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1、你才是小人!
    石涧仁抗拒了准备的道具服,那都什么啊,骆驼祥子一样的汗衫褂子跟绑腿长裤,做菜就做菜,还非得有剧情么?只是衬衫外面扎了个围裙就上场了。

    不过黄晓薇倒是真的穿上那种老时代的大偏襟衣裳,白底儿小红花的,扎了麻花辫卷起袖子来做菜,那叫一个赏心悦目,衬托出一身挺括白色厨师装的卢哲超才是主角。

    另外还有位外国阿姨,能说一口地道的平京话,带着她推荐的卤肉饭来的,她也凑趣穿唐装,但估计跟风景区穿那些戏服拍照的心态差不多,接地气儿嘛。

    没错,五虎上将的菜肴基本上都是很接地气儿的各地普通美食,但重在一定要地道,没有那种商业运营为了照顾各地口味不同做出的妥协,卢哲超又擅长谈古论今的把各种传说野史揉在过程中逗乐,的确很得各地好吃观众的喜爱,反正石涧仁上场的时候看见助理拿着的台词本都厚厚的一叠,真正上台十分钟,下面十天功,助理文案们要收集整理的资料海了去,卢老师主要是能演绎。

    石涧仁还是捣鼓他的那个红烧肉,戴着微型麦克风还得边做边说,介绍这菜的由来跟自己的喜好,不能冷场啊:“我从小是被老人家抚养长大的,山里面吃顿新鲜肉比较稀罕,所以常常都是做一大碗,油重点尽量多吃好多天,老人家的口味也比较重,所以我这跟着也就没这么养生了。”

    既然油多,黄晓薇那就揩点:“那还不错啊,营养还是跟上了,你这身材肌肉都发育得很不错呢。”看她把手从石涧仁肩胛骨摸到后腰上还往下,宋箐箐她们几个连忙在卢哲超带领下起哄,还吹口哨,更像是鼓励她把手伸裤腰里去。

    主要是石涧仁在聚精会神的弯腰往瓦煲里面加酱油之类,要手稳不能晃悠着躲避:“一两个月才能吃这么一回,一来下山到乡场能买点肉那都是步行一早晚的事情,二来一两个月挖点草药、野味才能换点钱,纸张油墨、电费对只住在山上破庙的爷孙俩还是很紧巴的,平日里都靠自己种粮食收点菜,打着的麂子之类都舍不得自己吃,养的鸡也要留着下蛋卖钱啊。”

    石涧仁说得轻描淡写,倒是能把山里那种清贫的生活传递出来,黄晓薇都不好意思继续了,收回来在自己的民国百褶裙上使劲抹几下:“那不科学啊!这样儿的我印象中应该都是瘦骨嶙峋的营养不良吧。”

    终于直起腰来开始收拾香料之类的石涧仁投桃报李:“我印象中厨房里的大师傅个个都胖乎乎呢,你这样的身材也不科学啊。”

    黄晓薇连忙摆个妖娆的姿势:“我只负责做,又不爱吃,而且面点部总的来说没有中餐西餐部厨房那么大的油腻。”

    石涧仁低着的头没人能看见他的眼睛:“当时老人把能吃的都给我了。”

    幸亏有专业锤炼了几年的演技,黄晓薇嘴角一撇才没把眼圈红起来,但声音都温柔了,更像是轻声抚慰:“老爷子就想你能成材,你做到了啊。”

    石涧仁不煽情,笑着抬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其实没吃啥苦,从小除了读书习字,就是做农活修身养性,主要是没有外界影响诱惑啊,就跟这慢火细炖的红烧肉似的,最终总能看见点成绩,而城里孩子真正能学业有成的,那才是要抵御好多社会风气,我觉得比我那难度还大。”

    黄晓薇也逗趣:“那你以后是不是也想让孩子到山里面学习长大啊?”

    石涧仁不怕她挖坑:“我的养女今年六岁明年就要上小学,养子今年已经开始在幼儿园出没,我始终认为不能走极端,我那种培育成长的方法是个特例,不能说这样完全与世隔绝的学习方式就一定是好的,这就跟现在一窝蜂让孩子去学国学一样,不要盲目崇拜西方那一套,但也别过度鼓吹回到传统,取长补短,传统中创新,这才是我们中国人最擅长的事情。”

    黄晓薇捧哏:“您这连做个红烧肉都能说一堆大道理,我算是学着了,您没搞错我们这是个美食节目,不是那谈话节目吧。”

    石涧仁拱手相送请那边的卢哲超和外国阿姨废话。

    卢哲超确实能掰扯,两边的做法其实类似,都是做出味道浓烈的肉羹类然后搭配米饭啊,他居然先就推荐:“千鱼万肉,不如饭初熟……”也就是文绉绉的描绘那股子米饭香气飘出,就是笃定的扑了一屋满地锦,纵然后面百味珍馐也只是点缀的花。

    会说吧?

