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42、机会就在眼前,到底有多大呢
    石涧仁有点像化学试剂,明显让演播厅里面气氛很难朝着低俗化流去,连牛鸣雷开玩笑抖包袱都显得斯文很多,一直录到半夜12点,胡蓉梅才叫停了整个栏目组打算挑灯夜战的热情,其实也是石涧仁偷偷打手势示意她可以结束了,倪星澜哪怕再年轻,也有些受不了这种连轴转的疲惫。

    心下大定的牛鸣雷本来还想邀请一群人去夜宵的,石涧仁婉拒了:“我现在没有公职在身,可以在平京稍微多停留些日子,无论录节目还是别的工作商议都不用这么着急,各位既然要成立上市公司,那就要顾惜自己的身体,来日方长的去践行自己的理想。”

    这话明显是说给倪星澜听的,胡蓉梅多有眼力的笑着拉牛鸣雷去招呼栏目组主创人员了,倪星澜戴上棒球帽把发丝给藏到耳后,还是有点小呵欠的动作需要赶紧用手指遮一下:“这几天你住哪里?”

    石涧仁明显已经放弃自己那小两室:“酒店啊,我估计老唐还在等着我,他这些日子并不太顺利,我要给他打打气。”

    倪星澜就点头:“好,那我也一起回酒店去住,免得明天到处跑……”看石涧仁表情还笑:“你放心,我带助理一块儿呢,那可是齐齐姐介绍给我的人,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石涧仁觉得齐雪娇怎么可能那样鸡肠小肚,特别是再见那个以前冷冰冰的助理,都明显感到那姑娘多了不少的生活气息,起码有点笑意了,看见石涧仁还能流露出亲切味道的笑意,明显就是跟着倪星澜爱屋及乌。

    助理娴熟的帮倪星澜把眼镜戴上再展开条纱巾当披肩,虽然已经是夏季,但演播厅里通常都开足了空调,疲劳之下抵抗力不足很容易生病的,然后递上倪星澜的手机和行程安排表,自己又朝石涧仁伸手要接过他的笔记本电脑包,石涧仁本来想不给的,那姑娘动作跟擒拿差不多,轻而易举的就摘过去,他只好负责陪着倪星澜,防止低头看手机的姑娘别在台阶上摔着了。

    其实倪星澜的注意力明显都在石涧仁身上,在电梯里都忍不住时时偏头看看他,但是因为轿厢有其他人就没吭声,到了地下车库有轻轻的抬手,但最终还是双手握紧了手机在身前,一起并肩走过去。

    宽阔冷清的车库里让石涧仁确认这位助理对倪星澜是真的很有必要,前呼后拥的一大群人不符合倪星澜的定位,也容易让她被困扰,但以前那样更多是倪妈妈陪着到处跑,安全确实是个大问题,自从在演播现场见识过这位助理的杀伤力以后,石涧仁就很放心了,况且现在表现得真的比以前灵活多了,快步到前面打开黑色保姆车的侧滑门自己就到驾驶座上等着,尽可能的制造没有干扰的二人空间。

    这辆石涧仁以前陪着倪星澜在平京沪海跑了不少通告的高级保姆车前后是分隔的,隔音效果更是顶级,所以关上门平稳启动以后,车厢里静谧得要命。

    石涧仁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依旧还是挂满了节目组和影视剧里面用到的服装,化妆台上堆的东西也不少,但最后面还是尽量给倪星澜收拾出来一张松软的沙发床,虽然稍微短点,但起码能保证这姑娘随时随地都能在这里打个盹,对于已经拍了快二十年戏的姑娘来说,随时抓住机会就眯一会儿保持精力已经是个基本功了,这让石涧仁感觉放心些。

    倪星澜似乎能读懂他的动作,摘了棒球帽打破寂静:“从北疆回来几乎就再没回过咱家,通告和剧组没停过,今年工作室一共接了了六部戏,如果能上市,我就能有自己的剧组和项目,我打算一年就一两部戏,行么?”

    石涧仁收回目光的时候,飞快在旁边姑娘脸上掠过,没感觉到对视的目光,很满意倪星澜的思路:“对的……精益求精的把注意力放在如何琢磨艺术感染力上……”

    倪星澜就笑眯眯了,手肘撑在自己的扶手上托着点下巴,静静的看石涧仁啰嗦,目光很温柔的那种,石涧仁多习惯于察言观色的,悻悻的收嘴:“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我不多说了。”

    倪星澜摇头:“我喜欢听,这些日子你过得好不好?”

