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44、聪明人很难做圣人
    其实倪星澜还真不是要跟石涧仁有二人世界,唐建文开门她就把外面的助理叫进来了,让助理帮忙把夜宵给两位拿过去带上,然后助理开始给她准备展开行李,就算只能睡几个小时了,明星还是有一大堆需要收拾的护理工作要做,自己靠在沙发上开始敷面膜:“没别的意思,这笔资金我还掏得起,哪怕找任姐借点现金,都能凑上,这样未来我也不是只投资影视业了,这家公司未来也会有相当一部分要放在平京吧,芬儿也可以借着这个开始带一个助理安保团队,之前我俩闲聊的时候就说过,我想搞一个影视明星的安保公司,芬儿这边有不少以前退役的战友,其实回到地方上就没什么用武之地,这都算是我逐渐开始投资的产业,总比让我妈拿去买房强吧。”

    石涧仁笑了:“没准儿你妈买房才是最赚钱的,你要投资it公司我不反对,但不能你独资,你知道我需要这些产业把各个部分相互交叉联系起来。”

    隔着面膜都看不到倪星澜的表情了,她还把头枕在沙发上,助理过来只是帮她检查下,就把俩口箱子打开准备睡衣之类,尽量做出根本没听见或者没看见石涧仁坐在那,但怎么可能听不见,起码她的表情又有些笑意,很温暖的那种。

    倪星澜仰头看天:“我知道,但我必须占大头,你也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影视公司是影视公司,你在江州那一块儿是那一块儿,我想帮你把两边连起来,这样你的规模才更大,相互之间的交叉才更多。”

    石涧仁不跟倪星澜废话自己没有一分钱股份了:“嗯,谢谢你。”

    倪星澜也不跟他废话我的就是你的:“这是应该的,你没有股份,表明上看起来没关联也好,免得杨阿姨觉得不舒服。”

    杨阿姨?

    石涧仁起码想了下才反应过来是齐雪娇的妈:“这又关她什么事情了。”

    助理好像恰好就去了卫生间,还把门关上了,传来蛮连续的水声,所以倪星澜的声音都大了点:“你认为她没有一直关注着你么,不然我去发那个图文博客解释我俩的事情干嘛,你看我今天发的内容没有嘛?”

    石涧仁还没那么八卦,也没去打开自己的电脑:“没,这个很重要?”

    倪星澜有点老气横秋的教训他:“你不在平京,怎么起码的政治觉悟都没有了,我如果跟你有绯闻,还传得那么有鼻子有眼的,别人心里不老大的疙瘩?我这不是自寻死路么,当然要把事情都撇清,说是炒作绯闻哄粉丝吸引注意力肯定不行,就说是狗仔队误解了我俩住在一屋啊,正式解释我俩的关系是清白的,不管别人信不信,起码的这态度可是端正了。”

    石涧仁苦笑着起身:“好吧好吧,我知道因为你那个爷爷的思维方式,你这种做法也没什么错,但我跟齐小姐真没什么事儿,起码你这个猜测有点捕风捉影了,时间不早你也抓紧时间休息,明天白天在剧组尽量注意安全保证……”

    倪星澜嗤笑他:“还是那么啰嗦,你就干脆在这沙发上睡得了,反正有芬儿在。”

    石涧仁摇头:“我也还得消化下他们提出来的这个收购行动,说不定也要弄不少时间,明天还有不少事儿呢,休息吧。”

    倪星澜唔一声,躺在那顶着面膜不说话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石涧仁真的忙了小半宿,把关于这次收购可能涉及到的资金调动方案做出来,在邮件里设置好一早发给柳清,才简单的洗漱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还是按时起床先到酒店健身房跑步运动了,刚跟两大it宅男会合分派具体的工作任务,万乾这才找过来,抱怨该叫上他住一块儿,昨天晚上给石涧仁打电话都说在录节目,早知道他就把资金运作的事情扔给助理,自己也去录播现场了。

    石涧仁真是个擅长甩摊子的家伙,既然万乾来了,他就把这个准备出动收购短博客网站的事情交代给他,让他以财务方参与,毕竟其中会涉及到大量的交易细节跟谈判内容,显然万乾才是专业的,而且还有可能会涉及到请苏以德的团队参与法务合约,只不过现阶段还只是接触试探。

    万乾惊得嘴都合不上,一连串的买噶的:“我说你这么好心好意的帮跟随网炒得风生水起,原来是在趁机打压短博客,然后反过头来收购他!高!实在是高!”

    石涧仁都没跟他谈为什么要收购短博客,其中最重大的技术意义在什么地方,万乾只是纯粹从商业运作的角度就觉得这真是个把人坑得惨不忍睹的宏大战役,逢低纳入的绝对好买卖!

