟利的意图,既然我们走到一起,那就更不愿让人把这看成夫妻店,我也会彻底退出来,但我们跟这些伙伴,应该还会保持很好的私人友谊。”

    杨秋林有点费解:“有这个必要?”

    齐庆军却无声的点点头,接过警卫员递上来打开的酒瓶给石涧仁斟上:“好,我赞成你们的决定,这才是有心胸有担当的孩子,来,阿仁,喝一杯。”

    看石涧仁跟他一起仰了脖子,才开口:“但是作为你们的长辈,我也想嘱咐你一句,如果你的理想是远大的,就不要在乎那些对你的曲解,坚定的走下去,最后掌握话语权的永远是那些坚定不移的人,而不是投机者,更不是那些瞻前顾后的怯懦者。”

    仿佛这一刻,齐庆军才把面前这个年轻人当成自己的孩子,又或者连齐雪娇从小到大都没听父亲这样教导过自己,有点吃惊又幸福的左右看了看两个男人,旁边倒是正好有个食客剔着牙经过,可能听到点话语,满是嘲讽好笑的走过去,以为遇见酒喝多了大放厥词的吧。

    石涧仁当然不这么认为,这看似平平常常的话,却是无数残酷斗争精炼出来的至理名言,这一刻他甚至有种明悟,现在这世上的至理名言因为太轻松就能看到,反而不会得到珍惜,一定要看是谁说的,所以才会有名人名言的市场,于是他脸上是有点思考的笑意:“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让您有些失望,在之前我的理想是兼济天下,我跟伙伴们也努力做到了一点点起步,但这条路是遥遥无期,需要持续努力的,所以在保持关注的前提下,从现在开始我的理想是让齐小姐幸福,我对这个念头倒是坚定不移的。”

    齐雪娇已经忍不住捂额头了,哪怕爽朗如她,也没体会过这种当着父母面儿说情话的场面,不知道是幸福感还是想掩饰自己眼里的情绪,反正有点晕,得扶住,关键是脸蛋儿已经红透了一直蔓延到耳根。

    杨秋林也有点吃惊,毕竟不到三十个小时之前,她跟石涧仁还颇有些谈判的意思,现在居然变成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局面,简直反差了。

    齐庆军看着石涧仁的眼睛,目光炯炯的看着没有半点醉意,好几秒才笑出来:“你呀……来,再喝一杯。”

    石涧仁仰了脖子也就到此为止了:“再喝今天就没法去做节目了,希望有机会能再陪伯父多喝两杯。”

    齐庆军更点到为止:“我也难得可以放开胸怀轻松的喝两杯,非常好,你那个节目不错,但去年你没有参与出现以后,格局下降不少啊,我跟你阿姨都不怎么看了。”

    剩下的饭桌谈话更像普通家庭普通会面,或者说更像年轻人结婚前双方家长的见面,只不过石涧仁确实没人可代表。

    杨秋林肯定是对石涧仁的来龙去脉都做了调查,但还是搞不清那位把石涧仁抚养长大的老人是谁,齐庆军对石涧仁是孤儿更不在意,但有分析他的父母要么是附近村民,更有可能是当年历史变动时期那些知青或者被贬干部的遗憾,因为天高山远,那些年很多政策传递到深山已经比较滞后了,但这依旧没影响到一个人格的塑造,所以他对石涧仁口中收养他的爷爷,很敬重。

    石涧仁当然不会再提徐少连的事情,一家四口说不上吃得酒足饭饱,起码气氛非常和睦,杨秋林都忍不住说这是齐雪娇自幼能走路说话以后,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最女人的一次,而且就是这么说了齐雪娇依旧只是娴静的轻笑下,让齐庆军又感叹。

    看来往日齐雪娇确实是太过于上山下海了。

    最后满意而归的齐家夫妇根本就不问女儿回不回去,站在餐厅外的路牙子上,看两部不起眼的军车带走了父母,挽着石涧仁胳膊的齐雪娇才吱声:“我妈直接找着我来要一起吃饭的,可能真的是怕我嫁不出去,想让我爸来施加压力,但没想到你表现得这么好。”

    石涧仁本来要打电话通知司机把车开过来的,看看时间指前面:“不是表现,而是我心里这么想就这么做,这会儿是高峰期不好打车,过去演播厅也不算远,我们坐公交车过去吧,我不想司机听我俩废话。”

    齐雪娇被牵住手就开始笑:“你才废话!真的,我看我妈都有点惊住了,可能她不清楚你这样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感受终于释放出来的样子。”

    石涧仁承认:“谈恋爱确实影响效率,下午做事都心不在焉,所以这个阶段我觉得我已经不适合工作了,尽快结束以后就过我们的小日子去。”

    齐雪娇憧憬又矛盾:“想想就觉得好期待,但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这么多事情……”

    石涧仁真能给自己找理由:“就当是测试整个团队的运转,没有我俩,都能正常运转的团队才是最好的团队,反正我们又不从中有一分钱的经济往来,没有利害关系反而才能保持最有形的影响力,况且又不是古时候稍微有点距离就无法联络,不过是我们不再涉及各种常务,我还是相信他们所有人的能力和品性。”

    果然这一路过去就是废话连篇,一点都对社会主义建设没有帮助,全都是齐雪娇说这里自己小时候来过,石涧仁显摆那里他也去过,讨论的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不过直到站在演播厅外了,齐雪娇才帮石涧仁把衬衫领口整理下分开拉着的手:“好吧,我终于要面对第一位你的前女友了,还是有点压力,好好表现!”

    也不知道说的她还是石涧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