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6、此文王之道、文若之心也
    苏以德永远都是美国电影里面那种顶级大律师的打扮,估计这也是他曾经留美的痕迹,或者给自己设定的职业形象,哪怕现在夏季,他依旧是细条纹衬衫加背带西裤,搭配满脸络腮胡玳瑁眼镜专家范儿,加上年纪摆在那,让两位海归后辈点头闭嘴。

    准确说的唐建文和高开明不是愤怒,主要是着急,感觉石涧仁马上要慷慨就义似的,他俩的教养也愿意听这位挺德高望重的大律师怎么说。

    苏以德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有点出人意料的却先讲了个故事:“三国里面有个叫荀彧的谋士,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

    石涧仁当然是点头,他大概明了苏以德的意思,放松的靠坐在旁边沙发上,唐建文也点头,但神情还是专注的等待,估计也就是听说。

    高开明习惯于飞快的在电脑上输入姓名查找资料,万乾探头笑:“就是那个很多人读成狗货的家伙,你叫我写这俩字还陡然想不起来,我主要是在日本留学跟人玩游戏的时候知道,日本有人很崇拜他,仅此而已。”

    苏以德也笑,他在政法学院有上课,给石涧仁都上过课,现在确实像个教授:“可能就是因为这俩字容易读错,所以没有诸葛亮、郭嘉这样的风头强劲,三国演义这种小说里削了不少他的内容,但曹操能得天下,他居首功,可以说当曹操还是个宦官的儿子无名小将军的时候,是荀彧选择辅佐他,历史上曹操身边最重要的谋士几乎全都是他引荐的,从荀攸、郭嘉到陈群、司马懿、华歆、钟繇、王朗,当曹操焦头烂额的时候,是荀彧只身退敌稳定大后方,世人都只传颂关云长单刀赴会多么勇猛,但他是绝世猛将起码还带了把刀,荀彧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就敢手无寸铁的去数万敌军中神色自若的会敌将,再毫发无损的让敌军知难而退,真可谓是智者无惑,勇者无惧的典范,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超级有英雄主义风格,而且还是个美男子。”

    唐建文和高开明、万乾都忍不住看了眼石涧仁,这货黑乎乎的。

    石涧仁展开个笑容,一口白牙倒是挺花眼。

    苏以德继续:“这是能力胆识,我要说的是他的人格,从头至尾他几乎可以说是曹操的二号人物,但从无官职从无头衔,三国乱世,那才叫天下崩乱,仁义道德全都成了刀口上的夜壶,用的时候拿出来淋一遍,用过就扔到床下熏臭不已,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袁绍、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曹操、打着汉室远房亲戚旗号的刘备,其实都不过是把当时的天子当成玩具,这样的历史背景,这样的社会风气之下,所有人的信仰只剩下武力跟权谋了,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忠贞,连关二爷的忠义都只是对他的大哥,背叛才是三国时期的主题,贪婪的心永远无法满足,在那种年代仁慈和悲悯完全就是不切实际的空想,换做你们,你们在那样苍天已死,道德崩坏的年代,能怎么做?”

    唐建文再次飞快的看了眼石涧仁,这回黑乎乎没咧嘴笑,他也在专注的倾听,历史由不同的人来解读,都会有不同的见解感受,苏以德显然是个把人性揣摩得很透彻的博学专家。

    大律师指了指唐建文和高开明:“你们都是时代的能人,在那个时候恐怕比普通人存活的几率更大,但要么选择武力过人,要么智谋百出,因为乱世也往往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可还是有荀彧这样一个人,从不以毁灭什么为目的,只站在汉室和老百姓的立场上,仁义为先,选择曹操是因为这是能最快将混乱局势梳理清晰的方法,他不是只会站在边上慷慨激昂的陈词怒骂,也不是消极避世的远走他乡,他选择行走在鲜血与白骨之上,周旋于阴谋和杀戮之间,宛若如墨黑乱世中的一盏明灯,始终指引着正义和光明的方向,你们说这样一个人辅佐曹操的时候算是助纣为虐么?历史上任何一个学者都不敢说,因为当曹操天下大定,想甩开那个玩具天子的时候,他选择了自尽抗争,活着的时候留下汉朝最后一点尊严,死了以后也让曹操至死都没有称帝,已经南征北战了二十年,要开始收获巨大政治利益的时候,却用生命来证明仁义,试问现在有几人能做到?”

    唐建文三人有点呆呆的听着,很少会保持这种神情状态的高开明忍不住多看一眼石涧仁,苏以德正好就把手指转过去:“石先生能做到。”

    石涧仁笑了,有点不好意思的那种。

    苏以德也笑了:“苏东坡说荀彧是以仁义救天下,我更看重荀彧留给曹操的最后一句话本兴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什么意思?石先生解释下?”

    石涧仁点头:“就是反问曹操,我们当初是为了国家和民众消弭战乱,为了道德跟忠贞才走到一起起兵的,你难道忘了么?”

