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3、技术活儿还得练
    没人能从石涧仁的表情看见他心里面在想什么,一切如常。

    晚上大概十一点半,石涧仁正在演播厅录制节目的时候,看见台下的角落里齐雪娇悄悄的走进来,有些文静的站在了观众席的边上,脸上的表情更加沉静,可目光仿佛锁定在了石涧仁的脸上,那种目不转睛的凝视,让旁边的倪星澜都注意到了,非常隐蔽的用脚尖碰了下石涧仁的后跟,似乎在提醒他,又好像在埋怨什么。

    录制再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导演才满意的喊了咔,石涧仁没有掩饰自己的路线,直接朝着那边走过去,倪星澜咬咬嘴皮就站在了台上,尽量让自己不要把目光看过去,可眼角的神采出卖了她的心思,一直跟随那个背影。

    好多观众的视线也跟着石涧仁的,看到那个站在台边的姑娘,一件素色连衣裙的姑娘,不那么时尚,但却充满英气的样子。

    齐雪娇有下意识的挺了挺腰,可能觉得太像军人立正的姿势,又赶紧放松,但立刻有些不自在的扭了下脖子,并且几乎无意识的把自己耳根的发丝又给拨开来,可能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动作多么有女人味儿,但最终还是选择略微紧张的面对走过来的男人,还是她最熟悉的姿势,军人的站姿。

    石涧仁想尽量轻松点说废话:“这么快从江州过来,还有航班么?”

    齐雪娇肯定酝酿了很久的情绪,表情非常严肃:“能出来下么,我想跟你谈谈。”这口吻估计是她小学当班长时候最熟悉的,可惜石涧仁没上过学,也不是皮猴儿,转头给台上那边示意一下说好。

    于是齐雪娇也远远的给这边的倪星澜挥挥手,带头出去了,倪星澜想撇嘴,但在众目睽睽下还只能忍了,借着跟助理说话退场了。

    其实演播厅也在大楼里,外面有不少通道,齐雪娇可能是进来时候就看好了地儿,准确的转到一片落地玻璃边通道,然后扭身对石涧仁很正式:“对不起,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不想要这样的婚姻。”

    石涧仁点点头:“嗯,可能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把你的私人感情牵扯进来,形式可能的确不那么单纯,但我想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可以让这件事变单纯点。”

    齐雪娇想控制自己的表情,其实落地玻璃过滤了半夜的平京繁华灯光,没能让她的脸很清晰,只感觉声音都有些加重鼻音:“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

    石涧仁尽量郑重其事点:“虽然出发点没那么纯粹,但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很希望跟你成为夫妻,哪怕这方面我没什么经验,可我有信心做个好丈夫,余生请你多指教了。”

    也许这番话的本意是想尽可能揽过所有的包袱,减轻压力和复杂的情绪,但终于改变人生观的石涧仁确实没什么经验,完全估量错了女性在这个时候的关注点,又或者说是理解错了齐雪娇的情绪走向,这句话让齐雪娇哇的一声就哭出来,当然哭声的同时姑娘自然是一头扎进了石涧仁怀里,穿着衬衫的石涧仁立刻感觉到胸口润湿一片,低头想安慰下:“不用……”

    好像跟之前任何一次异性亲密接触不太一样,石涧仁自己都惊讶自己似乎顺理成章的就把手臂搂住了紧贴自己的温热身躯腰间,动作娴熟得无比自然,看来他内心确实是很向往的,向往这种软软的手感,暖洋洋的身体接触和所有冰冷的算计,坚毅的自制,骨感的现实都不一样。

    也许就是受到这个腰间动作的提醒,齐雪娇虽然没有倪星澜跟柳清那么高,但是北方姑娘的个头只是稍微调整抬头,丰厚的唇瓣就堵住了石涧仁的嘴,用力再用力!

    以石涧仁跟女性那不多的嘴部接触经验来说,齐雪娇太用力了!

    简直比得上昨天还是前天那抱着自己嘴跟刨地似的姑娘,那谁来着?

    反正石涧仁脑子瞬间有点混乱,好像这次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吧,那就回应!

    可他这会儿能想到的动作就是嘴对嘴的来回晃头,因为滑啊!

    齐雪娇可是带着涕泪横流的架势亲上来的,胡乱用力的亲吻一点都不浪漫温馨,更谈不上性感诱惑,而是充满了情绪,仿佛能把石涧仁给烧成灰烬的那种浓烈情感,也没什么舌尖挑逗或者唇齿相依,就是用力的滑过来滑过去!

