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45、话不投机半句多
    外汇结算是个比较复杂专业的事情,国内资金出去是比较严管的,正常成本会小几成,有些能控制在一成就觉得阿弥陀佛了,而在国外卖了东西的货款要收回来,又需要通过海外金融机构转入,被剥掉百分之几的手续费也是正常的,这点跟金融完全开放的那些有很大区别。

    毕竟中国这么巨大的经济体不可能任由别人宰割,也不敢放任资金自由完全市场化。

    所以当初从酒店集团里面辞职出去围绕大唐网周边创业的几人中,就有人是专门做资金结算的。

    其实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二三十年已经衍生出很多或明或暗的灰色途径来解决这些中间费用的问题,唐建文当然深谙其中奥妙,当年某条边境线上的街道分属两国店铺,直接把装满现金的包扔过街去,又或者阿尔泰口岸那个兴旺得让人吃惊的现金交流市场,其实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地下钱庄操作模式。

    但石涧仁给了唐建文这个限定,违法的擦边球可能在前些年是个大家心照不宣的轨迹,现在行不通了,起码在国家政策严厉起来之前,石涧仁要求自身先得做到无懈可击。

    这次的网络风潮就是给唐建文一个提醒,落在石涧仁身上的桃色消息,随时可能变成经济丑闻放到他身上,经不经得起放大镜下的琢磨挑剔?

    如果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来给自己敷衍,那完全是找借口。

    唐建文完全能明白石涧仁的意思,并不是要防范谁来挑刺,而是在国家全面收紧政策的可能性之前,自己就做好应对的措施,想想吧,要是真的这些灰色手段被严管了,哪怕又有新的方法来替代,都会有一个混乱的波动期,假如能做好以不变应万变的合法手段应对,估计那就是巨大的商业机会了。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总有人在各种动荡中都能成功的这种原因。

    结果两人想到的办法大同小异,石涧仁的立足点更高一些:“古时候的铜钱那么重,不也不方便运输携带大额现金,然后才出现了交子这种纸钞,只要建立了相应的国内外支付体系,国外收的不一定马上就要进来,国内付的不一定需要马上出去,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流转资金,国外收的在国外投资,国内付出的用国内资金,这就等于变相的扩大经营投资,这种海外资金量累积起来很大的,于是就有了跟有关部门洽谈的底气?”

    唐建文更像是他说的大航海游戏:“既然我们是卖东西出去换取了资金,同样也可以买东西进来再销售掉,等于我们是在做以物易物的模式,两边赚钱,只要能保证进口商品是国内紧俏急需的,这个贸易链运转起来就会比较流畅,也能最大限度的解决了资金在跨境流动上产生成本的问题,还能赚钱呢。”

    万乾是专业的,稍微听了下:“仁总这个很麻烦的,涉及到金融监管,跨境洗钱,如果只是单纯的在国内付账,以大唐网现在网上交易几个亿的资金,轻易能把国内所有关联企业的现金流给榨干,当然,因为国外有很多现金,我都可以帮你们联系需要把现金弄出国的企业交换账目,但这就是违规洗钱了,怎么样?稍不注意就会触礁,唐总的思路更靠谱一些,但那就意味着我们又要另起炉灶的完全成立一家进口商品销售体系,目前的大唐网做这个还有点吃力吧?当网上销售能达到五十亿以上,大唐网年收益能几千万过亿,可能可以考虑这个事情,这会儿一直处在亏损状态呢。”

    唐建文看眼石涧仁就嘿嘿嘿:“我跟仁总一贯的态度是只要确认方向是对的,那就努力去争取,要说这事儿如果一说就觉得主意真妙,那可能才有点麻烦,因为太容易的事情瞬间就能招来一大堆竞争对手,反而是充满麻烦的道路,才值得我们去一个个解决问题,最终获得顺利。”

    万乾想了想认真的点头:“受教了,确实是我带着固有思维和经验主义,下意识的就判断这事儿不太好做就心理上已经拒绝了,反而是你们天马行空的敢想,那就剩下敢做吧,我希望能一起参与。”

    石涧仁笑:“你本来就是团队伙伴了嘛,我还是那个前提,别违法,法律法规确实都是人制定的,也有很多漏洞,站在我们的高度,可能已经能利用某些漏洞了,但我的建议是亮出这个漏洞来,跟政府和有关部门协商如何解决这个漏洞,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态度。”

    唐建文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发展太快了,比如说电子商务的跨境贸易,几年前根本就没有这个项目,现在大唐网经历的事情很多都是从未有过的,法律法规根本就没有界定,同样在欧美国家也是刚刚接触这个,所以这方面有很多东西都是崭新的,仁总给我们带来的就是这种高度,如果选择抓住漏洞去捞一把,那就永远只是个老鼠心态,参与制定规则、经营规则的,才是龙是虎。”

    万乾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吃饭吃饭!今天晚上我请客吃饭!庆祝一下!国宾馆最顶级的餐厅!”

