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50、在路上
    追星族确实是只找石涧仁要了个签名就心满意足的告辞了,但石涧仁从汪萧媛的眼神做派里看得出这姑娘也是个有点任性的主儿,可不是她那气质看起来那么古典贤淑的。

    不过对他来说,现在已经有点虱子多了不愁的态度,很难把这种追星族一样的倾慕者放在心里,套用倪星澜传授的明星心态,天底下人人都喜欢我,难道我都要回过头去喜欢么?

    她这也是够自恋的。

    明星今天就自然有明星陪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倪星澜邀约了黄晓薇跟她一块儿去k歌加闺蜜同住,还叫了那几个培训生小姑娘的,简直受宠若惊的跟着一起去了,卢哲超深更半夜的还要赶回去给女儿准备明天早餐便当,所以石涧仁终于成了孤家寡人的依旧回酒店去。

    还好这边已经成了四人组迎接他,耗资数千万收购一家原本估值几个亿的网络公司,江州地区律所第一把交椅的苏以德也珍惜这种案例,下午就直接从江州带队过来,还到万乾的饭局上去蹭了一顿。

    高开明和唐建文是硅谷时间,越到晚上越嗨,和各方联络邮件能达到一小时上百封的频率,万乾跟苏以德则可能喝点了小酒,从收购案到上市再到牵涉政商关系之类的话题,谈得不亦乐乎,石涧仁只能说自己没法奉陪,他都连轴转的录了五六个小时的节目,赶紧休息吧,有什么明天早上再谈。

    况且一夜的时间,确实能从美国股市等等获得万乾和唐建文更需要的信息。

    所以第二天上午才是石涧仁跟这几位密集开会的时间。

    万乾和唐建文已经基于短博客网母公司在纳斯达克股市表现,做出了一系列财务评估,因为美股市场对上市公司各种动静要求很严格,果然已经开始在分割相互关系,并且公开跟各种投资机构谈出售这个还未独立上市的分支板块事宜。

    所以最终包括苏以德认可的方式都是用唐建文之前在加拿大搞网络社区的公司来收购这个板块,这样的隐蔽性是最低的,本来按照万乾的意图应该是利用好几个离岸公司来跳板以后完全隐藏收购意图的,但高开明把时间催得比较紧,要求必须在苹果公司手机公开发售前起码要达成协议,现在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了。

    所以唐建文还得动用自己以前在北美的一些朋友关系来启动收购,讨论商定内部各方对于此次收购的协议比例,唐建文和高开明肯定都是以技术入股,其他的资金,万乾绝对不会放过这种明显带有暴利可能性的收购,苏以德只求能成为全面法务负责代理就行,他也得先找个平京涉外的同行来假模假式的接受海外委托,然后到短博客网去谈!

    接着苏以德的助理和下属也抵达了这边,把唐建文和高开明这个很普通的标准间挤得满满当当,根本看不出来是个要收购大公司的运营团队,毕竟这是个表面上要跟大唐网不沾边的收购行为,所以连去大唐网在平京的分公司都免了,不能走漏消息。

    律所助理们开始整理各种协议书的时候,万乾和苏以德又跟石涧仁商议关于仁行天下的一些细节,最后才是餐饮集团的法务工作,等到吃中午饭的时候,这仨甚至还抽空开了个新知协的工作会议。

    可见成功人士是有多么忙碌了。

    石涧仁本来把配给自己的奔驰车留给这几位撑场面了,毕竟接下来有一系列各方打交道的需求,他打车都无所谓,还好工作餐没吃完王驊过来找他,那就索性坐王驊的商务车走了。

    几乎每年都能看见王驊有相当显著的改变,现在那种玩世不恭的气质已经基本上绝迹,甚至跟他老子的懒散都找不到重叠的地方,平平常常的小圆头加黑t恤,还弄了副素色眼镜戴着,楞是成熟了好几岁,可以跟石涧仁媲美年龄了,对上石涧仁观察的视线都是平静的笑:“怎么着,还是觉得我比那些小姑娘更值得你疼爱吧?”

    一开口还是有点不正经,但说事已经是中规中矩了:“星澜给我说了你们打算收购那事儿,需要什么样的协助尽管开口,资金人面儿我都会全力拉扯。”

    石涧仁摇头:“主要是锤炼队伍,算是给仁行天下做演习,也可能是给以后大唐网做演习,谁知道呢,不过看到你这样,我对仁行天下以后的状况很放心。”

    王驊其实也在观察石涧仁的表情:“我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在星澜和卢哲超等人恰好都在这个聚合点的时候,利用政策获得最大的影响力,这才能够造就未来可能的良性局面,我知道这可能跟你的态度有点出入,但你也会乐于看见我这么做的,对么?”