    他也居然真的就不问为什么要收购,很有职业操守的只管在金融财务运作的层面立刻开始跟唐建文他们沟通。

    倪星澜一早就去剧组了,据说是个时装剧,还是讲it业的,可能没谁会想到她居然实际上真的在收购一家著名的网络公司,万乾对这个大股东也很认可,但前期要用技术手段来隐瞒,得马上成立两三家公司来倒腾,不然别人发现是倪星澜这样的关联者在收购,很可能泡汤,等先拿到再倒手分赃,江州那边大概是十点左右陆续把授权书签署了传真过来,耿海燕和石涧仁的电话只说了十分钟,而且还有大半是问他砚台到底卖到什么地方去了之类的话题。

    唯一有点异议的是纪若棠反对让倪星澜做大股东,可她现在真的拿不出过千万的现金来抢占,所以说自己要在江州召集大家开会讨论下这个比例问题,虽然还不完全清楚要收购哪家网络公司,但既然是唐建文和高开明提出,石涧仁已经认可的项目,大家都没有意见,已经通知法务部起草委托书沟通苏以德了。

    所以终究还是一大摊子事情让石涧仁到接近中午才能开始和唐建文谈大唐网自身的事情。

    唐建文打着开通江北亚商贸的旗号在平京忙了两个多月,已经盖了两百多个章和不同部门的审核签字!

    但最基础的第一步,测试从江州到北疆阿尔泰口岸的国内列车通行工作都还没看到实施的动静。

    正如当初曾凯仪说的那样,哪怕是上面已经钦定了,但落到实处的时候,依旧是个多部门相互之间扯皮跟利益驱动的问题,再利国利民的宏大工程,具体到铁路局由此能有什么好处?或者说这个办事盖章的工作人员能有什么好处?哪怕没有行贿受贿的想法,盖这个章就是要承担责任的,人家拿着章把子细致点严谨点,没错吧?

    特么一点都挑不出来错!

    同样的海关有什么好处?这个司那个委又有什么坏处?

    还有资金呢?

    如果有了铁路出境,那么起码每次进出口都是一列货车,少说也是二三十个甚至更多车皮的货物,这样一火车下来跨境支付的成本也不是小数目了。

    有时候仅仅是跨境支付产生的资金流动进出口就能把国产制造业的那点微薄利润给冲掉,所以唐建文要挠头的事情很多。

    也幸亏是唐建文这样一个韧性极强的家伙,才能面对颇为官僚主义的现状跟国际贸易的残酷现实,都能笑着应对:“以前我不是在北美做了个游戏虚拟物品交易平台么,当时部分小金额的资金流动可以用这样的虚拟物品交易来完成,尽量把资金进出口成本压到最低,后来去年主要就是用为国外员工购买保单的方式来交易,又或者bd资金股份交易来回避管理,可现在如果涉及到这么大的资金量,难不成我们也得去拍卖古玩、名画?”

    石涧仁多问了两句,顿时就明白唐建文说的是那些天价艺术品在国内外被买来买去的真实目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倒是可以请洪老师来操作嘛……开玩笑的,我们还是不能这么干。”

    唐建文有点意味深长的看着石涧仁:“你是要我完完全全的学你,一点污点都没有?”

    石涧仁点头:“也许别人习惯了钻空子打擦边球,但对于我们来说,翻越这些困难才是我们搞大唐网的目的,困难摆在那,可以用违反规则的方式去解决,也可以用高于规则的方式去解决,关键在于这么做的初衷是什么。”

    唐建文思索:“你的意思还是要跟金融管理部门沟通?”

    石涧仁不置可否:“既然你现在在跟各方面打交道,试着去沟通下,我们提出的是解决方案,让中国制造更有国际竞争力的解决方案,金融改革措施方面能不能提供些帮助,实验性质的帮助,既然很多出口制造业都在靠出口退税之类的国家补贴存活,我们这个还主要是资金回流,能不能有更好更合理的解决方案?”

    唐建文笑:“反正不容易,官老爷啊……真的,我真想过用我们当年那些老办法资金过境,到那些著名的珠宝连锁店买了东西,然后到香港退货,或者反过来到香港买了来国内退……”

    然后两个男人相视愣住,仿佛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智慧的火花,然后一起猛的拍桌子:“咋就没想到这个呢!”

    有时候两个聪明人确实是要容易碰撞出火花来,旁边高开明又不满这两人的动静打扰了自己的异时空漂流,万乾则是艰难的从一大堆数字中被拉扯出来。

    他俩是另两重意义上的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