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48、再次检讨,为什么如此失败
    其实石涧仁这几年还真不是当初那个在画室会碰翻架子的刚下山少年郎了。

    二十七岁的年纪,本来就比较粗犷宽厚的脸型黝黑中还带点胡茬的成熟,跟现在影视界娱乐圈流行的奶油小生区别很大,没有俊俏帅气但多少算有雄性魅力吧,也怪不得汪萧媛看见他还会脸红了。

    更主要还是见多识广了,台上经验更是丰富:“我是接受传统教育长大的,要说我进入现代社会最大的感受,就是现代人太着急了,看一眼照片,听一段声音,见几次面就能说喜欢上了,不过讨厌得也快,就在我们的节目里,喜欢了几年,结婚了十几年,最后因为一句话,一点琐事,不到一秒就决定放弃,你们说这到底是多情还是绝情?”

    汪萧媛的口吻好像她才是主持人:“那您的意思是就是更倾向于长相厮守的传统爱情观?”

    石涧仁笑:“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古时候相濡以沫、长相厮守的故事,也可以说很多人是包办婚姻,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没有充分满足个人愿望,更多是对礼教婚姻的屈服,而现如今自由是自由了,可没有什么牵绊的自由成本极低,变得跟方便面一样快捷,好像转过街角随时又能遇见让人心动的爱情,没什么值得守护一生的责任,这又是个极端,所以我还是推荐一直以来的中庸思想,传统和现代的都取长补短,去其糟粕留其精华,这个道理可以推广到我们面对很多事情的选择上。”

    这算是很中规中矩的回答了,石涧仁都给倪星澜递眼色,请她附和两句,就可以把这位送下去了,结果倪星澜却兴致勃勃的问汪萧媛:“你以前谈过恋爱没?”

    汪萧媛嫣然一笑:“有啊,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有谈过,也许有点石老师刚才说的那样恋爱自由,热度也冷却得很快,但人总是在成长的,在不成熟的年龄遇见爱情,也需要有一个学习长大的过程,所以我现在才自信自己是个能正确面对爱情婚姻的成年人了。”

    黄晓薇更八卦:“以前是你追男生还是男生追你?”

    汪萧媛的目光其实真不由自主都会探过石涧仁那边:“嗯,以前都是男生追我,女生也有。”

    倪星澜感觉很有经验似的点头:“对啊,你这样的气质,也很容易吸引女孩子喜欢,不过分手都是什么原因呢,难过不?”

    汪萧媛不为难:“刚才说了啊,年轻的时候会先注意长相什么的,又或者被别人的热烈追求感动,可后来发现那真的不是感情,只是一份感动,好像只是哦,如果不接受多对不起人的感动,所以认清自己的内心以后,不要把感动当感情,也没有犹豫是不是会难过伤心,就主动提出分手了。”

    黄晓薇才像是给倪星澜捧哏的:“哎哟,看不出来你还是很果断的哦?”

    汪萧媛得左右笑着转头回应:“您演的爱情电视剧那么多,肯定知道,如果一旦有所犹豫,就是给了对方希望,也就是给了最不现实的空想,那不是更容易给他最重的伤害么,还不如干净利落的冷酷点,哪怕让他有点怨恨,都比暧昧不清的牵扯好。”

    这下石涧仁都想偷偷给这位鼓掌了,真该请汪同学来担任自己的爱情拒绝顾问,可能这几年来就不会牵扯出这么多感情纠葛了。

    倪星澜叹口气:“这么看起来,冷酷点还是好事情咯?”说这话的时候若有所指的回头看石涧仁,那眼神分明就是在控诉石涧仁的态度,观众们就跟看言情剧一样,连忙热情的鼓掌感谢现场表演。

    还好石涧仁现在脸皮厚坐得住。

    汪萧媛可能是在乎石涧仁的看法,还探头解释:“这不是见异思迁,只是速战速决的好过暧昧不清,我个人很讨厌玩暧昧的那种男女恋人,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千万别捻三搞四的到处留情。”

    倪星澜赶紧双手奉上的示意石涧仁介绍:“他不留情,可真是个老好人,对谁都好,自己的股份、收入、房子、车子全都给了周围的人,男人把他当知己,士为知己者死的那种工作伙伴,拼命的一起努力,可姑娘呢,姑娘就很容易把这种好,当成情意绵绵,想一辈子都享受这种被他照顾的感觉不是?所以你就能看见那开博客的一位位女性朋友了,您这是不是也打算来开一个?”

