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30、让暴风雨来得更蹊跷些吧
    石涧仁平静的面对网上汹涌澎湃的这一切。

    好像这些声音是在针对别人。

    嗯,在石涧仁看来那的确是在针对别人,另外一个虚拟的石涧仁。

    所以在每天寻常上下班之余,还到监控中心去找高开明查看这些数据。

    从唐楼搬过来,高开明终于不用再把监控中心和研发中心混在一起,虽然这两部分都是他的天地,所以坐在一长排各种服务器连接的屏显前面,一贯表情很少有波动的技术总监看石涧仁认真的凑在屏幕前查看:“你好像一点愤怒的情绪都没有?”

    石涧仁点头:“为什么要愤怒?我甚至很庆幸,几乎免费就体验到了这样一场全民浪潮的运动,我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那么这种无所限制的网络自由带来的危害可见一斑,是我自己反击反驳掀起一场全民思考的辩论,还是通过行政手段来限制这种自由,这都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啊。”

    高开明注视着石涧仁脸上闪烁的那种屏幕反光:“众口铄金,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众口铄金了,你把一切都献给了努力的事业,献给了公众,可这些愚蠢的家伙却抓住一个八卦消息,推翻了你所有的一切,他们只关注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却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他们又在诋毁什么,这让我……甚至联想到了苏格拉底。”

    石涧仁知道高开明的意思,那个当初古希腊最赫赫有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把一生都倾注到教育上,结果居然被标榜民主的选民投票赐死了,回头对技术总监笑笑:“那我得庆幸现在是个讲道理的时代?不会因为网上一边倒的舆论就判我死刑吧,所以这件事从一开始我就立于不败之地了,这让我的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想笑,况且我也不是那种为追求真理而死的圣人,我很投机的在分辨这件声势浩大的事件中,我们能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那不就是个四两拨千斤的买卖了?”

    高开明终于也笑了:“现在我知道跟你在一起工作,是我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你这个都不能用大将之风来形容了,超脱!”

    石涧仁不得意,指指屏幕:“这说明背后还是有人在运作?”

    高开明也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屏幕上:“我们做了几个小程序,可以反过来查询ip地址,虽然不可能做到国家安全部门那么肆无忌惮,但技术上显然我敢说自己不亚于他们,一开始这家博客网站有大量的自身数据流动,说明他们策动了开始对倪小姐账号的炒作,然后应该是王先生那边的数据,你看看,都集中在几个ip地址,但有无数个账号更换,这就说明了是非正常数据,紧接着开始接手的数据又变成这些神秘的ip地址,这还只是我们查看博客网站的数据,如果调动更多资源来干这件事,我相信能从其他论坛网站反向追查到那些散播谣言的ip地址来自于哪里。”

    石涧仁摇头:“这事儿已经有点触及犯法的边缘了吧?”

    高开明知道说的是自己:“不过是点简单的黑客技术,进入这样的服务器对我来说又没多大难度,法律界定……我们既未从中获利,也没有试图改动造成损失,只是看看,不违法。”

    石涧仁笑:“所以只要清楚这背后的确是有人在操控那就行了,不然只是自发性的就能演变成这样,我真觉得网络是把双刃剑,好吧,我们的监控也就到此为止……”

    高开明肯定是觉得不过瘾:“呃!等等,又来了,这些ip地址又开始出现了!”随手抓起旁边的内部电话就吩咐:“喂喂喂,监控二组的做事了,你们没有设定监控触发机制么,仁总对你们不够好么?还不赶紧把这帮家伙给揪出来!”能顺着完全封闭的监控中心看到外面有些技术员立刻忙得鸡飞狗跳,关键是一个个脸上还带着打仗的兴奋神情。

    批评完下属高开明还给石涧仁解释:“博客网站的动机那就不用说了,所以他们的ip地址也是明摆着放在那里的,平京王先生安排的炒作数据也没什么可费心的,重点就在于这些后期主力推波助澜诋毁你的ip地址,我们才花了点心思去反查,但这个是动态的,必须要等到对方出现才能查……”

    石涧仁不是很在意这个结果,潜在的推手……嗯,他觉得文先生他们比较有可能,或者更加肮脏点那就沾到某些自己不该触及的范围了,毕竟觊觎大唐网又不止一个两个,所以这种就算查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无论实际上的目的是把自己搞臭逼疯,还是想对大唐网下手,都不太可能成功。

    这时候就能明白石涧仁和这些企业之间没什么关联的好处了,一旦有人针对他的时候,也就最多只能在石涧仁身上做文章,结果石涧仁本身又是个蒸不烂煮不熟的铜豌豆,看见齐雪娇走进来就笑眯眯的起身拍拍高开明肩膀:“那就你们忙碌下吧,千万别触犯法律法规,毕竟这种事情我们不当回事,那就不是个事。”

    高开明一脸你鄙视我专业的鄙视表情。

    齐雪娇也没多焦急,背着手笑嘻嘻:“我来看陈世美的心情怎么样,你说如果大唐网是上市公司,这种事情会不会影响到股市波动?”

