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32、你神经还是我神经
    如果不知道背后的来龙去脉,甚至会对面前这两个人产生感激之情。

    衣冠楚楚的行业精英,气度非凡的温和谈吐,对石涧仁在这场网络风暴中遭受的无端指责和巨大压力简直有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这位事业部副总裁在美国主修的是国际金融和法学:“我在美国多年的工作生活经历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让人愤怒的事情,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民众,我经常都会陷入深思,一定是这种体制的问题,所以我们非常有志于倡导公平!我们会坚定的站在石先生这边,帮助您讨个公道!”

    那种忧国忧民的气质,让吴晓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另一个石涧仁,有点疑惑的观察了好几回对方的神态,似乎看不到什么端倪啊。

    石涧仁其实也在干这事儿,明晓得对方心怀鬼胎的来,再观察这位的面相,这就比当面挑破以后对骂要有趣得多了,可是从他那点面相的知识水准来说,这位确实跟心毒害人的容貌沾不上边,还很大气堂堂呢,只是唾沫横飞的畅谈中眼神确实有点闪烁,也在边说边观察石涧仁的反应了,实际上眼神还是傲慢的,带着点施舍的气息,仿佛这一切都尽在掌握,一个江州的小人物就像是好大一盘棋里面的小棋子一样,石涧仁怀疑这是自己的主观感受:“我比较好奇,廖总是基于什么,认为我在这场网络风波中是无辜的,毕竟网上这些传言说得有鼻子有眼,什么都对得上号,廖总和贵公司甚至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来帮助我,这种信心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正在指手画脚大肆煽情的业界精英猛的噎住了,手里拿着当指挥棒一样的铅笔还徒劳的挥动一下:“哦?我们……我们对石先生有信心,一看之下就……”

    石涧仁不给对方缓冲的机会:“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吧,这种信心从何而来?我不光在影视公司呆过,也曾经在互联网公司做天使投资人,还是知晓贵公司这样的行为是非常罕见的,能否解释下这个动机呢?”

    副总裁瞬间的慌乱是谁都能看出来的,还好有个一直坐在旁边帮腔的开发部副总赶紧接上:“我们也是做门户网站的,有大量的信息收集,对石先生这样在影视圈具有较高曝光度,后来又步入政坛的后起之秀非常关注,自然会注意到石涧仁的各种情况,您的各种公开讲话和讲座都能凸显出您的高风亮节……”

    石涧仁笑:“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后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人多了,老实说吧,这位汪先生你的性格就未见得对高风亮节多推崇,在提到我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更是不以为然加点轻蔑,那么您这内心还是认定我就是这样的人,就跟网络风波中传递出来的形象差不多吧?”

    他这话说得轻飘飘,却像是丢了炸弹到对方,让帮腔的开发部副总也颇有些手忙脚乱!

    副总裁匪夷所思:“石先生!我们是来帮你的,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石涧仁笑眯眯:“人不可貌相啊,仅凭一面之缘或者什么言论就判断这个人的品行多么多么好,这是不靠谱的,这两天连篇累牍的谩骂煽动文章里面不就是这个主题么,两位都是见多识广的行业精英了,怎么也能犯这样的错,万一我真是个品行不端的家伙,贵公司不是赔上了名声和发展机会么?”

    吴晓影笑起来也是风情万种的斯文:“您看,这场网络风波把我这样一个二流明星都推到了风口浪尖,以前做演员的时候想得到这样的抛头露面机会都不行,现在却得偿所愿了,为了出名不择手段的人多了去,未见得我就希望把这件事平息下去啊,要是能一直这样炒作我跟石先生之间的故事,没准儿什么影视公司还有兴趣来找我们拍电影呢,那我们不是可以大赚一笔?”

    一点不像是焦头烂额的受害者,一点没有病急乱投医的慌乱,甚至还有些调侃的口吻,这种态度肯定出乎了副总裁跟副总来之前的预期,被一连串不按理出牌的回应打乱节奏,终于开始出昏招:“我们绝对是相信两位清白的,如果吴小姐有兴趣也去开这个短博客来澄清事件,我们肯定非常欢迎!”

    吴晓影笑得那叫一个妖娆:“我这价码可不低。”

    副总裁简直有点色令智昏的味道,上半身都凑近些了:“您说!价码您说话,我们公司都能满足!”

