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7、是非成败转头空
    论漂亮,齐雪娇比倪星澜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论青春烂漫,纪若棠才是最醒目的,清冷细腻不如柳清,刚烈如火不如耿海燕,素净灵动不如赵倩,甚至连洪巧云的世故成熟都比不上,更不用说吴晓影那种典雅气质底下隐藏妖冶的诱惑风韵了,连黄晓薇玩刀的时候的专注都比齐雪娇更有吸引力。

    但如果说齐雪娇只有家庭背景加成,那又太不尊重事实了。

    什么都跟最强的比当然没有可比性,但齐雪娇似乎样样都能排在前几位,俏丽中带着妩媚,朴素掩不住丰腴,成熟中又没什么油滑,最特别的还是那股自信带来的英姿挺拔,明亮的眸子就像晶莹剔透的宝石,随时聚焦在石涧仁身上。

    没有什么亲昵的接触动作,甚至连坐着两人都保持了平时的距离,但连高开明这种从来不关心爱情之类的家伙都看得出来那不停交错缠绵的视线,开会讨论工作完毕以后,几人一同到餐厅用餐,高开明破天荒的说自己请唐建文、万乾和苏大律师吃烤鸭,还说是昨晚说好的。

    其他三人好夸张的想起这个昨晚的约定,欲盖弥彰的走了,也不解释为什么不邀请这俩。

    齐雪娇用眼睛询问石涧仁这是个什么情况,石涧仁就在酒店随便走进家餐厅坐下来点菜:“刚开始解释我们的事情,是有些难度,但我想大家都能够理解和祝福。”

    齐雪娇高兴的鄙视他:“嗯,我就喜欢看你怎么瞎白话,关键是怎么给纪小姐还有耿小姐解释清楚,这俩姑娘年龄还小,你要注意方式方法,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拖字诀,毕竟对整个团队来说,因为我俩的事情分崩离析那就太不划算了。”

    石涧仁佩服自己:“这时候就能看得出来当初我把大家的产业交织在一起多么明智了吧,耿海燕虽然脾性有些执拗,但大体上还是不会因噎废食的,纪小姐……嗯,我会认真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的,也谢谢你的信任。”

    齐雪娇谢谢了端柠檬水杯过来的服务员,用敷衍的态度随便点了俩套餐就撵走人,双手捧着杯子:“其实……我知道我在心理上有点愧疚你,甚至我并不觉得倪星澜或者别的谁存在是个多么不共戴天的事情,可我知道你说尊重我,就一定会尊重,就如同我内心也清楚你对我……”

    石涧仁温柔而坚决的打断了齐雪娇的话,一点不像他给苏以德表述的那样同条战壕:“可能你要我这个时候说爱什么,还有点唐突,但是我现在真的是感到很愉悦,这是我非常清晰的情绪,你不会认为我现在是在演戏吧?”

    齐雪娇使劲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还把自己的脸干脆贴到水杯上,用加了冰块的玻璃水杯给绯红的脸蛋降温:“我知道,我又不傻,能看得懂你眼里的感情,现在我无比感谢老天爷,我决定信佛了,你说那山上不是个小破庙么,我以后要天天拜佛谢谢。”

    看着那把杯子不停在左右脸颊交替的幼稚动作,石涧仁真没忍住,伸手就抓了那手腕,齐雪娇一惊,差点把杯子掉了,但还是没下意识的反手擒拿,就让石涧仁握住了,然后看自己的男朋友跟做推拿似的,就从手腕到指尖用双手手指交替细细的捏过去,每次到了指尖再回到手腕,再到下一根手指,又回到手腕,莫名其妙又专心得很的样子让姑娘简直要醉了:“你,干嘛呀。”声音糯得自己都吃惊。

    石涧仁不抬头的继续忙碌:“我也不知道,就想这样接触下,很能表达我的情绪,也不用藏着掖着。”

    前军医又觉得自己有点身子发软,使劲让自己回忆那些医学专著,不然就忍不住要投怀送抱了:“你这……可能是幼年时期缺乏了皮肤接触,心理上其实是很渴求这种亲密接触的。”

    石涧仁嗯:“不光幼年,一直到长大现在也没啥接触,老头子那身子骨,自己能打太极拳,我捏两把估计就断了。”

    齐雪娇终究还是把另一只手撑在下巴做甜蜜状:“我就喜欢你这样……”以前是多么鄙视在公共场合看见这种恶心做派啊。

    直到见怪不怪的服务员把套餐端上来,这腻歪在一起的狗男女都没觉得吃了什么,当然也还没进化到相互喂吃的那种杀伤场面,估计还是心有灵犀的一直在控制进度,慢点,千万慢点,别把腰闪了,细细体会对两个人来说都格外珍惜的这种感受。

    有点久旱逢甘露的感觉。

    于是吃过午餐还是觉得应该分开下稍微冷却,齐雪娇再去跟唐建文他们协商下,收购短博客网的商务行动她不参与,但唐建文今天开始要增加的一系列的政府机关各部门的拜会协商,她还要再落实叮嘱下,有两处甚至决定亲自陪着去,石涧仁下午主要影视公司那边有几个会议得参与,另外还得去康复中心、江州乐平京公司等处看看,那就约好晚上一起到江州乐新开的五虎上将餐馆吃晚饭,然后石涧仁再去录节目,按照目前的进度,再录个两三天跟其他嘉宾的交替播出就够用了。

