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39、正如你悄悄的来,难道也悄悄的走
    倪星澜的人气高,那是因为明星自带发光属性,赵倩能够不声不响的后来者居上,凭的是图文博客充满美感设计,所以逼得倪星澜在自己的博客上放了几张自己跟石涧仁的漂亮合影,才堪堪把网站流量第一的名头又抢回去。

    耿海燕却最能接地气儿,随着她的博客开始在网络上流转,大量的经销商加盟商都跑到博客下面来加油打气,还纷纷一起开博客讲述她们当年是怎么从一个普通打工妹慢慢成长为奶茶店的店长,又如何变成了加盟商,再随着整个奶茶体系的转型变成了食品经销商,这简直就是一出现时代的励志传说嘛,搞得跟传销似的现身说法,特别是好多人贴出了今年订货会那一栋地标性的仁海食品大厦,显得这卖泡椒酸辣鸡爪的公司多有实力多有钱似的,顿时掀起一股加盟仁人食品的热潮,江州总部成天都能接待一批又一批自发过来考察寻求加盟的小老板!

    天地良心,耿海燕绞尽脑汁写这个博客真的不是为了给自己的公司打广告,就是想缅怀纪念自己这段从小太妹到企业家的青春历程,更是有点争强好胜的不甘人后,结果偏偏是专注而认真的去捣鼓一件事,做好了收获自然而然会以应有的形式体现。

    吴迪帮忙核算了一下,如果仁海食品不加甄选的把这些申请来加盟的各地人士一股脑全都搜刮进来,今年的销售额起码能增加两个亿!

    这就是网络的力量,网聚四面八方的力量!

    中国具有广阔的国内市场,只要能把销售渠道打开,一个很不起眼的泡椒鸡爪子都能卖成产业来。

    耿海燕喜不自禁的丢了鼠标键盘给秘书助理,安排他们来继续撰写自己的博文,把自己的博客彻底变成一处介绍仁海食品的窗口以后,乐颠颠的带着人手开始处理新加盟的事宜了。

    她这两年在全国各地不辞辛苦的到处跑,也算是歪打正着,不光对全国各地的市场情况了若指掌,关键是见的人多,形形色色的各种小老板小创业者都见过,当初在码头她就颇有点看认识人的天分,现在什么样的人合适不合适,简直有石涧仁的八分真传,所以每天都带着一大群各不相同的新加盟商参观公司大楼、生产厂以及相关的酒店、产业园、书店,让他们到第一线感受现在网上热炒事件的景点!

    感觉来加盟的各地商人还兼带了旅游的猎奇心理。

    吴晓影肯定了耿海燕的这种职能转变,从公共关系的角度来说,她这样25岁就成为亿万富翁级别的创业神话里,已经不要再把主要精力放在怎么管理企业本身,而是要学会通过管理层来掌控这一切,更多时候耿海燕已经需要担当一个符号,一个对内部对全国加盟商感到可以向往的成功目标,这是整个企业可以正常运转的信心之源,对外就是各级各地政府值得大力宣传的创业案例,吴晓影这话刚说没两天,顺林区区政府就给耿海燕发来函件,邀请她担任顺林区的区政协委员,还提到当初耿海燕提着菜刀闹革命的时候,区里面可是全力做出了政策支持的,现在该是投桃报李的时候了,毕竟现在仁人食品厂可是区里面的就业和纳税大户。

    没等耿海燕撇嘴呢,公司所在地的北部区也打电话来说区领导有意思要来关怀视察,一时之间各种荣誉待遇全都来了,给出来的各种优惠条件、契税减免也很是诱人。

    耿海燕不头疼,直接去问石涧仁的意见:“我哪有这么多时间去应付这些政府事务?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打交道。”

    石涧仁已经在收拾到平京的行李:“以前我是大家伙儿的代言人,所以我就是统战对象,现在你们都成长了,相应的都应该有自己的社会责任,倪星澜要考虑社会形象,洪老师选择当系主任都是同样的道理,你既然是这个社会中的佼佼者,是既得利益者,那就更应该有对这个社会的一份担当,抱着这种心态去当个社会公众人物,你就知道不应该是在应付厌恶这些事,而且也会学着如何跟社会各界打交道,这是你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面对的重要课题。”

    耿海燕敏感:“我发现你一点点的把所有东西都给了我们,你要走了?”

    石涧仁摇头笑:“每个人都在不断的前进,最初我选择当棒棒来谋生没打算做一辈子吧?,解决了生存问题用创业来改变大家,等大家伙儿都有能力去改变别人了,我们自己也要各自提升自己,难道你认为我会一直在体制内做官,或者一直经商赚钱?”

    耿海燕咬咬嘴皮:“那……不管你做什么,总之不能跑得无影无踪,你不在,我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你不会把我这些坚持的念想都打碎吧?”