    唐建文仿佛醍醐灌顶,不好意思的双手合十对石涧仁拱拱:“懂了,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一起努力的,现在都在努力,要记得这个出发点,而不是我们个人的得失。”

    石涧仁觉得苏以德解释得好极了:“现在的年代说不上那么惨吧?这世间也从来都不会洁白无瑕,难道因为有不公、黑暗就消极逃避?真正的勇者,是看清了现实的本质,依旧面对前行,何况我真的要解释下,我真的是喜欢齐小姐,我真的是高高兴兴要结婚了……你们就不能祝福我么?”

    高开明已经叛变了:“好!祝福你!”

    唐建文在这个环节还是有点膈应:“早喜欢早结婚了!我看你回去怎么跟各位高层交代!”

    万乾长舒一口气:“其实我也觉得你结婚好,平时我都不敢跟您说话了,太高级!”

    石涧仁转移苗头:“老唐老高也没兴趣结婚啊,你怎么不针对他们?”

    万乾嗤之以鼻:“他们周围没姑娘啊!”

    两位it男顿时有些嘿嘿笑。

    苏以德却在这个时候意味深长:“真正的智者不是耍小聪明,是带着光明和仁爱的智慧,能看破一切险恶阴谋,让到处都阳光灿烂的家伙,你可以理解为既然被强奸了,还不如摆开来享受过程,也可以理解为顺势让所有人都能高高兴兴的,这恐怕才是真正的仁者,磊落于行,悲悯于心的写照。”

    石涧仁不得不告饶:“没有这么惨吧?老苏,你谈过恋爱没,我不跟这俩光棍讨论这个问题,你谈恋爱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甜蜜?我真的觉得很好!”

    苏以德还是似笑非笑:“所以我说你是我迄今仅见的高人啊,能让自己都高高兴兴了。”

    万乾打岔:“我也结婚了,你为什么不问我?我跟我太太的恋爱婚姻也很幸福啊。”

    石涧仁有学术专长的:“一看你太太就是个温柔贤淑的,而老苏这样子明显在家里是从属地位,太太比较雷厉风行,我觉得跟齐小姐性格有点类似,所以肯定是找老苏讨教经验啊。”

    苏以德终于吓住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太太?”

    石涧仁扳回一城的哈哈哈:“你看你看,只是稍微提下你太太就吓成这样!”

    万乾也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见过耙耳朵气管炎的,还没见过刚开始谈恋爱还没结婚就朝这方面准备的,你确实是个奇葩!”

    石涧仁认真:“既然是夫妻婚姻,那就要好好经营,每个人的性格也是长久形成很难改变的,我从来都不强势,除了道德底线要坚持对很多事情都没啥主见,这跟齐小姐不是互补么?”

    四位认识深交的工作合作伙伴终于也跟齐雪娇一样,突然发现石涧仁真的好像变了个人,仿佛从以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圣贤无缝转换到了锅碗瓢盆的家庭妇男!

    唐建文和高开明被吓住了,伸手捏了捏石涧仁的脸:“你不会是别人假冒的吧?”

    苏以德忍不住:“本来刚才我就想劝你们的,跟这种家伙别谈人格,因为他们真的会用生命来捍卫这东西,如果你们真的想一直跟他强调精神属性,说不定真的会把他逼死,现在我收回这个想法,甚至我收回把他看成荀彧那种有道德洁癖的家伙,他把什么都算进去了!”

    石涧仁无辜:“千万别当着齐小姐说这些,我哪有算计这么多?”

    唐建文能起哄了:“我也收回我的想法!一直以来我以为我才是跪舔界的天王,现在我拜你为师!”

    又开始敲键盘的高开明只咧开嘴笑,好像真的读懂了石涧仁脸上的笑容。

    万乾附和还鼓掌,就在这时客房门敲响了,光是听那可可可的节奏,石涧仁几乎都能勾勒出齐雪娇的模样,马上食指放在嘴前嘘:“求你们了,给我留点面子,不,是给点面子!”

    唐建文已经蹦跳着过去开门了:“我迎接合伙人!关你什么事儿?”

    打开门果然是齐雪娇,之前那身连衣裙不见了,变成一件卡其色的衬衫加长裤,没什么性感时尚的元素,甚至有点保守,但收腰贴身有点猎装的味道,飒爽英姿的气质很写实,脸上的笑容也是明媚而没有倦色:“咦,隔着门就能听见你们热闹得很,怎么突然又安静了?”

    万乾交浅言深:“阿仁已经通报了喜讯,叫我们准备红包!”

    齐雪娇略吃惊的看了眼石涧仁,估计没想到他会这么迫不及待,但只是两人把目光碰上,就跟磁铁沾上一般不再分开,连回应都是随口不看旁人的:“嗯,借您吉言了……我这身衣服好看么?”

    问的肯定是石涧仁,这回应得也特别:“俏丽三春桃,清素九秋菊,这就跟茶泡饭素打扮一个道理,好看。”

    其余四个男人相互对视,然后以苏以德带头纷纷做晕眩状倒在沙发上,有点受不了想吐!

    这是憋久了的小处男火力全开撩妹么?

    还是技术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