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4、梦中之情,何必非真
    应该说这情侣或者未婚关系来得太突然,突然得年轻男女都有点措手不及,哪怕齐雪娇比石涧仁多抱了两块金砖,她的心理压力却比石涧仁大了很多,都快成了包袱,所以两人简直是在相互鼓励加油,东拉西扯的尽量帮对方放松。

    等两人慢慢从楼上的消防通道走下来,媒体大楼已经鸦雀无声,虽然远处的街上车水马龙,但一直到穿过草坪站在路边,都没人看到他俩,这也适当减轻了两人的忐忑感。

    石涧仁秉承传统理念:“我先送你回家吧。”

    齐雪娇估计有豁出去的破釜沉舟决心:“不,我没告诉家里我回平京来了,我连行李都没带,就是来找你的。”

    石涧仁抬头指指看似不远,还是有点距离的酒店大厦:“那……我们慢慢走着过去?”

    齐雪娇都背手摇晃了,高兴点头:“嗯!”

    石涧仁还看了看齐雪娇的鞋跟:“我是看书上电视里别人搞对象谈恋爱,应该都是这样走走聊聊,而且我也真的很想跟你这样聊天,心里高兴,你累不累。”

    齐雪娇骄傲的翘脚跟:“跟儿又不高!五公里越野我都能走!”

    石涧仁点头笑:“我在山上的时候,也经常翻山越岭。”

    齐雪娇甜蜜的回忆:“当初我们第一次去月亮湖的时候,你每天跟那乔老爷子漫山遍野的去勘察,我就经常远远的坐在露台上看你的背影。”说到这里好像才想起来:“啊,是跟倪星澜一起的,现在我突然觉得好像很愧疚她!还有耿海燕,纪若棠,柳清,啊!还有赵倩。”

    石涧仁却没那么复杂的想法:“我们结婚的话,也没有伤害欺骗谁吧,都是成年人了,能够为自己的未来做选择,我知道我以前可能这一块做得不好,以后绝对不会有问题。”

    齐雪娇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在试探你,记得我刚从那地洞里被你救出来我就说过,你们男人其实心里……”

    石涧仁斩钉截铁的打断:“不要以偏概全的随便下定义,也许有的人会朝三暮四,或者想一脚踏几船,但在我看来,一夫一妻就是最大的忠诚和相互尊重,这是夫妻之间最起码的平等关系,这方面我会跟她们好好谈一下。”

    齐雪娇不太相信:“如果好好谈就能解决问题,我俩还能走到现在……”说到这里又忍不住笑着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真的还不太习惯,有点跟做梦似的。”

    石涧仁悻悻:“不至于吧,应该谁都说是我高攀你啊。”

    齐雪娇终于恢复点正常,高兴的呸他:“废什么话!你问问大家谁攀谁,我也就是仗着家里不要脸,嗯,我能这么说,也真够不要脸了。”

    石涧仁背着手转头打量新女朋友:“我还是要解释下,我这会儿心里挺高兴的,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就是有种很放松,而且说不出来开心的感觉,不用明明心里想着什么,还要装着不承认。”

    齐雪娇简直惊喜:“真的想着我?”

    石涧仁诚恳:“真的,你看我们第一回见面你就把我胳膊掰折了,疼了好几天那肯定都记得你,再见面你又打我一顿,印象深刻不?”

    齐雪娇简直兴高采烈的抓了石涧仁又想打一顿:“你就记得这些!”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抓了石涧仁的手不松开了,而且还蹦跳两下连忙忍住嘿嘿笑:“真的忍不住,真的很不好意思,有点装嫩装小。”

    石涧仁就突然松开她的手,蹦上旁边的路灯杆,在齐雪娇的瞠目结舌中跟个猴子似的用脚掌盘着往上爬了好大一截,幸亏都后半夜了,街面上没什么人,但还是让姑娘得吃惊的双手合拢在嘴边避免失声叫出来,实在是跟石涧仁平时气定神闲的老成模样反差太大,特别是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都是录节目时候满正式的款,这会儿变成七八米高处上晃荡,很匪夷所思。

    还好石涧仁看来是爬树的好手,不危险也没有去尝试爬到十多米的路灯杆顶部,滋溜一声滑下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以前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威力,现在算是明白了,就是乐不可支的高兴,这会儿本来应该都瞌睡了,可就是觉得兴奋,你不会也觉得我装嫩跟个小孩儿一样吧。”

    姑娘已经木讷了,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你这动静双全……真的,如果你这一辈子只娶我,我都为你这身泡妞的功夫觉得惋惜,刚才我觉得心里都痒酥酥了,真的!就是那种生理上绝对能感觉到的心动,我想想,这是5-羟色胺分泌的结果,绝对是,我能写篇论文了,哈哈!”

    石涧仁还没意识到自己这种撩妹的行动力多强大:“这就跟我们做事的伙伴能走到一起是一样的,情投意合,你知道这种感觉吧,两情相悦,这就是我的感受,我很开心,你也很开心,我们现在的开心纯粹是因为面前这个人,而不是其他原因,对吧?”