    石涧仁有点疼爱的伸手拍拍姑娘的手臂:“你从来都是个自强的性子,我也缺乏你这份坚韧的拼搏劲,但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全都系在工作上,这时候就需要放宽心态,放开视野去改变自己的生活了,就算我不在……”

    耿海燕倔强的提高声音:“没有这种可能性!不许走!”远处装着忙碌收拾文件的柳清抬了下头,又装着没听见的弯腰整理。

    石涧仁挠头:“我还要说得多清楚,我未来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如何协助康复中心和读书会这两件事上,然后我也得到处去看看充实自己,我又不会脱离我们这个体系,这么解释够清晰了吧?”

    耿海燕勉强的撇撇嘴点头,手指绞在身前低着头声音也低:“我说了,你跟谁在一起,我不在乎,可你如果因为这个就疏远我,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受到良心谴责呢?”

    她个头矮了石涧仁一头,这一条腿弯曲低头的站姿更显得委屈,石涧仁捂额头:“对对对,我良心不好该谴责,你回头做个小人扎我好了,只要你心情好,行不行?你也二十五了,现如今这个时候也可以……”

    耿海燕显然猜到他要说什么,满脸鄙夷的跳起来一巴掌打掉石涧仁啰里啰嗦的手:“你管我!自己的稀饭都没吹冷还来看我的!走了……早点回来!”

    看着对自己招招手转身跑出办公室的耿海燕,柳清才拿着文件夹过来:“好了,我已经把餐饮集团和康复中心的财务数据都整理出来,你在飞机上看吧,另外这边给倪小姐准备了点礼物,顺便带给她?就当你有些日子没跟她见面了,赔个不是?扯了这么大的一摊子事儿。”

    石涧仁看了那精美的首饰小袋子有点哭笑不得:“你说你们在搞什么,本来我好端端的利用这个事情抖搂下我的想法,传递些东西,你们一个个的把事情变成什么样了,写回忆录么?搞得我那点私人的事情人尽皆知了。”

    始作俑者还笑,拨了下头发到耳后:“我心里不好受嘛,看你被人骂成那样,我也有责任,忍不住会想想我能做什么呢,除了给你打杂照顾生活,你现在也悄悄的在把自己脱身出去,不光耿小姐会察觉,我也能感觉到,我已经三十三岁,伴随你一起生活工作了快六年,阿仁,我不想嫁人了,我说了这辈子哪怕是给你一直这样做秘书做管家,我都要跟你一起,不管你是娶妻生子还是偷偷的跟谁保持关系,那都不过是让我觉得家里多了几口人而已,我做不到跟你那样说放下就能放下,你可别辜负了我这份心,所以才要都发出来提醒你,如果你还拎不清,我也要开始写图文并茂的东西了,照片多得很,用不完!”

    一边说还一边直接上手帮石涧仁整理衣服,她个子高嘛,还加上高跟鞋都和石涧仁平视了,长长的睫毛都遮不住眼神里的坚定。

    石涧仁只剩苦笑:“何必搞得这么严肃呢,对对对,我承认婚姻或者爱情不是必须的,但也没必要搞得这么下通牒似的,感觉我又做错了什么似的。”

    柳清转到身后蹲着帮他把裤腿都捋直了,声音都变得轻悠很多:“你说大家为什么会在这次忍不住都跟着回忆下过去呢,因为都感觉你在告别,而且你丝毫不提到其他人,仿佛随时都能把别人都放下,反正你觉得把财富、股份什么都给了大家,就能问心无愧的告别,但大家会怎么想?反正我还是只有心疼,你说的都是别人得到改变得到一切,唯独没有你自己,有时候我都想干脆我们找个什么地方隐居算了,月亮湖不错,老街也行,简简单单的过点轻松的生活,反正随便做点什么都能生存,你只看看书写写字,不用谋划那么多为别人造福的事情,可能才是最轻松的生活,你说呢?”

    石涧仁明显站在那稍微向往了几秒,笑着对起身的柳清摇摇头:“不太可能了,现在的我也不会允许自己放弃那些责任。”对自己的秘书,特别是几乎掌控了自己所有生活方方面面,一起同居那么久,甚至同床共枕的姑娘,他还是要坦诚些:“我没有想到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能发展这么快,真的,甚至没想到大唐网能如此迅猛的走上这种国家层面,现在我的思维模式已经变成,深远些是关于社会风气、社会正能量传播的方面,脚下踏实的部分那就要竭尽全力的推动大唐网成功,只要能早一天成功,那也许就能早挽救一家濒临危机的生产企业,可能从心态上我也有些着急的想放手,促使大家伙儿都能自立自主的强大,才造成这些误会?”

    柳清的眸子灵巧的转个圈:“作为主心骨,大家如果心里都有这种担忧,是不是也算你的失职?”

    石涧仁只能点头:“我好好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