    吴晓影在谈判桌下早就拿脚缠着石涧仁的腿轻点几下,石涧仁想抖腿撤掉的,吴晓影就好像得了回应狮子大开口:“两百万,倪星澜和我都把石先生当成经纪人的,如果要我到你们的短博客上面开文说事,两百万的推广费不算多,而且还有可能介绍倪小姐跳槽,当然她的价码肯定比我高得多了。”

    对方果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特别是听说可以挖角对方的话题女王,眼睛都亮了,只微微的踌躇对视一眼就拿定主意:“好!只要吴小姐和石先生能够到我们的短博客来开文应对这次的网络风波,我们可以掏这笔推广费!如果能把倪小姐也邀请过来,绝对还会有满意的回报!”

    石涧仁这才颇有点出其不意的开口:“哈,你们带着这样的诚意来帮我解决问题,我开始还有点担心是要赚我的业务费,结果邀请我们去开文还要掏钱给我们,这推广费给得这么容易,看来你们真是有利可图哦?”

    对方两人才惊觉被绕到一个逻辑怪圈里面来了,明明之前打着好心好意帮忙的正义良知旗号过来,结果在慌乱之下,居然被色诱利诱得头昏脑胀,泄露出真实想法来了,可能这些动不动在平京各路圈子里面叱咤风云的浪尖人物,真的没把这俩江州的男女看在眼里,这种首都俯看所有外地小角色的习惯真是让他们太轻敌了。

    副总裁也不是寻常人,脸上面色控制得好,强行把线路拉回来:“在商言商嘛,我们也是短博客刚刚推出,需要这样的话题带动,这对于我们双方都是最有利的相互需要,你们需要一个反击阵地,能够全力支持你们的阵地,我们需要这样的重磅话题,现在事件发生不到一周,正是最佳的时刻,只要两位签约,今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在所有范围内全面展开反击!”

    石涧仁的表情还是有资格去当演员了,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也可以算是商业行为,那么实际上我们这个解释澄清的行为也可以当成是对博客那家公司的的市场竞争了?”

    副总裁勉强挤出点表情,现在终于觉得应对吃力:“也可以这么说,但我们是短博客,跟传统意义上的博客其实针对用户群都不同,受众面也更宽广一些,并不存在大面积的市场重叠。”

    石涧仁虚心求教:“那我们要怎么说,才能彰显出短博客对我们的支持呢?”

    市场副总估计也是刚缓过气,急于想说点什么:“不用不用,你们只要随便写点什么解释,一百字以内的信息,我们有专业的公关公司来协助润笔,保证把这个事件给平息过去,我们能够通过手机网络把信息转发到很多人的短信平台上……”

    吴晓影的腿就挂在石涧仁膝盖上了,轻轻转悠,好像在问他到底要怎么配合,看这孩儿他妈沉浸在小刺激的行为里,石涧仁就只能唱独角戏:“这么复杂的事情,三言两语哪里解释得清楚,而且现在国内也只有这么一家短博客吧?我担心这种模式的实际效果,还是有些疑惑,有没有什么同类型案例作为参考的?”

    两位职场精英简直有种在跟风投谈判的错觉,还是很专业的那种风投,副总裁摆事实讲道理:“博客在国内现在有五家公司在运营,但唯一能运行得比较好的就是这家,而短博客还有三家也在同时拓展市场,我们虽然是最后进入这个市场的,但后发先至依托门户网站的巨大号召力,一定能够取得市场最大份额。”

    石涧仁就皱眉深思:“那咱们最需要防范的哪一家呢?”这是石涧仁在平京江州两地奔波工作总结出来的感受,平京很多业务推广总会热情用咱们这词儿把买卖双方都联系起来了,那感觉还没成交呢,就可以熟络到对方碗里挟饺子吃了。

    果然,副总裁是熟悉这种谈吐风格的,终于笑着有点放松:“在我们内部评测来说,有家跟随网算是做得比较好……”忽然有点警醒的闭了嘴:“这个不重要吧。”

    石涧仁如愿得到最想要的信息,才笑眯眯的犯贱:“重要,您二位来非常重要,一来知道了我们这事儿能卖个什么样的好价钱,二来也知道能把这价钱拿去跟谁谈比较合适,毕竟我们自己要去找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现在起码我知道博客网和跟随网这两家一定会很欢迎我们去谈入驻推广协议的,谢谢啊,这么远让你们跑一趟,真是非常感谢了,我还有个会,回头网络上见……”

    吴晓影看着对方呆若木鸡,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形势陡转成了这种模样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看石涧仁这种和蔼可亲的犯贱,早就笑得花枝招展了。

    两位平京来的业界精英,肯定觉得遇见了两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