    齐雪娇还能说啥,除了让自己眼睛变桃心都有点求饶了:“够了够了,你这突然一下我太不习惯,免得我齁住了,而且你这对我太好,我有点觉得不真实,感觉马上就会失去一样,心里会愈发的恐慌。”

    石涧仁疑惑:“会这样?”

    齐雪娇肯定:“会!我现在有非常强烈的感受,现在我反而能明白你以前说的,平淡点,平淡点更能长久些,我只盼望这样你懂我懂的感觉长久些。”

    石涧仁不得不收敛自己其实是不知道掌控力度在哪里的情感流露,又有点拘谨了,无声的并肩走。

    齐雪娇也无比敏感,赶紧补救:“你刚才说那句诗是什么,情不知什么?以前看电影,说那谁最怕她老公念诗,一念诗就浑身发软变花痴,我发现我有这倾向。”

    石涧仁感觉被打击了积极性,恹恹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以前老头子经常在我耳边念,牡丹亭戏本里面的词,形容喜欢这种感情是不知不觉中萌生起来,而且越来越深,后面还有几句,他主要就是用这个来警告我,要随时都懂得反省警惕自己的心,不要陷入感情中不能自拔。”

    齐雪娇刚警告了自己要平淡点,还是忍不住迷恋:“你也真的喜欢我,越来越深?”

    石涧仁真心抱怨:“嗯,如果我说是借着你妈这个借口,可以跟你在一起,你信不信?”

    姑娘要陶醉到昏迷,脚步都凌乱了:“不行,得坐会儿,就那边坐会儿再走……你这段数太高,我有点吃不住,容我缓冲下,嘿嘿。”

    就在路边的长凳上,石涧仁扶着齐雪娇坐下来,已经可以理所当然的靠在一起了,但显然都还没学会使劲往对方身上靠,就像齐雪娇不会撒娇说脚痛痛之类一样,石涧仁有点危襟正坐的双膝并拢,齐雪娇确实是难以置信的挽着他的手臂,靠在男人肩头,然后不停的抬眼看他,确认这个场面是真实的。

    不是说她多仰望石涧仁,而是这孙子反差太大了,明明以前都跟坚野清璧似的,现在不过是转换了身份,立刻就变了个人,而且还不是毛手毛脚的色胚那种,是让姑娘有种甜蜜到顶住嗓子眼的感觉。

    不真实。

    一男一女这么坐靠在一起,还是后半夜,挺诡异的,偶尔匆忙过路的看见估计都以为这是野鸳鸯,或者没地儿去的小情侣。

    其实酒店就在前面不远了,好像都没觉得要急着去干嘛,又或者心有灵犀的想保持住现在这种有点玄妙的,让人不由自主头晕目眩的状态。

    纵然五月了,平京的后半夜也就是凌晨,还是有点夜寒的,可石涧仁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发现握着的那两只手掌心全都是汗!

    而且一旦发现,这种不太正常的体温就跟蔓延似的一直连绵到两人接触的所有部位,哪怕隔着衣裳,所有挨着的地方发烫一样,还伴随着出汗的痒痒,让人心浮气躁。

    周围路灯昏暗,车辆稀少,除了虫鸣没有鸟叫,远远的好像能听见洒水车或者扫大街的声音了,以前很容易让石涧仁心平气和的场景,现在却很难,他先是感觉到肩头那富有弹性的应该是脸蛋,刚才抚摸过的脸蛋,然后胳膊上压着点的弹性那就是……

    这让石涧仁很难淡定,他几乎都能听见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忍不住僵硬的扭转头轻瞄旁边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掌心就能感知,还是一直监控了石涧仁的头,哪怕他运动幅度很小,姑娘还是第一时间就相应的抬头,动作幅度慢得完全一致,就像俩发条没上紧的铁皮娃娃一样,缓慢对视。

    目光相对又跟两只受惊的猫一样弹开,石涧仁能看见的就是姑娘嘴唇。

    这会儿石涧仁好像完全不记得关于嘴唇的那些相面口诀了,只觉得好看,像山上掰开的野柚子红心一样,鲜红饱满,他完全鬼使神差的就把嘴伸过去了,姑娘也有嘟嘴迎上来,但齐雪娇本来都闭眼了,估计还是觉得不真实就睁着眼定定的看着凑上来,眼里陶醉得跟三月天的桃花酒一样。

    结果石涧仁也没闭眼,就在刚凑近的时候忽然看见那鲜红饱满的嘴唇上亮晶晶反光,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之前那不成功的刨地打滑过程,赶紧伸手背使劲抹了抹自己的嘴,本来是个以示尊重的清洁动作,齐雪娇立刻笑场了:“不行不行……太熟了,有点下不了口!你这也跟啃猪蹄儿似的!”

    石涧仁也笑得刚才那感觉都不见了。

    这算不算是情不知所落呢?

    值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