    很普通的问话,其实还有点像前女友重逢时候的口吻,石涧仁反而觉得轻松些,点点头:“很好,那些风言风语对我又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如果石涧仁一直对视着姑娘的眸子说话,就能注意到倪星澜眼里闪过点狡黠:“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生活上过得怎么样,和齐齐姐有什么进展没?”

    石涧仁尽量不表现出窘迫:“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偶尔在正常工作中有交集,跟我们现在这样的工作关系没什么不同。”

    倪星澜眯眼:“那怎么没看见她发博客?”

    石涧仁难得埋怨:“你说……你后面发的那些图文博客真没多大必要,这件事其实我的目的是想感觉借着来告诫下,看人看事不要只看表面,多少也得自己带点脑子,有点思考能力,结果你看看你们一股脑的都来凑热闹,变成什么样了?完全就是八卦大杂烩嘛。”

    倪星澜嘴角弯弯有点嘲讽的意味:“你觉得能让所有人都有脑子么?懂得思考的永远只是少数,极少数!”

    石涧仁终于面对那张漂亮得让人忍不住想亲近的脸蛋:“可我们做的不正是让更多人多点思考,多点改变?”

    倪星澜一瞬不眨的跟他对视,好像要看到石涧仁的心里去:“他们那么对你,却想不到你一心一意的只是为了他们好,我觉得你现在愈发有唐僧的潜质了!”

    石涧仁嘿嘿笑了,好像之前谁也说自己像个和尚来着?

    倪星澜一直看着他呢,立刻追问:“笑什么?想起谁了?”

    石涧仁赶紧摇头挪开对视:“没……”

    姑娘敏感的狐疑,眼珠子都没离开,好几秒才开口:“你以为我去发图文博客就只是为了辟谣?”

    石涧仁有点诧异的转头再看,不过还没说话呢,保姆车已经平稳的停下来,演播厅、酒店和影视公司之间距离本来就近,方便大家往来做事儿的。

    所以下车了倪星澜有些牙痒痒的伸手在助理脸上搓揉:“你就不知道兜圈子?”

    其实皮肤有点粗糙,脸型更是绷紧的女助理立刻忍俊不禁,接着就使劲点头,好像接到了命令似的。

    唐建文确实一直在等着石涧仁,对倪星澜跟着他也不意外,只是看倪星澜毫不介意的坐在他这乱糟糟的房间茶几椅边才吭声:“要不……我们到你那边去谈?”

    倪星澜确实是一贯保持豪华套间的待遇标准,点点头起身:“也好,我让芬儿去弄点夜宵,你们吃着喝着也方便说事儿。”

    然后让石涧仁略诧异的是一直不声不响,也一贯很少参与商务谈话的高开明也收拾起小圆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跟着来了,所以他还跟技术总监打趣:“咋了?你不按照自己的作息时间也要参加开会了?”

    高开明出人意料的点头。

    结果到了倪星澜那宽阔得有客厅的套间,高开明却成了主角,随手拉过桌上的酒店便签划拉些石涧仁其实根本看不懂的图形代码:“我和罗伯特想收购短博客。”

    石涧仁非常吃惊的转头看自己的搭档,唐建文给了他一个绝对肯定的眼神:“对,这是我跟老高商量了一晚上的决定,但你有一票否决权。”

    这就是唐建文他们和王驊这一系的区别,哪怕都是相处多年的商业伙伴,哪怕石涧仁反对,影视圈的各位还是会坚定不移的推进资本化,因为他们太向往那种巨大的财富变化了,而一直在风投和资本化运作中浮沉的it海归们似乎更清楚那些资本的本质是什么,更在意从石涧仁这里获取精神上的力量。

    所以石涧仁也没多感动,只是坐得正式些点点头:“虽然我没钱,那就假定我是风投资本方,让我听听你们的理由。”

    一直拿着自己手机在玩儿的倪星澜吃惊的抬眼看这三个男人。

    因为高开明和唐建文好像立刻就变了个人似的站起来,一个负责掌控笔记本电脑展示ppt,另一个就卷起袖子站在客厅中央好像真的在面对一大群风投资本做路演了:“好,非常感谢仁总给我们这个机会,因为这次的收购提议确实也来自于仁总……嗯,同样也来自于倪小姐提供的这次机会。”

    唐建文的表达力是专业的,他原本只是想去试探下短博客网站这边的实际情况,确认对方到底是真的认输了,还是在憋什么坏招儿,既然他在平京,那就顺便到对方的公司总部去了解下,本来他当年在平京就混迹了好几年的各大网站之间做外包小业务,有不少熟人关系,结果一打听之下就得到个消息,那家门户网站对旗下的短博客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非常不满,想趁着还没跌到一文不名,赶紧甩卖了。

    感觉石涧仁和倪星澜一不小心就整垮了一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