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41、自己
    从影视公司到演播厅的路上,牛鸣雷霸占了石涧仁,当然以前倪星澜绝对不会给人这个机会,现在却笑着跟卢哲超一直在讨论刚刚听见的那些关于资本运作的话题,还跟黄晓薇开玩笑。

    牛鸣雷当然是找石涧仁安抚自己的,虽然一百五十万对他来说现在也不是要命的数字,但不是说有个什么对赌协议,一旦输了之后很可能就要一赔五十么,莫名其妙的赔上几千万那也是个巨坑啊,外行多少还是很忐忑的。

    石涧仁尽量浅显易懂的给他解释:“估值让上市公司暴涨五十倍,这就是来源于对你们几位的市场评价,譬如别人拿两三亿的现金来入股换取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么相应的在几年内就要看到超过两三亿的收益,各位既然享受了几十倍的身价定位那就要付出等值的劳动,总不能立刻拿了钱就花天酒地不奋斗了吧,别人看重的是几位明星以及这家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所以这几年就要承担起相应的商业利润来,各自相应的要为上市公司创造多少利益,收入和付出终归还是成正比的,这样的资金进入主要是给了各位自负盈亏操盘的机会,而不是把资本进入或者影视权交到别人手里,不再是大头都让别人赚了去,只要这几年能完成对赌协议,那产生的估值比例就是你自己的了,过了市场规定的时期,套现或者继续持有升值的权利都在自己手里,我还是很看好你们几位的市场影响力的。”

    牛鸣雷才放心一点:“您怎么不参股,我可是因为您才决定来试试水的,是听很多人说过资本市场才是最牛的,可我就是一说相声的!”

    石涧仁笑:“我可没钱……”

    牛鸣雷表示不相信,石涧仁接下来在节目里就解释了这个。

    演播厅首先就对石正经老师回归现场表示了欢迎,然后还试着录了两段比较轻松的让石涧仁找找感觉,结果发现石涧仁还是挺能跟牛鸣雷逗乐子的。

    于是录的第三场就安排了一位博客博主,奔着石涧仁来说自己就是为了帮他正名,在网上捍卫石正经的名声才去注册了博客号跟人争论,询问石涧仁是不是如同她心目中那样真的无比高大。

    这是个带着津卫腔的姑娘,不算漂亮但有股子爽利劲儿,说话都跟撒豆子似的干净利落。

    石涧仁笑着回应时,她还用手势鼓动站起来说:“我就喜欢看您那样带点古代文人的范儿……”

    倪星澜当先哄笑这种粉丝行为,石涧仁那就站起来:“虽然在南方我个头不算矮,但也没您描述的那么高大,但今天我刚刚把那图文博客给完成了,就顺便在这唠两句,能行吧?”

    看台上的观众立刻热烈鼓掌,有几个明显是手机能上网的好像还忙不迭的想去看,结果被分散其中的助理们赶紧收缴手机了,还指不定这一段什么时候播呢,可不能随便流传出去了。

    石涧仁请后台投影展示了之前开会时候坐在旁边上传的最后图文博客,照片上配文是自己已经辞去所有商业职务,退出挂职工作,仅仅还在江州市新知协担任一个秘书长的社会职务:“除此以外,我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担任江州乐餐饮集团的运营监督,没有一分钱工资的监督,监督这个盈利都会用于伤残青少年儿童的企业运行,与此同时再协助各方把青少年读书会这个工作运转下去,这次在博客网站上获得的两百万元协议费用,我已经捐给星星灯青少年读书会了,我毫不否认我确实曾经创造出了每年可以分红过千万的各种产业跟股份,但现在我真的几乎一无所有了,可能会有人说,这是不是傻啊,这年头哪里还有这种傻缺?我想我前面几年的努力,就是为了证明我不是傻缺,能证明吧?”

    看着石涧仁脸上诚恳又略显夸张的表情,那津卫姑娘使劲点头:“能!您都做出这么多成绩了……”

    石涧仁也点头笑:“一位前辈点醒了我,如果特立独行的孤傲,不可能被这个现实的社会接受,如果想把自己的一些看法付诸实施,那最好是做出些成功的案例来佐证自己的正确,所以我这几年来聚集起一帮合作伙伴,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只有站在足够的成功基础上,才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选择权,就像我现在可以选择一贫如洗,总不能我还在当棒棒的时候随便选择家财万贯吧?”