    汪萧媛不开玩笑,很认真:“石先生,从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半年多,这不算是看一眼听几句就喜欢了吧,我也回头把关于您所有能收集到的讯息都了解了一遍,特别是最近在博客上发生的一切,我觉得您真的需要有一份爱情,这样人生才是完整的,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和思想都倾注到理想中,好比这样的网络事件中,您的努力却招来这么多伤害的时候,需要家人、爱情的呵护,才能更有坚持下去的动力,不然绷得太紧的结果就是某个时候突然觉得我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什么?那不就容易出问题了?我觉得我真的能懂您这份心。”

    刚才还哄笑一片的演播厅里鸦雀无声,确实很难见到这样好看的姑娘专注又诚恳的对男人表白。

    黄晓薇和牛鸣雷坐得远点,但也伸长脖子看,倪星澜就在汪萧媛跟石涧仁中间,上半身靠向姑娘一些,半侧身对着石涧仁,仿佛在看他笑话,又好像是在模拟自己在汪萧媛的视角,想象自己要是这么说会有什么感想。

    所以石涧仁就真的成了众目睽睽之下了,还好已经有过好几位姑娘这样表白过,算是有些经验,还能带点笑:“首先被好看的姑娘这样表达善意,只要是个男人,大概都会觉得窃喜荣幸并且自信心爆棚,这是生物自然进化……”

    倪星澜就帮汪萧媛训斥了:“别兜圈子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立刻转头给汪萧媛打气:“他就擅长这样绕来绕去把你说昏了。”

    汪萧媛充满古典气息的粉润嘴唇只轻微的动了动嘴角,算是笑笑回应了大明星,但目光还是锁定在石涧仁身上,看得出来有点紧张。

    石涧仁不紧张:“那就谢谢您的好意,我确实很难做到冷酷的拒绝反应,但也能把自己的态度表达清楚,我一个人过得很好,精神和身体上都很好,我也非常满足于这种状态,可以把所有经历用到正在忙碌的事情中去,另外您这黑发清眉,眼眸分明,唇薄而红,齿如榴子,手指芊芊如春葱,语言清晰举止活泼,这都是聪明的模样,但眼圆瞳大眉间开豁,说话语速较快且有点点沙哑,可能这都是不愿受约束的性子,假若你在这方面不稍微调整下,可能真的比较难找到合适的伴侣。”

    所有人好像都相视而静了下,然后不约而同的都把目光转到汪萧媛的脸上,估计都在观察她的五官眉目,看这姑娘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还得是倪星澜扑哧一声笑出来打破场面:“看见没!假若他只是老老实实说前半句拒绝,那就完了,可他这人就是心软,不是怕让别人难过,就是总想着好像没接受你多抱歉似的,回报你一下,让人心里根本就没法有怨恨,是么?”

    汪萧媛显然没想到石涧仁的回应居然是这样,可能她之前再怎么了解,也没法知晓这家伙的主业其实是个相面的吧,所以难以置信的定定看着石涧仁,对倪星澜的话也只是恍若耳闻的轻轻摇下头不回应,就看着那一两米外的男人,圆圆的大眼睛里真的充满了感情,甚至比之前还加深了些。

    另一侧的黄晓薇看不到这眼神,但也不能冷场啊,笑着配合倪星澜:“所以说就怕杀伐果断的遇到了藕断丝连,情意绵绵的遇上了郎心似铁啊……妹子,没事儿,我们都经历过,看开些!”

    牛鸣雷也不含糊,嘻嘻哈哈的应和:“对嘛,这世上赢的多半还是薄情人,我说的不是石正经薄情啊,而是你不投入那么多感情就不会受到伤害!”

    一台子的主持人好像个个都有丰富的恋爱史一样。

    结果汪萧媛还是不回应,几位主持人都听见耳机里面导演在喊摄影给特写,然后准备喊咔切广告了,反正后期都是可以删减的嘛,才看见汪萧媛给自己挤出来点笑容起身:“好吧,谢谢石老师给我的婉言谢绝,更感谢石先生给我的忠言提醒,临别之前能拥抱一下么。”

    倪星澜赶紧架秧子鼓掌,能让这样的姑娘彻底死心,那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啊。

    石涧仁估计也觉得差不多,沉稳的微笑着站起来迎接,倪星澜还赶紧挪开些,好像是要给他们腾出来足够的二人空间,免得在镜头上三人同框,别人在拥抱她多尴尬啊。

    结果个儿比她矮一些的汪萧媛双手高举抱石涧仁的脖子,本来石涧仁为了不让自己宽厚胸口跟姑娘的相应部位有亲密摩擦,都是很绅士的弯腰含胸,结果无形中就矮了点,刚反应过来这姑娘有幺蛾子,汪萧媛就狠狠的一口亲在他嘴上!

    当然不是那种热辣的湿吻,在石涧仁还没反应过来,汪萧媛就在全场起立轰动中闪开了,满脸诚恳的笑:“这下我更喜欢您了,一定是您最忠实的粉丝!下回见!”

    然后倪星澜听见石涧仁疼得捂了嘴在那嘟哝:“我的天,您这跟刨地似的用力!”立刻哈哈哈的笑得捧着肚子就蹲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