    石涧仁煞有其事的点头:“根据我那点不成熟的股市知识,应该会……你不会也这么八卦吧。”

    齐雪娇跟他并肩往外走,还要接受不少技术员的注目礼,做领导状挥手,好几个年轻技术员还加油鼓劲:“仁总!千万要顶住啊,我们相信你!”

    石涧仁赶紧配合下:“今天晚上夜宵想吃什么,我通知食堂加餐!”

    换来一大片嘻嘻哈哈的声音。

    走到电梯间的齐雪娇简直激赏:“好!你这种大将之风太好了,我妈还打电话来问你是不是有情绪呢。”

    石涧仁翻个白眼解释:“这算什么大将之风,只是文人那点清醒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罢了,哪怕真的触动到了自身利益,也不能因此乱了阵脚患得患失,况且这还真的不关我什么事儿,我问心无愧,只是在考虑不能因为这件事把我们之前努力传递给观众的那些正能量给全都抹杀了,那可能会影响不少人的世界观,这才是我觉得有必要做出点反击的原因,不然哪凉快哪呆着去,我才没这闲工夫搭理呢。”

    齐雪娇在电梯里都鼓腮帮子了,估计她都想不到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做这种幼稚动作,也许跟石涧仁在一起,她就是会这么欢脱:“你倒是轻松,你那秘书已经在群里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承认是因为她胡闹跟你假结婚,导致她妈去写匿名投诉信,才给人留下了把柄。”其实说着她都是捂嘴笑:“真没想到是她妈!怪不得前段时间只要提到这个事情,柳清就满脸的不自在,我说呢!”

    石涧仁这才觉得有些伤脑筋的改楼层按键:“啊?我早就给她说了这事不怪她,唉,得,我还得去给她做思想工作,免得钻牛角尖,明明告诉她就算没有这个把柄,在安心要推动这个事件的人看来,都会找个莫须有的罪名,不过是正好被利用上了,她有什么心理包袱啊。”

    齐雪娇做了个使劲张嘴的鬼脸:“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脸皮厚不怕臭,对,我就是来问问你,到技术中心找到什么痕迹没,到底是什么人在捣鬼,如果有了蛛丝马迹那就牵出来好好的大白于天下,这可是造谣生事了。”

    石涧仁刚要解释自己的无所谓,电梯就到了地产公司,齐雪娇顺手推他出去:“唉,这些天都不能跟你一块儿走了,看看某些员工的目光啊,好好劝下,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

    面对地产公司好多关切的目光,又得烦死人的一个个举手示意,摆出没有受到影响的模样来,敲敲门走进柳清的老总办公室,果然看见柳清一脸的憔悴,明显没睡好眼圈还有点红,抬头看见石涧仁,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撇,要哭。

    石涧仁已经发现了,几年来这姑娘绝大多数时间比谁都冷静坚强,可一旦软弱那情绪散开来完全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赶紧关上门免得破坏了员工心目中的领导形象。

    这倒好,等石涧仁走到办公桌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柳清已经站起来开始边哭边朝他展开手臂,石涧仁往后面退了两步想躲,结果正好摔坐在沙发扶手上,柳清干脆骑坐在他腿上了,她个子高挑嘛,穿着套裙的双腿直接迈在两边跪沙发上,然后双手抱紧了石涧仁的脖子,哇的一声哭出来:“对……不起……”

    石涧仁是典型的啼笑皆非:“又没怪你……”电话响起来,跟救命似的伸手把姑娘扯开:“好了好了,可能是高总监的电话,找到……”

    结果一看屏幕是倪星澜的电话号码,接通以后那边立刻有点疑惑:“什么声音?”

    柳清哭得太猛,有点抽抽呢,也没说回避,就趴在石涧仁另一边的耳旁伤心的哼哼。