    对的,满脸泪水的后果是滑得很,保不齐还有别的什么,因为感觉石涧仁滑了好几下的回应,齐雪娇有点难以置信的使劲睁大眼把自己又掰开点的时候,两人甚至能看见两嘴之间一道长长的晶莹水线,在外面灯火阑珊的夜光之下,格外晶莹剔透还晃晃悠悠的,石涧仁好怕那断了,肯定会耷拉到齐雪娇脸上的,因为他高点啊。

    有点从迷乱中被惊醒的姑娘肯定也第一眼就注意到这条水线,羞愤、惊骇、丢脸加不知所措的多种情绪之下居然再次哇的哭出来!

    这倒是把那水线给震断甩到了石涧仁胸口上,他有点无辜的低头看看,从裤兜里掏出手巾递过去:“冷静点,再哭一栋楼都要来看你了!”说出来才觉得这句话怎么跟自己带丢丢时候的口气差不多。

    齐雪娇甩开手巾在脸上快速的抹抹,鼻音还是有点重:“冷,冷静……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你知道我多难受么,你知道我多害怕,我恨死这档子事儿了,可,可,回过头来想起你说我俩真的能结婚,我又忍不住想笑,就忍不住想看到你,我是不是一点都没有立场……”

    石涧仁其实还从未体验过放纵自己的情感冲动,他习惯于什么都要控制,特别是控制自己,哪怕是手都伸过去了,还下意识的顿了顿确认这真的不违背道德或者什么乱七八糟不应该,才接过手巾帮齐雪娇脸上擦拭下有点泛光的地方,触感真是充满了柔软的弹性,有点意想不到的弹性,仿佛有种莫名吸引力,让他忍不住又轻轻用手指肚帮那脸蛋抹了一下,但更像是抚摸。

    齐雪娇从他的手指接触就停住了嘴,一双柳叶眉下睁大眼一瞬不眨的看着石涧仁,之前那些混乱念头估计都去了九霄云外,完全无意识的还有把脸颊侧着迎上去。

    不过石涧仁真是擅长自我控制,只抹了一下就收回手来:“这会儿……我能理解书上说肤若凝脂是什么意思了。”

    齐雪娇没忍住噗嗤笑,还带着眼泪呢:“你傻啊!”

    其实从这落地玻璃就能看见下面楼外有好些刚才的观众已经散场走得差不多了,石涧仁还在适应这种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想了下才能找到节奏:“我们……这算是在搞对象吧?”

    齐雪娇很认真的想了想郑重:“是!肯定是!”然后想起什么有点着急:“刚才是不是我那……我满是眼泪鼻涕的,啧……没给你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

    石涧仁连忙澄清:“没有没有,才开始有点不适应是正常的,而且你得知道我还要习惯这种身份……不,是观念转变。”

    对他来说,其实过去几个小时未尝不也是晕乎乎的呢,借着忙碌的工作来冲击这个好像还不太现实的事实。

    恋人,甚至是结婚,这次是真的要结婚,光是想想,石涧仁就有点发愣了。

    齐雪娇略微仰头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石涧仁比较黝黑的脸庞这个时候在落地玻璃暗影下反而显得有些轮廓分明,石涧仁心理感应似的也看着她,神奇的发现这会儿他还是能感觉到姑娘眼角似乎有的泪花,这是相面功夫里面从没提到过的情绪感知吧。

    就这样有点痴男怨女的对视着好一会儿,齐雪娇才开口:“阿仁,你得知道我有多爱你,可不是想因为这样的原因跟你在一起,我觉着简直是在侮辱我俩认识的这些点点滴滴,可搁下电话,我完全控制不住心里又是喜滋滋的,我都怕我在电话里笑出声来把你给激怒了,哪怕我打电话把我妈骂得怒火万丈,可我知道我其实是欢喜得想要骂人,我真不知道怎么来面对你,面对我俩的感情……”

    石涧仁已经恢复平静或者说冷静了:“你想太多了,简单点,以后就是我们俩相互在一起生活了,能行么?跟你家没关系,也跟我们那些伙伴的产业没关系,放弃所有的职务跟财产就我俩生活,行么。”

    有些语无伦次的齐雪娇给截住,抬眼看着那明亮的眼睛,情不自禁的有些拉起嘴角喃喃:“能,当然能……可,我们要怎么办啊?”光是说这个我们,姑娘的眼睛就在放光,充满憧憬的那种。

    石涧仁说得很轻松:“等这档子事情处理完以后,周边的事情估计也都安顿得差不多了,你愿意跟我回以前那山上去住几年么,估计很多人就把我们忘记了,当然如果你觉得那有点太寂寞,我们也可以自由自在的随便到处走走看看,我想我就算当棒棒也能养活两个人啊。”

    齐雪娇已经喜笑颜开的猛点头了,这姑娘真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