    结果这仨都泼了冷水,唐建文要赶紧捣鼓收购方案,石涧仁拍屁股去影视公司,高开明更绝,满脸的不解:“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餐厅?这么多事情要做,坐在那里吃饭能产生价值么?还是能带来更多的愉悦感?我对这个没兴趣,仁总走的时候麻烦给我叫个酒店餐厅的套餐,什么都行,要不泡个方便面吧,我觉得我现在手艺还行。”

    万乾觉得自己遇见了三个妖怪!

    可对于完全脱离了个人享受层面的人来说,他们看其他人才是费劲。

    石涧仁坐在王驊的办公室,面对老王递过来的支票只是看了一眼点点头:“行,需要我给你打收条不?”

    老王笑:“最好是你跟齐小姐一起签字。”

    石涧仁没有拒绝这笔已经接近八位数的茶业分红,反正跟之前一样,都会体现在月亮湖旅游公司的账面上,他跟齐雪娇最多不过是以股东名义代为领取而已:“接下来我们将策划在月亮湖地区进一步进行旅游生态资源的开发,如果跟茶场的利益产生了小的交叉摩擦,还希望王大哥能从中斡旋,保证各方利益都能顺利运转。”

    老王好奇的问了下石涧仁说的进一步开发,也通过投影画面观看了目前月亮湖整个地区景点的改造工程,对于把茶场和景点融合到一起感到非常新鲜,老实说自从乔老院士考察的时候去过一次月亮湖,王大哥就完全只是每年坐收红利,哪里关心过那里变成什么样:“嗯,你办事我还是放心,这会产生什么摩擦?”

    石涧仁坦言:“游客多了,回归生活就业的当地人多了,自然生态平衡也就破坏得多,我一贯的态度是先解决生存问题,现在当地谋生就业的岗位已经逐渐多起来,那么当茶农肯定就是个比较苦的工作,工资待遇也会被心理高估,这都会给茶场带来些影响,但我觉得茶场又能反过来要求当地开始关注环境问题,所以我希望我能在这两者之间充当一个缓冲,双方有什么问题都冲着我来,我来协调解决,怎么样?”

    老王嗤之以鼻:“你跟齐家小妞一块儿张罗的事情,他们谁敢吱声?我大耳刮子抽回去!”

    石涧仁得循循善诱:“我们在商言商,保证投资商的利益,也保证这个茶场经营的长期性,我先把这些困难问题摆在前面,也是为了各方利益都能得到保证。”

    老王嘲笑他:“费那么大劲干嘛,你这一句句别把自己姿态放得太低,有些孙子就喜欢给脸不要脸,这种病得治!”

    好吧,石涧仁是真觉得交流起来有点费劲,请老王把整个茶场投资里面不是有涉及外贸的参与者么,约出来聊聊,看能不能在铁路这事儿上出点主意。

    老王始终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态度:“这种小事还要你去张罗?随便安排俩人不就得了!叫齐小姐给她妈打个电话安排下,别惯着这帮孙子!”

    得,真没法儿沟通,石涧仁只能聊不相干的事情了,直到任姐来把他挽救了,这两口子现在基本不照面。

    任佳琳气色好多了,看来心里是彻底放下,颇有些容光焕发的过来主要讨论影视公司上市的问题,润丰集团的规模盘子和牵涉到的利益方太复杂,并不适合上市,而且如果能用仁行天下上市的过程彻底给王驊建立起成功事业信心,那才是最重要的,她还没把什么五十倍的盈利看在眼里。

    所以对于影视公司上市她是全力支持的,对石涧仁在其中不沾一分一毫的股份也理所当然:“你这心态也没谁了,也对,这些东西根本就不会放在你心上,绝大多数人做不到这点的,驊子给我说了你那边铁路上的事情,我帮你张罗,不过这事儿你还真该去找齐小姐她母亲,她爸以前应该就是老四野的,根儿在那搁着,这都是小事儿。”

    石涧仁有点捂头,咱不是清高,该跑的衙门也都跑上,可能不能别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种关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