    节目组安排的米据说也是什么极品,就是一锅白饭蒸好了看上去粒粒晶莹剔透洁白无瑕,气味就更是不动声色的霸道清香。

    那位外国阿姨看来也很能领会这种中国意境,还正儿八经的说自己体会到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禅意,用对待生活的方式来对待食材云云,石涧仁躲在镜头之外听了反正就不停的脸颊抽抽,黄晓薇倒是很有演员的职业道德,不停的两边串场。

    所以到了最后那边的盖浇卤肉和石涧仁的红烧肉起锅了,米饭已经都盛在精致的黑色砂钵里,黑白格外分明,色泽都有点酱香偏暗红的两道菜覆盖在米饭上,再配上佐餐小蔬,确实很让人有食欲。

    宋箐箐她们几个漂亮姑娘就负责卖萌尝味道了,这时候确实能看得出来演技的差别,卢哲超和黄晓薇还不辞辛劳的多次叫停,详细的说戏,怎么才能不浮夸不模板化,最好是能形成点自己的特色,让观众印象深刻又不流于艳俗。

    这还真跟昨天晚上录节目时候卢哲超说的那样,干一行精一行,懂得思考的人总会比同行更容易出头,反正等石涧仁端着边角料开始糊弄晚餐的时候,旁观那宋箐箐好像摸到点脉络,能把一个偷偷咬嘴皮再半路刹车的小白眼动作演绎得很俏皮,可以跟当初倪星澜第一回来串场美食节目的那个愕然小动作媲美,上升到了能表演出不经意动作的水准。

    外国阿姨在节目里就介绍过,所有食材都是她带着节目组到平京使馆区一处颇为有名的农贸市场买的,也许是招呼着全世界的外交官,所以那处不起眼的寻常菜市卖的东西其实非常全面和有国际水准,炖够了火候的红烧肉虽然最精华的都被舀了去摆盘试吃了,但剩下的剩饭剩菜吃起来依旧软糯馥郁香浓满口。

    但只有一口,因为别的都被王驊端了去,给石涧仁剩下一盘子卤肉饭,他也不讲究,黄晓薇还忙里偷闲的叮嘱他尝尝就行了,待会儿还要录两期有几个很不错的菜,清淡、浓香的都有,准保不会让他空着肚子去录见仁见智。

    这节目可是王驊大力推销到平京电视台的,节目组谁都知道他才是幕后大老板之一,年纪轻轻还新潮帅气,好几个培训生都有点心不在焉了,绕着弯儿过来问王大少要不要再弄点什么吃的,她们端着的可以分他呀。

    王驊的反应跟石涧仁截然不同,能立刻就和这些五官精致、胸大腰细腿长臀翘的美女们谈笑风生起来,颇能掌控局面,感觉对谁都挺热情又谁都挺有机会,起码让年青一代的漂亮员工们立刻萌生出很多积极性来,比面对石涧仁那油盐不进的平淡风格要适应多了。

    趁着重新布置餐台场景,卢哲超也过来跟石涧仁小声说几句,这帮孩子还是要带着走,毕竟当初去韩国都能从十几岁的孩子里面拔尖出来,天赋跟底子肯定好,但现在有点两边不靠岸,他想在新的公司内部搞个培训激励机制,譬如每年推出几部戏和节目,会轮流给这些新人机会,能不能全面把握机会,甚至边拍边播的换人都有可能,尽量把这块透明化,让新人和外界都找不到什么类似潜规则的抹黑说法:“还是你这次在网上的风波给了我一些启示,这圈子黑,水深更难看,但既然我们这帮人已经幸运的可以走到资本化这一步,可以不受别人的控制,那就尝试做点完全不同的架构,完完全全透明干净的场面,敞开了可以坦荡荡的面对外界。”

    石涧仁对这种尝试当然是点头的:“我也有触动,网络世界不再是以前那样可以封锁压制的舆论环境了,这点在政治上都很难做到,更别说娱乐圈,以前那些动不动潜规则的做法……我是深恶痛绝的,因为不光是恃强凌弱,更多是劣币驱逐良币,让人更信奉歪门邪道恶性循环,试试看能不能把这种风气稍微肃清下?”

    卢哲超笑:“换做其他人我不敢将心比心,起码你跟王大少我还是很相信的。”他一贯以来的定位就是住家好男人,从业二十年,结婚十来年从来没有桃色绯闻,特别是在到处都如花似玉青春热烈奔放的影视学院里面带学生,都能把持得住,确实是很看重自己名声。

    石涧仁也知道他是在借着这个暗示王驊,点头:“我也会特别提醒下大家的。”

    结果等新的节目内容开始录起来,王驊才笑嘻嘻的回到石涧仁身边小声:“这也算是驭下之道吧,是不是有点把胡萝卜吊在前面带着走的感觉?”

    石涧仁鄙视他:“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胡萝卜了,别人都把你当登天梯……”

    王驊轻哼:“我比你清楚分寸……”

    石涧仁的电话打断了两人的窃窃私语,一个不熟悉的电话号码,声音倒是让石涧仁一听就明白:“怎么,小仁你到了平京不来看看杨阿姨么?”

    周围肯定有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