    这个道理很简单,观众们都笑了。

    石涧仁摊开手:“但我从未忘记我的初心,就如同各位在我这一系列图文博客里面回忆过我刚刚解决了自己温饱问题时候想过的那个重要问题,我对于这个社会,究竟应该做什么,又能怎么做……”

    见仁见智已经有起码半年的时间都大部分倾向于娱乐搞笑,很少看见这样正儿八经讲道理的时候了,不管是熟悉还是不熟悉的现场观众,都有点出神的看着那个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如果说去年热播的电视栏目中,石涧仁经常穿着得还比较时尚知性,而在舞台之外,他几乎都是标准的挂职干部打扮,白衬衫扎在深色西裤里,甚至有点古板,今天却穿了身对襟唐衫,很朴素的灰白色,也没什么常见的各种珠子手串在腕上就那么清清爽爽的站在那。

    看着石涧仁稍微思索了一下才开口:“无论如何请各位都记住,只有自己能够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不管在这个社会上你选择积极消极,暴躁温和,愤怒洒脱还是嬉笑怒骂,个人能够改变大环境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我们最有可能改变的依然只有自己,最简单的可以学我起码把自己练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现在我才知道,去健身房当教练赚得比当棒棒多得多,我肯定不会失业的。”

    前半截听着还很正儿八经,后面的忽然就把大家逗笑了,石涧仁这几年其实已经没了当初那种很健硕的感觉了,身体肌肉显得柔和了许多,但还是很健康结实的感觉啊,倪星澜还很配合的伸头打量,牛鸣雷就只好拍自己胖乎乎的肚皮无奈了。

    石涧仁也是为了配合节目效果:“这一次的网络风波,就凸显出来好多人连起码的认识自己都没做到,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懒得只是看别人把东西端到面前,然后就跟着起哄、愤怒、声讨,随波逐流的被舆论影响,包括被我的图文博客影响,这都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只会人云亦云的体现。”

    那个开始一脸崇拜的津卫姑娘做鬼脸了,还好她还没觉得尴尬,倪星澜还帮她分担:“这家伙说话就这样一竿子打倒一大片,别往心里去啊!”

    石涧仁笑:“我不正面回应那些对我污秽不堪的猜测推断,只是简单阐述我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就为了给网友们讲述这个道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都不靠谱,最好是带上自己的脑子,有那么一点思考的能力,这对于我们改善自己的心态跟生活境遇有很大帮助,当你主动学习,主动提升自己,充实自己,你将发现,这世界也会对你越来越面目可亲。”

    倪星澜再次打岔:“他这意思就是埋怨某些人的回忆博客反而捣乱了。”

    所有人都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哄然大笑。

    那来提问的津卫姑娘就追问了:“那倪星澜在博客里讲的你俩故事是真的么?”

    一直稳稳坐在位子上的倪星澜双手撑在两边摆动着双腿笑:“真的,千真万确的真,你们回头找找我俩的任何照片或者消息,都是我在喜欢他,我十八岁生日表白的就是他,可你们看看他那样儿,随时都安安静静的抱本书,想的东西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能怎么办,我就是喜欢他啊,哪怕终老一生,我也就是喜欢这样……嗯,这么一个有责任心的他,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我就是喜欢他啊。”

    话语说得无比平静自然,但其中蕴含的灼热情感让卢哲超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她,然后做个鬼脸笑,下面观众不笑,好像愣了一下好些女性观众才突然开始激烈鼓掌,明显是在给倪星澜加油鼓劲,倪星澜还洒脱的挥手致意:“没事儿,其实我俩说好了,现在都年轻抓紧时间工作完成理想,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甚至我能变成现在这样自己也满意的状态,都是他陪着我转变过来的,做不成恋人或者夫妻,但终归我们还一直在一起,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平静状态,我也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好。”

    那位津卫姑娘简直是狗仔队的化身:“那其他的女性博客说的是不是真的呢?”

    倪星澜已经开始喧宾夺主:“一根肉骨头丢街面上,还有好几条狗都要争呢,你说他这样儿的放你身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还能协助你让人生都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会不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呢?”

    来做嘉宾的姑娘早就猛点头了。

    石涧仁脸颊有点抽抽,怎么形容的呢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