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5、千夫所指
    跟绝大多数初坠爱河的情侣差不多,石涧仁和齐雪娇居然能在马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一宿喂蚊子。

    该如何解释为什么明明那五星级酒店就在斜对面的广场,还不用开房掩人耳目什么的,石涧仁自己本来就住在那,两人却非得坐在这路边要什么没什么的长椅上呢?

    恐怕只有经历过那种青情的人才能领会。

    反正天色亮起来的时候,齐雪娇脸上依旧是眼波流动看不出来什么疲惫的神色,叽叽喳喳的连过路小学生她都要点评几句,看什么都觉得顺眼。

    一贯在节目上话多的石正经老师反而大多数时候听。

    直到唐建文的电话打过来有点疑惑:“呃,怎么昨天晚上没看见你回来,健身房也没看见你,待会儿还要开会。”

    石涧仁平稳:“好,吃过早饭到你们房间?”

    唐建文嗯:“昨天晚上我忽然接到两个电话,是铁路部规划局和政策处打过来的,我很诧异,本来想跟你说的……”

    齐雪娇一直靠在石涧仁手臂上,在自行车铃声中也能听见电话,深吸一口气才能给自己决心站起来:“好吧,你先去忙你的,我回去一趟,洗澡换身衣服什么的,晚上……不,中午我再来找你一块儿吃饭?”

    石涧仁和无数情窦初开的男生差不多:“啊?为什么不一块儿,跟老唐他们开会你也应该参加啊,如果你觉得累先到房间休息下吧,需要买什么衣服我陪你,我知道那边有家商场,哦,对,那边有个早餐铺子,我觉得比在酒店吃自助餐更舒坦,一块儿去好么?”

    齐雪娇现在已经能确认了:“你就这么舍不得我?”

    石涧仁猛点头,这时候手上都还牵着呢。

    齐雪娇笑得仿佛周围到处都是鲜花一般灿烂,轻盈的低头在石涧仁额头快速亲一下:“好了,这会儿还有些该做的事情都得做,我也舍不得,那就中午见,我得赶紧走了,不然我真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你身上。”

    陷入恋爱中的人,这会儿就算是牵着的手上力度都能感知到对方的珍重程度。

    齐雪娇简直是得掰开石涧仁的手指,才逃跑似的匆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跑了,幸亏还是大清早,再过半小时估计连出租车都很难打到了。

    看着那跳上车的身影远去,石涧仁起码在路边长椅上呆坐了十分钟,然后还把周围都看了一阵,好像是在回忆自己有点莫名放纵的几个小时,最后才匆忙的跳起身,没有去那个什么舒坦的早餐铺子,随便到酒店餐厅糊弄点东西填了肚子到唐建文他们房间去。

    鉴于万乾和苏以德都来了,还有助手什么的,所以四人干脆换了个商务套间,已经陆续按照不同作息时间凑在一起的四人很明显的发现今天石涧仁有些心不在焉,唐建文最熟悉:“怎么了?看起来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万乾挑眉毛:“昨天的衣服没换吧,都皱了,难道是什么明星……”

    石涧仁真的像个刚刚掉进热恋旋涡的少年,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那点事儿跟大家分享:“对,有个事情我想应该通报下,我,我可能最近就会跟齐雪娇女士正式结婚,未来她可能也会辞去大唐网董事长的职务,当然是在帮助大唐网成功完成一定目标以后。”

    商务套间里一片寂静,高开明的手指还在笔记本键盘上快速的敲动,但他已经抬头扶眼镜,苏以德还不太熟悉那位齐董事长的来龙去脉,万乾是有端倪的,一脸惊喜,唐建文却凝固得表情慢慢严肃,专注的看着石涧仁好几秒才开口:“昨天确定的?”

    石涧仁不迟疑:“没有,今天早上我跟齐小姐求婚,她答应了。”

    唐建文不那么容易糊弄:“我说你决定这件事是昨天?”

    石涧仁想了想:“因果关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确实真心实意的向齐小姐求婚,这也不会影响到未来大唐网的发展,她会在合适的时候把所有股份转交给更能协助大唐网的人。”

    唐建文简直步步紧逼:“是不是大唐网接下来的工作进展就会一马平川了?”