    齐雪娇是推荐石涧仁在平京再多待几天的,一来可以享受下这种二人世界,二来似乎也可以逃避下回到江州就要面对的现实,石涧仁还是鸭子嘴壳硬的表示不怕,再大的艰难险阻自己都能回去面对解决,但是把自己的房卡给了齐雪娇,说她下午疲倦的话,还是要尽量睡会儿。

    就这么个小事儿,齐雪娇接过房卡都脸红,也够没出息的。

    说大话很容易的石涧仁到了影视公司发现倪星澜在,心里真是下意识的咯噔!

    第一反应,石涧仁还有点庆幸齐雪娇没一块来,不是怕穿帮,而是觉得自己来说更好。

    倪星澜随意的坐在外面办公区的工位桌边,手里转着一支笔,玻璃隔断外面经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看一眼,目光很难在那修长手指旋转的笔跟明星脸蛋上做抉择,一件普通的红黑格子美式大衬衫穿在倪星澜身上,只是把上面几颗扣子解开拉高露出肩头和里面的白t恤就显得有种独特的时尚光环闪耀,翘着二郎腿衬托出笔挺的紧身铅笔裤跟高跟鞋分外修长,随便找个人扛台单反,都会让人觉得是在拍封面照。

    冷面助理双脚微分的站在附近墙边,看见石涧仁走进来有晃动身体看来准备提醒倪星澜的,但是看石涧仁走过来,就微转身好像不经意的走开一些了,真有眼力,石涧仁都想问她是哪个部队培养出来的了。

    倪星澜感觉到站在面前的人影才抬头:“哦,这个协议就是说我最多只能做大股东,但绝对不能控股,对吧,是这个意思?”

    石涧仁从旁边拉了滚轮椅坐下,但不是很摩肩接踵的近:“是不能绝对控股,意思区别很大的,很有可能未来短博客网会成为大唐网的子公司,虽然目前短博客网如果往手机上面发展,会成为独立的利益增长点,但未来这块的融资化、证券化、和风险性必然会跟大唐网产生联动,所以必须要考虑到这种可能性存在,大唐网要随时能全面从各位股东手里收购短博客网的股份来达到绝对控股要求。”

    倪星澜抬抬好看的眉毛做个鬼脸低头:“嗯,听不太懂,很厉害的样子,签字在这里就好吧,跟她谈得怎么样?”话题转换的犀利程度和语气的平缓形成鲜明对比。

    石涧仁脑海里有瞬间闪过选择题,一点点说,还是直接下猛药,如果是耿海燕,肯定会先看看桌上有没有什么铜镇纸、订书机之类坚硬沉重物件,对上倪星澜他最后还是选择不隐瞒:“谈好了,我向她求婚,她也同意了。”

    倪星澜头都没抬:“哦,什么时候办婚礼?这里也要签吧?”

    石涧仁指了下位置,因为这份收购协议是跟加拿大的公司签署的,所以中英文对照看起来很复杂:“我提出来不要办婚礼,起码不要大操大办。”

    倪星澜点了下头:“如果非要办得人尽皆知,那确实太难为你了,但女人总还是会想穿上婚纱的,这点你也要照顾她的情绪。”

    石涧仁觉得这交流的气氛不对,特别是语气走向,完全被倪星澜带走节奏:“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上面影响到了你的情绪,我想现在就给你说……”

    倪星澜抬头:“是我打电话给她母亲,说你在哪里活动的,从你来了平京,每换一个地方,我都会把你在哪里给她母亲主动打电话说。”

    石涧仁感觉自己就像是十来岁的小孩子驾驶一架狂奔马车,已经在竭力控制和带方向,但倪星澜这肆意狂奔的劲头也太出人意料了:“你……你……为什么?”说出口又有点觉得废话。

    果然,倪星澜看着他平静得一点都没有发飙的意思:“你都说了我那爷爷奶奶会传授些传统观念,我跟妈妈到她家吃过饭,她母亲对你的青睐和言语暗示我如果还听不出来,那我真不用再演戏背台词了,我很清楚她们这样的家庭看中了什么,决定达成目标的时候会多么坚决,所以我更清楚我该做什么。”

    倪星澜早就给石涧仁教导过,现在姑娘化妆的高水准分界线就是看不出来化过妆,浓妆艳抹都不如淡妆和无痕妆,显然这会儿倪星澜的脸上就是这样的完美,眼影、腮红、粉底、眉形、唇彩、高光粉如果不是石涧仁这样受过专业熏陶的专业眼光是看不出来的,就跟她的平静表情一样无懈可击,上午还在跟人说不要消极回避的石涧仁忽然想躲开这张美得让人喘不过气的脸蛋:“我都不知道该谢谢你还是说你什么好了。”

    就像滚滚历史长河里,那一个个浮沉其中的人物,功过只能留待后人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