    石涧仁笑着伸手温和的在王驊肩头拍拍:“对,其实我才是不太喜欢主动出击的那个,这是我的短板,所以我一直在推卸掌舵的位置,我充其量也就是个能安内的角色。”

    王驊的笑容也温和:“可不光是安内,没有你,就没有这些人逐渐走到一起,且不说你江州的那帮伙伴,光是平京这一部分都是因为你才志同道合走到一起来,而且还由我来拣这个便宜。”

    石涧仁还是摇头:“你有一个心态转变的过程,这点我比你上路早,当我们在追逐理想的时候,不是非要遇见志同道合的人才能上路,往往是走在路上,才能不断累积和吸引其他人走到一起来,决定前行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人逐渐随你而来,而且往往起步时同行者很多,前行后历经风雨,才知道哪些人是真的志同道合。”

    王驊就这么侧靠在航空座椅靠背上笑笑:“有点矫情,但真的要说,能认识你真好。”

    石涧仁做个得意的表情没说话了,翻看手里那叠主要是得带给倪星澜签署的授权书协议书。

    王驊自己开口了:“昨天旁观了你跟老王的谈话,心里越发清楚你对我的改变有多大,如果没有你,当初我就算是捡了条命回来,也指不定现在是什么样。”

    石涧仁没抬头:“没有发生的人生可能性就不要去胡乱感慨了,我看你还是不够忙,你身无饥寒,父母就未曾亏你,至于其他,哪怕有教养之过,毕竟你现在还是成长成熟有担当了,何不把这种责任做成顶天立地的业绩,反过来影响他们呢,我知道,你的情况做什么也会有人说你是爹妈生得好,这道坎几年前你就迈过去了,现在恐怕应该要朝着别人对你父母羡慕儿子生得好了,能做到么?”

    王驊沉默了几秒,终于原形毕露的笑骂:“丫的我就服你,怪不得一个个的都心里发慌,总是推着我来找你讨说法,死心塌地的都要得到你的认可才敢继续往前走。”

    石涧仁嗯一声:“毕竟这几年我作对了一些决定,容易形成这种心理依赖也是正常的,我说了,我对资本的抗拒心理是来自于我本能的反应,但实际上该怎么做,专业人士和你们自己的感受更重要,况且具体的方案出来以后,我也承认这是最好的方式,资本说到底还是一种工具,关键在于什么人来用……对了,曾凯仪你听说过没?”

    王驊看来还不知道那个赌约:“呃?当然知道,玩资本的大牛,但是比我大不少年纪,排场挺大吧,但是最近几年好像都不怎么在平京圈儿里面混了,他们那个圈子层面有点高,你想接触?”说着就摸手机准备找人去打听联络的样子。

    石涧仁只是提到资本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起这个人来,如果现如今的一系列资本运作,要是有她参与,可能效果会更有不同,但从培养万乾的角度来说,仿佛曾凯仪又有点像是开了外挂,所以摇了摇头阻止尽量更轻描淡写:“只是以前不是跟文总接触的时候见过么,那徐清华你听说过没。”

    王驊更莫名其妙了:“啊?这不是那……好像是哪个部委的,但后来有些事情不好说,就暂时退居二线了,听说最近又要出山,这跟曾大姐或者……你有什么关系?”

    石涧仁有点反应过来为啥有些资料网上不好查,看来有些东西到了高层真的讳莫如深,看来自己以后是真的再也别提这个了:“没事儿,偶然在江州的资料上见过,以前主政过江州嘛,顺口问问。”

    王驊看来是真不熟悉这种地方大员,又或者从小的家教就知道哪些该碰哪些不要说,陪着石涧仁到了节目组压根儿不提这个事情了。

    今天的节目组拍摄地让石涧仁有点吃惊,卢哲超居然找了片残墙破瓦的地儿!

    当然是镜头看起来比较残破,目光放得远些就能发现这是在某家电影厂里面的局部场景,感觉是解放前胡同口的模样,看石涧仁和王驊下车来,他还得意洋洋的显摆:“不错吧,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叫花鸡美食,用看似下里巴人的风格做出美味来,你就本色出演,当个棒棒?”

    只要不是江州人,棒棒的发音总会显得有点怪异,就像石涧仁的表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