    老狐狸如苏以德,从只言片语里面就能听得出来大概轮廓,眼睛有些闪亮,万乾反而变得平静很多,好整以暇的收起自己的文件夹,靠在椅背上看眼前听说是最亲密的两个合作者对答。

    石涧仁赶紧解释:“没有你的铺垫工作,一切都是空白,我们只是有幸能够找到些加快节奏效率的协助,在这种体制内……”

    唐建文难得有些提高了音量打断:“我不是说我!我说的是你!没有你,我一直都还是那个在各种科技大厦,金融大楼中间到处转悠的业务经理,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理想在哪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我最引以自豪的动力,我不会有任何想抢功或者不满的情绪,我说的是你!你得到了什么?股份你都给了大家,公司你都给了我,现在为了促成事情进展,你还……你还……”连续重复了两遍,以往口才流畅的唐建文越说越激动,似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高开明起码眨巴了好一会儿眼睛才反应过来:“啊?你跟齐总结婚,就是为了推进……”

    石涧仁得打断这书呆子的简单情感思路:“没有,我真心喜欢齐总,老唐,从一开始我们就说过,是我辅佐你,一切以你为主,我只是协助你的那个人,这件事我不可否认齐总的家庭背景能起到些正面作用,我也得了个老婆,皆大欢喜的事情。”

    唐建文居然有些语无伦次了,使劲的挥舞手臂:“你放屁!不是你,是放屁,你,你……我不干!我不允许你这么干!再艰难我们都可以去克服,哪怕做不成这个西部大动脉,我们也可以选择别的道路,甚至我们到国外去成立公司,我们本来就是做跨境贸易,我们把公司放到国外,只是从国内进口卖到全世界去,我带着人到处去跑,我们满世界去推销都行,我也不要你去出卖自己!”

    高开明都惊骇了,表情难以相信这件事有这么严重,万乾则飞快的跟苏以德对视一眼。

    石涧仁还是温和的笑:“老唐,你听我说,没有这么肮脏龌龊……”

    一贯标榜自己随时能跪舔客户的唐建文,这个时候却像发狂的狮子一样:“就是!我们全心全意的努力,绞尽脑汁的拼搏,就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为了那么多制造产业,我们没有为了自己,我愿意从国外回来这么做,是因为我是中国人,因为我的爸妈,我的亲人都是中国人,现在还要加上这些伙伴,是你教我要让这一切变得更好的,但我们不是为那些权贵,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服务,我不要你牺牲自己来成全我们,我宁愿我去跪着求他们,我也不要你这么干!”

    高开明忽然低声:“我赞成罗伯特的说法,大不了我们一起走,到国外我们依旧能把这件事做好,永远都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石涧仁哭笑不得的面对两个海归:“你们两个是不是写代码把脑子写乱了,我有什么伤害,我要娶老婆了,你们不为我高兴,还拆台?”

    唐建文可能是被高开明缓冲了一下,整理好思绪:“阿仁,我不同意,如果要用你最宝贵的东西去换取这个进展或者事业改观,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我立马辞职都可以。”

    听那口吻,好像他才是最爱石涧仁的那个,听闻爱人要结婚,不惜以分手要挟,这下连万乾都惊住了,明明不是形势大好么,不是巨大利好么,怎么还会出现崩盘的节奏?

    高开明这会儿就是唐建文的应声虫:“我无条件认可罗伯特的态度,要走一起走。”

    石涧仁肯定是万万没想到反应这么强烈,这还是自己通知的第一处伙伴呢,苦恼万分:“哪有这么严重,我什么最宝贵的东西?跟人结婚还失去最宝贵东西?”

    万乾在紧张中都忍不住会心一笑了,唐建文沉声:“人格!你在乎过钱吗?现在你上电视是为了出名吗?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是你要的,你最看重洁身自好的名声,你面对任何人从来都能坦坦荡荡的问心无愧,这就是你可以独立面对任何人的人格,如果你要是跟齐小姐结婚,无论你们是不是真心的,全都付之东流了,所有人眼里你就是陈世美,你就是攀龙附凤的趋炎附势小人,你要背负一辈子卖身家奴的唾骂,这些你本来比自己性命都还看重的东西,你为了大唐网都没了,你拿这些换取我们跨境贸易的进展,那些人只会端起碗吃肉,把你换来的好处享受了,再转过脸冷嘲热讽,是条狗都能洋洋得意的来踩着你头上骂,我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局面!”

    高开明都能给唐建文捧哏了:“对,了解你的人知道你是为了什么,那些无知无脑的家伙只会被煽动起来骂你,其实回过头他们才是最想抱大腿最想腆着脸去追捧权贵的,他们就是赤裸裸的嫉妒眼红,我们完全可以换个思路换个方向来解决大唐网的未来,哪怕代价再高,我们也不能让你这么做!你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我们宁愿放弃这件事都不能这么干,你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石涧仁简直有些挠头,好端端的自己谈个恋爱,怎么还变得这么悲壮了!

    关键是这种闹腾让他的眼眶还有点发热。

    结果一直没有说话的苏以德终于吱声:“我能不能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